山东平度法轮功学员姜涛遭迫害事实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山东青岛平度市的法轮功学员姜涛,女,现年四十八岁。她在修炼法轮功前曾患肩周炎、颈椎炎、关节炎、偏头痛等多种疾病,一九九八年五月开始修炼法轮功以后,全身的疾病不翼而飞,身心都体会到了大法的美好与超常。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发动了对法轮功铺天盖地的诬陷和疯狂的镇压。无辜的姜涛被原工作单位——平度市新时代商厦监视、盯梢、非法关押、扣发工资,直至被迫辞职;她五次被当地公安绑架;两次被送洗脑班;一次被非法拘留;并被非法劳教三年。不法人员曾无数次去骚扰她的家庭,使其身心都受到了严重伤害。

原工作单位对姜涛的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公开迫害法轮功后,平度市供销联社、平度新时代商厦联合对她进行非法审问,逼她写不炼功的所谓“保证书”,逼交大法书籍。新时代商厦的副总经理邹书彬到姜涛家抄家,连姜涛的坐垫都抢走,作为迫害姜涛的所谓“证据”。

一九九九年八月二十七日,新时代商厦再一次将姜涛非法关押,二十九天后才放回。关押期间由专人看管,保卫科科长孙书和每日对她进行非法审问,逼其放弃信仰法轮大法,被非法关押期间扣发工资。

一九九九年十月十日,因有同单位的法轮功学员在会堂前公开炼功,受到株连的姜涛又被非法关押了七天七夜。新时代商厦的总经理梁宗庆生怕自己的前程受到影响,逼姜涛在法轮功和工作二者之间做选择,姜涛被迫辞职。从此以后,姜涛每日都承受着来自家庭、社会、亲朋好友的白眼、讥讽和责骂。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在大法中受益的姜涛想依法去北京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走到潍坊时被截回,关押在新时代商厦的会议室,姜涛绝食抗议非法关押,四天后,原工作单位怕承担责任,才将身体虚弱的姜涛放回家。

二零零零年六月一日,善良的姜涛为了向政府说明法轮功真相,骑自行车去北京上访,结果到了信访局后,直接被绑架到青岛驻京办,遭驻京办恶警的恐吓、体罚、殴打。原工作单位人员去接姜涛时趁机旅游,费用全部用姜涛个人风险金报销,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七年的八千元个人风险金最后只剩下一千三百四十元了。

相关责任人:

梁宗庆 原新时代商厦总经理
家庭住址:平度市安居苑东区九号楼一单元二零二室
邹书彬 原新时代商厦副总经理
家庭住址:平度市怡河苑十号楼一单元一零二室
孙书和 原新时代商厦保卫科科长
邮编:266700

平度公安对姜涛的迫害

一、在青岛驻京办临回平度时,几个男警扭着姜涛的胳膊,揪着她的头发,将她押上车。绑架到平度后,先是被非法关押在新时代商厦保卫科的宿舍,时任政保科科长的石维兵派警察孙玉海、王某提审,见姜涛不配合,孙玉海蜷起手指,猛击姜涛的气管处,姜涛疼痛难忍,好长时间喘不上气来;孙玉海又拿来电棍恐吓她,王某诱导提问她,让她签字,她拒签。在新时代商厦被非法关押五天四夜后,又被平度公安非法拘留十五天,期间政保科长石维兵对她进行非法审问、恐吓。

二、二零零零年八月二十三日上午七点半左右,姜涛在政府家属院门前等同事一起去商店购物,恰好碰到政保科长石维兵坐公交车去上班,两人就寒暄了几句。没想到,十分钟后,一辆古铜色的面包车急速地向她开来,车上坐着马大伟和杨某俩警察。马大伟厉声叫喊:“姜涛,站住!”姜涛一看不好,赶紧骑上自行车往前快跑,马大伟加大油门,更加歇斯底里地喊道:“站住!站住!开枪了!……”跑到荷花桥北面时,姜涛被他们截住,他们强行将姜涛往车上拖,马大伟又拦住一辆“110”车帮忙。围观的群众见众恶警如此野蛮地对待一个弱女子,都敢怒而不敢言。

姜涛被拉到城关派出所后,公安局政保科与城关派出所的几个警察轮番威胁、恐吓她。恶警马大伟将一本杂志卷成筒,朝她的脸和头部猛抽,之后,逼迫姜涛领着去她家非法抄家。姜涛借上厕所之机,采取了过激行为,一头撞到了墙壁上,昏迷过去,啥也不知道了。城关派出所的女警侯永华害怕了,赶紧招呼人把她拖下楼梯。

当姜涛醒来后,只觉得眼冒金星,头疼、头晕,头胀得难受。脚上穿的凉鞋鞋带被拖断,右脚大拇指被拖得露出了白骨,鲜血直流。她孤零零地躺在地上痛苦地呻吟着,却没有一个人理睬她。直到晚上十点过后,政保科的于斌、马大伟、王某、杨某等警察酒醉饭饱之后,对她大声吆喝道:“起来!自己走!到外边去!”见她起不来,有人就将她扶了起来。她颤颤巍巍地扶着墙壁艰难地向前挪了一步,随后又倒下了。几位无人性的恶警仍厉声吆喝着:“起来!快走!”姜涛吃力地向前爬着,十几米的走廊,她却不知爬了多久。

后来姜涛的丈夫来了,一个警察手指着提前放在桌子上的一盘水饺,伪善地对姜涛丈夫说:“让她吃她不吃,你接她回家吧。”因当时天已很晚,外面没有车,姜涛又无法坐摩托车,马大伟只好开车送姜涛回家。当走到离姜涛家不远的桥边时,马大伟见姜涛丈夫还没跟上来,就说把姜涛扔路边算了,被良心发现的王某阻止了。

三、二零零一年八月二十一日,平度公安局政保科及市供销联社共七、八个人,一大早去姜涛家,企图将她绑架。那天姜涛恰好没在家,他们扑了个空。从此以后,他们便开始对姜涛监视、盯梢、蹲坑。不定期地去骚扰她及其亲属,到二零零三年,李园派出所、城关派出所到姜涛及其亲属家骚扰多达十几次。

四、二零零三年四月七日,姜涛骑自行车带着一箱面条走到国税局门口时,被开着车的马大伟撞见,马大伟高声喝问:“姜涛,往哪走!”车上的几名警察蜂拥而上,姜涛高喊着:“警察抓好人了……”姜涛再次被绑架到了城关派出所。马大伟与女警柳春莉强行对她搜身,抢去了电话簿、钥匙、电话卡和一千七百八十七元现金(没开收据,马大伟说炼法轮功的不给开)。

他们将姜涛关到了铁笼子里,绝望中,姜涛吞下了发卡(编者注:大法要求每一位修炼者珍惜生命,不能自杀自残,即使在极限情况下。然而江氏流氓集团的酷刑迫害使原本身心健康的法轮功学员痛不欲生),警察发现后将她送到了平度中医院抢救,关在一间不足十平米的房间里。城关派出所指导员解俊东(现任李园派出所指导员)命人将她的手铐在铁床上,夜间竟安排八名警察看守,八名警察分布在窗口、门口、床头、床尾、床左、床右;白天也有四名警察看守。

五、一个礼拜后,政保科的女警焦振红、于斌、马大伟将还在发着高烧的姜涛送到了平度“六一零”洗脑班。姜涛在洗脑班里打坐,被当时的“六一零”主任代玉刚强行罚站,让她挨冻,不让她上厕所。整日逼看污蔑大法的录像,轮番灌输歪理邪说给洗脑,如若不从就被罚站、谩骂、殴打,长时间一个姿势坐马扎,还无耻地说政府在挽救人。姜涛绝食抗议对她的强制转化,代玉刚将她送到精神病院灌食迫害,整日承受着非人的折磨。在被非法关押了五十八天后,姜涛走脱。

六、二零零四年十月八日上午八点半,城关派出所的指导员解俊东到姜涛家敲门,谎称是抄电表的,善良的姜涛打开门后,解俊东迅速攥住门把手,门被拽坏,把门把手被拽下来了,三名警察迅即冲进屋里,他们先把姜涛铐到了椅子上,并用背包带勒住她的脖子。接着政保科的石化光、王某等四人开始非法抄家,抢走了大法书和《给警察马大伟及其家人的一封信》、电脑主机等等。最后,七八个警察将她抬下楼去,她高喊着:“法轮大法好!”并极力挣脱,引起周围百姓的围观,因慑于恶警的淫威,周围百姓也只是敢怒而不敢言。姜涛再一次被强行送到了平度“六一零”洗脑班。

刚进洗脑班,看门的警察杜某就对她一阵拳打脚踢,将她打倒在地,然后把她拖到屋里。“六一零”主任王鲁平把她双手背铐到床上,她痛苦难忍,坐在冰凉的水泥地上直冒冷汗,耳边响起的是声声气急败坏、阴森恐怖的恐吓。因姜涛要求无条件释放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代玉刚把她单独关禁闭室,双手被铐在铁门上,只有脚尖落地,两只手被勒得青紫。因姜涛不愿出卖自己的良心配合他们,他们将姜涛吊铐了一下午后,又把她放下来,将她的手脚铐在地环上。因被绑架时只穿一条秋裤和一条挂脚裤,她看到一功友穿着单薄,就从自身脱下一条秋裤给了功友,自己只穿一条单薄的挂脚裤。来例假时,恶人故意让她坐在冰冷的水泥地上冻她,三四个恶人轮番审问她,更可耻的是逼她烧大法师父的相片,并让她骂师父,她坚决抵制恶人的恶行,并讲真相,恶人不但不听反而更加重了对她的迫害。

在洗脑班里,既没有人身自由,又吃不饱饭,还要时不时的被体罚、面壁罚站、长时间站军姿、固定姿势长时间坐马扎,看诽谤大法的录像。

有一次,因姜涛等法轮功学员写的体会不符合恶警的要求,恶警强逼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里的十几名法轮功学员臂伸直、高举过头,在太阳底下罚站了一下午。

相关责任人:

石维兵 平度公安局
孙玉海 平度公安局
王某 平度公安局
马大伟 平度公安局
杨某 平度公安局
于斌 平度公安局
石化光 平度公安局
柳春莉 平度城关派出所
侯永华 平度城关派出所
解俊东 平度城关派出所(现在平度李园派出所 邮编:266707)
代玉刚 平度六一零
王鲁平 平度六一零
杜某 平度六一零
邮编:266700

在山东第二女子劳教所遭到的迫害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三十日,姜涛与平度另一大法弟子钟淑华被非法劳教三年,送往山东第二女子劳教所(淄博王村)迫害。到了劳教所,体检时查出姜涛有心脏病,劳教所拒收。平度警察石某等几人商议,由城关派出所的吕梁代缴一千元观察费先住下。

姜涛胃疼,吃不下饭,睡不好觉,每天只能靠很少的一点食物维持生命。即便是这样,一大队的大队长张燕、李悦和队长蔡静、申冉、王丽洁还对她施行罚站、关单间、看诽谤大法的录像、二十四小时警察与包夹强行洗脑等迫害。

一天晚上,蔡静把姜涛叫到她的办公室,将姜涛一只手铐到暖气片上,一只手铐到铁窗棱上,见姜涛还不屈服,就改为吊铐,并威胁道:“到这里还有不转化的?”一直铐了六七个小时才放下。姜涛原体重一百一十多斤,被迫害得只剩下八十斤了。她写给家人的信,也被申冉扣押,不让她与家人通信、打电话。

酷刑演示:吊铐
酷刑演示:吊铐

二零零五年五月,在参加劳教所的学习考试时,姜涛因在一道发挥题中,写下了劳教所不该对被劳教人员使用体罚、吊铐等手段,引起了蔡静的极大不满。姜涛刚回到队里,就被蔡静隔离。蔡静的妹妹在劳教所的教育科,蔡静勾结其妹共同迫害姜涛,蔡静找即将解教的一邪悟大学生与江涛交流,晚上不让姜涛正常休息,直到深夜十二点以后才放姜涛回去睡觉。

蔡静让姜涛第二天大清早继续去她办公室,姜涛去后见她不在,就又回到了班里。蔡静回去后没见到姜涛,就恼羞成怒,招呼警察沈洪秀(后提为副大队长)将姜涛架起来,往外猛拽、拖,姜涛高喊“法轮大法好”,她们将姜涛拖到二十多米外隔离门外的办公室处才停下,姜涛的裤子、内裤全被磨破了。

从此以后,姜涛每天不但要承受着恶警们的讥讽、挖苦、施压,还长时间不让睡觉,长时间坐小板凳,还得每天完成摊派的劳动任务。

一天晚上,警察李文趁姜涛熟睡后,私翻姜涛的裤兜,翻出姜涛手写的经文后,就威胁、辱骂姜涛。恶警还以她思想不好为由给她加期,不让她给家人打电话,这种种迫害持续了大半年之久。

在劳教所,每个礼拜都要写周记,还要写月小结、半年总结、年终总结、读书笔记、读后感、观后感等,以掌握你的思想情况。一次因姜涛不写月小结,大队长蔡静把姜涛叫到办公室,给姜涛倒了一杯水让她喝,并伪善地说:“队长对你怎么样?你为什么不写?写了好早些回家。”姜涛喝了水以后,身体发飘,大脑一片空白,感觉好象不是自己了,人也突然变得爱说话了。后来才明白,蔡静可能在水里下了药。

相关责任人:
张燕 大队长 山东第二女子劳教所
李悦 副大队长 山东第二女子劳教所
蔡静 队长 山东第二女子劳教所
申冉 队长 山东第二女子劳教所
王丽洁 队长 山东第二女子劳教所
沈洪秀 队长 山东第二女子劳教所
李文 队长 山东第二女子劳教所
山东省第二女子劳教所(王村女子劳教所)地址、有关部门、人员电话:
所长: 刘长增 办公室 0533-6690988 宅电0533-6689888 手机13805336562
副所长 钟宁
政委  杨青
政委  张桂林 办公室0533-6690987 手机13964312965
行政管理科 科长 陈素萍 电话:0533-6689550
科长 周纪武 办公室0533-6688404 宅电0533-6689668 手机13508956035
教育科科长 肖爱华 办公室0533-6689550
大队长 石翠花 办公室0533-6689409 宅电0533-6689213
大队长 李玲 宅电0533-6680586
队长: 李薇 0536--6688172
一大队办公室电话:0533---6689409
大队大队长:赵文辉、李悦
管教:王丽洁、李文
犹大:孙国红(家是山东即墨市),马军彦(音)(家是山东乳山市)
二大队办公室电话:0533-6689411
大队长  赵文辉(警号37340490)、
副大队长 赵丽丽(警号3734134)、孙振鸿
队长  夏丽、董新英、石伟、王银、刘颖、李其莲、周红梅(警号3734163)、苏秀娟(警号3734128)、郑金霞(警号 3734053)宋丽娟
三大队办公室电话0533─6689415
大队长  李爱文;
副大队长 王永红、徐丽
队长   李英、宋红、李茜、段某某、毕玉琴、李红梅,燕艳,丁翠云。

山东省第二女子劳教所(王村女子劳教所)
邮政编码:255311
地址:山东省淄博市周村区王村镇162号信箱

迫害还在继续

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七日下午三点半左右,平度城关派出所两名警察(一位高个、一位矮个),开着一辆烟台地区的车号的面包车到姜涛丈夫上班的工厂里找她丈夫,说个人找他有点事,因为她丈夫当天休息未在,这两名警察又找到姜涛家,对她丈夫说所长叫他们来的,并问:“你妻子原来炼法轮功?你家里有没有电脑?上没上网?如果上网,把帐号告诉我们……”。

善恶有报

作为姜涛的领导和同事,他们更应该了解姜涛高尚的人品和认真负责的工作态度,然而,他们不但不保护本单位正处于磨难中的优秀职工,反而为一己私利,出卖自己的良心,屡屡参与残酷迫害,令人神共愤,现部份参与迫害者已遭恶报。

原新时代商厦总经理梁宗庆,已患肺癌,现正停职治疗。

原新时代商厦副总经理孙秀英(女),外出时遭遇车祸死亡。
原新时代商厦财务科长战修强,和本单位几个中层干部去南方的途中遭遇车祸,受了重伤,住院治疗了很长时间才痊愈。
新时代商厦保卫科一职工因家庭矛盾,跑到新时代商厦仓库楼的洗手间上吊自杀。新时代商厦一女工从电梯上掉下摔死。

善恶报应,自古毫厘不爽。希望那些还在出卖自己良心,参与迫害大法修炼者的警察及各行各业工作人员能够立即停止做恶,一旦恶报加身,则后悔已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