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法理 破迷雾 走正路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九日】自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進入正法修炼至今,我们已走过了十多年的正法历程,经过了风风雨雨,从迷茫中,从不知如何去反迫害,到现在逐渐能明悟不同的法理,从不成熟逐步走向成熟。在这些年中,有许多经验,但也存在许多不足,从这些经验和差距中,我体悟到,只有学好法,明悟不同层次的法理,就能破开迷雾,走出迷津,在修炼的路上就会正念强,就能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存在的不足,也是因为不能跳出人的思维、认识、习惯和观念,不能在法上认识法和法理不明造成的。在此跟同修交流切磋,如何明悟法理,破开修炼路上的迷雾,走正修炼之路的体悟。不妥之处,请慈悲指正。

一、使命

“其实这个法,我说本来就是宇宙中的法,也包括大家在内,你们都在这个法中,那么,这个法也是你们的。维护不维护这个法,宣传不宣传这个法,洪扬不洪扬这个法,将来同化不同化这个法,都是你们大家自己的事。我只能把他讲出来,往这条正路上带,这是我做的。真正将来圆满,我说那是你自己修的。”(《法轮大法义解》〈在北京法轮大法辅导员会议上关于正法的意见 〉)从修炼开始一直到修炼圆满,一直存在着如何洪扬大法,维护大法,同化大法的问题。

九九年从“四·二五”上访,到后来的“七二零”,形势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从个人修炼转向了正法修炼阶段。从“七·二零”起,邪恶的旧势力开始对大法和修炼人進行干扰和迫害,每个修炼人都面临如何面对邪恶的形势,如何面对邪恶的局面的问题,每个修炼者都面临还修不修的问题,初期的情况是非常复杂的,在当时的情况下,确实存在许多法理上不清晰的问题,当时同修们之间也都進行切磋交流,各种观点、各种想法,如何去维护法,证实法,怎么样才能走正修炼路的问题,确实摆在了每个修炼人的面前,每个修炼者都面临着自己修炼路的选择,是坚定的在修炼路上走下去,还是在压力面前选择逃避。师父在讲法中说:“得了法,你们只要这颗心坚定了,你们就会走向圆满的,这是肯定的。”(《长春辅导员法会讲法》)我当时就在想,只要在法中坚持修下去就会走向圆满,这不太容易了吗?怎么还会不敢修了呢?到了九九年“七·二零”时,就开始体悟到了师父当时讲这层法理的深层内涵,即在魔难面前能不能坚定修炼的问题。

当时由于境界和自己对法理的认识的局限,自己认为修炼就如同登山,无论山路如何险无论登山时有没有路可行,只要坚定信心,克服困难,无路也要踩出一条路来,一定会达到顶峰。也如从甲地到乙地,从甲地出发,无论前面是一马平川也好,还是河流、山脉阻挡也罢,你必须从甲地开始,到达乙地之后,才算你达到此行的目地,否则一切都是零,当时就是这么朴素的认识。面对邪恶的迫害,我们就应该站出来,维护大法,从初期的去北京上访到后来讲清真相,从开始发资料再到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救度众生。自己上过天安门广场,在不同场所、不同环境采取不同的办法向广大民众讲真相证实法,由于不放弃修炼,曾被迫害的流离失所,被绑架关过拘留所、看守所、洗脑班,但都凭着对师、对法的坚信,坚定的走了过来。

随着正法進程的往前推進,师父一再为我们开示法理,使我们一步一步的走向成熟,更加清醒的知道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的责任和使命。从法上我们都知道,我们大法弟子有三种来源,我们大法弟子都是高层次下来同化法的生命,是不同层次的王、主、主体王,是每个大穹的代表来到最低层的层次来同化法来的,就包括现在世上的常人大部份都是高层次来的生命,他们也是在久远的年代看到宇宙将来会发生劫难,抱着纯正的一念想要在宇宙到了坏灭的阶段来拯救自己天体内的众生。

前几年在明慧网上看到一篇体会文章,当时对我触动很大。记的文章中讲了这么一件事:同修是开着修的,能看到另外空间的局部景象,当他学法时,就看到有许许多多的另外空间各层宇宙中的佛、道、神都很高兴的跟着学,只要他学,另外空间的众神就跟着学,当他不学时,另外空间的众神,就没有办法学。他当时动了一念,说我不想让他们跟我学,就因为这种想法,使他很长一段时间没学法,待他再次打开书学法时,就看到许多神在流泪,看着他们都很痛苦,并且发现有些神已经变成了石头。师父在《北美巡回讲法》中讲:“因为那庞大的天体在你以下,几乎就象你的身体一样,因为你就那么庞大。那里面有无数的众生,数不尽的宇宙穹体。你们的修炼,决定着那些庞大的生命群的好与坏、留与不留啊!你们自己在人世间表现的人身,其实在微观上看也是一个巨大的系统。”

虽说同修体会文章中所看到的景象是宇宙空间不同层次的情况,但也说明一个很大的问题,我们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是什么样的生命,我们从很高境界中来到人间是带有很大的使命和责任的,我们所代表的穹体中的无量众生,会因我们在世间修炼,在世间同化法而得到新生。表面上看是我们在世间的一个人在做讲真相的事,那你放大去看,是不是在很大范围,很大天体之内,在做讲真相的事情,因你的身体在微观下就是那大的一个体系,若我们在人世间的主体不去做师父让做的三件事,另外空间自己所代表的体系,怎么同化法,怎么能够被救度,我们兑现了我们来世间前的洪大愿望没有?“我刚才讲了,如果我们修不好啊,将来的圆满对我们大法弟子来讲那就不只是一个痛心的问题。人家修好的,回去了真是一个大圆满,对其寄托无限希望的众生全都被他救了。而有的修的不好的回去后,其宇宙是残缺不全的。”(《北美巡回讲法》)

我们不单单是一个个体生命修炼的问题,我们是代表洪大的穹体来世间同化法来的。我们最大的使命就是救度众生。我们正法修炼圆满的过程就是在世间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在世间救人的过程,就是同化法、归正自己大穹并救度自己对应天体内众生的过程。

二、放下自我 溶于法中

我们每个走在正法路上的大法弟子,能够跟上正法進程的同修,在个人修炼和讲真相、做好三件事方面,都做的特好,也都各有特色,也都证悟到了一定境界的法理,都走出了一条自己证悟的路。由于我们在人世间修炼,人的理和在人世间所形成的各种观念,再加之在人中形成的所谓经验,时不时的就在起干扰作用,在与同修接触、交流或共同做证实法的事情时,就容易强调自我,执着自己证悟的法理,认为自己的悟法符合法,能够达到效果,若不符合自己的认识,就容易产生不协调,不配合的事情发生。能不能放下自我,溶于法中,整体配合,一直是困扰我们整体升华提高的一个大问题,也在阻碍我们更好的完成我们下世救度众生的使命。

记的有一次(当时还是大资料点)在传递资料时,同修告诉我,有一处同修需要很多资料,让我们资料点给做。我当时就问是哪里需要这么大的量?同修说,你就别问了,外地的同修需要。我强调说,那怎么行,这么大的数量,我不问清楚怎么行,并且告诉他说,当年也曾有外地的学员经常要很大的量,我们当地都没有散发过这么大的量,于是同修就跟接资料的人说,咱们在一起切磋切磋,你们怎么做的那么好,我们取取经,学习学习。可说过这话以后,那个要大量资料的人就再也不跟我们联系了。同修们认为这里面很有问题。今天你又要这么大的量,我必须清楚去向才行。同修说你不相信我啊?我当时就急了,把同修训了一顿,同修最后说,你怎么会这样呢?同修走了以后,我很后悔,怎么忘记修自己了,怎么能对同修那样呢?作为修炼人怎么能发火呢?其实是自己有高高在上的心,认为自己修的好,悟的正,又负责资料工作,只因同修当时没有顺自己的心,就守不住心性了,表现的就完全不象个大法弟子的样子。但作为修炼人,无论何时都要保持一颗慈悲祥和的心态。当然为资料点的安全运转考虑这不算错,但自己发火是错的。结果,下一次在约定时间、地点见面时,那位同修没来,换另一位同修来取的。我告诉来的同修请代我向那位同修表示歉意。后来再见到同修时我又向同修道歉,承认了错误。

一花独开不是春,百花争艳春满园。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大的资料点越来越少,家庭资料点逐渐多了起来。我谈一谈当时自己的心路历程:

那时我在大资料点做资料及传递资料,也看到大的资料点存在的许多不足,加之邪恶一直针对资料点進行破坏,许多当时做真相资料的同修遭到迫害,也希望有更多的同修参与到做真相资料工作中来,达到遍地开花。我就经常跟接触到的同修在法理上切磋、交流,主要说的是做资料本身并不存在什么太大的安全问题,只要我们能按照技术同修要求的安全流程去做,不会有什么安全问题。最主要的是我们在法理上应该升华上来。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们其实都有能力来制约和改变周围的环境,只要我们符合法,按照法的要求去处理遇到的事情,邪恶就没有借口来迫害我们。通过交流,所接触到的同修都认识到应该自己做真相资料了。在同修的配合下,有的同修就买了电脑,开始了家庭资料点运作。由于我们当时没有用强制的办法去推行资料点遍地开花,大家都是从法上提高后主动自己做起来的,所以比较平稳。可等到大家都自己建立了资料点后,我却产生了失落感,心想:你们自己都能做资料了,我干什么呢?等自己静下心学法后,悟到其实自己的失落感是强烈的执著自我。过去去同修处送资料,觉的同修都是等自己把资料送到手,有一种自己了不起的感受,现在一下子大家都能自己做资料了,好象自己不重要了。显然,这种想法,已经偏离法了,把自己放在了同修之上而没有把自己溶于同修之中。通过这种形式,慢慢的我去掉了自己许多的人心。其实不做资料了,还有许多大法的事情需要我们去做,需要有人去联系、去协调、关键是我们怎么摆正自己的位置。

在家庭矛盾方面也存在放下自己个人的习惯、观念的问题,有在法上提高升华的因素。有一次,在与同修家人发生矛盾后,跟同修们谈论起自己家人时愤愤不平。一位同修当时就很严肃的对我说:“我看你在处理与家人同修的矛盾这个问题上,你是百分之百的不对,你看你平时没有遇到问题的时候,在与同修交流切磋的时候,你的法理悟的多好,正念多足,和同修切磋时语气也还可以,怎么一谈到自己的家人同修,你看你这个劲头,你的修炼状态到哪里去了?平时法理清晰的你怎么不见了?怎么一遇到自己的问题就不行了呢。若是别的同修我可能不会这样严肃的说,但你跟别人不同,你法理悟的那么好,平时劝别人也说的头头是道,也都能在法上去切磋,怎么今天就不能正念看问题了呢。在人的理上也许你没有错,但作为修炼人来讲,你是百分之百的不对,你好好的想一想吧!”由于和这位同修比较熟悉,我也知道自己当时的状态,经他这么当面一顿棒喝,确实让我清醒了许多。从法理上我们都知道,无论矛盾的双方争执的再厉害,看起来矛盾再突出,再不可调和,但争执的双方都有各自需要修去的执着,毕竟我们是走在神路上的修炼人,而不是常人,若按常人的理去看,也许对方确实不对,百分之百的不对,但我们是修炼人,作为修炼人来讲,就不能按照常人的理去处理问题,去对待自己遇到的矛盾,就要看这些矛盾是冲着自己的什么心来的,自己哪些方面需要提高了。发生矛盾正是自己向内找,向内修,提高升华的好时机。有时向内找真是痛苦的过程,在自己很难的情况下还要向内找,确实也是剜心透骨的痛,但只要你真正去向内找,确实能找到自己存在的许多不足,许多不纯的念头和观念,修去这些不纯,自己就会体悟到法的升华,身心净化之后的感觉。

三、转变观念 在神路上精進

“思考中用人的观念还是用修炼者的正念,做出的事情结果是不一样的。”(《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

近段时间,接触到几位过去做的不错的同修,如今却正在过“病业”关。这对自己触动很大。有一同修及时向内找,很快突破了难关;有的同修就一直不能解脱,后经了解,其实出现这么严重的问题,都是因为平时不注重个人修炼,才被邪恶钻了空子。由此我悟到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要忘记自己是修炼的人,不能执着世间的得失,问题的出现都是由于不能放弃世间的名、利、情所致。通过向内找,我找到了自己许多人心,如色心、求名心、利益心等许许多多执着心。表面上是在帮助同修,其实也是在利用这个事情修炼自己,通过同修的不足找出自己修炼当中存在的问题,修去它。体悟到帮同修其实就是帮自己,在世间向人们讲真相,表面上是救度众生,其实也是在自救,圆满自己所代表的天体。

现在世上的任何事情都随着大法转。所以我们大法弟子应该从法上来看问题。常人社会怎么样,也许跟我们没有太大的联系,我们是修炼人,是在利用人间这块地方修炼,只要我们不把它看重,好些事情看似好象针对我们来的,其实它们也不会起什么作用。前几年“非典”期间,当时我在外面流离失所,当时情况下,对外来人口查的很紧,查房的人也来到我的住所。我的室内放了许多要传递的资料,只要人一進屋什么都会看到的。我对他们说,“现在是非常时期,没办法让你们到室内坐。”他们也说,我们只登记人员情况,不進屋。请你们第二天去院内办出入证,要带身份证或者户口本。我们当时由于流离失所没有带这些,即使有也不能给他们。我们就发正念否定这一切,等第二天办出入证时,没有人乐意去办理,说什么的都有,反倒是第一个给我们办了出入证,什么证明都没有要。

我知道一位同修,近几年来历经多次车祸和病业大关,但都能很快突破困境。有一次,她正在过病业关,一位亲属去看她,发现她的情况很严重,身体很虚弱,瘦的都有点脱相了,不由的就哭了起来。这位同修对亲属讲,我没事,我不会走的,死不了,没事。她的亲属说,那你为什么不告诉孩子们一声,也好有个照顾啊!同修讲,孩子们工作都很忙,即使他们来了又能怎样,只不过使他们多担心一些,能解决什么问题,再说我自己的难不得我自己过吗?我的痛苦、难受谁能替代呢?我修了大法,我有师父在看着,没事。你也知道我的经历,那么多的魔难(车祸、病业大关)都过去了,若我不修大法,能过的去吗?放心吧,不修圆满我是不会走的。

在这么多次大的魔难面前,不管当时同修对法理悟到了多少,但她从没有想过自己会怎样,只想到出现这些也许是自己过去的业力所致,也许是自己哪里有漏被旧势力钻了空子,那都是自己必须面对的,她始终坚信师父坚信法。正由于对师对法的正信,使她很快就突破了困境。

我们当地有这么一件事。同修甲被邪恶绑架,同时被绑架的还有几位同修。其中一位乙同修对甲同修讲,可能是因为自己被跟踪而造成的损失,请同修原谅。甲同修平静的告诉乙:不能这样考虑问题,如果跟我自己无关,绝对涉及不到我自己。这件事情不能怨你,如果我没有执著,没有这一难,谁想加也加不上。既然涉及到自己,那肯定有自己要过的关、要经受的魔难、要去的心。我们现在考虑的是怎样面对现实,走好走正我们面前的路,正念正行。把这个心放下吧,我们要理智智慧、坚定正念。

甲同修考虑的不是因为别的同修不慎,牵扯到了自己,而是无条件的向内找:这么大的魔难,为什么会涉及到自己,肯定是自己某些方面做的不足、有漏,所以未能破除邪恶的安排,而造成这场魔难。

后来这两位同修都堂堂正正的从魔难中走了出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