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省营口地区法轮功学员受迫害案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据不完全统计,截止二零一一年九月十二日,辽宁省营口地区正在被中共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有二十六名。下面是他们遭受迫害的事实简述。

一、营口法轮功学员范学彬被非法关押在盘锦新生监狱

范学彬,男 ,四十多岁,家住营口市站前区造纸厂附近。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日,被营口市站前区法院非法判刑八年,先被非法关押在大连南关岭监狱,后被转至盘锦监狱三监区,在此遭到毒打“上大挂” 等酷刑折磨。

范学彬原是一个身材高大健壮的小伙子,在非法庭审前,遭受近五个月的非法关押,就被迫害的骨瘦如柴,面貌脱像,连走路的力气都没了。直接案件责任人:检察院张忠华、站前区法院李学武、李品(女)。

范学彬被非法关押在盘锦监狱三监区期间,遭受严重迫害。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五日,被四、五个看管他的犯人严重打伤,肋骨被打伤只能卧床,上厕所都得别人搀扶着走路。二零零九年十月十一日,范学彬再次被严重打伤,不能行走,经过很长时间才逐渐恢复。二零一零年一月十日,范学彬又遭到看管他的犯人毒打。范学彬在盘锦监狱每天遭受“上大挂”酷刑迫害。

酷刑演示:上大挂
酷刑演示:上大挂

二、营口市法轮功学员孙文庆被非法关押在本溪威宁营劳教所

孙文庆,男,五十八岁,家住在营口市站前区胜利街,营口市卷烟厂退休职工。他曾于二零零零年七月被非法劳教一年,后来又两次被劫持到洗脑班迫害。二零一零年孙文庆被中共第二次非法劳教,被非法关押在本溪市威宁营教养院,被隔离关押在劳教所十大队。今年过年期间,家属去看时得知教养院以私自逃跑为名给孙文庆非法加期一年。

三、营口法轮功学员王丽荣被非法关押在营口看守所

王丽荣,女,营口市西市区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三日晚八点,辽宁省营口市西市区得胜派出所警察私闯民宅,绑架在家正在燃放鞭炮的王丽荣及在场的原玉琴、秦玉玲、李春平、侯文飞、谭银珍五位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王丽荣现仍被非法关押在营口看守所;原玉琴、谭银珍现被绑架到抚顺洗脑班;侯文飞、李春萍、秦玉玲已回家。

四、营口法轮功学员原玉琴被绑架到抚顺洗脑班

原玉琴,女,现年五十二岁,辽宁省营口市人。二零零一年六月二十二日晚上九点左右,原玉琴抱着告诉家乡百姓真相的善心,粘贴“法轮大法好”的真相传单。由于中共一言堂的宣传,人们对法轮功产生了深深的误解。结果她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遭营口市一一零警察绑架。当时现场十多个警察手持电棍、相机、录像机围攻、恐吓原玉琴,一个有黑痣的警察,使劲抓住原玉琴的头发,边骂边将她的头向墙上撞,用拳头向原玉琴的乳房猛击。当时原玉琴的双手被反铐,根本动弹不了,只能硬挺挺的承受着折磨。警察又将原玉琴的手反铐在铁凳子上,那个年轻警察搬来凳子坐在原玉琴的对面,双手使劲拧原玉琴的脸,并抽打原玉琴的耳光。就这样,他们从晚上九点多一直打到第二天早上八点交接班,然后将原玉琴转到了八田地派出所。后又将原玉琴送到营口市看守所非法关押。

酷刑演示:撞墙
酷刑演示:撞墙

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三日晚八点,辽宁省营口市西市区得胜派出所警察私闯民宅,绑架在家正在燃放鞭炮的王丽荣及在场的原玉琴、秦玉玲、李春平、侯文飞、谭银珍五位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王丽荣现仍被非法关押在营口看守所;原玉琴、谭银珍现被绑架到抚顺洗脑班;侯文飞、李春萍、秦玉玲已回家。

五、营口法轮功学员谭银珍被绑架到抚顺洗脑班

谭银珍,女。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三日晚八点,辽宁省营口市西市区得胜派出所警察私闯民宅,绑架在家正在燃放鞭炮的王丽荣及在场的原玉琴、秦玉玲、李春平、侯文飞、谭银珍五位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王丽荣现仍被非法关押在营口看守所;原玉琴、谭银珍现被绑架到抚顺洗脑班;侯文飞、李春萍、秦玉玲已回家。

六、盖州市法轮功学员巩恩荣被非法关押在沈阳监管医院

巩恩荣,男 ,六十来岁,辽宁盖州市双台子镇思拉堡村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巩恩荣因讲真相被人恶意构陷,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五日被盖州国保大队警察绑架抄家,同时被绑架的还有儿子巩荣华、女儿巩月媛,后恶警勒索5000元放了巩荣华。巩恩荣、巩月援父女被关押到鲅鱼圈看守所。家中两台电脑、一台打印机还有一台VCD等东西被抢走。其妻子因过度惊吓出现精神失常状态。家中还有一常年瘫痪在床的女儿需人照顾。自他们被带走后,家里一直没有父女俩的消息。

巩恩荣父女后被盖州法院秘密非法判刑,巩恩荣被判刑四年半,巩月媛被判三年半,事后才通知家属。巩恩荣被送到大连监狱体检时,检查出肺结核病,监狱拒收,转回鲅鱼圈区看守所后又被灌不明药物,出现异常情况,家属要人,有关部门同意放,唯鲅鱼圈区看守所不放,因狱医高日正没得到好处,以病情不够严重为借口不给上报。巩月媛被送到沈阳女子监狱迫害。巩恩荣后来再次被送到大连南关岭省监狱非法关押。同年,巩恩荣又被非法关进本溪市溪湖区监狱迫害。

巩恩荣长期被关押在本溪市溪湖区监狱二监区,因不放弃信仰,被恶警、恶人打破头、耳膜穿孔、肋骨被打折数根,身上被打紫,恶人向他身上浇凉水,用针扎手指甲,用开水烫脚烫起大泡,用胶皮管抽打、逼坐棱形板凳,不让睡觉等,遭到种种酷刑迫害。

二零一零年末巩恩荣被转押到沈阳监狱医院,家属被迫承担了昂贵的治疗费用,每次交押金上万元,如不交钱人就送回本溪市溪湖区监狱,曾有一位法轮功学员送回后被迫害致死。

七、盖州市法轮功学员姚荀被非法关押在辽宁女子监狱

姚荀,女,六十多岁。二零一零年五月三十日上午十点左右,法轮功学员姚荀在盖州市北关送神韵光盘时,被不明真相的人恶意构陷,盖州市东城派出所警察将姚荀强行绑架,先被非法关押在营口看守所,几个月后被非法判刑三年,送辽宁女子监狱迫害。

八、盖州市法轮功学员赵兰华被非法关押在辽宁女子监狱

赵兰华,女,五十多岁。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九日晚到西海乡西河口村做真相时,被西河口边防派出所不明真相的警察绑架,被非法关押在营口看守所。十一月三日西河口边防派出所警察非法到赵兰华家抄家,抢走大法书两本。现已被非法判刑三年。

九、盖州法轮功学员王凤华被非法关押在营口看守所

王凤华,女,五十多岁。曾经是一个严重的骨癌患者,一九九八年修大法后按真、善、忍做人,疾病痊愈。二零一一年二月十六日下午,王凤华在金都酒店附近讲真相被人构陷,被西城分局和国保大队的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到营口看守所,王凤华绝食抗议,非法拘留五天后被放回家。

同年四月二十七日,王凤华寄真相信时,被两名国保大队的警察跟踪绑架,国保大队的警察从王凤华身上搜去钥匙后非法闯入民宅,抢走一张银行卡,和大法书籍等私人财物。

七月七日,辽宁盖州法院对法轮功学员王凤华非法庭审。在庭审期间审判长多次无理打断律师辩护。王凤华现在被非法关押在营口看守所。

十、盖州法轮功学员石家方被非法关押在盖州看守所

石家方,男,六十二岁,盖州市团山镇仁屯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日,石家方在盖州北海仁屯喷写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被北海边防派出所和国保大队的警察非法抄家绑架。抢走了大法书、修炼以来多年积攒的周刊和真相小册子等,还绑架了石家方和儿子。并逼其儿子说出资料是谁给的,第二天儿子被放出。石家方现在被非法关押在盖州看守所。他们正编凑材料欲给石家方判刑,甚至将从石家方家搜走的周刊和护身符充数,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其邪恶本性暴露无遗。

十一、大石桥法轮功学员王长顺被非法关押在锦州监狱

王长顺,男,五十三岁,辽宁省大石桥市南楼经济开发区东江村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二月十八日,东江村法轮功学员李艳华到西江村散发资料,被绑架到南楼公安局。恶警们刑讯逼供资料来源,李艳华老人被活活打死。事发后,他们先找来西江村村长刘胜做假证制造“自焚”假相,一看实在难以自圆其说,又胁迫李艳华老伴承认李艳华是糖尿病导致死亡,并在电视上造假宣传。为了弄清事实真相,法轮功学员们到太平间查看尸体,拍下了李艳华被恶警毒打致死的第一手照片,并发到明慧网上,曝光了事实真相。大石桥市的相关单位,在上级的指使下,不去查谁打死了李艳华,而是四处去查谁照的相,谁上的网,并经常骚扰当地法轮功学员,当地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离家出走。

二零零二年的大年初一,离家在外的王长顺见一横幅角耷拉下来,就给绑上了,被埋伏的金桥警察绑架。还有几位法轮功学员也被绑架。并以莫须有的罪名非法判刑,判决日期是二零零三年二月十七日,王长顺被非法判了十年徒刑,路国赞、刘方旭、伏艳被分别非法判了八年。王长顺被非法关押在瓦房店监狱。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九日,王长顺等被非法关押在瓦房店监狱的十七名法轮功学员,被转押到锦州监狱。

十二、大石桥法轮功学员伏艳被非法关押在辽宁女子监狱

伏艳,女,四十岁,辽宁省大石桥市人,一家三口在北京经商。二零零一年八月,伏艳在北京的家中被中共警察绑架,并被非法劳教三年,关押在马三家教养院。二零零三年二月十七日,将已被非法劳教的伏艳转关到大石桥看守所,并非法判刑八年。伏艳在大石桥看守所被迫害出心脏病症、高血压症,被送医院治疗,后她在医院走脱。两个月后,又在鞍山被绑架。二零零三年五月被劫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九监区。大石桥市法院又追到辽宁省女子监狱,给伏艳非法加刑五年半,伏艳共被冤判十三年半。

伏艳在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一日至十二月九日关小号期间,二十八天没给送棉套,而且只穿一条薄棉裤,禁闭室的门上的霜都很厚了,在检查的走后,又把伏艳送回小号,时间是前后两个月。二零一零年九月,其母佟书萍请北京律师为女儿申诉,辽宁女子监狱以各种借口拒绝律师会见伏艳,且加重迫害,将伏艳关禁闭迫害达十五个月之久。二零一一年三月五日,佟书萍在收到中共法院驳回伏艳申诉案通知书一个星期后,含冤离世。

伏艳被绑架时,女儿只有三岁,一直由伏艳年迈的父母照顾。伏艳至今已身陷囹圄十载,父母相继含冤离世,都未能见上最后一面,尽做女儿的孝心,如今剩下女儿小清泉孤苦无助。

十三、大石桥法轮功学员杨国谦被非法关押在锦州监狱

杨国谦,男 ,五十多岁,辽宁大石桥市法轮功学员。杨国谦是九九年三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七月二十日和九月一日先后两次进京上访要为法轮大法讨回公道,九月四日被拘留,直到十月五日被放出,又于十月二十日被送进市强制戒毒所的洗脑班,十二月一日被送进营口市劳动教养院非法劳教二年。在非法关押期间曾经承受非人的待遇,劳教所五大队长郑志强打骂当时在押的法轮功学员杨国谦多次,并把他关小号迫害,陶队长用电棍电杨国谦。每天强制奴工劳动十七、十八个小时,有时二十四小时不准休息。而且不让吃饱饭,不仅如此还三天两头给洗脑,曾经被北上马三家,南下大连教养院做他的洗脑工作。二零零一年六月八日被放出。

二零零二年四月初,杨国谦答应女儿到车站送钱。未料被事先已埋伏好的警察抓捕,被非法关押在大石桥市看守所。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二十五日,不法之徒竟秘密开庭审判,当天未判出任何结果。等到二零零三年一月四日,他们在不通知任何人的情况下,判处杨国谦十年徒刑。后来送到辽宁省瓦房店监狱继续迫害。在此杨国谦等法轮功学员被严重毒打,不让家属看望。

二零零四年九月十三日,法轮功学员杨国谦在瓦房店监狱恶警吕传贵唆使下,被于宝刚、盖东、赵忠波、王震、崔振环等多名犯人围攻殴打,满脸是血,满头是伤,杨国谦脚趾骨被打断。一次杨国谦上厕所,恶警以监视人不在身边为由,对他拳脚相加,直打得他浑身是血。吕传贵为掩盖伤情,将杨国谦关入严管室二个多月。

酷刑演示:罚坐,长时间一种姿势坐在塑料小凳子上。
酷刑演示:罚坐,长时间一种姿势坐在小凳子上。

该监狱发明了长十公分、宽五公分的“小板凳”杨国谦等法轮功学员均被强制长时间坐在“小板凳”上,名曰“严管”,实则摧残。此种刑具阴险恶毒,由于长期坐在“小板凳”上,人的腰、腿、背部均受到严重伤害,承受力超出人的极限,痛苦万分。二零零八年八月七日杨国谦的妻子法轮功学员姚波被金桥分局恶警绑架、抄家,并被非法判刑八年,现在非法关押在辽宁女子监狱。

十四、大石桥法轮功学员耿春龙被非法关押在沈阳第一监狱

耿春龙,男,三十九岁,大石桥市虎庄乡前台村,被非法判刑十年。原被非法关押在辽宁省抚顺市青台子监狱二监区,现被非法关押在沈阳第一监狱。

十五、大石桥法轮功学员马素媛被非法关押在辽宁女子监狱七监区

马素媛,女,五十五岁,辽宁大石桥市周家镇于家村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七年七月三十一日上午,以大石桥政法委为首的一帮恶人开七辆车到周家镇于家村法轮功学员马素媛家中,抄家并绑架。抢走电脑一台、打印机一台、制作条幅机器一台、卫星接收天线一套,还有其它一些物品。累计7000元左右,恶警还把家中三万元私人存款给以冻结。马素媛被非法关押在大石桥市拘留所半个月,后转押到大石桥看守所近半年,被非法秘密判刑五年,现被非法关押在辽宁女子监狱七监区。

十六、大石桥法轮功学员姚波被非法关押在辽宁女子监狱

姚波,女 ,五十来岁,辽宁省大石桥市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姚波的丈夫杨国谦被金桥分局绑架、后被非法判刑十年,现仍关押在锦州监狱受迫害。二零零二年姚波因送真相资料被派出所非法拘留四十天。二零零二年和二零零三年姚波分别两次被绑架到营口洗脑班。

二零零八年八月七日,姚波被大石桥市金桥分局恶警绑架、抄家。姚波被特务张志国出卖,被非法判刑八年。

十七、大石桥法轮功学员宋育宏被非法关押在凌源监狱

宋育宏,男,年龄未知,辽宁省营口市大石桥人,在狱中得法,二零零六年二月,因法轮功学员王树胜被加重迫害,宋育红向监狱反映情况抗议此事,被非法关禁闭,在阴暗潮湿、两平方米的囚禁室禁闭长达三十余日,并被强行脱光衣服,受尽侮辱,后因监狱害怕此事败露而将宋育宏转至凌源监狱。

十八、营口市鲅鱼圈区法轮功学员孙颖被非法关押在辽宁女子监狱

孙颖,女,八十来岁,辽宁营口市鲅鱼圈区红海新区法轮功学员。孙颖曾四次被非法拘留。恶警孙国华带领下属曾多次到孙颖家抄家,翻走大法书、师父讲法带等。二零零一年八月间又被孙国华抓走送凌源拘留所拘留后,被判刑四年,关在大北监狱,并索要钱财四百元,后又多次到家里要钱,家里人没给,给她丈夫儿女带来巨大伤害,她老伴得了脑血栓病,正需要孙颖照顾,而孙颖却被非法关押在沈阳大北监狱。

二零零八年六月三十日,法轮功学员孙颖同于志红到鲅鱼圈拘留所探视被非法关押的女儿张桂英、女婿张孝。拘留所说不放人,哪送来的人,你们就到哪去要人。她们就到国保大队去要人,结果二人被当地国保大队扣押,恶警把于志红带回家抄走了大法书又把人带走。孙影被鲅鱼圈政法委、检察院、法院、国保大队恶徒非法关押在看守所长达半年时间,一直不让家人及亲属探视,家人无任何消息。直至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家人再次去看守所要求探视时,恶警才告诉已被秘密判刑五年。现非法关押在辽宁女子监狱十一监区(老残队)。

十九、营口市鲅鱼圈区法轮功学员王身伦被非法关押在大连监狱

王身伦,男,四十九岁,鲅鱼圈区红海新区法轮功学员。在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法轮功学员王身伦在四七五兵工厂玻璃厂工作期间,曾经被当地沟门子派出所和四七五厂公安局绑架,关押在凌源市拘留所五个多月,后被非法劳教三年,关押在朝阳市西大营子教养院二大队。二零零二年三月份回到家。

在劳教所,王身伦被强行洗脑迫害,不让睡觉。食物中被加了药物,王身伦吃后头晕,不清醒,身心受到了极大摧残。

二零零九年六月十日,王身伦被鲅鱼圈区以国保大队长王洪魁为首的恶警绑架,拿着从王身伦身上抢来的门钥匙,带领八个恶警到王身伦家入室抢劫。王身伦被非法关押在鲅鱼圈区看守所近四个月后,被国保大队王洪魁和公安局法制科的张广业诬陷,以莫须有的罪名移交给鲅鱼圈检察院,检察院的金艳下了批捕。后王身伦被判刑五年。在这之前,王身伦的妻子和儿子每天都去检察院和公安局要求无罪释放王身伦。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三日晚上十点多,鲅鱼圈国保大队恶警撬门入室野蛮绑架了王身伦的妻子余志红和儿子王志远。

王身伦妻子余志红被非法判刑三年六个月,被劫持到辽宁女子监狱;儿子王志远被非法判刑一年六个月,一直关押在鲅鱼圈看守所,已于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二日回家。王身伦现在被非法关押在大连监狱,地址是大连市甘井子区姚工街300号。邮编:116037

二十、营口鲅鱼圈法轮功学员董冰被非法关押在大连监狱

董冰,男 ,三十五岁,吉林省东丰县人,现住在鲅鱼圈区白云小区。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三日晚上十点多,辽宁省公安厅下令,营口市公安局、鲅鱼圈公安局、以大队长王洪魁为首的国保大队恶警用利器砸门,闯入法轮功学员董冰家中,绑架了董冰、董冰的父亲及未修炼的弟弟董新。

和董冰同一时间被绑架的还有毕世军、孙丽夫妇,沈光海、滕文闵夫妇,余志红、王志远母子。这七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六个月以后,被鲅鱼圈区检察院曹宁起诉到鲅鱼圈区法院,并于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三日到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四日下午在鲅鱼圈区法院非法开庭,参与非法庭审的有鲅鱼圈区法院刑事庭庭长王业家、副庭长尹文成、杨艳、书记员徐建伟和鲅鱼圈区检察院检察官曹宁(女,二十九岁)。当时这七位法轮功学员的家属请了由四位律师组成的律师团为他们做无罪辩护。

二零一零年六月一日上午九点多,辽宁省营口鲅鱼圈区法院第二次非法庭审董冰等七位法轮功学员。这次非法庭审,为法轮功学员辩护的律师都无法到场。法庭上,七位法轮功学员们均认为自己无罪。非法庭审在十一点钟草草结束,法官再一次宣布休庭。

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八日,辽宁省营口市鲅鱼圈区法院,秘密对七名法轮功学员判刑。这次非法审判是在鲅鱼圈“六一零”(中共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设立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的授意下秘密进行的。家属于两周后的八月十二日才得到消息,为七名法轮功学员辩护的律师和家属都没有得到任何的通知。董冰被非法判刑七年,董冰的母亲听到儿子被判七年,当时就病倒了,多日吃不下饭,不久就含冤离世。

董冰现在被非法关押在大连监狱,地址是大连市甘井子区姚工街300号。邮编:116037

二十一、营口鲅鱼圈法轮功学员毕世君被非法关押在大连监狱

毕世君,男,三十七岁,辽宁省营口市鲅鱼圈区法轮功学员,家住在鲅鱼圈区熊岳镇西关村。二零零一年,法轮功学员毕士君因到北京上访,在北京被非法拘留一个月,鲅鱼圈公安局将其带回当地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后,送至营口教养院非法劳教三年。二零零四年七月八日毕世君被鲅鱼圈公安局绑架,关押在鲅鱼圈看守所,拘留十五日。

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二日,鲅鱼圈国保大队以王洪魁为首的一伙恶警闯入住在盖州市二台农场马石寨的毕世君父母家找毕世君,毕世君的父母说他不住在这;恶警又闯到毕世君弟弟家问,弟弟说不知道他住在哪。九月二十三日早晨,毕世君开亲属的车出去未归,其妻孙丽送完孩子上学后,骑电动车载着友人滕文闵一同到滕文闵家去。

九月二十三日下午,鲅鱼圈国保大队恶警王洪魁一伙闯入住在鲅鱼圈熊岳镇西关村的毕世君家,在家中无人的情况下强行撬门入室抢劫,抢劫了家中的计算机、大法书籍、一箱刚进的锅盖等。随后有人发现毕世君及其岳母家被警察监控,凡是到他们家的人都被跟踪。

毕世君夫妇被绑架失踪后,家中上小学的孩子无人照顾;孩子的姥姥王爱云多年前在辽宁马三家教养院遭迫害得了脑出血,至今生活不能自理。

法轮功学员毕世军在被非法关押六个月以后,被鲅鱼圈区检察院曹宁起诉到鲅鱼圈区法院,和董冰等六位法轮功学员一起被非法三次开庭审判。法轮功学员毕世军被非法判刑七年。

毕世军等七位法轮功学员不服判决上诉到营口中级法院,一个多月后被驳回,维持原判。据警察们说他们也知道法轮功学员无罪,不想判,但上级不批,要求重判。毕世军现在被非法关押在大连监狱,地址是大连市甘井子区姚工街300号。邮编:116037

二十二、营口鲅鱼圈法轮功学员沈光海被非法关押在大连监狱

沈光海,男 ,三十八岁,遼寧省營口市鲅鱼圈区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三日晚上,法轮功学员沈光海、滕文闵夫妇被抄家、绑架,他们的计算机及打印机和大法书籍等被恶警抢走。他们上小学三年级的儿子被孤单地留在家中。

沈光海、滕文闵夫妇被绑架并非法关押后,恶警不让家属接见。家中姥姥、姥爷年岁已高,且身体不好,难以抚养孩子,寒假前孩子已经一个多月没上学了。

姥爷于二零一零年三月三日将孩子送到鲅鱼圈区国保大队,当面交给大队长王洪魁,让王洪魁抚养孩子,孩子一度被留在国保大队。

在非法关押六个月以后,沈光海被鲅鱼圈区检察院曹宁起诉到鲅鱼圈区法院,和董冰等六位法轮功学员一起被非法三次开庭审判。

沈光海被非法判刑五年;其妻滕文闵被非法判刑三年缓刑五年,于八月十二日放回。沈光海等六位法轮功学员不服判决上诉到营口中级法院,一个多月后被驳回,维持原判。据警察们说他们也知道法轮功学员无罪,不想判,但上级不批,要求重判。

沈光海现在被非法关押在大连监狱,地址是大连市甘井子区姚工街300号。邮编:116037沈光海因拒绝转化很长时间不让亲属接见,其岳父承受不住这沉重打击于年前含冤离世。

二十三、营口鲅鱼圈法轮功学员孙丽被非法关押在辽宁女监七监区

孙丽,女 ,三十八岁,家住在辽宁省营口市鲅鱼圈区熊岳镇西关村。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三日早晨,毕世君开亲属的车出去未归,孙丽送完孩子上学后,骑电动车载着友人滕文闵一同到滕文闵家。九月二十三日下午,孙丽和丈夫毕世君在滕文闵家楼外被绑架。

被非法关押六个月以后,孙丽被鲅鱼圈区检察院曹宁起诉到鲅鱼圈区法院,和董冰等六位法轮功学员一起被非法三次开庭审判。第三次非法开庭时,孙丽看到家属和律师都未到庭就拒绝出庭,遭到殴打并被强行将手脚铐在柱子上,孙丽的手脚被勒肿起来很高,多日未消。七位法轮功学员,被鲅鱼圈法院秘密判了重刑。所有家属都未接到判决书。

法轮功学员孙丽被非法判刑五年,丈夫毕世军被重判七年,上小学的孩子无人抚养。孙丽被抓后一直身体虚弱,多次心脏病发作,但中共拒绝放人。孙丽随身带的家中的八千左右现金被搜走,现下落不明。

孙丽的母亲在马三家教养院关押期间被迫害得了脑溢血,多年来生活不能自理。为了救女儿出来,她不得不拖着伤残的病体,拄着拐杖,在风雨中一步一挪的往返于营口和鲅鱼圈法院。

孙丽等六位法轮功学员不服判决上诉到营口中级法院,一个多月后被驳回,维持原判。据警察们说他们也知道法轮功学员无罪,不想判,但上级不批,要求重判。

孙丽的丈夫毕世君被劫持到大连,现被非法关押在大连市监狱(姚工街300号)。孙丽和余志宏被送往辽宁省女子监狱。孙丽认为无罪抵制迫害,坚决不下车,后被拉回营口看守所,回来后被上大挂,孙丽母亲去看望遭到拒绝。孙丽现在被非法关押在辽宁女监七监区。

二十四、营口鲅鱼圈法轮功学员余志红被非法关押在辽宁女监

余志红,女 ,四十六岁,黑龙江省密山县人,现住辽宁省营口鲅鱼圈区红海新区。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三日晚上十点多,鲅鱼圈国保大队恶警撬门入室野蛮绑架了法轮功学员余志红和儿子王志远。当时住在余志红前楼的父母听到余志红呼救声,余志红的老父亲马上就下楼去余志红家,刚到楼下就受到恶警的威胁,说:你要是上楼就将你也一同抓走。余志红老父亲绝望地看着恶警带走了余志红和王志远。

被非法关押六个月以后,余志红被鲅鱼圈区检察院曹宁起诉到鲅鱼圈区法院,和董冰等六位法轮功学员一起被非法三次开庭审判。法轮功学员余志红被非法判刑三年六个月;其儿子王志远被非法判刑一年六个月。

余志红的父母亲和婆婆(王身伦的母亲)都是八十来岁的老人家,一家三口被非法判刑,老人们没人照顾,余志红的母亲在一家三口刚被抓时就病倒了,现在病情危重,婆婆现在也生病了,老父亲既要照顾生病的妻子,又要为女儿申冤,只好硬挺着。由于年高体弱,老人们无力看望儿女,甚至连他们的下落都不知。只知道余志红被送到辽宁女监,其它情况不详。

二十五、营口鲅鱼圈法轮功学员姚强被非法关押在辽宁女监

姚强,女 ,六十三岁,辽宁营口市鲅鱼圈区法轮功学员。姚强心地善良,性情温和,是亲朋都公认的好人。二零零五年,姚强曾因为讲真相,被恶人构陷,鲅鱼圈公安局国保大队恶警将她非法劳教一年,关押到马三家劳教所。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六日上午,营口市鲅鱼圈区国保大队伙同红海派出所恶警,闯入姚强的家中,再次绑架她,并将其未修炼的丈夫及当时在她家串门的一个老太太也一同绑架到红海派出所,之后姚强和那个老太太被非法关押到营口看守所,姚强的丈夫(未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关押到鲅鱼圈拘留所。姚强的丈夫因身体不好,交了五千元钱取保候审,现在已经回家。去姚强家串门的老太太,后来经家人花巨款担保,一天后被释放。

二零一零年六月至七月之间,姚强被鲅鱼圈区法院非法秘密判刑两年后,现已被劫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迫害。在秘密判刑之前,家属并没有得到任何的通知。

二十六、营口鲅鱼圈法轮功学员郎贤国被非法关押在盖州看守所

郎贤国,男,四十二岁,二零一一年六月九日,被盖州市卧龙泉镇派出所绑架,现在非法关押在盖州市看守所,家属要人没让见。盖州公安局等接到许多国内外法轮功学员打来的讲真相电话,他们心虚,让家属到抓人单位去要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