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西市法轮功学员在佳木斯监狱遭迫害案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法轮功遭受共产邪党迫害后,鸡西市共有八名法轮功学员先后被非法关押在佳木斯监狱,还有七人正在遭受迫害。他们中最长刑期九年,也有父子同狱的,还有七十七岁的老人被迫害得大腿骨断裂的(近期已回家)。他们遭受的迫害都给亲人带来了很大痛苦,老人孩子的生活陷入困境。

项洪福:六十五岁,退休工人,长子项彬四十五岁,无固定工作。父子一家五口人,居住在鸡西市恒山区大恒山矿工农委九组。

二零零九年五月十四日项洪福一家四口修炼人被恒山公安警察绑架,项洪福的老伴于淑琴、长子项彬、儿媳黄莹杰同时遭公安警察劫持,家中被翻得一片狼藉,打印机、电脑等私人物品被抢走,给小儿子准备结婚办酒席的四千元钱也一起被警察抢走。在恒山公安分局,四人均遭受到警察的刑讯逼供迫害。

项洪福修炼前患有严重的小肠疝气,炼功后好了;老伴于淑琴脾气暴躁,二人打打闹闹的过了大半辈子。炼功后二人礼让宽容,夫妻和睦融洽。大儿子项彬炼功后大改一发火就砸东西的暴烈脾气,性情变得温和善良。他们深深体会到了法轮大法的美好,一家人平静幸福的生活着。

六月六日,本来是小儿子从海南回来结婚的大喜日子,可一家人被非法关押,不能给小儿子操持婚礼。这令许多亲友落泪。可以想象狱中老人的心情是怎样的痛苦。特别是年仅十七岁的孙儿,一提起父母爷爷奶奶就哭,孤苦伶仃的只能寄宿在亲戚家。昔日祖孙三代其乐融融的生活气息,今日变得人去房空。

后来恒山区法院秘密开庭,枉判项彬四年刑,项洪福、于淑琴、黄莹杰各三年半刑。到佳木斯监狱后,项洪福被查出患有严重的肺结核病,一直隔离在监狱医院。尽管如此,也未给项洪福办理保外就医回家。

王新春:四十八岁,家住鸡西市鸡冠区红星乡红胜村,靠打工维持家庭生活。一九九七年修炼法轮功,未修炼前王新春很爱玩麻将,修炼大法后,改掉了赌博的恶习,处处事事按照真善忍做一个道德高尚的好人。

二零零九年五月十四日,红星乡派出所所长于洪斌,警员吕志民等人闯进王新春家,非法抄家,抢走大法书和三千元现金。然后把王新春和妻子魏桂君绑架到乡派出所,刑讯逼供两天一夜,不给饭吃,后被非法关押到鸡西市看守所。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日,鸡西市鸡冠区法院非法庭审王新春,法庭上律师做了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当律师问公诉人和法官,我的当事人犯了哪条法律时,公诉人和法官支支吾吾,答不上来。引起了旁听者哄堂大笑,尽管如此,鸡冠区法院还是执法犯法,助纣为虐。枉判王新春九年冤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王新春被送到鸡西监狱集训队。二零一零年一月,被转监到黑龙江省佳木斯监狱。非法关押在九监区二队。

王新春被迫害后,给妻子女儿和老人造成了极大的痛苦,上高中的女儿整天痛哭,无钱上学,只好失学。得脑血栓瘫痪在床、七十二岁的老母亲无人照看,只得送到哥哥家,艰难凄苦的生活。八十多岁的岳父母痛苦不解,也得不到女儿女婿的照顾。妻子女儿四处打工,艰难维持生计。王新春被非法关押到佳木斯监狱后,每听到修炼人在狱中受到酷刑迫害的时候,家人就担惊受怕,真不知道他在狱中受到怎样的折磨,家中的亲人都希望这场迫害早点结束。王新春也好见到瘫痪在床时日不多的老母亲。

吴宝库:六十岁,家住鸡西市滴道区光华社区,大专文化,滴道区水利局副局长。吴宝库为人正直,为官清正廉洁,口碑极好。修炼法轮大法前,患有严重的失眠症,经常是十天、二十天的睡不着觉,这使他很是痛苦难受。尝试过各种治疗方法也不见效,也曾练过别的气功,疗效不大。一九九八年炼法轮功后非常神奇的都好了。这让他深深体会到了法轮大法好真是好,更加明白了中共的造谣宣传是对民众的最大毒害。

为了让民众了解真相,吴宝库等人到麻山偏远地区发真相资料,被不明是非的人构陷。二零零四年十月二十七日,被麻山区公安和滴道东兴派出所警察绑架,在东兴派出所遭受到了警察的刑讯逼供迫害,腿被打肿了。十月二十九日,吴宝库被绑架到麻山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长侯利把吴宝库打的站不起身来,后又被麻山区法院非法判刑七年。二零零五年四月,被非法关押到佳木斯监狱,狱警为逼迫他写“三书”放弃信仰,吊铐毒打他。二零零五年五月,吴宝库仅穿背心裤衩又被非法押送到了佳木斯监狱。

吴宝库被非法关押后,妻子一人挣钱,艰难的供养两个女儿上大学,一家人多么盼望他早点回来团聚。结束这噩梦般的日子。

刘学刚:四十二岁,家住鸡西市鸡冠区,一九九七年修炼法轮大法,曾被绑架到看守所三次,被恒山区公安分局和小恒山派出所警察勒索四千元,非法劳教三年,非法关押在鸡西市劳教所,成家后在鸡冠区卖水果为生。刘学刚下小井时腿被砸折过,手术后伤口不封口,修炼大法后好了。虽然钢板未取出,十多年来一点不适的感觉也没有,还改掉了爱喝酒,爱赌博的恶习,按照真善忍做一个有道德的好人。

鸡西市法轮功学员刘学刚和妻子仲丽
鸡西市法轮功学员刘学刚和妻子仲丽

二零零九年五月十四日,被鸡冠区公安分局和西山派出所恶警绑架,家中许多物品和两千元现金被劫走,在鸡冠区国保大队遭受警察毒打,上支棍等刑讯逼供迫害。十一月十日,被鸡冠区法院冤判夫妻各八年。这给两个家庭带来巨大的痛苦。早在刘学刚被非法劳教期间,病重的母亲带着无限的牵挂痛苦的走了,临死也未能见到儿子一面,这次七十九岁的老父病重住院,独不见小儿子刘学刚夫妻来看他,总是不断的念叨,他们怎么不来看我啊,家人怕他伤心不敢告诉他。七十多岁的岳母小脑萎缩,总是呆傻的坐在门口等待女儿女婿来看她,最终凄苦的离开了这个“和谐”的社会。老有所养,儿之孝道,如今刘学刚仍不能尽孝赡养八十多岁孤苦伶仃的老父和岳父,更不知病重的老父能否等到儿子漫长的八年刑期满后归来。

二零一零年四月,刘学刚被非法送到佳木斯监狱,亲人们先后三次去看他,均遭到佳木斯狱警的违法讯问,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法轮功是不是×教,亲人拒绝回答这无理的要求,就不让见人。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刘学刚的哥哥思弟心切,违心的回答了狱警的违法讯问,终于见到了想念已久的弟弟,弟弟的眼睛被打的肿了,不知弟弟遭受到多少迫害。特别是今年二月有三名法轮功学员在佳木斯监狱被迫害致死,更令亲人们担心刘学刚的生命安危,不知这种提心吊胆的日子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王兰生:三十八岁左右,未婚,鸡西市城子河区长青乡城东村调过几个监区,绝食反迫害,因为认为自己无罪,在看守所的时候经常写上诉信,后被非法判刑七年。当时在一监区。

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一日,监狱要搞强制转化,说了不转化就永远别想离开集训队,大家开始绝食,绝食四天以后开始强行灌食。

巩志军:鸡西市城子河区东海矿。

十二年来,在中华大地上不断的上演着这种家破人亡的人间惨剧。冤狱自古有之,但千万人的冤狱一定是国家的浩劫,当人们走过这段屈辱的历史,人们就会看清这场对真善忍的疯狂迫害给人类带来的灾难是多么的巨大,请用我们的良知善念共同发出“解体中共,结束迫害” 的正义之念。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