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得喉癌?皆因谤佛法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三日】有些人被中共洗脑而失去自己的主见,中共喊什么他就吆喝什么,不但不用自己的大脑思考,甚至还替中共加工。这样的人虽说随着中共满足了自己的狂妄,可是当恶报来临时,则悔之晚矣。

我们列举几个追着中共的人得恶报的事例,就知道为啥不能跟着中共瞎咋呼了。

山东莱西市马连庄镇仲格庄村幼儿园教师阎中民,在中共江氏集团对法轮功的造谣诬陷中,主动迎合邪恶,编写诽谤法轮功的歌曲,自编自唱,诽谤法轮功。结果是不但毒害了世人,而且害了自己,还殃及到家人。她的女儿(约三十岁,未婚)患了精神病;他本人于二零零七年被诊断为喉癌,不能发声。

四川简阳市武庙乡党委书记潘水平,多次布置、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绑架、拘禁、抄家、抢劫,无恶不作。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当潘水平的恶行再一次被海外互联网曝光后,他反倒更加嚣张,到处骚扰、恐吓法轮功学员,邪恶地声称:“越是曝光越是专整法轮功。”他以为趁此机会可以“邀功”,就跑到简阳市,到上级领导那儿去炫耀、造谣,声称国外的和广州的法轮功给他打电话扬言要杀他。

潘水平造谣得到的是什么呢?是喉癌。被发现时,也就是在他到处造谣、想以此为自己捞取政治资本的二零零六年底。得了喉癌后,这回他倒怕起人们说他遭恶报了,就一次一次地给知道病情的亲友打招呼,一定不要把他得喉癌的事说出去。结果是花了十几万也未见好转,身心都在痛苦中煎熬。

湖南省耒阳市耒水运输公司灶士港口的支书曹花义,都六十七岁了。二零零六年四月间,曹花义看到张贴在墙上的不干胶条幅“天灭中共在即、退党自救保平安”,他就大骂法轮大法,大骂法轮功学员;见到法轮功学员贴的真相传单就撕、就毁。结果不到一个月左右,曹花义喉咙肿痛,住院一查是“喉癌”,于二零零六年八月二十日死亡。

二零零五年,刚当上治保主任没几天的河北雄县常庄村的郭友柱,想在村里耍威,就开始在村广播中辱骂法轮功学员。有法轮功学员给他讲真相,他一概不听。二零零六年正月,他妻子心脏病复发身亡。二零零八年奥运会时他又在村广播中骂法轮功,还参与策划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一零年夏天,郭有柱患上喉癌。对其厌烦的村民说:“这回他骂不了街了。”年底,他做了喉咙支架手术花了一万多元,最后瘦的皮包骨。二零一一年正月二十五死亡,年仅五十七岁。

这些中共的基层头目,芝麻大的官,可是却很能作威作福,造谣生事。这样的事例比较多。当然还有一些人是为了眼前的蝇头小利而对法轮功行恶的。例如:四川广汉市南兴镇欢喜村七队村民刘兴平,在多次非法抄大法学员的家时他都打前阵,并造谣诽谤污蔑大法,迷惑不明真相的群众。他的目的是想维护他做医生的女婿的利益,说什么如果人人都炼法轮功,身体健康了,都不用吃药、打针了,他女婿就挣不到钱了。现此人得恶报,患了喉癌。

更多得恶报的事例发生在直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警察或中共雇佣的恶徒身上。

广东海丰县公安局政保股长蔡佩隆,是专职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急先锋。法轮功学员多次给他讲真相,却反遭他嘲讽。后来得了喉癌,说话困难,以致脖子肿得好粗。可是就是这样,二零零九年,在他恶报严重时,还亲自带队迫害法轮功学员。结果在二零一零年新年前后,蔡佩隆喉癌恶化,上广州抢救。于二零一零年六月死亡。

黑龙江双城市双城镇城管干部冉令才,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在秋林公司非法办的洗脑班上,他用辱骂、毒打、吊、捆绑、开飞机等手段迫害大法弟子。有一次,冉令才从窗外看见几个女大法弟子正在看《转法轮》,他就将她们几人从屋里提出来,死逼不放地问书是从哪里来的?大法弟子不说,他气急败坏,边打边骂,把她们几个人的脸都打肿了,呈紫黑色。最后他竟随手拿起一根细绳向一名女大法弟子的脖子勒去,当时把她的舌头都勒出来了。二零零三年六月冉令才得了喉癌,水不能喝,食不能进,在极度痛苦中死去。

冉令才勒法轮功学员的脖子得到了如此的恶报,显然是罪有应得,报应也很明显。还有一个更明显的恶报,我们也得提一提。

湖北麻城市市长张家国专管迫害法轮功,于二零零一年三月一上台,就忙不迭地下指示,教唆手下迫害法轮功。二零零一年四月十八日早晨,法轮功学员王华君被绑架;下午一点半麻城全城戒严;深夜,王华君被拖到市政府附近的广场上倒上汽油点燃。后来村民们在她的遗体上发现,她的脖子上留有被刀子捅喉咙留下的洞。显然恶警是害怕她被烧死前喊出真相。

麻城只是一个县级市,发生这么大的事,没有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头头指使是不可能的。在王华君被烧死并被捅喉咙这件事情上,张家国脱不清干系,也可以说他就是主谋。

同年的腊月二十八,正是家家忙着贴春联过新年时,他却在麻城电视台宣称要在过年期间将所有法轮功修炼者抓捕、关押。第二天他突然喉咙剧痛,一检查发现喉管长有一颗瘤子。本来这瘤子长的就够蹊跷的,更蹊跷的是除夕那天做手术,麻药一打上,他就不省人事了,从此成为植物人。在痛苦中煎熬了整整七年之后,于二零零九年二月十二日死去,终年五十三岁。

我们整理这些材料就是为了警醒世人,千万不要随着中共说坏话、干恶事。有些恶报发生的比较及时,人们可能还能有所警觉,有些因为拖的时间太长,人们可能就认为那是偶然的。象中央电视台王牌主持人罗京,他是怎么死的?喉癌。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过程中,对法轮功诬陷造谣、煽动仇恨起最大作用的“喉舌”就是他罗京,他得这样的恶疾能是偶然的吗?

当然有些人还存在侥幸心理,认为这都是吓唬人的,可是当真正的恶报来临时,后悔可真的就晚了。吉林省榆树市泗河乡文明村小学校长杨瑞实诬告法轮功学员,导致这位法轮功学员被判刑。杨瑞实不久就得了喉癌,得病时他自己都说“没想到报应来得这么快”。现在,杨瑞实已经死亡。

我们就说最基本的,哪怕你真的就不相信有报应这档子事,可是从作人的良知上说,也不能随意地诬陷好人及自己没有亲身体验和认识过的事物啊。法轮功的书籍你看过吗?你知道法轮功是纯纯正正地修炼“真、善、忍”吗?你对法轮功的了解除了来自于中共媒体之外,你又知道多少呢?从中共的邪恶本性上讲,中共官员哪个不是讲着清正廉洁,同时又大肆贪腐呢?那么,一个邪恶政权造谣诬陷的东西,是不是因为他本身就很纯正才招致中共的嫉恨呢?

要做一个正直善良的人,就不能随着中共散布仇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