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路上的两个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三日】零五年十二月份一天晚上,参加整体散发曝光当地恶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资料。我将最后一份送到我小区一个单元的三楼。返回走到一楼还剩二步时,一股很强的黑色物质从上向我压来。我身体猛向前倒,右脚后跟踏着最下一步的边(比踏空还厉害),没等我思想有任何反应,随着钻心剧痛人就倒下去了,什么也不知道了,元神立刻离体向上飘,突然一念:这不行,让常人知道了会给大法造成多大的影响!元神立即回到身体内,人这边就苏醒了,马上意识到是邪恶的迫害,立即念发正念口诀,边不停的念,边往起爬,可右脚不但不能站立而且钻心的痛。我明白了刚才倒下时的剧痛就是那地方发出的,很可能踝部以下骨折了,要不然怎么不能站呢?又那么痛呢?

当时我没有一点害怕想脚会怎样,只有一念求师父,我要回家,不能让常人看见。咬咬牙抬起脚就走,忍着痛往家走,一路发正念不停。当上到六楼家门口时,全身已被汗湿透了,孩子开门看见我大汗时,惊慌的问:“出什么事了?”手做了一个叫她别出声的动作。洗脚时发现右脚踝外侧处肿起,而且不能触及,脚背由于毛细血管破裂出血,全部呈红紫色。

第二天晨炼到第二套功法两侧抱轮时,右脚痛得难受,左侧手上方象有很重的东西压得我似乎喘不过气来,几乎要倒下去,心里忙叫师父救我,随着念一出,那种重物就慢慢消失了,师父帮我拿掉了。第五套功法不能双盘,我就单盘炼。坚持炼完功后,照常上班,该做什么还做什么,三件事不耽误,半个月痊愈。

这过程中,我没有把它当回事,从不去想它怎么样,家人谁也不知道,我把自己当作修炼人,只有大法才有这样超常。

零九年十一月十四日,我儿子结婚。儿子从出生到他结婚前,我没有给他做过满月、周岁、十岁等,更谈不上做小生日。我从懂事起,就很烦常人那种操办酒席的形式,太麻烦而且又劳累。这次他结婚,我也不想大办(这么多年中共对我在经济上迫害很厉害),但是我们修炼人得符合常人状态,以免常人不理解,不能给大法造成负面影响。跑了几家酒店没有订着酒席,没办法最后定在我娘家弟弟养鱼的地方,因只请自家亲戚和我们学法小组的同修。十一月七日天气就开始变了,下雨而且气温下降,家人都担心十四日会不会有好天?加上鱼池边上前后没树,也没有其它房屋,如继续冷下去可想而知的糟。

不管谁在我面前说,我一点都不动心,笑而不做声,心里就一念,我是修大法的,一切有师父管着呢。十一月十二日,我乘侄子的车去批发部拿鞭,下车时真觉寒风刺痛,侄子看看天又看看我,眼神里发出疑问,我笑着而坚定的说:“小伙子没事的,今天骤冷,明天一定会骤晴,会给我晒一天路,后天大晒。”我底气十足来自于信师信法。当我把鞭送到鱼池去时,我弟媳因天冷还在被子里,见我去了就说:“这天怎么搞的呀。”我仍然笑着坚定的说:今天骤冷,明天会骤晴,后天会大晒。

十三日早上,又给我信师信法来了个考验。满天下大雾,我地区整个都被大雾笼罩着。丈夫沉不住了,看看天说:“这天气可越来越糟了。”我笑着对他说:“没事,大雾马上会收起,太阳会照干我所行走的路,我的客人都会吃得好,玩得好。”果然大雾很快收起,太阳高照,气温快速回升。

十四日早晨,太阳冉冉升起,客人们都清清爽爽的到场。亲戚们都无不觉的“奇”,特别是一位当处级干部多年的表哥,连声说:“法轮功真神!”当场我就更進一步的告诉他们大法真相,叫他们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当我们把婚礼办完,下午4点多钟天变了,气温又骤降。十五日寒风刺骨,天下大雪。这件事,使得好多以前反感我修大法、说三道四的亲戚都服了。我心里清楚,是伟大师尊对弟子及众生的洪大慈悲的展现。整个过程,正念,信师信法的坚定是师尊的加持,对弟子一路的呵护。我只有在修炼中做好三件事,更理智的走好每一步,更加精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