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主流社会新闻的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三日】

尊敬的师尊好!
各位同修好!

今天想把自己在主流社会做新闻报导的一点体会向大家汇报一下。

在向政府、媒体和社会大众讲真相中,媒体有其得天独厚的特点,它可以直接跨越社会不同的领域,尤其是做主流社会新闻,直接接触政府、政要和主流社会的各行业,是难得的讲真相的角色。

我所在的布鲁塞尔是欧盟的首都,是全球最重要的政治中心之一,每年都有很多的各类峰会、各个领域的国际大型会议和活动。另外也云集了来自世界各地的一千多记者,这里就象是个舞台一样,各界的精英和政要都到这来表演,就看我们如何抓住机会,更好更多的救度众生。

1、破除邪恶干扰,利用媒体讲真相

在做主流新闻和重大事件的报导中,有时会遇到邪党的干扰。关键在于,我们如何走正自己,正念对待,才能更好的揭露邪恶,让更多的人了解真相。下面向大家汇报一下去年发生在布鲁塞尔的一件事。

二零一零年十月六日,在布鲁塞尔举行的欧盟与中国的高峰会议期间,我们当地媒体的记者计划报导学员举行的抗议中共迫害的活动,还有这次峰会的内容。法轮功学员的抗议活动在中午开始一直到下午,峰会后的新闻发布会计划在下午稍晚时间开始。

我本计划先去峰会所在地欧盟理事会大楼里准备一下新闻报导,但是在门口却被工作人员检查记者证后,以安全问题为由给挡住了,以前在这里参加各种峰会从来都没有问题,却因这次中共参加的会议而被阻挡。很明显就是中共在背后搞鬼,但是欧盟理事会的工作人员又不敢承认,否则就等于是自己承认在做错事,违反新闻自由。

我马上联系了布鲁塞尔的国际媒体协会,找到经常一起出入记者会报导新闻的该协会的主席,说明了情况。他答应立即联系欧盟理事会的媒体主管。

接下来,其他几位我们当地的新唐人、大纪元和希望之声的记者,在理事会门口也被无理拦下。随后,我们都先后来到学员抗议活动的现场,大家在一起很快交流了一下,觉得不能让中共的这种干扰得逞,必须要直接面对。师父说,“哪里出现了问题,哪里就是需要你们去讲清真相、去救度。不要碰到困难了就绕开走。”(《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

为了不影响原先的计划,我们决定先把自己的活动报导好,然后再去搞定那边。所以,我们跟路透社和美联社的记者一起,现场报导了法轮功学员抗议中共迫害的活动,采访了前来支持的政要、人权机构代表。

接下来,我们三大媒体的记者一行几个人又回到了峰会所在地欧盟理事会大门口,就象是回到战场一样。不过这次,美联社和路透社的摄影记者听到我们的情况后,也拿着摄像机跟过来,支援我们。

我们还是被拒绝進入,理由还是安全问题。这次,我们索性就站在门口,跟欧盟理事会一方的工作人员讲真相,严肃的告诉他们这种迫于中共压力而破坏在欧洲的媒体自由的做法是不可接受的。

当时的气氛比较紧张,我们据理力争,不断的在讲,绝不放弃。我们的西人摄影师机敏的拍下了当时的画面,包括中共官员拿着好似黑名单的纸张与欧盟工作人员進行交涉。美联社和路透社的记者也不進去,就站在我们一旁,质问工作人员的做法违反欧盟自己的规定。

同一时间,国际媒体协会的主席也打电话向欧盟理事会媒体主管提出抗议,并提出要求,应该允许我们進入参加欧中峰会的新闻发布会。

过了一段时间后,就在美联社的记者和路透社的记者也扛起摄像机,拍摄当时的场面时,突然,上面来了通知,允许我们進入了。我们知道,是欧盟这边终于顶住中共的压力,给我们放行了。

我们几个進去后,堂堂正正的在媒体中心里安顿好,准备参加峰会的新闻发布会。就看到中共一方的人马上慌张起来,又开始活动了。过了一段时间,我们得到了官方消息称,原定的新闻发布会因其它会议时间延长而取消了。这使得赶来准备参加发布会的记者们感到很诧异,都开始询问、调查真实的原因。

当晚就有一些主流媒体的记者对我们進行了采访,并進行了报导,其中一位认识的意大利记者第二天就把事件的报导发表在意大利的一家大报上。这样一来,此次峰会的主题就转到了中共的丑行和独立中文媒体记者上,也把我们在推向世界舞台。

同一时间,我们也就该事件马上做了采访报导,把中共干涉新闻自由的丑行根据我们知道的情况在媒体上曝光出来,充份发挥我们不同媒体的优势,让共同的目地——讲真相的力度和效果达到最大。

针对这次事件,我们大家都意识到,要抓住时机讲真相,三大媒体的记者与总部在一起及时的开了会,進行了交流,讨论了我们之间如何更好的配合,并与主流媒体一起合作,更好的把真相揭示出来,让更多的人知道我们独立的中文媒体,了解中共的邪恶。

第二天,国际媒体协会的主席联系了欧洲议会第一副主席,并很快得到了他的支持声明。同时,他又進行了调查,通过内部渠道证实,新闻发布会的取消是因为我们被允许進入理事会大楼。媒体报导集中在谴责中共在欧盟对媒体自由的干涉,试图阻止独立中文媒体记者参加新闻发布会。这些主流媒体的同行们都在通过不同渠道帮助我们伸张正义。

事情的发展没有就此结束,两天后的十月八日,星期五,我去参加了欧盟的每日新闻例会。去时也不是很清楚应该怎么去做,但就是觉得应该去,有机会的话就讲真相。

到了新闻例会现场,也不知道会是什么情况,我就让自己稳下心来,发正念,心里想着,请师父帮忙。结果事态的发展出乎大家的意料。在一般事务讲完后,一位我熟悉的《欧盟观察》的记者首先提问,质询主持会议的欧盟发言人为什么在欧盟发生了试图阻止独立中文媒体记者同事参加新闻发布会的事件,欧盟发言人不敢正面回答,勉强搪塞过去。但是,另一位英国大报的记者紧接着又把问题提出来,欧盟为什么要取消峰会预先安排好的新闻发布会?这样来回了几次。

欧盟新闻例会是现场直播的,整个过程,全球都可以通过卫星和网络实况收看到。开始时,我就通知了几个当地的记者,大家一同在发正念。

这时,国际媒体协会的主席也及时从外面赶到,他举手发言,把了解到的真实情况直接讲了出来,并且当众宣读了国际媒体协会的声明,除了以最严厉的方式谴责中共干涉欧盟的新闻自由外,也批评欧盟不坚持原则,应该不受中共影响,自己召开新闻发布会。可以看出来,当时欧盟发言人有苦难言,他只能重复欧盟官方的声明,不多做解释。他们的工作是必须与欧盟官方保持一致。

看到主流媒体的记者同事都从不同方面把中共的恶行揭露出来,并坚决维护我们媒体的权利,我觉得作为当事人,应该表明我们媒体的立场,最后,我举手進行了提问。相比于其他记者的尖锐问题,我就用平静的语调善意的说明了情况,没有辩论,没有指责,只是针对发生的事提出了一个非常实质性的问题——欧中关系的底线是什么,心里带着对这位发言人的慈悲。

这时,欧盟发言人可能是被触动了。他首先破天荒的要求负责现场直播的技术人员,不再進行直播,所说内容不能被直接引用,这一做法令参加例会的所有人都感到很惊讶。然后,当着在场的多家国际媒体,他讲出了按官方规定不能公开讲出的实话:他承认峰会当天,的确是由于中共不希望被我们的记者提问,而要求不让我们進场。在欧盟坚持让我们入场后,中共单方面取消了新闻发布会。最后,欧盟发言人明确表示,欧盟坚持媒体自由的原则,这里的新闻发布会永远欢迎我们参加。

当天的新闻例会结束后,该事件成为了媒体的焦点,在场的记者们纷纷走过来,有的问候,有的進行采访,后来,还有的通过认识我的记者间接找到我,進行采访。先后有全球十几家不同语种的媒体报道了这件事情。随后的几天里,在不同地方的媒体中心,都有熟悉的主流媒体记者都跑来告诉我:“干得好,为你骄傲!我们支持你!”。

过程中,个人很深的体会是,我们是一个整体,不论谁在哪个位置上,我们大家是在为同一件事在做,一条心在做。尤其是一线记者跟总部台里的及时沟通和交流,形成一个强大的能量场,使得团队的力度很大。

这一下,就把我们的媒体推向了国际舞台,主流媒体的同行们都知道了中共的丑行和我们独立的中文媒体。回想起来,这一切,正如师父在《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中所说,“众神在我正法的早期就定下了这样一条,叫这个邪党无论什么目地它干的什么事结果都是在帮我与大法弟子。所以中共邪党想要干什么坏事,它只要一干就是个败事、丑事。”关键是在过程中,自己如何保持正念,把握好师父给我们开创出的机会。

2、良好的修炼状态是做好媒体工作的根本

在国际政治中心做主流新闻,经常面对的都是政要。我的性格本是不太愿意交际的,不愿意出头露面,一般情况,如果没有共通的话题,就不太容易沟通了。现在面对的主流社会上各行各业的人物,绝大多数都是初次见面,如果用常人心来看待,就觉得无话可说,只能是溜边站了。当保持一个修炼人的状态,放下自己人的东西时,会发现,一切都是很自然的,都象是安排好似的,沟通也很自然了。一切都是水到渠成。

师父在《大法弟子必须学法》中说,“大家想一想,我说过,你做的那个事情如果没在法上,如果没有法的力量,你自己没修好,你就做不好那件事情。也许那件事情你做了,可是它就是不起作用,就是救不了人,因为对解体邪恶因素你也起不了作用。”师父还说,“做了一大堆事,回过头来一看,都是在用人心做的。人做人事,却不是用正念,没有大法弟子的威德在里头。”

比如六月十三日那个星期,在布鲁塞尔有一系列的大型会议。六月十五日星期三,有一个欧洲豪华游轮委员会的年会,我是第一次参加,开始只是溜边站在一旁,又不认识其他人,只能看着其他参加会议的业界人士人之间交谈。随后发现不对,自己的心态不对,我应该是来救度众生来的,而不是一个常人记者来随便参加一个活动报导一下就完事了。我急忙调整自己,认清自己的位置,从大法弟子的角度看,提醒自己救度众生的责任。否则,如果用人心来看待活动,真不知道如何做才是最好。

摆正自己心态后,很自然的,就有原先认识的记者把此次会议的媒体和公关的负责人带到了我的身边,当得知我是独立中文媒体记者后,就开始非常热情的向我介绍来参加这次年会的不同豪华游轮营运公司的CEO或者是市场/公关负责人,从地中海到加勒比海,从欧洲到美洲,尤其是对华人市场感兴趣的。我这边,也就不断的跟他带来的大人物交谈,建立关系,有的進行采访。

另外,会议的组织者,一对来自英国的夫妇,从事游轮业的咨询工作已经多年了,其中的女士非常高兴的给我介绍欧洲以及全球游轮业的情况,帮助我查阅详细了解整个行业的杂志和他们出版的该行业权威刊物。一切都好象是安排好的。一次会议,不同的人物,就把一个行业介绍了,他们很多人也都知道了新唐人电视台和大纪元。

六月十四日,有一个欧盟讨论网络安全的国际会议,当时参加会议时,很想采访一位大会发言的某国国防部长。在主办方都没有办法采访到的情况下,我有机会在会场跟该国驻比利时大使馆的新闻官取得联系,然后通过她的帮助,找到部长的助手,在他们已经离开会场,准备回国的情况下,在他们去机场之前,顺利安排了采访。采访过程中,也進一步把中国国内的真相讲给了他和助手。

那一周里还参加了其它几个大型活动,也有类似的经历。自己体会到,只要是心在法上、救度众生的状态,整个过程中的每一步,包括每个人物的出现,一切都是以最佳的方式安排好了,感觉真是美妙,根本不象常人费时费心机的去做,心是清净和轻松的。

越做主流社会新闻,越联系主流社会,就越觉得主流社会的结构布局,都在那里,各行各业,都已经安排好了,就在等着我们去充份利用,来救度众生。往往是自己学法不坚定,没有法的力量使自己一直保持一个纯净的救度众生的慈悲心态,失去了很多可贵的机会。

另一方面,当我们做开了,常人的机构也都来主动配合我们。比如欧盟的不同机构经常给我们提供了非常多的便利条件。在布鲁塞尔的新唐人记者人数非常有限,更谈不上全职,有时没有摄影记者,又有重要采访,欧议会就会帮助我们,提供摄影师和录音师,免费帮助我们采访,然后按我们要求把做好的带子提供给我们。每次,他们都挺高兴能帮助我们。欧议会的媒体官员也曾说,我们是报导他们活动最多的电视台。

不仅如此,他们配置齐全的演播室,也欢迎我们去使用。还有一个十来人的梯队,免费提供从化妆到摄影、从字幕到背景等等一条龙的服务。一切好象都是给我们准备好了,就等着我们来用,但遗憾的是,我们自己目前还没有到位。

接触和采访过很多的国家首脑、政要,还有主流社会的精英,自己一个深刻的体会就是,电视媒体确实有其独特的优势,冲击力和影响力都很大,在现场更受关注,尤其是代表纯正的新唐人电视台的标志和摄像机配合一出现,令他们刮目相看,很容易抓住其注意力,更不用说那些主流媒体的记者同行们了,也经常把我们的媒体当成他们的新闻亮点。相信很多新唐人的记者都有同感。

再有一个比较重要的方面,因为经常接触政要,我们可以充份利用难得的机会,针对我们需要的讲真相的新闻主题,進行采访,配合正法形势。比如,针对中国民众的退党大潮,就必须是我们的媒体起主导、引领作用。通过我们的采访报导,也把真相以政要们能接受的方式带给他们,以便他们摆放好自己的位置。从欧洲议会主席到捷克的部长,从爱沙尼亚前总理到俄罗斯前总理等等,都是通过我们媒体的采访表达出对中国民众退党自救的支持。

我们现在跟主流电视媒体相比,还是差距不少,有时候看上去真好象是远隔千里,但真的可能就是一步之遥,就看我们的境界在哪里,取决于我们的学法修炼和整体配合,在神的境界,神迹就会展现。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二零一一年纽约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