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广神韵的修炼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三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记的第一次在纽约无线电城音乐厅看神韵时,我就感到师父把天堂搬到了人间。神韵一登场就是世界上最好的演出。

我每年都花大量的时间在外面跑,推神韵,但效果不是很好。后来我觉得自己不太懂得人们都在想什么,他们需要什么,喜欢什么。在跟他们接触的时候,只知道告诉他们这个节目有多好,一心想让他们去看,从不问对方看没看过类似的节目,对中国文化了解多少。总之就是不知道应该去了解对方的需求,没有从对方的利益出发来想问题。师父让我们做什么事都要先考虑别人,而我却不知道怎么考虑别人。

一次听到一位西方学员说,有一天他突然发现,自己不会讲常人话了,讲的都是修炼人的话,常人听不懂。我也有同样的毛病,修炼以来,以前交的常人朋友都很少往来了,觉得跟他们在一起浪费时间,没有共同语言,来来往往的都是大法弟子。即使是认识几个常人,过后也都不联系了。有时还看不惯常人做的事,也不愿意听他们说话。后来通过学法,认识到,这是自己的慈悲心不够,觉得自己得了大法,懂的比常人多,自谓清高。种种这些,使我认识到,脱离常人社会,是很难救度众生的。

所以我开始去上常人的课,学如何社交,如何跟人谈话。上了一段时间的课,我觉得收获很大。在上课的同时,我还能接触一些公司的领导,也能向他们推神韵,有时我跟讲课的老师真相讲好了,他就会利用休息时间给全班放神韵的介绍片,一举两得。通过上课,我认识了一些常人。

我觉得这样还是不行,我得学着交朋友才行啊。正好一位同修在不断的努力下,结交了一些有地位的朋友,她把我领到了他们的圈子里,我跟她一起去参加活动,跟常人交往,这样慢慢地交了几个朋友。能参加的活动也越来越多,我很愿意跟人交换名片,因为有了名片,就可以保持联系,等神韵要来了,可以把神韵的信息告诉他们。有的人还把我的电子邮件地址放在他们的电子邮件表里。这样我就能经常收到他们活动的信息。有时太多,还得上班,就有点招架不过来了。因为我是自己家开的公司,所以我准备在神韵开演之前的两个月不去上班只推广神韵。就在这时,我的工作发生了一些变动。我真的就不用每天都去上班了。工作上的一些事可以在家做,感谢师父的安排,让我有更多的时间推广神韵,哪有活动往哪去。下面我就讲讲,在这期间发生的几件事。

去年夏天的时候,我认识了一个人,在全国前五名最富裕的城市里担当市政府娱乐部的主任。那是在庆祝该市建市二百周年的会上,我在那里放神韵介绍DVD。他过来告诉我他看过神韵,我问他觉得怎么样?他说好极了。我约他吃午饭,跟他讲了两个多小时的真相,主要是讲法轮功,因为他已经看过神韵了。他回去后,给我写了个电子邮件,说他相信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件事情是偶然的。今年的神韵资料他也帮着给放到他管辖的十二个娱乐中心。他还在不断帮我介绍给别人,给我提供他们那个城市的社区活动信息。后来我得知这个城市在我们这个地区是去年夏天神韵卖票最多的城市。

我很想把神韵介绍给这个市的市政府,有一天我去参加一个越南人的餐会,到那儿没多久就看到一个黑人想要走了,我赶紧上前跟他说话。通过交谈发现,发现他工作的地方正好就是我心中想的那个市政府,并且任人事部主任,几乎就是管组织人看演出的人。后来他让市政府的两千个雇员都知道了神韵的信息。

有一天,从一位同修那里得知,有一个组织要开个会,这个组织跟中国的关系很密切,组织里的人对中国文化都感兴趣,这些人很有可能去看演出。我和另外一个同修决定去参加这个会。开完会,我们来到会议主持人跟前自我介绍,并说我们带来了神韵的传单,她很高兴,告诉我们赶快发给大家,并说他们全家都看了,觉得非常好。等她办完事,我们开始跟她聊天,她是一个律师,是这个组织的董事会成员。我们告诉她我们想把这个演出的信息带给他们那个组织里所有的人,让他们更進一步了解中国文化,并跟她谈了中共是如何破坏神韵,阻止人们看这个演出的。她开始听了很吃惊,当我告诉了她一些事实时,她相信了。她告诉我们,她要跟他们组织的主管谈,争取让那里所有的人都带着家属都去看神韵。她还说,“我觉得他们都能去,多好的节目哇。”

后来,她告诉我,说中共捣乱的事还真发生了。中共邪党给他们的组织发来了封污蔑信,让他们的人都不要去看神韵。他们的主管考虑不想得罪中共,不想让他们的成员以后在跟中国打交道时发生不必要的麻烦,所以就不想在他们内部组织人去看了,也不想做任何宣传。她听了主管的决定后据理力争,告诉主管应该主张正义,不能向中共低头。她还跟我说,“我跟我丈夫讲,如果他们真的这么做,我们就跟他们脱离关系。”我觉得她是一个非常有正义感的人,就鼓励她再争取一下,告诉她中共是软的欺负,硬的怕,你越怕它,它就越欺负你。她听了后说再去跟主管谈一谈。

几天后她告诉我,说通过跟主管谈,他们准备把神韵的信息放在他们的网站上。后来这个组织的人有好几家买了票。她一家六口也都买了票。

有一次在一个比较高档的俱乐部里聚餐,碰到了一位看上去五、六十岁,实际上已经七十五岁的老太太。她一看到神韵的传单,就喜欢的不得了,说一定要去,还要找别人去。几天后我去见她,跟她谈起了法轮功,她马上就说很想炼,我打开网站给她看,她迫不及待地要学功。当晚她把我领到她们的朋友开会的地方,参加他们的会。活动结束后,她帮我向那里的人介绍神韵。后来这个团体有几个人去看了神韵。

过中国新年的时候,我把那个老太太和跟她一起看过神韵的女儿,请到我家来做客。没想到她女儿在一家公关公司工作,给我出了很多如何推广神韵的主意,教我如何找赞助,还要帮我找人联系。师父讲,“无求而自得”(《悉尼法会讲法》)。我们所做的一切都不会白做,师父都会把有缘人带到我们身边,只要我们去做。

师父在《谢谢众生的问候》中讲:“大法弟子是各地区、各民族众生得救的唯一的希望。”

我总是想,师父和神韵艺术团花了那么多的时间和精力来排演这场节目,神韵救人的效果几乎是百分之百,如果没有足够的人看,太可惜了,我们也对不起师父啊。所以我就想尽办法到主流社会聚集的地方去。

圣诞节期间,很多教堂都举行圣诞音乐会,去听音乐会的人一般都喜欢舞蹈和音乐。有一次我到我家附近的一个教堂去参加圣诞音乐会,几百人的剧场座无虚席。我看着满场的观众,他们的穿着打扮和气质不亚于去肯尼迪看演出的人。我在心里琢磨着怎么想办法向他们介绍神韵,我想一定要让那些演出的人知道神韵的信息。

散场后,我来到了大厅,找人聊天,给他们神韵的传单,他们都很愿意要,连声说谢谢。人们快走完了,我还没有接触到合唱团的人,因为是两场音乐会,我就决定留下来,找机会。我往大厅里面走,看到乐队和合唱团的人在吃饭,我也凑了过去和他们聊天,我把神韵的传单给了每一个人。我猜想乐队指挥一般都是乐团的负责人,我要跟他讲。找到指挥后,我告诉他我非常喜欢这场节目,我把神韵的传单给了他,并说想让他们团的人都去看。

正说着来了一位中年妇女,对我穿的中国服装倍加赞赏。她说她是指挥的太太。我知道是师父看到了我要给他们介绍神韵的心,把她领到了我的身边,让我跟她交朋友。后来我又去看了她三次。神韵开演后,就把她给忘了。没想到,神韵开演的一个星期六下午四点多钟,她突然给我打电话说:我才想起来,演出快结束了,我不想错过,帮我订两张票吧,就坐在你的旁边,还有座位吗?我立刻上电脑给她查了一下,我说有,一张票二百元。她说,只要能跟你坐在一起,二百元的票也行。后来她带来了一位小提琴家来看演出。通过这件事,我体会到了“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做事情只要我们心到位了,师父什么都可以帮我们。

在推广神韵的这段时间,我无时不感到师父一直在我的身边呵护着我,点化着我,只要我们做得正,做得好,师父的法身在另外空间就无所不能的把我们想要接触的人带到我们身边,让我们应该接触的人跟我们联系。

有时我也找借口给自己买衣服和首饰,没有把更多的时间花在救人上。有一次我去一个特别大的首饰展,里面的东西又好又便宜,我在那里逛了几个小时,回家后看到棚顶在滴答滴答的漏水,马上知道自己有漏了,不应该用那么多的时间逛商店,感到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

我最近总是想信师信法这个问题,要说信师信法,我们大法弟子没有一个不信的,但信多少,这可就不一样了。是百分之百的信,还是有水分的信。大陆的大法弟子每天冒着生命危险救度着众生,我们在国外有这么好的条件,推广世界一流的演出,能难到哪去呢?票卖不出去,不就是我们做得不好吗?

师父在《再精進》中说:“有一点大家都非常清楚,这个世界的历史能够走到今天,就是为大法弟子救度众生留下来的,这段历史就是为了成就大法弟子和兑现你们的誓约而存在。当然了,这不只是你们的誓约和你们要兑现自己的承诺,这关系到正法、关系到宇宙无量众生,这么大一件事情。你们对自己该做的做好了,三界内那一切也就做好了,师父在正法中的干扰就少了。”

让我们都拿出修炼人的正念,就是心不动的做,不要把时间花到想结果上,常人都知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的理,我们更知道大法弟子每一念的重要性。相由心生,我们大法弟子都往一处想,再加倍的努力做,能不成吗?我相信只要我们大家都能拿出百分之百的精力,尽心尽力,用心的做,互相配合好,越来越多的众生就能来看神韵,从而得救。

我以上讲的那些事,没有同修的配合和帮助,是做不出来的。我一定会更精進,用全部的身心和精力把神韵推广做好,让更多的人来看神韵,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正念正行,兑现自己的誓约。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二零一一年纽约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