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同修 发挥同修最大的能力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三日】我是学理工科的,在其他同修眼里,我是搞技术的同修,处事理性、冷静。协调的同修曾要我参与协调工作,因为我工作很忙,有时还要加班加点,怕耽误事,就没答应。

记得在明慧网上看过同修写的文章,其中有一句大意是说:所谓协调,就是能去主动协调别人,而且在需要时也能被别人协调。真的是这样啊,我就经常被别人协调,也经常去协调别人。

我经常教同修学电脑,学电脑的同修基本都没什么基础,我就尽量深入浅出,将复杂的问题简单化,鼓励同修大胆去操作,叫他们只管去按,按不坏的,按坏了找我。然后用打比方的办法让同修听明白,我说:你看,电脑就象你家的房子一样,开机就進门了,一看三间房,就是C盘、D盘、E盘,里面不同的文件夹就是每间房子里的柜子,里面放着不同的东西,想要什么东西就到对应的柜子里去拿。我这样一说,同修心里大概就有个底了,对所谓的高科技也觉得不难学了。有的同修开始只想上网看看明慧,怕做资料,而有的同修是资金不足,又不想花同修的钱,碰到这样的情况我就推一把,总是说:正好我家里有个旧的,可以拿过来给你用。你先试一下,实在不行就还给我。然后就将自己用的机器送去,自己再花钱去买。好几个资料点就这样成立了,一直运作很好。

谈起搞技术,就不得不谈到安全问题,有的同修因为技术问题从很远的地方来找我,而据我所知,他们附近就有技术同修。所以我个人认为在注意安全的前提下,也要智慧的考虑有效的做证实大法的工作,由于电脑的普及、真相电话的普及,特别是附近的同修如果不知道你是搞技术的,就会舍近求远,带来很大不便,所以我附近的同修都知道我是搞技术的,出了什么问题就找我,很方便。可能我的这一念是以大法为重,没有为私的因素,师父在那看着呢,所以在这方面没出过什么安全问题。有一被迫害的同修回家后告诉我,当时她连着十五天罚站,不让睡觉,迷糊的时候有一个声音不停的告诉她叫她将我说出去,她也没说(其实,出卖同修,一定会遭受更加严厉的迫害)。

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说:“大法弟子对待任何事情都应该正面对待,不要看人家不好的一面,总要看人家好的一面。其实你们知道吗,我当年传你们大法的时候,讲课中下面发出很多常人的思想反应来,有的人思想反应非常不好,可是我都不看。我就看你们好的那一面,我就能度了你们。我要是都看你们不好的那一面,我怎么度啊?越看越生气,我怎么度你呀?(鼓掌)所以在任何情况下,别被常人行为带动,别被常人心带动,也别被世上的情带动。多看人家好处,少看人家不好处。”

所以我也看同修好的一面。在搞技术的过程中,我接触了大量的同修,我总能看到同修的长处,尽量的让同修将自己的能力最大的发挥出来,能以一当十,以一当百。

比方说同修A,很精進,讲真相做资料什么都干,一开始我去帮她解决技术问题,接触过程中我发现她突出的长处就是没什么怕心,面对面讲真相做得很好,相反搞电脑倒不是太行,我就与她沟通,说大量的资料我找同修给她做,临时差一点就自己补一下,让她一心出去讲真相。后来她接受了我的意见,不到一个月就劝退了三百多人。

同修B,与我住一个小区,刚开始怕心重一些,面对面讲真相做得不好,但会电脑。我就先让她到我家来帮着做真相资料,她的状态越做越好,后来主动要做光盘,带来一刻录机要放在我这做,我觉得时机也成熟了,应该向前推一下了,就说:“这是你要做的项目,要做就放在你家做。”她当时还愣了一下,但还是回家去做好碟子,再到我家打印碟面,再后来,电脑打印机都配好了,全部自己做了,再也不用到我家来做了。

同修C,接触后我发现她很纯,没什么人心,对师父对大法的信念坚如磐石,定住过警察,赶走过警车,完全没有怕心,面对面讲真相劝退了上万人。但因为得法晚,遇到矛盾时却不会在法中找答案,理性不足,遇事不知怎么办。她家就是学法点,一个带修不修的总是在那捣乱,她却不知咋办。她跟我说了此事后,我说,师父在《长春辅导员法会讲法》中有这么一段:

弟子:有的学员在学法时间睡觉,给他指出来,他反感,不来参加学习了。

师:那你就别叫他来学习了。他不是来学法来了,来睡觉来了,那还找他来干什么?是吧。来睡觉来,我们这里也不缺睡觉的。不要怕人少,我们炼功点上就有一个真修的,我说都不错。你不要怕人少。你来了一大堆,一千个人,里边一个真修的都没有,那有什么用啊?还破坏法。

她听后就明白了,将那人请走了,学法点正常了。还有一次,她遇事求师父指点,那一天内两次学《转法轮》都翻到了二百页,可她却不知道是啥意思,碰到问我,我问她是什么事,就把自己的理解讲给她听,她就知道了。因我工作的地方离她开的店很近,刚认识她时我就经常去,和她在法上交流,也学她如何面对面讲真相,后来去得越来越少了,因为她遇事会去从法中找答案了,知道怎么做了,没事的话我就不去了。

同修D,修得很实,但在亲情上被邪恶钻了空子,签了不该签的一个字,过后非常后悔,那段时间很消沉,经常泪流满面。我听说后,就一直惦记着这事,过了两天碰到她,和她交流,我说:你这件事,主要是邪恶钻你在亲情上的空子,说明你在情上有漏,虽然是个坏事,但你发现了你这个大的漏洞,就抓住这个机会,在情上好好修一下,去掉它,提高上来。我接着又鼓励她说:我还记得,我在网上看过同修的文章,一位被迫害后曾邪悟的同修,后来走回来了,很精進的做好三件事,半年的时间就发现自己修得满身都是卍字符,你的情况没他那么严重吧,何必消沉呢?另外,你这么消沉,不就是个私吗?唉呀,我掉下来了,我白修了,我怎么怎么了,考虑的都是你自己,你把众生放到哪里去了?你这么多天没出去救人,你怎么不想想那些众生怎么样了?救人这么急,哪有时间让你再去消沉哪。她听后,启发很大,没几天,听其他同修说,她和另一同修配合,一下午时间就劝退了五、六十人。

还有一件事我记得非常清楚。有一次两位同修闹矛盾,分别找到我跟我说,我有点着急,第二天在坐公交车时要到终点站,就坐在车上睡着了,快到终点站时,感觉有人推了我一下,我一抬头,就看见公交车前方的广告显示屏上出现一行大字:用慈悲和智慧去面对这一切。我看呆了,突然一阵热流通透全身。我知道,我做了什么,我又能做什么,都是师父在做啊。

一朵朵小花竞相开放,一个个同修精進不停,有时想起这些走在正法路上的同修,我就从心里往外乐。你看,协调的同修又斯文又有耐心;那个讲真相的同修真有气势,把邪恶都吓跑了;那个老同修坚持长年去黑窝发正念;那个小同修每个星期都去送资料……有这些同修真的是好啊!在学化学中,我们知道,那个碳原子因为结构不同,可以是炭,也可以是金刚石,我感觉我们所有的同修就象那一个个碳原子,正在被师父被大法熔炼着,慢慢的紧密的结合成一颗巨大的金刚石,无坚不摧,光焰无际,在苍宇中放射着纯正的光焰。

比起一些修得踏踏实实的同修,我觉得自己修得很“浮”,交流一下自己做事的一些方法,希望对同修有所帮助,有不当的地方,也请同修给指出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