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鼓励我前行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三十日】

一、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师父就在我身边

我于一九九七年底得法,一九九九年退休后住在女儿家带小孩。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份,我去复印大法真相资料,被复印工人告到家里,说:“都什么时候了,你妈还敢来复印资料。”我女儿吓怕了,吵着要我不要再炼,叫我走。其实女儿在“七二零”之前是非常支持我炼功的,师父的法像也是我女儿给我请回家的。

我也理解家人承受的压力。当时我守住心性,宁可离开女儿家也不会放弃大法。我对家里人说:我学法轮功没有错,法轮大法是正法,修的是真、善、忍,教人向善做好事,祛病健身,决不会影响家里人。而且,一人得法是全家受益,不会给我的家人带来什么坏处。邪党迫害法轮功是错的,电视里宣传的“天安门自焚”等都是假的。

虽然我坚持向他们讲真相,但在当时铺天盖地的邪党造谣、打压的环境中,家里人一时半会儿无法理解我。为了不让家人担惊受怕,当晚我就离开了女儿家门,一路上我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破坏大法的一切邪恶因素,决不承认旧势力的一切邪恶安排,全盘否定、解体黑手、烂鬼、乱神对我和家人的迫害,有法在、有师在,谁敢动我谁有罪、谁自灭”,并请求师父帮助。就这样我带着师父的法像和大法书回到了自己长久未住的家。回来后我看到空荡荡的屋子,一阵孤独感袭来围住了我。我望着师父的法像,百感交集,欲哭无泪。但我想我是师父的弟子,只走师父安排的修炼道路,决不承认旧势力的邪恶安排,修真善忍没有错,这大法我学定了,跟师父跟定了。大法让我明白了人生的意义,净化了我的身体,提高了我的心性,我决不放弃,万古机缘只有这一回。

由于我有一颗坚信大法、坚信师父的心,也就出现了一些神迹。

当天晚上我睡着后,迷迷糊糊的看到师父从敬放法像的屋里走出来,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接着又看到一位慈祥的老婆婆从厨房里走出来望着我微笑,当时我心里暖呼呼的,热泪盈眶。我一下子觉得屋里并不只我一个人,师父就在我身边,孤独无助的感觉霎时间一扫而空。有师在,有法在,我怕什么!我立刻调整好了心态,第二天就开始认真学法、炼功了。而且我从内心意识到,是我哪里没有做好才招来魔难,今后要做的更好,不让邪恶钻空子。

有一天早上五点钟,我学法时停电了。我背了《论语》后又背《洪吟》〈威德〉:“大法不离身 心存真善忍 世间大罗汉 神鬼惧十分”。我摸索着找到两根蜡烛,准备坐在床上学法。一翻开《转法轮》,看见书上一边一个大大的“囍”字,每个字都由豌豆大小的圆圈组成,几乎占据了整个书面,我欣喜之余,明白了是师父鼓励我要坚持学法,心中无比感激师父。

又有一天早上,我醒来准备起床,刚睁眼就看到头上有一个蓝色的圆型物体,发出黄黄的辉光刚好罩住了我睡的床。我吃了一惊,再一看就没有了。于是我明白了,这是师父避免弟子受到伤害,给我下的安全罩啊!(因为我一个人住,而得法前的我很胆小。)我想起师父在《转法轮》中所说:“我的法身一直要保护到你能够自己保护你自己为止”。没有师父的呵护,真是寸步难行啊!

有一年八月的一天晚上,我和一同修在桥边栏杆旁交流修炼心得,大概九点过时,突然她说:“喂,你脸上好多法轮哦!亮晶晶的!”我一看真的,不仅脸上,肩上、手上、腿上也出现了不少豌豆大小的法轮,一闪一闪的。我再看同修,她身上也出现了很多法轮。我俩都很高兴,明白是师父鼓励弟子要更加精進。

二、改善家庭环境

我离开女儿家后,一个人单独生活了一年多。我对女儿家里的人都不记恨,而是慈悲、宽容的对待他们。因为我悟到是旧势力操控另外空间的黑手烂鬼利用常人来干扰我学大法。虽然我自己有没有做好的地方,但我在法中归正,与你旧势力无关,我只走师父安排的修炼道路,我决不承认旧势力的邪恶安排。于是我主动和家人接触、沟通,善意的向他们讲真相,逐渐改变了家人对我、对大法的看法。

二零零八年“五一二”大地震后,因为我房子受损,水电气都停了,我又只好住在了女儿家。地震初期吃饭很不方便,女儿每天中午在单位上吃了饭后,都要专程给我送饭回来。由于女儿给我提供了食宿的条件,为我在地震期间坚持做好“三件事”解除了后顾之忧。我也将我的家里人全部做了“三退”,感谢师父对我们一家人的救度,感谢师父善解了我们家里的矛盾。

二零零九年五月,我搬到过渡板房居住。板房很小,只有十六平方米,即便如此,我还是将师父的法像和大法书请到板房内。我每天坚持做三件事,同时发正念“任何邪恶都不要進入我的板房内”。虽然板房区住了很多安置居民,人多且杂,但师父的法像和大法书始终安然无恙。

从“七二零”到现在,我一直敬师敬法,因为师父为我们操碎了心,我们是何等幸运的生命,能和师父结缘成为大法徒,是师父的无量慈悲给了我们最殊胜的无上荣耀,成为全宇宙羡慕的生命: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三、到山区讲真相

在讲真相过程中也曾出现过奇迹。我多次到山区和乡下讲真相。二零零八年三月,我和一名同修到离城几十里的山区去讲真相。那里是我当知青下乡插队的地方。我们早早的乘公交车来到山脚下。虽然我已经二十多年没回来过了,路都记不清了,但在师父的安排下,我顺利的来到了当年的老支书家里。多年没有见面,书记家里人见到我都很高兴,都接受我讲的真相并做了“三退”。下午我们下山了,支书家离车站还有好几公里的山路。而和我随行的同修在年前摔伤了腿,脚伤还未痊愈(虽然这位同修也比较精進,但这里可能也有她还需要修好的地方),可她一听我要去山区证实法也不顾及脚痛就跟我一起上路了。由于她脚不方便,我们回去的时候走的很慢。虽然我们走得汗流浃背,满脸通红,但我们也抓住机会向路上的行人做“三退”,尽管很累,可我们心里却挺高兴。正当我们担心赶不上晚上六点的发正念时,突然一辆车从后面驶过来停在我们身旁,司机说:“我搭你们一段路吧。”当时我们还以为是叫别人,那司机又说:“快上车吧,我拉你们到车站。”我们赶紧说:“谢谢你!我们正愁没车呢!”我们心里感谢师父的慈悲安排,在车上跟司机讲了真相并做了“三退”。回到家,我们刚好赶上六点钟的发正念时间。真的太谢谢师父了!真的是我们有救人的心,师父就把一切都安排好了。师父说过:“你们自己做正的时候师父什么都能为你们做。”(《北美巡回讲法》)

我们走到今天,都是在师父的呵护下平稳走过来的。我们都是大法开创和造就的生命,在正法的最后时期,要更加精進,做好三件事,遇事向内找,修成新宇宙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