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谈谈法轮功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三十日】第一次听说法轮功还是在大学的时候,那时候法轮功刚开始被中国大陆禁止,当时的大报小报,电台电视台铺天盖地的批判法轮功,因此在学校公开谈论法轮功已经是噤若寒蝉了,听了其实是一家之言的各种报道,心里犯了嘀咕。从北京离开学校,到了广东,政治环境稍微宽松,也从别的渠道对法轮功有了一些了解,再仔细想想,发觉不对,如果真是共产党说的那样,有那么多人,包括那么多高级知识份子、精英,他们会义无反顾地弘扬、追随法轮功吗?谁都不傻啊。偶尔在相熟的同事中聊聊,大家迫于当时的政治压力,谁都是一笑而过。

后来报考一所广东著名大学的研究生,面试的时候居然还被政审老师给问了对法轮功的看法,当时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对答时说的是一些中立的话,后来有人告诉我,就是因为我的回答,本来考第一的我差一点就没被录取,还是多亏了当时一位从美国回去的教授,看过我的简历后,帮我说好话,后来我就成了他的学生。自从这件事后,我开始对法轮功有了些同情,特别是对那些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们,深深同情他们的遭遇。

有一次意外接触到了学校电镜室的一位老师,有事请他帮忙,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他就私下里说他是炼法轮功的,我感到很意外,这需要多大的勇气,在那种政治环境中,面对的是一个不太熟的人,当时就很佩服他的这种气概,也听他讲了很多关于法轮功的事,我相信都是真的。他后来通过电子邮件给我发了一些法轮功方面的资料,回去偷偷的看了看,让我很震惊的是,这与共产党所描绘的是天壤之别,法轮功其实是在弘扬人生最美好的品质——真善忍,它何错之有?中国统治者缺乏的就是这种品质。再看看《九评共产党》,我才开始了解了另外一面的共产党,但我不敢批判,当时我没有这种勇气。但至少在我心里,我知道了一些真实的情况,当然我不敢有任何的张扬。

后来因为我在国内的导师的关系,我和我妻子及小孩有机会来到美国。在这里,我们对法轮功有了更多的了解,因为这里的人们都很自由,没有这样那样的忌讳。我和妻子都愈加发现,其实法轮功根本就不是国内媒介所说的那样,反而,炼法轮功的人都很好,很真诚,很善良。我和妻子也都吃惊的发现,他们的身体都很好,很多老人,精神抖擞,看不出上了年纪,看他们在外游行,也是很有气魄。

后来也认识了一些炼法轮功的朋友,更加认识到以前在国内听说的法轮功可以治病不是传闻,而且就在他们身上发生过。妻子身体不是很好,有人建议她试试,我也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想看看效果。几个月下来,妻子发现自己身体好了很多,感觉白天精神了,特别是炼完功后,感觉通体舒畅,以前脚怕冷,现在不会了,坐车也不觉得头晕了。从妻子跟我讲的及平时看她炼功的状态,觉得这种锻炼应该是有帮助的,至少它促进了人体的新陈代谢,但如果涉及到更为复杂的生物化学机制,就需要通过一些复杂的实验去证实了,作为一个科学工作者,我很期待这样的研究,我也希望能见到一些有益于人类的有价值的发现。其实法轮功的价值已经在很多人身上展现出来了,而如果有量化的数据支持,则可以形成一门系统的学问,这也是对付共产党谣言的一个好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