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如何恢复集体学法的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三十日】“七二零”之后,我地集体学法炼功的环境遭到了破坏。我地的同修几乎都在家独修,象一盘散沙,我就更是似修非修。学法炼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精進几天又消沉几天。怎么精進呢?是在师父新经文的鞭策下,精進几天,过后又懈怠了。如此往复,几乎是师父手拽着我走过了十二年。自己没有主动的修,好象是给师父修的。

我们五个同修住在一个大院子里,却没有在一起集体学法。特别是我和A、B三个较年轻的,平常也常呆在一起,可是见面就是聊常人话,要么就是吃,甚至桌上的菜(好吃的),看见就用手抓。三件事,只做两件,都很机械。只有A同修经常外出讲真相,我都找借口搪塞。其实,我们都想精進,就是没有动力。

师父看到了我们的心愿。终于有一天,安排了一个外地同修来帮助我们。我们开始恢复集体学法。刚开始都有怕心,在A同修的寝室里学法,门窗紧闭,读法也小声,怕别人听到,很怕。可是一学完法就大声了。大声的说这说那,有时一个玩笑就哈哈大笑,笑得别人家里都听到了,说我们这里好热闹。我想不对劲,我们有怕心,我们必须放下怕心,堂堂正正的来学法。哪怕是我们在这里打麻将,常人都会认为我们是在炼功,因为我们就是炼功人。B同修也说我们要改掉爱吃喝的陋习。我们互相督促。不久,我们终于改了。在炼功点上就是学法、切磋。

还有两位同修家离我们这里较远(其实走路五分钟就到),一星期只来一、二次学法。并说路上有人看见。多大的怕心啊!但不久,渐渐的能天天来学法。正如师父说的“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洪吟二》〈怕啥〉)。通过集体学法,我们很快找到了差距。我和B同修在A同修的带动下,经常出门讲真相,劝三退了。很快我们三人都学会了打真相电话,发彩信。另几位同修也不甘落后,也能讲会劝了。我们这里出现了比学比修的环境。

其中一老年同修C,在前几年,由于不识字,也不精進等诸多因素而走了弯路。住了两三次医院,回家人就蔫了。又怕风,又怕太阳,走路也没有精神了,简直就是老人了。经过一年多的集体学法,这位老年同修又找回了昔日的神采。

去年冬天又有两位外地同修来帮助我们。告诉我们说,应该把师父像供在客厅里,不应该供在寝室里。我们马上找自己,都觉得我们还有怕心,要把怕字彻底去掉。当天下午,A同修就把师父的像挂在客厅里,我们也在客厅里学法。由于没有了怕,院子里的人也不说我们了。碰着我们去学法时,还招呼我们说:去学法啊!

集体学法真好。我们几个同修都在法理上有所提高,真正的开始了做好三件事。在这里感谢帮助我们的同修。以后我们将精進不停,方能不辜负师尊的慈悲与苦度。

写出来与同修们分享。也许对还没有集体学法的同修有所借鉴,不妥之处敬请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