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旅游景点的“三退”小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三十日】今年欧洲的旅游旺季已经过去了,但大陆旅游团与往年相比,淡季不淡,大陆游客“三退”(退党、退团、退队)踊跃。过去大陆游客见法轮功学员炼功,一走一过,甚至躲着绕着走。现在一群群游客,主动走上前来,站在近处观看,拍照留念,问长问短。有人说:怎么看,怎么好,感觉特别舒服。有人高声说:“法轮大法好!在国内我只能在心里说,出来我能大声说。”明白真相的导游也在帮助这里的义工讲真相,劝“三退”;还有一位男士多年来一直在景点观察退党点和义工,现在“三退”了。游客对义工说得最多的话是:“求神佛保佑,请帮我们“三退”,我们只要平安!”

导游:多好的机会啊,可别错过!

义工认识刚下车的导游,三年前,义工在自己生日那天,帮他做了“三退”。当时小伙子感激地说:今天回去,一定要为义工大姐吃碗长寿面。

这天他刚下车,义工走过去,听见导游小伙正在对他那车的游客说:这个景点有一位了不起的大姐,心地善良。她原来一身病……义工听出来导游正说她的事,笑着插话:你是不是在说我的故事?导游也笑了,对围着他的游客说:“这就是我刚才说的那位大姐,七十多岁了,像吗?!”游客纷纷发出惊叹声:“哪像啊!我才五十岁出头,都没有您硬朗。”义工说:“你们导游说的都是实情。我过去一身病,常拄棍。修炼了法轮功以后,百病全无。对面的雪山不用乘缆车,二个小时就爬上去了。”几位游客挑大拇指:“真棒!”义工接着说:“这是法轮大法给予的,请记住法轮大法的美好吧。”有游客高呼:“法轮大法好!”

导游说:“这位大姐人特好,心特善,你们听听她说的,特在理。”有游客说:“在这么好、这么干净的地方生活,身体肯定好。”义工:“也不一定。我修炼法轮功之前,已经在这里生活好几年了。回国探亲一趟,不干别的,看病拿药。中西医、海内外、名医名家没少拜访,哪样病也没见好转。再好的山水美景,也打不起精神来。”游客说:“现在看您多结实、多精神啊!”又有人高呼:“法轮大法好!”

说到“三退”,一位中年妇女犹犹豫豫。一旁的导游说:“多好的机会啊,可别错过!快退吧,有好多人都退了。”

义工说,为什么劝大家退党?是为让大家远离邪恶,躲劫难。现在世界不太平,中国不太平,中国人已经有一亿多人做了“三退”。今后不论发生什么事,都希望大家能平安。游客都说:谢谢!有游客说:“您不知道,国内老百姓过的是什么日子,一点儿安全感都没有。一日三餐,顿顿提心吊胆。”义工说,不都是共产党搞成这样的吗?人不治天治,所以说“天要灭中共”。

义工接着说:“别紧张,顺天意就能躲劫难。天灭中共,老天爷要收共产党走,入过党、团、队的,赶紧退,别当它的殉葬品。‘三退’是得救的生路。我可以帮大家起个化名,用化名声明退。退了以后,去踏踏实实旅游,踏踏实实回家。”话音没落,“我退!”“我也退!”义工起一个名,退一个,一群人痛痛快快都退了。

导游站在一旁乐。义工说:“小伙子,你帮着救人,你积大德,有福报啊!看你满面红光的气色,比我当初见你的时候还年轻。”导游开心地笑着说:“那是,那是。”

观看退党点多年的人“三退”了

义工正在给一个游客讲真相,走过来一位五、六十岁的男士,指着义工手里的小本子说:“你拿这个小本子干什么?”义工:“记名字用的。”那人说:“我最感兴趣的是你那个小本,上面是不是记你发了多少份,你好领钱去?”义工回答:“我们从来没收过谁一分钱。所有这些报纸资料都是我们自己花钱买的、做的。钱是我们平时省吃俭用积攒的。这本子上面记的是‘三退’人的化名和具体退党、退团、退队的情况。这上面没有什么保密的,你可以看看。”

义工拿着小本子给他看。他一边看一边跟义工扯东扯西后又说:“你们的方法有问题,不要上来就让人家退党,先聊聊天。”义工说:“你提的建议我们注意,但是我们还真没这样草草劝退。时间再紧,也要讲真相,要自觉自愿地退,因为神佛只看人心。”

这人说:“我在这儿观察你们几年了。”义工说:“我也常看见你,这几年我一直在这讲真相。”他说:“你们怀疑我是国安的吧?”义工:“你的言谈举止有点儿怪,你是不是国安的?”他说:“我要是国安的,就不会给你提醒了。”义工回答:“不是就好。是国安的处境更危险,更需要被救。国安的和老百姓的生命价值是一样的,我们都珍惜。”那人听后有几分受感动。

他说:“中国老百姓讲现实,说到水,马上联想到国内的水被污染;说到吃,马上联想到国内的食品不安全;说到空气,马上联想到国内空气不干净。吃的、喝的、呼吸的都不合格,影响健康生命,没法过踏实日子,这是老百姓面临的实际问题。”

义工说:“听你这么说,你是个明白人啊。你退了没有?”他说:“我退什么呀?就是小学升初中时入过队。”义工告诉他:“入过队也得退。你在队旗下举着拳头发誓,它们说:红领巾是红旗的一角,是用烈士的鲜血染成的。”那人说:“是啊。”

义工又说:“首先‘烈士’就打问号,再说,是死人,不清不白的死人血染成的红布给你围在脖子上,你吉利吗?虽然现在你不戴那块布了,可是那块布打下的记号在你身上有痕迹,不退你能平安吗?老天爷收共产党的时候,你能躲得过去吗?”

那人“唉”了一声,说:“你这一点分析的我还真能接受。”义工说:“你要能接受,我给你起个名字退队?”那人没有正面回答。义工接着说:“你得明确回答我。这对你的生命安全是非常严肃的事,绝非儿戏。你同意退,就能躲劫难,这不是为你好吗?你同意退,我就在这个小本子上记。”他笑了,说:“行,那谢谢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