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边同修讲真相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三十日】我和五十多岁的老同修弘姐大概有一年多没见面了,我们各自在忙自己的讲真相项目,不知不觉间过了一年。前几天,因为邪恶封网的事,我专程去了一趟弘姐家,在交流中,听弘姐讲了她和另两位老年同修结伴天天出去讲真相救人的故事,很受触动,我觉的有必要写出她们的故事,和同修分享。

弘姐首先说:“我做的还不行,云姐做的才算好呢,云姐六十多岁了,每天用自行车带着牙牙学语的小孙子出去讲真相,她朴实的外表,善良的心地,慈悲的话语不知感动了多少世人,人们争着抢着要我们包里的真相资料和护身符,确实也救度了不少世人。有的好心人明白真相后,还留我们在家吃饭,给我们水喝,还有给水果的,土特产的,都被我们谢绝了,我们说,老乡啊,只要你明白了真相,知道了法轮大法好,退出了某党组织,拥有了美好未来,那都胜过任何好东西啊!”

“云姐全家在中共邪党迫害大法之初的那几年,被当地派出所和邪党、“六一零”等恶警迫害的举家流离失所多年,在外面吃的苦可老大了,但云姐坚定的正念一点也没有动摇过。云姐在讲真相救人方面令很多同修敬佩,正是被她的慈悲境界所感动,后些年我也加入了这一讲真相小组,后来,还有一位和我年纪差不多的女同修也加入進来,这位同修虽然刚刚从邪恶的黑窝出来,但很快就调整好心态,汇入到讲真相救人的洪流中,其中云姐是起了很大作用的,我们都是被她带动起来的。也许是师父苦心安排她来帮助我们提高的。”

听到这里,我插了一句:“你们在讲真相中,有没有遇到过突发的意外事件?”

弘姐轻轻一笑:“有啊,但每次都被师父保护着,最终还是平安回来。记的有一次,我们去外县发资料,那次发的面很广,真相资料辐射面很大,能救那么多人,我们当然很高兴啊,也不枉远来一趟,结果,不自觉间起了欢喜心,被邪恶钻了空子,表现在这层空间,就是被不明真相的世人打电话恶告,警车象疯了般在后面追我们,我们都是五、六十岁的人了,要说和警车赛跑,搞到常人那肯定不行,可无论警车多快,也没有我们快,就象师父在《转法轮》里讲的:“不管你出手多快,它比你还要快,两边的时间概念是不一样的。”是啊,我们走的是另外空间,师父在关键时刻赋予我们每个人神通,常人的汽车哪能比的过呢。”

“我们正跑着,惊喜的是,前面出现一片桃树林,于是,我们三人钻進了树林里,把剩下的真相资料藏好,就在一起立掌发正念:让警车遇到障碍开不过来。等我们听到外面没动静了,出来看时,果然警车对面遇到一辆超大货车挡住了去路,怎么也开不过来了,我们三人相视一笑,几乎是异口同声的说:‘谢谢师父保护!’这次化险为夷是慈悲的师父在呵护我们啊!”

我的眼里噙着泪花,感动在师父浩荡无边的慈悲里,我说:“弘姐,你们这样在浊世中魔炼、救人、修行,是不是已经积累了很多经验和智慧?”

弘姐望了一眼窗外那辽阔而宁静,清爽而致远的秋空,静静的说:“要说智慧,那都是师父给的,有的时候,头脑转的很快,智慧喷薄而出,连自己都惊诧,其实也没什么惊诧的,都是师父在一旁加持。有一次,我们几个同修在大集上用真相币买菜,因为全用的一元真相币,卖菜的老头一看是法轮功,就拒绝不要,不但不要,还威胁我说要报警,我也不知从哪冒出一段话,就一股脑的倒给了老头:‘这些钱是我从大集东头那里特意换的,人家说用这样的钱有福、保平安,谁不想得好啊,所以我就换了好多,那里有好多人在抢着换呢,都抢不到手……’这时同修云姐她们也帮忙说:‘这位妇女说的是真的,我们也是赶集路过那里,看到人抢着换这样的钱,也换了不少,我们也想图个吉利,保保平安,这样多的天灾人祸,谁不想避难躲灾啊。’另一个同修补充说:‘老大爷啊,您今天算遇到贵人了,有福份的人才会收到这样的钱,听说法轮功是真正的好功,不要听信电视上那套谎话。收下吧,这钱会让您的生意更好,您的身体更健康!’。我们三个的一席话,让卖菜老人一下子化开了脸上的阴云,他笑着谢着,捡几个西红柿让我们吃,我们也笑了,心里不住的感谢师父平息这场误解和怨缘。”

这时,弘姐家窗外柿子树上忽然落了一只羽毛很美叫声很甜的大鸟,我想,这些生灵也在听大法弟子的故事,我就催着同修继续讲那些感人的故事。

坐在床沿上的弘姐盘上腿,继续娓娓道来:“我给你讲一个青年同修讲真相的故事吧,青年同修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大学生,新得法的,才两年,但后来者居上,很精進,不但自己开了一朵小花(即个人资料点),还面对面讲真相劝退了近千人,她人长的很漂亮,象个小天使,人见人喜欢的那种,我们都叫她‘天紫’(因为和‘天使’音差不多)。一个星期天,天紫从某个大城市回农村的故乡,正好遇见我们,听说我们准备去偏僻的小村庄讲真相,也一口爽快的说要一同去,我们看她那么天真烂漫,那么救人心切,就带上她上路了。

“当我们在那个小村庄面对面快发完资料的时候,从一个门楼里出来一位中年男子,天紫就上前用普通话说:‘大叔,送给您一份真相资料,希望您在百忙中认真看看……’还没等天紫说完,这位男子就抢着说:‘是法轮功的吧,国家不让炼,你还在这宣传什么?’天紫说:‘法轮功是真正的正法,炼法轮功的人个个都讲真话、做好人、做善事、讲忍让,可别相信电视上说的……’天紫还没说完,男子就又抢着说:‘行了,行了,别说了,你这么年轻漂亮,不去找个工作,还干这个,她们几个老了,没事干,发发传单还能讲过去,你说你年纪轻轻的,漂漂亮亮的,若是哪天被哪个坏人举报了或占了便宜,你后悔去吧。’天紫说:‘法轮功救了我的命,还不让我说说吗?前年,我得了一种很重的病……’喜欢抢话头的男子又抢着说:‘有病到医院去看啊,小医院不行到大医院去看啊。’面对咄咄逼人的男子,天紫一点也不急:‘大叔,您说对了,家里带我去了北京等好多大医院,可是都没治好,后来一位好心的大法弟子告诉我,只要每天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会好病,我照着做了,果然不几天就好了,从此,我再也不相信电视上的谎言了,其实,某党就是喜欢骗人……’

“那位男子一听提到某党就又开始发吼:‘行了,行了,你还敢讲,我就把你扭送派出所,反正你也是外地人,我们也没有乡亲情份。’男子话音刚落,只见从另一个门里出来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孩,看到天紫,惊讶的叫着:‘你怎么来我们村了,好多年不见了,快来家里坐坐吧。’那位男子问:‘你们什么关系?’女孩说:‘初中同学啊,她是我们邻村某某村的。’男子说:‘真的吗?我还以为她是外地的,她给我宣传法轮功,正想把她那啥了,现在弄清她是本地人就算了。’女孩说;‘你可别这么说,她可是个顶好的人,宣传法轮功怎么啦,信仰自由,言论自由嘛。’由于我们几个一直在发正念,不明真相的男子开始清醒,这次他主动的说:‘给我两份传单,我好好看看,我看看这法轮功有多么好,姑娘啊,刚才我的话你别放在心上。’我们心里都明白是师父帮我们清场、圆场,就理智的、堂堂正正的讲起真相,最后把他俩都劝退了。”

我听了天紫的故事,很是感动,一个新学员都能做的这么好,我们这些老学员还有什么理由不精進呢?我对弘姐说:“你光讲别人了,也讲讲你自己吧,好激励激励我们这些做的不太好的。”

弘姐顿了顿说:“有什么好讲的呢,就是每天出去救人,象吃饭穿衣一样平常,要说惊险嘛也不是没遇到过,前两天,我们去一个有一万人口的大村讲真相,那里有一群男子正在盖房,有打灰的、有和泥的、有运砖的、有砌墙的、有装沙石的,我每个人都给了他们一份真相资料和护身符,大伙都高兴的接受了,唯独一个男子没要,不但不要,还用他那满是泥灰的黑手死死攥住我的手腕,表情严肃的说:‘你今天走不了了,我是这个建筑队的头儿,你敢给我的手下们发这个东西,影响他们干活,我怎能饶你?’

“我在心里一边求师父,一边发正念,但外表依然很镇静的说:‘法轮功是教人向善的,不但救人于苦海,还能保平安,我给你的手下们上了一份免费保险,你不但不感谢我,反而想加害我,你这样做人理不通,天理不容。其实,我知道你的本性是善良的,只是受中共电视歪曲事实的宣传所迷惑,才做出这种蠢事,你不了解真实的法轮功,怎么能随便下结论呢,建议你还是好好看看这些真相资料,别挡好人的路。’我正说着,云姐她们发完别处也赶上来了,一见此状,赶紧求师父帮助,并给我解围:‘大兄弟,快松开手,我这位妹子来咱村走亲,家里有急事正找她呢,后面还有一群在找。’那位男子看我们人多势众,这才松开手,然后笑着说:‘哦,刚才我是给你闹着玩,我是个好闹的人,别介意,别介意,我相信你刚才的话,法轮功是好功,是好功。’我们心里明白是师父又帮我们化解了一道难关。”

听着弘姐讲的一个个惊险而感人的故事,心里涌起对师父的无限敬仰和感恩。是啊,修炼路上的每一步都离不开师父的呵护和看管,拉扶和鼓励,我们只有做的更好,多学法,多救人,才能不负师父的慈悲和洪恩。

一个个真实感人的故事,因自己水平有限,还是无法表达全面,文中不足,还望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