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法不入心的教训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四日】这次“病业”形式的干扰来势凶猛,晚饭时还好好的,大约八点就觉的不对劲了,然后发现出现严重血尿,浓浊血腥气味的小便伴随着剧痛,全身的不舒服,逐渐怕冷、头痛、食之欲吐,过几分钟就要小便一次,疼痛难受,三天都没有好好吃饭。

不过好在有太太无微不至的照顾,稀饭、水果、面条之类的总是可以选择用点,“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是一点都不夸张。学法学不進心里去,我就听法,也不能全部时间都听,发正念也倒手,太太就叫醒我——那一瞬间,我看到有三层黑色的、带有共产邪灵首领头像的书本一样的环状物在我眼前,象是那种古代的书简,但不是竹子的。我正念一强,它立即就被灭掉了,再发正念就不困了。

原来发正念困并不是因为真的很“困”,是邪灵不想被消灭,是它们在阻挡!那么,发正念时走神,学法时走神或犯困,也肯定是那些不好的东西不愿意被清除,所以它们就变着花样来干扰我学法和发正念,那以后我不更应该强大起来吗?否则的话,我不就永远都被它们控制着,它们能想让自己被灭亡吗?

事实上,即使在受干扰时,这个空间的身体也许真的很累,但我真正的主体并不受这个空间的因素所左右,而修炼是那个真体在起作用,发正念就更是真体加神通在起作用,那么它怎么会困、怎么会累呢?会困、会累的因素不是在三界之内的吗?

我就继续针对“病业”去做我认为对的事情,学法呀,发正念呀,向内找这段时间中所有事情的执著,也找到了一些东西,比如学法不精進,以前还有色欲之心,自私、名利心重等等,无论我怎么努力的做,身体上的难受还是难受,不但不减轻,反而还加重了。

无奈之中,我只好合十向师父求救,合上双眼的刹那间,我看到了慈悲的师父法像比以前更消瘦了,紧接着,师父给显现出金光闪闪的大法经书图形,我一下明白了:师父承受的比我肉身所感受的还要多!我的“病业”干扰过不去的主要原因是:学法不入心!

我除了流泪(感激加惭愧)——还有什么好说的呢?我哪里还敢躺在床上听师父讲法呀,立即盘腿正坐,恭敬的双手捧着《转法轮》,一字一句的学法,决对不可以再走形式了,不能再象过去那种完成任务式的学法了。

虽然身体的难受还在继续,但它这时已经不成气候了,我知道自己的身体早已经是三界之外的生命了,我不归它管,它痛不是我痛,它难受不是我难受,它与我没有任何关系,我是助师正法的大法徒,学好法,修炼好自己是我份内的事,没做好、没修好也用不着它来教训我……就这样,我象正常修炼者一样的参加大组学法,双盘正坐,实在受不了就放下腿,头痛就加重一倍,就又双盘。

一晚上过去了,我知道这次的考验已经就要过去了。我对家人说:不用再管我,我已经好了,我没有不舒服。我没有不吃饭就会饿或者会疲劳的概念,那都是在三界之内的理。所以,在每一件事上或每一念上,我都没有想自己是不是有“病痛”状态,连这个概念都没有。能吃我就吃,渴了我就喝,不能吃不能喝时,我也不去想它。

发正念时,我不再针对“病”那个东西去发,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是有大责任的,发正念清除的是另外空间破坏法的邪恶生命。星期天我照样参加专业学习班,下午我照样上景点讲真相。那天的景点真是人山人海,我都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多中国游客,好几台大巴士。这时我突然明白了:“病业”干扰的真正起因可能是我上周日该来的那天没来,结果导致了多少本应该明白真相的众生可能失去了得救的机会,他们所代表的那方世界就可能面临销毁,我能不负责任吗?

这次干扰虽然过去了,但我知道自己还有很大的差距,应该更加精進,不能再让师父担忧和承受了。

写出此段感想,是因为我身边还有同修在所谓的“病业”关中,家人同修都很着急的告诉难中的同修应该如何如何。其实每个人修炼的路都是不同的,我们去告诉别人怎么“修”,可能不起大作用,关键时刻就得靠自己悟出来,正念闯关。家人同修尽量在生活上多关心一点,发正念、学法时提醒同修不要迷糊就是很好的帮助。

个人层次所限,不正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