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保护我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四日】我今年五十一岁,一九九六年得法,在大学任教。我没有开天目,看不到另外空间,身体也不敏感,但在关键时刻,我却感受到了师父法身的保护,现写出来与大家分享,以证实慈悲伟大的师父所说所做的真实不虚。

把生命交给师父,嗓瘊即刻消

修炼后嗓瘊症状出现过两次,第一次是在刚刚得法不久,带学生下县实习,我自己单独住一间办公室,和学生住地离得很远。有一天刚吃过早饭,当咽下最后一口饭时,觉得没有咽干净,又咽了几次,还是咽不下去,后来越咽越大,我想就吃了一碗泡的方便面,又没有硬东西扎嗓子,怎么会起泡呢?但它越长越大,使我心里很害怕,我突然想起了小时候母亲说过有一种病叫嗓瘊,它长得很快,如果把呼吸道堵死,就不能呼吸了,会很快憋死。我心里更慌了,想拔腿往学生那边跑,不然我死在这里谁都不知道,而且我感觉呼吸越来越困难,就在我六神无主的时候,突然想起了自己是修炼人,有师父法身保护,正好我带来了大法书,翻出师父的照片,看到师父我心里一下子安定了,坐在沙发上,心想:我哪也不去,就把生命交给师父了,这么一想,嗓子里那个东西开始移动了,顺着食道往下走,很痛,但我惊奇的感受着,走到胸口就没感觉了,只留下食道里它走过的一段痛痛的路,我回过神来,泪流满面,感谢师父救命之恩,这是我修炼以后遇到的第一件神奇的事,以前只是更多的从法理上信服,我喜欢以真、善、忍的标准做人,提高心性,但头脑中依然有无神论的影子,对师父讲的另外空间的法理有些排斥,但这一次,算是对我头脑中被灌输的无神论一个彻底的否定。

第二次是我在学校和同事一起去办公楼办事,事还没办,嗓子里又长出了东西,弄得我咳嗽不止,都要吐了。把同事吓坏了,刚才还好好的,怎么这样了?赶紧开车往医务室送,我依然连咳不止,都喘不过气来了,这回比上次反应更大,我坐在车上告诫自己,不能慌,静下心来,默念正法口诀,并求师父加持。这样想着静下来了,不咳了,再一咽,没东西了,正好车也开到了医务室,我对同事说:好了,没事了。这时同事才松了一口气,“哎呀,吓死我了”。师父又一次救了我。

念正牙痛消

下班了,我坐在公交车上,牙疼起来了,越来越疼,我忍不住哼出声来,眼泪都要下来了,我的心就象放了气的气球,来回甩打,最后一点气都没了,就剩下两张皮,我实在受不了了,就求师父帮我,很快就不那么痛了,只是隐隐的有些痛感,谢过师父后我想:也不能每遇到事就求师父啊,师父已经把法给我们了,我们自己怎么不用呢?刚才痛成那样,不是自己不在法上了吗?我要让自己的心不受任何外来侵扰,让它金刚不动。不一会牙又痛起来了,开始往心里攻,我守住正念,并默念“金刚不动”,就感觉心中正气很足,就象正在充气的气球一样,心越来越大,瞬间把疼痛赶得无影无踪了,并从嘴里涌出许多口水,我咽着口水,牙一点也不痛了。真是一念之差、人神之分呀。

电棍失灵

二零零一年元月我去天安门广场证实法,打横幅,被非法劫持到海淀区看守所,在非法提审时,我与一个年轻的男大法弟子在一屋,我看到一个男警察在狠狠地打他,用手打,用脚踹,用电棍电,过了一会,恶警不打了,拿着电棍在看,自言自语的说:怎么坏了?然后走到我跟前说:在她这试试,随后把电棍放在我手上,我一点不怕,只是感到有一点点的麻,我丝毫没动,那恶警更觉奇怪了,怎么不管用了?说着拿着电棍就走了。我知道是师父保护我们哪!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