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八月间中共迫害法轮功案例综述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五日】(明慧网通讯员大陆综合报道)七、八月间,中共“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和各地警察再次利用大量人力、物力,采取种种不法手段,绑架法轮功学员。各地均有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不经任何法律程序被非法关押洗脑。中共司法机构不加掩饰地践踏法律,违法冤判法轮功学员。中共监狱、劳教所、洗脑班、精神病院等机构依然普遍滥施酷刑,对法轮功学员暴力洗脑摧残。短短两月间至少有十四名法轮功学员死于中共迫害……

中共“六一零”、各地警察大面积绑架法轮功学员

从二零一一年六月中旬至今,四川省“六一零”及政法委把绑架任务强制压向四川各地,攀枝花米易、达州、德阳广汉、乐山、绵阳江油、南充等地“六一零”、国保已实施数十起绑架行为。据不完全统计:截至七月十日,四川省今年绑架的法轮功人数已达四百零四人,大多数被关押洗脑迫害。

在河北省深泽县,八月十一日上午九点左右,“六一零”、公安局国保大队、白庄乡政府和派出所出动三、四十人,在村里、田间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高庙村正在车间干活的法轮功学员王敬芬被强行绑架,劫持到石家庄洗脑班迫害。

在湖北省,八月十六日早上五、六点钟,湖北省“六一零”指使黄冈市公安局黄州分局及城区各派出所抽调了大量人力、物力,分头行动,在同一时间段至少绑架了十四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的部份法轮功学员有的当天被释放,其余八位学员林则菁、胡军、刘志红、熊秀莲、沈智、沈明清、郑彩霞、张莲明被关在黄冈市第三看守所。

其它地区也是如此。在广东深圳及周边地区,许多法轮功学员及家属遭到深圳市“六一零”人员不同程度的骚扰,比如电话骚扰,电话监听,网络监控,试图绑架,其借口是“世界大学生运动会”将于八月在深圳举办,绑架骚扰是所谓“安保”的需要。

各地遭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的已经是第九次、第十次乃至第三十余次遭到当地中共人员的绑架迫害。例如,四川成都法轮功学员宿刚,原是夹江县一个核工业部工厂职工医院的医生,五十岁左右,曾在绵阳新华劳教所被迫害了两年,在五马坪监狱被迫害了四年,还在成都市新津洗脑班被非法关押、迫害过。于二零一一年五月在陕西宝鸡市被绑架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六个月,于五月三十日被劫持到宝鸡市虢镇劳教所(又名:陕西秦岭铜厂)迫害,现在家人得到的消息是,宿刚已被迫害得不能行动,生活不能自理,并感染了结核病,已经生命垂危,但劳教所不给治疗,也不放人。

中共天津市警察预谋绑架武清区法轮功学员杨春香未果。七月二十日上午竟然将杨春香不满二十岁的女儿李阳绑架,扬言要杨春香去交换女儿,他们竟然劫持法轮功学员孩子当人质。

四川泸州龙马潭区中共不法人员和警察在七月十五日绑架法轮功学员黎忠明老人时,众目睽睽之下,竟然强行在老人的手臂上注射毒针,致使她即刻说不出话,口水不断流出,显示出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残酷和无所不用其极。

遭冤狱期满的法轮功学员被骚扰、监视或直接送洗脑班继续迫害

在河北省女子劳教所遭迫害的张家口怀安县法轮功学员胡苗苗,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一日已经被延期非法关押了十五天,其父亲胡明亮去接她回家,但张家口市“六一零”和怀安县“六一零”、公安局国保联合串通,企图将刚从劳教所出来的胡苗苗绑架到张家口市玉宝墩洗脑班迫害一个月。最后,在胡明亮等家人坚持反抗下,只好允许胡苗苗回家。但第二天,“六一零”头目又带着十来人去胡家骚扰,并威胁父女俩。

二零一一年七月十八日,山东博兴县法轮功学员安德华被非法劳教三年期满出狱,回家后一直遭恶警、恶徒监视、骚扰。去年底才从劳教所回家的山东郯城县红花乡前小店子村法轮功学员吴绍霞女士,在今年八月又被当地派出所绑架。恶警还将她未修炼的女儿及两三岁的外孙、一岁的孙子一起带走,非法关押半天。

而吉林省榆树市泗河镇法轮功学员吕先锋,冤狱四年刑满后,家属于今年八月九日一大早就去四平石岭监狱接人,监狱方叫等着。在等到十点多时,监狱警察出来说吕先锋已经被榆树“六一零”接走,人直接被劫持到长春兴隆山洗脑班迫害……

德高望重的老人、教师、国防科技研究人员在洗脑班被残酷迫害

山东省潍坊市法轮功学员徐建新女士,已是满头白发年过六旬的老人,六月二十七日被潍坊市“六一零”从家中绑架到设立在“工业管理干部中等专业学校”院内的所谓“法制培训中心”洗脑班。徐建新曾在零八年汶川大地震时捐款援助灾区同胞。

王红霞被关在成都市新津洗脑班3楼(2011年8月3日拍摄)
王红霞被关在成都市新津洗脑班3楼(2011年8月3日拍摄)

原安岳教师进修学校英语教师王红霞,于今年六月九日与其他三位法轮功学员同遭警察绑架,家中私人财物被抢走,现被非法拘禁于新津洗脑班,即所谓的“成都市法制教育中心”。

原国防科技大学计算机学院计算机研究所助理研究员李志刚,四十二岁,历经了非法劳教、开除军籍、判刑等种种磨难,累计失去人身自由达七年多的时间。二零一一年八月十九日,才从长沙市新开铺劳教所回家不久的李志刚和母亲一起再次被长沙市芙蓉区警察绑架,被劫持到长沙捞刀河洗脑班进行迫害。

为迫使法轮功学员放弃自己的信仰,各地中共洗脑班十分残忍。八月二十四日,家住吉林省吉林市柴南小区四十二岁的法轮功学员王茵,被当地中共人员绑架到沙河子晓光四队养老院洗脑班。王茵绝食抗议迫害,恶人们每天给她强行插鼻管灌浓盐水,因插鼻管错位,将浓盐水灌到了肺部,王茵当时休克。在生命垂危的情况下,洗脑班仍然将她四肢用手铐铐着。

六月二十一日,七十多岁的四川省新津县李光艳老人被劫持到新津蔡湾洗脑班。当天中午吃完饭约半小时后,即出现心慌,头部感到胀大,心脏象火烧一样,撕心裂肺的疼痛,脸肿唇乌,全身发软等中毒症状。后知道这是新津蔡湾洗脑班最毒辣的洗脑手段——洗脑班工作人员在法轮功学员的饭菜里放置破坏人体神经中枢的药物,妄图使法轮功学员在神智不清的情况下被“转化”。仅十来天的时间内,李光艳就被新津洗脑班以此种方式迫害得昏死过去四次之多。老人回到家几天后浮肿的脸才逐渐消肿,但体内的毒素仍在起作用,留下了骨头疼、全身无力、听力差等后遗症。

公然践踏法律的非法庭审依然在各地存在

王敏是沈阳市沈北新区原沈北新区街一小学体育教师。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八日上午,辽宁沈阳沈北新区新城子法院对其非法庭审,中共法院罗列编造的伪证,王敏都一一否定,并陈述法轮功学员没有违犯国家的任何法律。王敏要求审判长拿出法律条文来,审判长拿不出法律条文来,就狡辩说:“法律条文在我脑子里。”作为执法人员的法官,执法犯法,践踏法律。

广东省台山市人阮羡俦是去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在下班回家途中,被中共“六一零”人员及分局警察绑架的,一直在看守所非法关押。今年八月二十三日,阮羡俦家人收到“六一零”人员电话中说“阮羡俦判刑了,下午就送到劳改场”。家人追到看守所查问,才知道原来早在二十天前阮羡俦就已经被非法秘密判刑四年。目前阮羡俦不服,正在上诉。

这样公然践踏法律的所谓“庭审”,以及躲避着公众和当事人亲属的视线,只为将毫无罪错的法轮功学员送进监狱的秘密“审判”,自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各地一直在发生。最近两月除了我们上面举出的案例,也在其它地方有发生。

如青岛法轮功学员陈连华被非法判刑四年,当局没有给家人任何通知,于八月二十二日秘密将陈连华转往济南监狱。

湖北法轮功学员姚远,原为中国工商银行位于珠海科技研发中心的计算机青年技术人员,拥有多项技术专利和软件著作权,被迫害后辗转来到上海,受聘于瑞士银行在上海的机构。今年一月份被上海警察绑架,约一月前被上海市长宁区“六一零”、国保伙同法院构陷重判八年,其妻也被牵连取保候审……

监狱、劳教所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草菅人命

被迫害致感染肺结核,生命垂危仍不放人。辽宁省大连法轮功学员张伟二零零五年被中共非法判刑十年,非法关押在盘锦监狱。不久前他被迫害得双臂不能抬起,身体极度虚弱。据警察说,张伟还染上了肺结核,盘锦监狱医院企图用药物对其进行迫害,遭到拒绝。张伟家人要求放人,警察说这里得肺结核的多了,放人根本不可能。

甘肃白银市靖远县四十七岁的法轮功学员白三元,被非法关押在兰州监狱六监区,七月四日被兰州监狱医院下了病危通知,病症为:严重营养不良,梗阻性黄疸。七月五日,其家人到监狱,见到躺在病床上,骨瘦如柴,浑身黄透的白三元,要接白三元回家,并要求追究监狱的赔偿责任。监狱以“没有相关法律依据”推诿。

以种种酷刑迫害一名善良医师。山东青岛市城阳区流亭街道赵村法轮功学员邵承洛,是一名从医二十多年的中医师,因被中共城阳法庭非法判刑七年,从二零零六年七月二十一日被关押到山东省监狱至今。据证实,邵承洛因不肯改变信仰,被中共恶警施以多种酷刑迫害,人已脱像,瘦得皮包骨头,身体机能衰退,生命垂危。七月六日,来监狱探视的儿子看到邵承洛人更加瘦弱,嘴唇有伤,走路仍然一瘸一拐。邵承洛自述右手手指麻木,无法握东西,而且很长时间吃不下饭,每天只喝盐水维持生命……

原教委书记在黑龙江女监被逼绝食已近七年,中共狱方无动于衷。原大兴安岭阿木尔林业局教委书记里玉书女士,六十二岁,早在二零零二年五月时,被中共加格达奇法院非法判刑十二年,被劫持至黑龙江女子监狱至今。目前里玉书已在中共监狱遭受了九年多的迫害,有近七年她一直在绝食反迫害,但中共当局对其没有半份同情,置若罔闻,迫害依旧。

短短两月间至少又有十四名法轮功学员死于残酷迫害

仅据公开报道出来的消息,七、八两月间至少有十四位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在中共的监狱、劳教所、看守所、精神病院等机构被迫害致死。

曾身心健康的慈海
曾身心健康的慈海
慈海遗照
慈海遗照

黑龙江齐齐哈尔法轮功学员慈海,曾在富裕县劳教所被非法劳教两年,遭受毒打、吊挂、超期关押等种种迫害。二零零六年三月再次被中共绑架;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五日被铁锋法院被非法判刑四年,劫持到泰来监狱。因遭受种种酷刑折磨,出现肝腹水等症状,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三日晚含冤离世,年仅三十九岁。

原湖北省浠水县国税局洗马镇分局职工郭敏女士,于二零零零年被中共人员关入黄冈市康泰精神病医院,二零零二年被转押至浠水县红十字会精神病医院,被劫持在精神病院达十一年之久。长期被强迫服用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致使她闭经六年之久,肚子肿胀如十月怀胎。二零一一年农历七月初五含冤离世,年仅三十八岁。

矫龄鋆
矫龄鋆

黑龙江省双鸭山市集贤县昇昌镇法轮功学员矫龄鋆,二零一一年六月十日被中共非法抓捕,被非法关押在集贤县看守所,于七月八日被迫害致死,年仅四十九岁。

天津市河北区个体业主李希望,于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一日被中共绑架,半年多后秘密非法开庭,关押于滨海监狱。于七月二十九日在滨海监狱被恶警残忍地以“地锚”酷刑(即用铁板制成管桶,将人两条腿至臀部塞入管桶然后直立固定在地上,再将人两只手铐在地上,使受刑人弓腰一点都动不了)折磨致死。其妻陈丽彦被非法劳教一年,现被关在天津板桥女子劳教所。

白霜
白霜

黑龙江省大庆市采油二厂技校教师白霜,男,五十多岁,二零一零年一月十五日被大庆东湖公安分局警察绑架,后被劫持到牡丹江监狱关押,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日下午被迫害致死。

吉林省通化县刘仁阁,于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八日遭通化县公安局国保大队绑架,当天就被通化县国保大队非法关进县看守所。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二日下午被迫害致死。

吉林省靖宇县王学珠,于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四日被中共警察绑架,后被非法判刑四年,在四平市石岭监狱遭受迫害,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二日被迫害致死。

谭翠英
谭翠英

湖南省永州市宁远县法轮功学员谭翠英,二零一一年六月三十日去国保大队要求释放五月十三日被非法抓捕的丈夫欧易成,被国保恶警暴打昏死,出现大、小便失禁,精神失常,于二零一一年七月十八日离世。

潘本余腹部水肿,不能进食;身体多处有烟头烫和疥的痕迹。
潘本余腹部水肿,不能进食;身体多处有烟头烫和疥的痕迹。

黑龙江齐齐哈尔市潘本余,遭受中共当局二次劳教迫害、二次非法判刑(分别为四年,七年),遭受了种种残忍迫害,在泰来监狱被迫害致肝腹水、心肌梗塞、吐血、头部肿大,几度奄奄一息,于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七日半夜一点多含冤离世。

安徽省合肥市长丰县三十头镇法轮功学员冯琪,被安徽省第三监狱迫害致肝腹水,肝硬化,严重浮肿,二零一一年三月一日出狱,七月三十一日早晨含冤离世。

宁省大连市六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丁振芳女士,于零八年七月被非法判刑八年,劫持在辽宁女子监狱,为强迫丁振芳老人放弃信仰,监狱将她关小号、动用各种刑罚,二零一一年八月一日在辽宁省女子监狱被迫害致死。

黑龙江绥化农垦女教师张淑玲,二零一一年七月五日遭当地国保大队恶警绑架,劫持到绥化农垦看守所,于七月三十日离世。

新疆阿克苏市地税局干部谢志英,曾两度被中共关精神病院,被当地“六一零”指使阿克苏市地税局人员单独反锁家里七年,不让家人相见。二零一一年八月六日,突然传出谢志英辞世的噩耗。

北京密云法轮功学员崔佩英,曾被中共非法关押在北京市大兴女子劳教所二年,走出劳教所时不能行走、体重不足七十斤,当地医院确诊患有严重的风湿性关节炎,腋下多处淋巴癌,长期流脓,一直被中共监狱、国保、“六一零”人员不停骚扰。其有病在身的丈夫无法忍受恶警恶徒们没完没了的骚扰先行去世。二零一一年八月十九日崔佩英亦含冤离世……

后记

悲惨而又血淋淋的一幕幕依然在中国大地上发生着,中共践踏法律,践踏民族道德与公义,在整个人类的历史上,哪怕是在残酷的战争时期,达到如此邪恶程度而又时日持久的国家恐怖运动恐怕都没有出现过。可是中共对待法轮功学员就是如此。

这些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都是中国大陆主流社会的善良民众。他们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向民众讲真相,完全是合法的,是无私为他的。让我们一起制止中共对这些好人的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9/5/七八月间中共迫害法轮功案例综述-2463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