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法轮大法 一身病痊愈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五日】俗话说,“人争一口气”。修炼前我就是要争一口气的那种人,在家里争,在单位争,弄的成天吃不好,睡不好,心情烦躁,脾气暴躁,得理不饶人。为此,导致家庭关系搞不好,单位领导、同事关系也搞不好,每天都生活在愤愤不平的争斗当中,到老了什么病都上来了。脾胃不好,每到晚上肚子胀的象鼓一样,早上起床后消失。经常通宵睡不着,常年耳鸣,头晕,腿肿,后背心疼痛,整条脊椎痛的背伸不直,心脏难受,呼吸不正常等等,反正全身都是病。

最奇怪的是,每到半夜十二点左右后背心出凉气,冻的全身发抖。后背心痛起来不能翻身,腰痛起来是站不起坐不下。一年到头没有几天好过的。每年难受的受不了时就去住院,每年都要花去单位几千元甚至上万元的医药费。住医院医生检查不出来什么病,只好这种药试试,那种药试试,越试身体越不行,只好出院再看门诊或找私人医生看。每年都是这样折腾来折腾去不知如何是好,自知身体一天天不行。经人介绍也练过其它气功,虽有好转,但病症无法消失,也不能断药,自我感觉还是一个病重的身体,还是很难受。

一九九四年底,我有幸参加了师父在广州办的第五期讲法班,听完第一天课晚上腰部和大腿部很痒,当时我不知道是师尊在帮我净化身体。讲法班结束后,我烦躁的心消失了,很舒服呀!我从没有过的这么舒服。一九九五年三月份我才正式开始炼功。一天晚上我忽然闻到一股烧焦的味道,当时我还以为是哪家晚上烧肉皮呢。后来的十几天里,我走到哪里都会闻到这种味道。这时我才明白这味道是从我体内发出来的。因为我练过附体功(为治病当时不知是附体功),是师父在帮我清理附体呢!

大概五月份的一天我在炼第二套抱轮时,法轮在两腋下转动很厉害,就象风扇一样吹的两腋的衣袖一鼓一鼓的。不久我大腿上开始出现红色小水泡慢慢一圈一圈的长遍全身直到四肢。好痒啊!真是钻心的痒啊!全身流黄水腥臭难闻,走到哪里哪里的苍蝇、蚂蚁就很多。整个身体看上去很恐怖。路人见状都远远避开。家人逼我上医院,我不去,我女儿着急的说:“你这么严重的皮肤病,不上医院会死人的,现在不去,过几天你想去医院也不会收你了。”我告诉他们:我这不是皮肤病,是师父在给我净化身体,我是不会去医院的!家人拗不过我,使气不管我,要看我最后笑话。我不理他们,因为我相信师父、相信大法,我心里有底。我一点也不惊慌。

一直到一九九五年五月的一天全身水泡一下基本全部消失,全身一层层蜕皮,退了近二十多天才全部蜕完。蜕完后皮肤很光滑,这一切整个过程我的家人全看在眼里,最后他们不得不心服口服,相信大法是真的,自那以后,我有什么不舒服时他们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从那次以后,我过去所有的病症全部消失,使我真正体验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状态。从第一天听法到现在我没有看过一次病,没有吃过一分钱的药,身体也越来越非常好。我现在六十多岁了,脸上光光的没有皱纹,走在街上别人说我脸上气色非常好,问我是怎样保养的。

过去我的手背皮肤一到冬天就干燥,没有水份,甚至皲裂。一九九七年冬天,我的手背皮肤象一层铁壳,随着气温的下降开始裂口,裂口的深度有半厘米,真象刀割了一样,但不疼。从那次裂过以后到现在,冬天手背皮肤不再干燥了,也就没有再炸裂了。

通过我自身的经历证明了大法的神奇,这一切神奇用现代科学是无法解释的,因为大法是超常的科学。

自从修大法以后,我明白了人来到世上的真实目地就是为了返本归真,世上的一切事情都是有因缘关系的,是争不来的。争斗心在修炼中是最不好的心,是要去的心。明白了这个道理后,我为我过去与人的强烈争斗而感到羞耻和后悔。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