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打营救电话中快速提高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五日】各位同修好。我是美国大法弟子,两年前在日本得法。我从二零一零年六月开始打营救电话,到现在有一年多了。

一、参与拨打营救电话

得法后,我就一直很喜欢上明慧网。我看到国内的迫害很严重,而国内的同修们在那样的环境下还在积极救人,我非常感动。那时我只是每周去发几次报纸,觉的自己做的太少了,很想多做证实法的事。我把自己的想法说给当地的同修,一位同修建议我可以打电话讲真相,我觉的自己挺适合的,很愿意参加。结果没过几天就得到通知,说电话组成立了,欢迎同修加入。我很高兴,真是想要什么就来什么啊。我马上和协调人联系,加入了电话组。可那时电话组刚刚成立,还没有别人加入,而协调人当时很忙,没有时间带我打电话。出于对我负责,她把我介绍给了日本营救电话组。从那时起,我开始了打营救电话。

在加入电话组之前,我面对面讲真相很少,没有任何经验。我知道能顺利加入营救电话组,都不是偶然的。可能打营救电话就是我的使命吧。

回想起一年前,刚开始打营救电话,对我来说挺难的。如果没有师父的加持和慈悲呵护,没有同修们的无私帮助,我很难坚持到现在。那时没有现在全球平台这样好的条件和环境。最开始我没有听过同修打电话的录音,打电话的稿子是我从明慧网上抄下的真相稿。那时打电话主要是靠自己摸索,所以提高的很慢。而且一开始打电话就干扰挺大,我的网络经常掉线,有时候用网络打一、两个电话就掉线,这种状况持续了一两个月。我打电话也紧张了有好几个月。

最开始,我打电话前要先想一会儿开头怎样讲,接通以后讲几句就非常紧张的照着稿子读,打完再想想哪说的不合适,怎样讲更好。所以打一通电话很费时间。我当时修炼不到一年,各种执著心很多,心态也很不稳。经常心会被带动的很厉害,有时需要调整一会儿心态才能再拨下一通电话。最开始打两通电话我就感到很累,需要休息一会儿。那时每天打电话前都觉的很有压力,每次都是硬着头皮去打。几天以后我有点动摇了,觉的自己太没出息,我也不怕警察啊,可为什么一打电话就紧张呢?是不是打营救电话对新学员来说太难了?平台的同修们知道了我的想法,和我交流并鼓励我。通过交流我知道了,几乎每个开始打电话的人都遇到过不同的干扰,有的全身冒冷汗,有的发抖,有的电脑坏了,有的身体不舒服,有的家里突然有事等等。但大家坚持下来以后就都好了。经过交流,我坚定了正念,告诉自己一定要坚持,我一定会打好电话的。

那时,在平台上,大家除了一起学法,还增加了发正念的次数,专门针对黑窝发正念。发正念前提前几分钟学几遍《彻底解体邪恶》这篇经文。每天打电话前,同修们会在平台贴出一些师父讲的法,鼓励大家打电话。每天看到师父的法,都给我增添了勇气和正念。

还有的时候状态不好,不想打电话,可是一看到平台上的迫害案例,就有一种责任感。觉得再难也要打电话制止迫害。(当时的认识,当时也有一些打抱不平的常人心。)我经常会想起“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转法轮》)这句话。就这样在师父的加持和同修们的帮助下,我坚持下来了。

二、去争斗心

在打营救电话的过程中,我发现了自己很多的人心,尤其是争斗心、嫉妒心和显示心都非常的强烈。在打电话以后,这些心都去掉了不少。我主要说说去争斗心的过程。

开始打电话的时候,我的争斗心很强,也很容易被对方带动。那时家人经常说我,你声音怎么那么大啊,象吵架一样。尤其遇到骂人和思想很负面的,我有时一整天情绪都受了影响。那时我不知道怎么克服,只是想到要“忍”。我把《精進要旨》〈何为忍〉抄写下来经常读。“忍是提高心性的关键。气恨、委屈、含泪而忍是常人执著于顾虑心之忍,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当时觉的要做到师父说的“根本就不产生气恨”,这太难了。可是一年过去了,现在我打电话,很多时候能做到不动心了。这是大法的威力,是大法在短时间内改变了我。

我的争斗心,是在打电话的过程中逐渐去掉的。有一次,我给一个公安局长打电话,那个局长讲邪党灌输的歪理,我的争斗心起来了,语气很不善的训他,把他说的哑口无言,气呼呼的挂断电话,再打都不接了。放下电话,我开始还比较高兴,心想,你说不过我。但心里总觉的有点不对劲儿。和同修交流以后我明白了,打电话是为了救人,不是为了压倒对方。我没有让他明白真相,没有救了他,自己还有什么可高兴的呢。认识到自己的问题后,我没有了高兴,却有点难过和后悔。

还有一次打电话,对方说,“你脑子有病。”我脱口而出,“你抓好人才脑子有病呢。”打完电话,我觉的自己没有做到“骂不还口”,心里很不舒服。交流的时候,有同修说,“如果你没有争斗心,说那个话也没有什么。”可是我知道自己的争斗心很强,他说我脑子有病我就说他脑子有病,这不是被对方带动了吗?后来,再学到师父的讲法,“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这就是在建立觉者的威德。”(《精進要旨二》〈理性〉)想到自己既不理智,也不慈悲,感到很惭愧。类似的例子还很多。随着打电话的增多,我的争斗心慢慢少很多了。

前不久,我把自己打电话的录音发给同修听。我感觉自己说话比较平稳,讲的也不错,可同修还说我有争斗心。一个月后我再听那个录音,发现自己有点想要压倒对方,也有点教训人的口气。这些都是争斗心啊,我还要不断的去这个争斗心。

三、在全球电话组营救平台上整体提升

去年十一月,全球电话组营救平台成立了。加入全球平台以后,我发现环境变了。因为我是新学员,原来平台的同修们都经常鼓励我帮助我,也经常和我交流。可在全球平台,大多数人我都不认识,很多人也不知道我是新学员,也没有人把我当作新手了。在全球平台不但自己要拨打案例,还要带动更多人打电话,不再是以前那样单纯的打电话了。我又遇到一些心性关要过,真有点不适应了。有同修想让我多做些事情,可我不愿意有压力,常说,“新学员能坚持打电话就不错了,不要对我要求太高了。”现在想想这话包含多少人心啊,师父往前推我,可我却被依赖心和求安逸心障碍着,不想突破,还想停留在从前那样。

当时还有一件事,使我对配合有了一些新的认识。我们平台的全称叫“全球电话组营救平台”,后来成立了“全球电话组营救交流平台”。这两个名字接近,我看见有同修把案例发错了平台,就建议协调人把“全球电话组营救交流平台”改成某某名字,觉得自己的建议很好。过几天,我看到又有几个同修提建议,有的说把营救平台改成某某名字,有的说把交流平台改成某某名字,还有其它建议的。后来协调人给我解释了平台名字不换的原因。我想到协调人也要给其他人一一解释,多麻烦啊。这还是一件小事,那其它事情大家的建议或意见就更多了,都要去解释那就太累了。最后平台的名字没有改变,而大家发错平台的现象其实非常少。我意识到,我认为挺好的建议其实是给协调人增加了麻烦。我认识到好好配合就应该少提意见多打电话,看到问题就尽量补足。

自从加入全球平台以后,自己在打营救电话和个人修炼上都有了很大提高。对于打营救电话,大家有多次交流,在认识上有了很大转变。我发现自己以前打营救电话有求三退、求结果的心。看见别人劝退的多就觉的打的好,自己劝退一个也沾沾自喜。有一段时间我急于求退,却不重视对方是不是真正明白真相而不再参与迫害。常常讲一点国际形势就赶紧劝退。那时每天也能劝退一个两个的,觉的自己还不错。后来同修们交流时提到,有的警察答应三退了,但还在继续参与迫害。营救电话组的协调人也经常强调,打营救电话,不但要告诉对方停止迫害,还要将功赎罪,不是以劝退为主。经过交流,我想到我以前追求三退人数,不是真正的在救人,有证实自我的心。我改变了求三退的心,重点告诉对方迫害法轮功罪行的严重性和参与迫害的后果。当然,根据一些实际情况,也会有劝退的。通过交流,不只是我一个人有了一个很大的转变,平台其他同修在这方面的认识也更明确了。

今年六月,全球电话组营救排班制度开始运行,我有幸成为营救直播室的主持人之一。通过亲身体验,我发现营救排班不仅有利于推动新手同修打营救电话,对所有来参与拨打和交流的同修们的整体提升都有很大的促進作用。

排班以来,首先感触最深的是营救直播室里新打电话的同修们提高太神速了。这些同修看了稿子再听听同修打电话以后,没几天就能独立拨打了,而且能在直播室,在大家的面前拨打,真了不起。一方面是这些同修的顾虑少,另一方面是平台上那么多同修都正念支持,能量很强,能消除很多不好的东西,打电话同修的干扰相对就少,提高就快。和这些同修相比,感到以前自己的提高太慢了。如果早有营救直播室这么好的环境条件,我那些干扰和紧张不会持续那么长时间,会少走很多弯路。

营救排班实施以来,每天在营救直播室里参与拨打和听打电话的人不少,北京时间晚上的时候,上线的同修更多。在排班初期,直播室里打电话是以主持人为主,其他同修在听。几天以后,我注意到参与实际拨打的同修越来越多了。很多同修很积极,主动要求说我来打一个吧。其中包括一些以前没有打过电话的同修。这个纯净的救人的场,带动了大家的积极参与。

每次打完电话,同修们都会交流一下。有时针对电话中遇到的具体问题,例如遇到骂人的怎么办;有时讨论一个话题,比如慈悲与威严这个话题。开始大家交流的时候,很多想法都不同,但大家都能很坦诚直率的说出自己的想法,都积极的发言,有时还会讨论的很热烈。经过交流,大家对一些问题认识的更清楚了。后来大家交流具体问题这方面少了,修炼和心性提高方面逐渐多起来,感觉法理交流上的内容在增多,给每位同修的修炼状态带来很大的提升。通过打电话和交流,大家都清楚的认识到只有个人修炼提高了,才能更好的救人,清除邪恶。

另外,打营救电话会有一些困难,比如经常会遇到不接的或一听就挂的,有时打几十个电话也没讲几句真相。也经常遇到思想很负面的和骂人很凶的人。有的同修有时候就不想打了,有的感到不太容易坚持。现在大家一起在直播室里打电话,有同修们的正念支持和大家的鼓励帮助,打电话的心态会更好,效果也更好,打电话中自己存在问题,也能认识的比较清楚,大家一起比学比修,就更容易坚持。尤其对新打电话的同修来说,这样的环境真的是太宝贵了。

有一位新学员,以前没有打过电话。她说自己不会说,打不了营救电话。听了几次大家打电话后,在同修们的鼓励下,她拿起了电话。第一次打过去,她很紧张。第二次打,她就不紧张了,而且主动在大家面前打电话。现在她能讲的内容越来越多,打电话越来越好,对自己也更有信心了。还有几位新打电话的同修,从开始没有打过营救电话到做直播室的主持人,这个过程只有几周的时间。提高真的太快了。

在直播室打电话不但对新打电话的同修有帮助,对经常打电话的同修提高也有帮助。

一位经常打营救电话的同修,我们都听过她的电话录音,打的很好。但她说自己不敢在大家面前打电话。她也很少在人多的时候交流。她排班做主持人以后,能在大家面前打电话了,也能交流自己的想法,她说自己在这方面有了突破。还有一位同修,因为工作原因,有一段时间打电话比较少。排班以后,她听到同修们打电话后,说大家都在快速的提高,感觉自己还在原地,看到了差距,说自己要努力了。一位打RTC电话的同修,她说因为要去掉自己对警察的怕心,来打打营救电话。她第一次打营救电话就遇到骂人的警察,但从那以后,她不怕了。她说在同修们的帮助下,悟到怕不是她自己。

一位同修说的很好,打营救电话能除恶镇邪,增强正念。大家一起打电话,经常会感到正念场很强。直播室里一个人拨打,其他同修认真听并发正念。有时遇到骂人和难缠的,大家会换人从不同的角度用不同的方式给对方讲真相,效果很好,有时很明显的看出对方的改变。经常在直播室打电话的同修都有过这样的体验。

的确,在直播室打电话以后,我自己就受益匪浅。举个小例子,以前遇到对方问我年龄,我经常会说,我应该比你大吧,就叫你老弟吧,然后讲真相。我听到很多同修遇到这样的问题,一般都不回答。有了比较,我认识到了自己是有常人的那种套近乎的想法,这不是正念。以后再遇到这样的问题,我要么不理睬,要么就告诉他,明白真相对你最重要,我讲的和你的生命及未来有关,你要认真听一听。在营救直播室打电话的这段时间里,我每天都能发现自己的不足,每天都有可以借鉴的。

在做直播室主持人的过程中,自己的容量也在扩大着。最开始听同修打电话,我有时心里会着急,觉得有些地方没有讲到重点。甚至有时候都想让同修停下来自己去讲。后来想到,自己打一年电话了,才刚刚敢在大家面前打,而且还有太多不足呢,这些同修比自己刚开始打电话时强太多了,直接就能在大家面前打。这样一想,觉得同修们都很了不起。后来,学习师父的新经文《大法弟子必须学法》,“可是我们有的人发正念发的是什么呀,坐那手立掌思想却不是正念”,我惊醒了,我发的念不是在正念加持同修啊。以后同修再打电话,我会发出正念,清除对方的邪恶因素,让对方听同修讲。

四、结语

在写文章的过程中,我回顾了一年来打电话的历程,经常会泪流满面。这短短的一年中,有许多的苦与甜,泪与笑。有过心性关时的痛苦,有放下执着后的轻松。我从硬着头皮打电话,到做主持人带动同修;从照着稿子读,到自如的发挥;从开始的被气哭,到现在的不为所动。打电话的过程中,心性也在不断的提高。打营救电话的这一年,我的变化何止是翻天覆地。我知道,如果没有师父的慈悲呵护,我不会有今天这么大的变化,是师父在推着我前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