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1年9月5日发表)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五日】

  • 安徽砀山县法轮功学员胡金玲受迫害经历

  • 我所知道的河北女子劳教所

  • 刁玉琴在万家劳教所遭受的迫害

  • 黑龙江伊春市金山屯区法轮功学付艳明受迫害经历

  • 四川遂宁市法轮功学员张平安受迫害经历

  • 辽宁新宾县法轮功学员王文芝遭迫害经历

  • 黑龙江泰来县习凤云二年前被迫害致死

  • 兰州市刘兰英和家人遭受的迫害

  • 吉林法轮功学员赵淑杰被迫害经历

  • 安徽砀山县法轮功学员胡金玲受迫害经历

    (明慧网通讯员安徽报道)安徽砀山县法轮功学员胡金玲,修炼前患有多种疾病,被病痛折磨的痛不欲生,一度失去生活下去的勇气,一九九五年幸遇法轮大法,修炼一个月后无病一身轻,从此坚定修炼大法。自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胡金玲多次被非法关押迫害。

    二零零零年二月,砀山数名法轮功学员在胡金玲家交流。几天后,包括胡金玲在内的多位法轮功学员陆续被非法抓捕,其中有蒋静、严辉、李阿丽、王玉明、雷鸣、王玉行等法轮功学员。当时分管610办公室的公安局副局长邵珠峰是这次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元凶。胡金玲家交了几千元保证金,一周后胡金玲被释放。

    二零零一年一月,中国农历新年前夕,砀山公安局城关分局局长张平,以敛财收礼为目的,将法轮功学员严建民,王玉贞,胡金玲非法抓捕,关押在砀山看守所,每个家庭都被勒索了钱财,在大年初四被放回。苍天有眼,张平后来因涉嫌其他案件被逮捕,关押在泗县看守所半年之久,出来后被免职,遭到了恶报。

    二零零四年五月底,我县多名法轮功学员到城东李庄、文庄、唐寨三镇挂条幅、发资料,参与此事的法轮功学员魏社章、雷鸣、张琳瑛、张某某、霍瑞华、胡金玲陆续被绑架,均被非法劳教2-3年不等,王玉明被迫流离失所,胡金玲被判自教两年,一个月后,家庭交了保证金后被放回。邵珠峰是此次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元凶。

    二零零六年一月,也是农历新年前,严建民、严辉、胡金玲、刘美玲四位法轮功学员被砀山610办公室主任段立炜为首的恶警绑架到北关旅社,后被关进砀山看守所,刘美玲、严辉、严建民陆续回家,胡金玲在年前三天被送到安徽女子劳教所迫害,六月十六日被家人接回。

    二零零八年三月,胡金玲在砀山五中发放真相资料时,被不明真相的世人举报,被邵珠峰、段立炜伙同110恶警绑架到砀山公安局,在看守所,拘留所关押了一个多月,被送到劳教所迫害,因身体原因劳教所拒收,一周后被家人接回。

    二零零九年七-九月,砀山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陆续绑架迫害。胡金玲也牵扯其中,被诱骗到一个招待所软禁,胡金玲绝食反迫害,其家人也用常人手段托关系找人,三天后回到家里。这几年被勒索的钱财达五万元以上。

    段立炜,砀山县610办公室主任,九九年迫害开始时,他是一个科员,就参与迫害法轮功。原610主任调离后,段立炜继任,为了往上爬,积极追随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此人口蜜腹剑,阴险狡诈,笑面虎一个,经常在法轮功学员中间挑拨是非,煽动造谣,同时财迷心窍,每次迫害法轮功学员,都大量收受法轮功学员家人的钱财;积极策划参与绑架法轮功学员并抄家,导致至少二十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判刑。对法轮功学员犯下了莫大的罪行。这些年来,法轮功学员一直对其讲真相,给其赎罪的机会,希望其停止迫害,给自己留条后路,也给自己的家人选择一个未来。


    我所知道的河北女子劳教所

    二零零八年七二零那天,我被三十多个恶警绑架,恶警们还抄了我的家,把我劫持到县看守所。同时被绑架的还有同村的四、五个法轮功学员。我们绝食抗议,但还是被非法劳教,我被劫持到石家庄女子劳教所。

    一进劳教所,恶警指使恶人把长头发的学员剪成短发,满身碎发也不让洗,强制换上号服,各自分开,由犹大们开始灌输邪悟的东西。那些不听她们说,不放弃信仰的学员就被迫在大厅里罚站,大热天里也不让人洗换衣服。有个学员在大厅一呆就是十多天,她坚定的表示呆多少天也不放弃信仰。有一天我们被罚站时,有一位学员被劫持进来,她在那里炼功,一会儿来了五六个恶警,把她拉到楼道里拳打脚踢,腿都打破了,血流在裤子上,她嘴里还喊着“法正乾坤,邪恶全灭”。后来被恶警拿胶带把嘴粘住缠起来,关进一间屋子。

    还有一次,一位法轮功学员在楼道里喊“法轮大法好”,恶警把她拽到屋里,用裤头把嘴堵起来。

    河北省女子劳教所有两栋楼,前面楼是学员们住的,后面楼是在里面劳动的。一、四楼是坚定的法轮功学员,二、三楼是被所谓转化的学员和犹大。恶警每天都叫学员到后面的楼里干活,没有节假日。二楼是叠浴帘。这个东西是洗澡用的,全部出口,不在国内销售。三楼是串筷子,每天基本都来一车货。把货卸下来,背到楼上车间里,大家就开始干活,筷子串好后装在塑料袋里,叠好后装在箱子里。拉货的车来了,大家一箱一箱运下去,一车货能装五六百箱,装车时把学员们累得腰酸腿疼,满身是汗。活忙时晚上还加班。一楼、四楼法轮功学员更苦,以前中午休息一会儿,后来中午也不让休息了,经常打骂,干活还累。

    一天卸货时,看到一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不能走路,由两个犯人架着胳膊拉着出去灌食,那个法轮功学员已经瘦得没有人样,还在被迫害。还有天在饭厅吃饭,看到原来在四楼一起呆过的一位法轮功学员被打得鼻青脸肿,她还是鼓励同修,多背法,多发正念,不配合邪恶。我们同屋的一位老年法轮功学员,由于她不写“四书”,不签字,非法劳教到期了,也不让回家。后来在家人的强烈要求下,才接回家。


    刁玉琴在万家劳教所遭受的迫害

    我叫刁玉琴,于二零零五年四月四日,跟同修在松北发放真相材料,被非法绑架到江北公安分局,后送万家劳教所被非法劳教一年,当时被关押在集训队,每天强迫背“守则”,有诽谤大法言词,不背就拳打脚踢,关小号,后强迫做早操。半个月后让我收拾东西转移楼下七队去干活,当我来到七队,接待我的管教问我是怎么进来的,我说发传单,他说为什么发传单?我说为了让人知道我们是被迫害的,我们是好人,是被诬陷的。他说你在集训队没改好,你还是回去吧。我收拾东西就回来了。

    七大队长张波听说,就上来说我来接你来了,上七队愿不愿意去?张波这笑面虎跟吴洪勋说了许多坏话,吴洪勋、姚富昌把我叫到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屋,让我背守则,我说不会背,他们就用军用带把我手绑上,两臂背过去反挂向横管上吊起来,吴洪勋还用绳子把我两腿绑上,使劲抻直。然后问我守则的话。

    家里人接见时,知道此事上告后,吴洪勋知道了,把我叫到屋外,让关杰、李春霞找我,让我说别人问胳膊是怎么整的,你就说:自己不小心上厕所摔的。我说我不会撒谎。关杰说:“撒个美丽的谎言无所谓。”我说:“我是修真善忍的,不能这样。”当时我们说话被躲在另一屋的吴洪勋听的明白。他说:“别问她了,我去一趟。”可能有人调查这件事,他们害怕让我撒谎。

    后来检察院的人来了,我谈了迫害的事,又告诉她们刘玉珍被迫害的经过,检察院也找刘玉珍谈了。万家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不择手段,动不动上大挂。


    黑龙江伊春市金山屯区法轮功学付艳明受迫害经历

    黑龙江省伊春市金山屯区法轮功学员付艳明,将近50岁了。了解付艳明的人都说,现在付艳明这人可好了,非常爱帮助别人,人善良。以前的付艳明脾气不好,经常喝酒抽烟,打妻子、骂妻子,把妻子都打的离婚了,嘴唇打豁了,张嘴就骂人,那么现在的付艳明怎么变成一个这么的好人呢?

    修炼法轮功后做好人多次被迫害

    原来在付艳明妻子要他离婚的1998年,朋友向付艳明介绍法轮功,付艳明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付艳明修炼法轮大法后,心性提高,时时把自己当作炼功人,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做人,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就这样一点一点的升华彻底改了以前的恶习,也不发火了,更不打妻子了,家庭和睦了。

    付艳明刚开始修炼时,他妻子还说就你这样的还能修炼,你要是能修炼好了,全世界人都修炼好了。大法改变了付艳明,他的妻子真诚的感谢法轮大法改变了丈夫;看到丈夫的巨大变化,妻子也看书并修炼了。

    付艳明修炼后除了在身体和恶习的变化,还有对个人的利益不贪图小便宜,为他人着想的变化。

    1999年7.20中共疯狂的对法轮功铺天盖地的镇压迫害,造谣的媒体毒害了所有人。付艳明看到这一切,就想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进京证实大法。7•20下午政保科张兴国在火车里溜,等张兴国走后,付艳明和好几个同修共10来个上火车,到北京后,北京温度很高,矿泉水都买不起,喝地下水管水,睡觉睡在北京广场上,被北京公安局绑架到丰台体育馆广场,后又绑架到驻京办事处,后,金山屯区政保科张兴果去北京办事处把付艳明等人绑架到金山屯公安局后院(先办洗脑班)非法关押将近一个月。

    回家后,不让上班又被绑架到团结办事处洗脑迫害,到年底又要绑架到洗脑迫害,付艳明就进京说明真相,到北京出站时,被伊春金山屯区副局长张庆弟、政保科长陈金龙还有公安局肖靖宇劫持,在北京车站连踢带打耳光,把兜里700多元钱抢走。

    付艳明被劫持到金山屯看守所,被看守所站班恶警田伟用鞋底打手背,打得肿起来了并紫黑像馒头似的,开飞机等各种方式折磨迫害,那天看守所给的用塑料袋装的汤,还没有筷子,强迫趴在地上喝汤,非法刑讯逼供时预审科陶影打耳光。 在看守所时,付艳明被强迫给医院大楼刷墙做奴工。

    付艳明被非法劳教一年期间的遭遇

    2000年付艳明看最新的大法经书被绑架看守所后,付艳明和杨立彬还有皱恩东被非法劳教一年在伊春劳教所迫害。在伊春劳教所吃的是一箩到底的,好面筛出去的糠和沙子,还有耗子屎,蒸出来的苞米糠粘的都合不上牙,土豆不洗不打皮还带泥和沙子做的菜,还吃不着呢,被刑事犯抢走了,吃饭限制5分钟,更不让往回拿。

    每天被迫码小凳,早上6点到晚上九点,强迫看污蔑大法的录像,和邪恶之类的东西,劳教所恶警王世玉强迫骂大法师父,苦役种地搬砖、抗水泥,吃不饱的情况下做苦役,包夹迫害,上面来检查时造假,把法轮功学员藏起来,强迫刑事犯说假话,不许说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事实,谁说给谁加期。

    2001年过完年,付艳明被从劳教所回家。在2001年8月被恶警杨海等绑架,二骡子用拳头打付艳明耳根,付艳明当场打昏过去了,躺在水泥地上,小何把付艳明抱到沙发上过很长时间醒过来了。付艳明被非法关押到看守所,后家人花钱办所谓的取保候审,才回家。他母亲原来也修炼法轮功,由于迫害,在高压恐惧下吓的不炼了,并且吓病了而去世。

    2002年1月8日,公安局长崔玉中霸占付的出租车追赶法轮功学员王新春,把付的出租车开到鹤岗企图绑架王新春,霸占了四天没给一分钱,几年来恶警多次把付骗到公安局非法搜身。

    杨海被开除刑警队,打付的二骡子和陶影妻子也得了癌症,遭到应有的报应。


    四川遂宁市法轮功学员张平安受迫害经历

    张平安,男,58岁,家住遂宁市安居区横山镇月牙村八社。1996年冬,张平安到朋友家,从而有幸得法;修炼法轮大法不久后,他身上的七、八种病全部好了,最突出的肾结石、黑眼晕、左下肢麻脾等病症都好了。

    1999年7月20日后,横山镇主要邪党官员唐坤华亲自带20多人到张平安家骚扰恐吓。

    2004年2月29日上午10时许,张平安被遂宁市国保大队许军一伙绑架并被非法抄家,家里的所有财产全部掠空,连墙上的锈钉都不剩一颗,直接损失五万余元。

    当晚张平安被关在市公安局二楼,由许军、龙修福、杨超等十多人轮番刑讯逼供。他们对张平安吐口水、打耳光、用穿皮鞋的脚猛踢、踩、用烟头烧脸,张平安昏迷了,再用水淋醒。直到3月1日,再将张平安送至船山公安分局二楼4号刑讯逼供,一连36小时不许动弹,不许睡,期间仍由许军、龙修福、杨超等分3组,每组配4人,每组轮流为8小时1班,不许眯眼,一眯眼就打耳光、烟头烧脸、或用水淋头。张平安全身的棉衣全泡涨了。恶警还在饭菜里下了口味跟茶相同的不明药,吃了使人爱睡,周身瘫软无力。他们又到张平安家搜查多次。张平安被非法劳教2年,3月6日送绵阳新华劳教所。

    在劳教期间由于抵制超负荷的劳役,揭穿诬蔑大法和诬蔑师父谎言,并向他们讲真相,后被恶警补静、张小刚一伙长期以加重劳役,不许洗澡、洗衣、不许解手、长期罚站、强迫抹地,用砖头磨厕所、不许吃饱饭(只用五分钟时间吃饭)。两年时间轮换了20余名包夹,不许给家人打电话、强迫喝所谓的中草药,熬制的不明药(包夹不喝,只给法轮功学员喝)先喝药后才准吃饭。

    2005年冬月初五张平安回家直到目前,曾先后由横山镇刘冬梅、卢奇、焦玉平和横山派出所的人相继15次多上门骚扰、搜家,又曾被绑架一次,抢走了师父法像和多本法轮功书,他们每年都要不定时的上门骚扰、搜家,成了为所欲为的家常便饭。


    辽宁新宾县法轮功学员王文芝遭迫害经历

    辽宁省新宾县龙头村学员王文芝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末上北京,在天安门广场上喊“法轮大法好”被便衣警察绑架,当天被非法关押在北京怀柔看守所迫害。她绝食抗议非法关押,八天之内被强迫灌食两次,在灌食的时候,恶警把窝窝头捏碎,掺点奶粉,由于食物干,差点呛得学员王文芝背过去。第九天,王文芝又被转到北京龙化看守所迫害。第二十四天无条件释放。

    从北京回来后,新宾镇派出所多次上学员王文芝家骚扰,都没赶上王文芝在家,迫害没能得逞。王文芝的亲属不放心,精神压力很大,于是找熟人托关系,想把事情摆平。哪曾想,中共邪恶之徒耍起花招,欺骗家属说:“让她来派出所核实一下,就没事了。”结果王文书去了之后就被扣下,送进新宾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一天,敲诈五千元后才将其放回家。

    二零一零年末的一天晚上,法轮功学员王文芝上同修连玉娥家。七点多钟时,新宾镇派出所十几名警察突然闯进来,将在场的四名老年法轮功学员绑架。当晚派出所向法轮功学员家属各敲诈五千元后放回。第二天,派出所让王文芝等四名法轮功学员再过去核实一下,实际预谋将她们送往抚顺继续迫害。王文芝没有配合。以后,派出所又多次上她家骚扰。

    现任新宾镇派出所所长王海伟,指导员张云。


    黑龙江泰来县习凤云二年前被迫害致死

    黑龙江齐齐哈尔市泰来县乌兰大队农村法轮功学员习凤云,女,二年前被劳教所迫害致生命垂危,于2009年6、7月份含冤离世。

    2008年7月13日在家中被恶警绑架,2008年9月份被转入哈尔滨戒毒劳教所,身体被迫害出现严重的病态,在戒毒劳教所里整日整夜不停的咳嗽,戒毒劳教所怕承担责任,于2008年9月22日通知习凤云的家人将其接回家。2009年6月份,习凤云病危,没过多久含冤去世,终年63岁。

    据习凤云本人生前说,她在2001年左右曾遭到邪恶严重迫害,头部被打了100多针。


    兰州市刘兰英和家人遭受的迫害

    甘肃省兰州市刘兰英,女,今年62岁,原是兰州市蔬菜公司所属南昌路副食商场职工,由于坚持修炼法轮大法,多次遭受迫害,与丈夫同时被非法判刑,遭受了四年冤狱迫害。下面是她自述其相关经历:

    我原是信佛拜佛的,经常进寺院烧香布施。后来看到寺院中风气日趋败坏,不堪入目,非常失望,对现代佛教产生了怀疑,盼望有一天能找到真正的佛法。1997年7月,我有幸得到了法轮大法。从此以后,不但身体净化了,多年的顽疾不见了,还明白了许多以前百思不得其解的道理,我感到是世界上最幸福、最幸运的人。我衷心感谢李洪志师父,感谢法轮大法。

    但是,好景不长,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和中共邪党狼狈为奸,对大法和法轮功学员开始了残酷的迫害。为了以亲身经历证实大法的神奇与美好,我两次进京向中央信访部门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都被押回非法关押、罚款、抄家。

    2001年腊月二十七左右,兰州市蔬菜公司新上任的邪党书记(姓名忘记)为了邀功求赏,指示我所在单位南昌路副食商场非法拘禁我,非法将我关在一个饭店里,派了十几个人日夜看守监管,由公司邪党办的主任武守信具体负责迫害。为了抗议非法拘禁,我绝食抵制迫害。到第三天走脱后,从此开始了颠沛流离的流浪生活。

    2002年8月初,我和丈夫的行踪被国保特务发现。兰州市城关公安分局国保在副大队长陈志凯的带领下,破门而入,将我夫妻二人绑架。除抄走师父法像、大法书籍、真相资料外,还抢去我们赖以为生的退休工资两千多元。在城关国保大队审问了我们三天三夜,因一无所获,后送城关看守所非法关押。因在看守所提审零口供,陈志凯就将我夫妻秘密转移至桃树坪拘留所,24小时铐在铁椅子上,不给吃不给喝,刑讯逼供我丈夫九天九夜和逼供我 六天六夜。立功心切的陈志凯为了逼我们开口,非法将我未修炼的女儿(在校大学生)天天关在国保办公室审问,长达一个月之久,并经常在半夜十二点左右,酒醉后给我女儿打电话骚扰,致使我18岁的女儿精神几近崩溃,差点自杀。

    2003年上半年,我被中共邪党法庭诬判四年,丈夫被诬判五年。我被投入甘肃省女子监狱这座人间地狱。这只是中共邪党和江泽民魔头制造的无数个冤案中的一个。具体制造这一起冤案的主要办案人员是:兰州市城关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副大队长陈志凯;兰州市城关区检察院检察官陈海洋;兰州市城关区法院刑庭法官刘宝森。

    2003年12月30日,我被押送到省女子监狱。在入监队被脱光衣服进行检查。当时我带有手抄《转法轮》和其他经文,被发现后,我拒绝交出。到第二天,入监队的主管队长(姓名不详)和监狱教育科一姓金的队长,忽然象恶鬼一样扑上来,把我两只胳膊扭向后,铐上手铐,在我身上乱抓乱摸,抢走了书和经文。当时是上午11点左右,把我铐在老虎凳上,一直到晚上8点,然后关进禁闭室,迫害了八天八夜。当时气温在零下十几度,我穿着单衣服,戴着脚镣手铐,躺在光板上。

    2004年12月份,是女监最黑暗的日子。我所在的四监区黑云压城,令人窒息。监区长叫温雅琴,特别邪恶,仇视大法,看见法轮功学员就咬牙切齿。她和四监区的教导员侯俊红、队长杨小芳、薛蓉把我关进黑屋子,指使犯人马燕、颜风、郭艳百般虐待,逼迫写“三书”。印象最深的是恶警杨小芳、安冬冰,经常用不堪入耳的脏话辱骂大法和师父,侮辱法轮功学员。

    上述对我和我家人的迫害已经过去好几年了,但我的心一直在流血,伤口不能愈合。因为这不是我一个人、一家人的苦难,而是整个中华民族的苦难,是我们民族的良知在流血。中共流氓集团毁不掉法轮功学员的崇高信仰,却毁掉了中国人的未来。最终受害最深的是部份中国人,包括我文中提到的那些公检法司人员、党政干部及其他人员,我替他(她)们惋惜,为他(她)们叹息。对他们,我没有恨,只有痛心,因为作恶必遭恶报,这是天理,任何人都逃不了善恶报应的宇宙规律。


    吉林法轮功学员赵淑杰被迫害经历

    法轮功学员赵淑杰在2003年3月12日被丰满街派出所绑架到吉林市看守所,被非法关押23天并被非法所要人民币1000元。

    2008年3月14日,赵淑杰被丰满街派出所绑架到吉林市拘留所,被非法关押15天,并抢走赵淑杰家座机电脑一台,新买的笔记本电脑一台,打印机一台,清华扫描仪一台,空光盘5张。

    2008年5月12日,赵淑杰被丰满街派出所绑架到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被非法劳教一年,后因不放弃信仰又加期一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