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同修与修自己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五日】大约一周前,一次帮助同修的经历,对我触动很大,现在记录下来,与各位同修共享。

同修S被邪恶迫害入狱三年,上个月刚刚回来。因为曾在邪恶的压力下妥协,而且回来后工作无着落,所以一直状态不好,学法不能入心,尤其是至今未能向明慧网发出严正声明。因为我们很熟悉,所以上周他和另一同修H一起来到我家,想在一起交流一下,能够对他有所帮助。

我先问了他最近学法情况如何,S说现在在家,时间很富裕,也能坚持学法,但脑子一直很乱,不能入心。我又问到他发了声明(以前迫于压力写的关于放弃修炼的所谓“保证”)没有,他说还没有,因为还没想清楚。我有些惊讶,“还需要怎么想清楚?难道你不认为你原来做的是错的吗?”他说“我知道应该声明,但是我想弄清楚我当时为什么会妥协,如果我现在声明,再遇到那样的压力我能不能保证不再犯同样的错误。”我说:“面对邪恶所作出的妥协无非是还有放不下的执著,你究竟怕失去什么?名、利、情,到底是哪一样?”他有些窘,“这个”了老半天说不出一句话,好半天才把话说完,说的还都是执著,都是借口。

我于是剥茧抽丝,把他的所谓“理由”一一击破,最后我竟一直问到他,“你到底还修不修?你整个的青春都是在修大法中过来的,而且正法已经到了最后的最后,你难道就愿意抱着你的执著看着别人圆满吗?”他支吾着,我知道他此时也说不出什么有意义的话来,也就喋喋不休的顺着自己的思路说了下去。为了让他听明白,我不停的旁征博引,比喻、排比,设问、反问,恨不得一下让他说出“我找到自己的问题了,马上写声明”之类的话。

这时,同来的H同修打断了我的话。“我记得师父在《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中讲到神的状态‘是宽容,非常洪大的宽容,能容别的生命,能真正设身处地的去想别的生命’,所以我觉得看到同修有问题时不是急于用自己的想法改变对方,而且同修的改变也不是因为我们,而是因为法。而且,看到同修有问题,给同修提意见或建议的同时也有我们自己向内找的因素。”我听了心里一动,还没等细想,被我问的沉默了老半天的S同修开口了,“为了让我明白,你打了好些比方,好象是一下把道理说明白了,其实不再是法理,也没有了法的力量,我的问题也不会被你打的比喻解决了。”

我听了张口结舌,心里很不舒服,有一种想反驳他们的欲望。但我清楚的意识到,是自己存在着问题,不但没能够宽容、理解同修,反而因为同修没有接受自己的建议,没从同修那里得到自己希望看到的反应而心里生出了怨。自己在面对同修的问题时,说话象连珠炮一样,是攻击性的,根本没有善。另外,多年来在常人中形成的观念造成自己执著于自己的能力,执著于口才,把对常人讲课的那一套拿到了同修中来,几乎是犯了解释法的大错。

想到这,心里的不舒服很快平息,心里不断的念着“洪大的宽容”,忽然觉得自己明白了很多,而且心里充满了对师尊的感激,感谢师尊在这样一个情况下借同修的口让我发现了自己多年来存在的一个大问题。

最后,我向两位同修诚恳的点了一下头,说:“谢谢你们,我知道以后怎么做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