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的反复长时间电击折磨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五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省报道)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恶警强迫被劫持在那里的法轮功学员违心表态放弃信仰,遭到拒绝后就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野蛮的酷刑折磨,包括长时间用电棍电击。以下是两个案例。

马桂荣被反复电击折磨

二零零四年十月二十二日,家住在长春气象局的法轮功学员马桂荣(女,五十三岁)在贴真相贴时被长春市绿园区派出所两个警察绑架,当时马桂荣兜里仅有的六元钱也被他们抢走。第二天,马桂荣被绿园区派出所非法关押一夜。之后,绿园区公安分局到马桂荣家中非法搜走一丝袋法轮功书籍和真相资料,后把马桂荣送黑嘴子女子劳教所四大队二小队非法迫害。

四大队管教丁小春(四十多岁)、大队长张淑华(四十多岁)因马桂荣不写所谓的“五书”(悔过书、决裂书等),张淑华把马带到一个小屋,用电棍电,强迫马桂荣写五书。马桂荣不写所谓的“思想汇报”,丁小春就经常用电棍电她,持续电了一个多月,每天电三次,少的时候也要电两次。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一次马桂荣不配合邪恶活动做操,还喊法轮大法好,丁小春就把马桂荣从一楼拽到六楼,四五个管教把马桂荣按下,好几个电棍一起伸到马桂荣的衣服里电。

还有一次马桂荣不写思想汇报,丁小春和王管教把她的手强行铐在管教室里,同时用两个电棍一边一个一起电。电了一个多小时,王管教还恶狠狠的说马桂荣挺有刚的,要电到电棍一直没有电为止。马桂荣后又被强行罚站在窗台边三、四个小时后才让回去。

最严重的一次是二小队和三小队合为一个小队时,以此为借口又强迫马桂荣写所谓思想汇报,马不写,张大队长用一个拳头狠击马桂荣前胸,王管教和丁小春一边一个用电棍电了一个多小时左右,马回到小队后就走不了路立刻躺下,以后吃饭下楼都由人搀扶着,上厕所都由人抬着。丁小春说马桂荣给劳教所造成影响,回到小队对其他人说要坏马桂荣。

而后丁小春就给马桂荣家属施压,谎说她不听劳教所指挥,让家属劝说她配合恶警。马桂荣此时的身体极其虚弱,在这种情况下,马因不做操,丁小春还使劲用手击打她。马桂荣被非法加期十七天,被放回时王姓管教还说等着她写思想汇报。马桂荣被非法迫害一年零十七个月后才回家。

李淑兰遭受的多次电击折磨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份左右,长春市西安广场派出所四名警察以查电表为由,欺骗家住在新竹花园的法轮功学员李淑兰打开房门,非法闯入室内翻衣柜和兜子,后绑架了李淑兰到西安广场派出所关押一夜。

第二天恶警把李送到长春市铁北监狱,进行一个月的迫害。一个月后,李淑兰被送到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非法迫害。

刚进劳教所,黑嘴子管人事的就强迫李淑兰填单子签字,李不签,恶警便打耳光和用脚踢,后把李送到四大队面朝墙站着两个多小时,晚上四点多管教让那些写决裂的人每两个小时换两个人,轮番的强迫李淑兰写五书。由于李不写,一晚上不让睡觉,第二天还遭到管教谩骂和毒打。

李淑兰后被送到二大队二小队迫害。管教强铜琴(三十多岁)把李淑兰叫到办公室,由于李不配合,她就对李拳打脚踢强行逼问,后李被送到二大队四小队迫害。

大队长刘连英把李淑兰叫到办公室,进屋刘连英就用双手轮番朝李脸部眼部从上往下打,李淑兰当时眼睛疼痛,左眼全部充血,两眼冒金花,看不清东西。接着刘连英拿出一个电棍强迫让李淑兰单用手握住,电了一会看不好使,就强迫李双手握电棍,同时打开两个电棍同时电李淑兰半个多小时,李当时就晕倒。后李由两人搀扶到床上,浑身颤抖。

五月份一个节日,李淑兰被强迫罚站,站了两天一夜后,一个上午,贾红颜管教把李叫到一个小黑屋仓库,拿本子打李耳光十多个,下午时贾红颜一个手指一个手指、一个脚趾一个脚趾、眼睛、嘴唇、私处,浑身从上到下电了四个多小时,没有电不到的地方,一直电到他们下班为止。当时李的脖子和浑身全是黑糊点,嘴唇全破。

第二天早六点多,李忍受不了这样的迫害,用头撞暖气包。后李被强行蒙上眼睛送到某医院,当时李的眼睛和脸部全肿,李的头部被缝六针包扎后,感到头里滴嗒滴水,眼睛也看不见,嘴麻木,手指、脚趾麻木。贾红颜还强迫李写为什么撞头的经过,从精神上和肉体上摧残李淑兰。李淑兰的身体被迫害成这样的情况下,贾还强迫李干活,让她背一百多斤的袋子。

由于李写的所谓“思想汇报”不符合他们的意思,二大队二小队管教于波(三十岁左右),把李淑兰带到办公室,于波打李耳光还挖苦她,李淑兰三顿饭没吃,身体极其虚弱,走路必须由人搀扶,在这种情况下,晚上,刘连英还把李带到她的值班室开始用小电棍,边电边威胁说你不吃饭,用大电棍电,这一次李被电棍电后,身体更加糟糕,浑身上下手指尖,脚趾尖,全身都是麻木,抽动,疼痛难忍,双手双脚常常抽动,走路更加困难。这种情况下,劳教所时不时的还加期迫害,累计给李加期半年,李的身体被迫害的非常严重。

二零零三年五月十七日,管教强迫李淑兰从劳教所的收发室走到大门口,由于李走不动,恶警还不让家属搀扶接,其家属从早上等到中午。管教看李不走,就派了个男警察强迫李搀扶对方。从劳教所出去后,不让李淑兰上亲属的车,而是由长春市铁西办事处一个司机,一个叫刘桂荣的主任(女,五十多岁)接走,并把李送到铁西办事处。

刘桂荣说不写五书,恶人罚李淑兰一千元,还写了收条,并称什么时候李写了五书,什么时候把钱还给李淑兰。李回到家中,一到所谓敏感日,长春市西安派出所就到李家中骚扰,还经常跟踪来骚扰李淑兰的正常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