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宽城县部份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案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六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二日中午,宽城县国保大队高山、张卫、汤道河派出所所长李昌及两名警察和乡副书记张小利非法闯入王翠英老人家中,他们象土匪一样把家里翻个遍,又把后院仓子撬开把真相资料抄走,并将老人强行推上车,绑架到看守所进行迫害。当村民得知消息后,纷纷斥责这帮邪党的干部象土匪一样,不讲法律、对善良老人不公。

十二年前的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了对人类正义良知的毁灭,对按真、善、忍的原则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实施了群体灭绝性的迫害。这几年在中国大陆,有越来越多的正义律师为法轮功学员作无罪辩护,国际社会也有越来越多的正义人士谴责并呼吁制止中共的迫害。那些参与迫害的人,所面临的将是整个社会的追究、清算和历史的审判。

以下记述十二年来宽城县部份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的实例。

一、王翠英老人遭受的迫害

宽城县大石柱子乡西梨园村法轮功学员王翠英,女,今年六十四岁,在修炼法轮功之前,由于丈夫的早逝,家庭贫困,还要抚养两个未成年的孩子,身心的操劳使她患了多种疾病,此时的她,早已对自己人生道路失去了信心,甚至想到过轻生,在这度日如年生不如死的时候,于九六年秋一个偶然的机会喜得法轮大法。通过学法炼功使她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义,并按真、善、忍的法理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她曾患有的多种疾病在短时间内竟不翼而飞,在她身上亲自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与美好。

在九九年“七•二零”以后,中共邪党江泽民团伙利用手中权力迫害法轮功,王翠英曾先后两次被拘留、两次劳教,不分昼夜多次上门骚扰迫害。

二零零零年农历四月初七的夜晚,汤道河派出所警察翟文义带领乡干部金向民、村干部郭英等人非法闯入王翠英家,把大法书抄走。第二天王翠英打听到书在翟文义手里,于是王翠英去找翟文义要书,此时翟文义正好还在乡里,可是王翠英却被翟文义骗到宽城县洗脑班进行迫害,因王翠英不配合邪恶,被非法拘留十五天,由于交不起饭费,又被非法拘留十五天,总计三十天放出来。

二零零零年七月十七日深夜,又被骗到宽城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多月(参与迫害者正在调查之中)。

二零零一年元月,王翠英去北京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被非法劳教一年。宽城县国保大队张荣誉、孟宪鹏等人把她送到臭名昭著的河北省保定市高阳劳教所,经狱医检查身体不合格拒收。又到当地医院在两天内做了两次检查身体仍不合格拒收。张、孟二人气急败坏,破口大骂,强迫劳教所收下。在劳教所里,王翠英老人每天除了十多个小时的奴役劳动外,还遭到电棍电、睡湿床等惨无人道的迫害。因长期睡湿床铺,致使全身长了疥疮,就连衣服都沾在身上,疼痛难忍。一年回家后,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并坚持几个月的学法炼功,疥疮终于不见了。

二零零九年七月的一天,王翠英还在地里干活,可宽城县国保大队高山、张卫、汤道河派出所、乡、村等恶人非法闯入她的家中,这帮恶人象土匪一样翻箱倒柜,撬仓房等把家给翻个遍,把她的大法书和资料抄走,并将她非法绑架,又编造一些假罪名非法将她非法劳教一年零九个月。

在劳教所里挨打挨骂是家常便饭,狱中恶警甲凤梅还指使普教扒光她的衣服,最后连围在身上的床单也被抢走,除了洗漱上厕所外,不得出门半步,还让她住在阴暗潮湿的房间里,床上都发霉长了綠毛,这种折磨长达两个月之久。于二零一一年她终于获得自由,回来时老人被迫害得连走路都很艰难,可这样的人回家没几天,宽城县“六一零”头子曹凤志、乡干部宫小凯、村干部金守文假惺惺的拎着一桶油和一袋面粉来她家所谓的“探望”,其实不过是为了坚实她而已。在以后的一段时间里,恶人多次上门进行骚扰。

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二日中午,宽城县国保大队高山、张卫、汤道河派出所所长李昌及两名警察和乡副书记张小利非法闯入老人家中,将老人绑架到看守所迫害。

二、白翠华被迫害事实

白翠华,女,今年五十岁,是宽城县大石柱子乡西梨园村人。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知道了做人的道理和如何重德行善,做一个更好的人。在几年的修炼中使身心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以前的多种疾病都学法炼功都好了,使她真正找到了人生的真谛和快乐。

可是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迫害后,她和所有法轮功学员一样是大法的亲身受益者,想给大法说句公道话。从那以后,被宽城县公安局、国保、汤道河派出所、大石柱子乡、村恶党的追随者不断上门骚扰、恐吓、威逼、绑架、关押、劳教、罚款、强迫背叛信仰。下面是她在这十二年中遭受迫害的事实。

在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法轮大法被冤枉,白翠华上北京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被大石柱子乡书记金向民、郭玉柱、村长裴术、村书记郭英,以不拘留为由非法罚款三千元,由于家庭贫困拿不出,只好借钱,交罚款一千元。随后公安局白俊海、张永军、派出所所长王守凤等人又把白翠华绑架到拘留所关押迫害,几天后放回。

一九九九年十月宽城县国保崔华、汤道河镇派出所翟文义、大石柱子乡王春山等人到白翠华家,强行将白翠华绑架到宽城县看守所关押迫害一个月,罚款一千元。

二零零零年四月初七,汤道河镇派出所翟文义到法轮功学员家骚扰把大法书抢走,白翠华和法轮功学员到乡里要书,被翟文义以给书为名骗到宽城县被绑架到洗脑班搞精神迫害。被高学龙、孟宪鹏戴手铐强行关押到看守所迫害十五天,后被国保张荣誉加期十五天索取饭费后被家人接回。

二零零零年六月六日,白翠华再次进北京,到车站被清龙售票员等乘警劫持后,转到北京驻京办事处,她和另一名法轮功学员锁在一张椅子上,到晚上当地公安局国保大队长张荣誉把她们几名法轮功学员关在一间屋里,两个人铐在一起,张荣誉怕晚上她们跑了,他自己把床横在门口休息。第二天,公安局等人把她们劫持到看守所。在途中因没吃东西,在车上呕吐,连苦胆水都要吐出来了,胃痛难忍,有一同修给她一个在家拿的发酸的饼子充饥,才停止呕吐。回来后被审问、关押在看守所,到看守所身体高烧、喉咙肿痛,吃玉米面都卡出血来,天气炎热人多,十来个人横睡在一起,妄图想要家人交罚金,逼她转化被拒绝。

白翠华和其他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了三个多月,于二零零零年十月二十日在拒签劳教票的情况下,被非法送往开平劳教所迫害。在劳教所遭犯人毒打,冬天拖到大会议室里迫害,双手用布手铐绑在铁窗挨冻数小时,被犯人打骂多次。有一次被管教队长秦小艳命犯人把她和几名法轮功学员绑在阴面铁窗挨冻,手倒背绑在窗栏上,头朝下低,把外衣敞开迫害法轮功学员,她的头部被犯人毒打后受到了很大的伤害,最后被迫害的神智不清,又被关在小号里加重迫害,遭到犯人毒打,又把她送到精神病院迫害,绑在床上注射精神病药物。在这种情况下逼写转化,才被放回。

酷刑演示:冻刑——冬天,铐在铁窗前将门窗打开
酷刑演示:冻刑——冬天,铐在铁窗前将门窗打开

二零零一年腊月十八日,宽城县国保、派出所、乡白少民等恶人到白翠华家骚扰绑架,她在集市被国保大队张永军发现后遭绑架,抵制迫害遭派出所张卫国揪头发,被恶警强行抬上车劫持到看守所迫害,两夜没有给被褥让她挨冻。经她绝食反迫害七天被放回。参与者国保大队张荣誉。

二零零三年四月二十五日,白翠华在家被宽城县国保大队指导员孟宪鹏伙同汤道河派出所、乡政法韩保山、乡妇联等参与到家迫害,婆婆怕把她带走,给孟宪鹏下跪两次,哀求孟宪鹏,孟宪鹏不但没有同情心,反而利用家人逼她写保证书,她不配合。孟宪鹏又给宽城县公安局打电话,来十多人将她抬上车劫持到公安局,非法送往看守所。当时是非典高峰。她们两名法轮功学员体温高,看守所拒收,高山为了达到迫害目的。把她们又送到非典医院做抽血化验。说她们是炼法轮功的情况后,医院作了化验。又把她们送往看守所,看守所医生怕担责任拒收。高山气急败坏,给“六一零”主任打电话,李泽远打电话强压看守所收下,折腾到晚上十多点钟,看守所才把门打开。

白翠华在那里反迫害绝食抗议,遭到男刑事犯人的野蛮灌食米汤、盐水等迫害。在痛苦中她唱大法弟子的歌曲,被看守所大队长张卫命恶警给她们俩戴上自制手铐,上厕所都得两个人互相帮忙,手腕都被卡破,红肿,疼痛难忍,她们找值班警察才给取下来,就这样被铐了十一天。(这种迫害刑具只有严重闹事者才用这种处罚,而且不超过三天,这是拘留所墙上写的明文规定),在拘留所绝食时来例假不给卫生纸,只好用拘留所里的破被褥里的烂棉花代替,被关押十五天,遭到了惨无人道的迫害。

酷刑演示:长时间铐手铐
酷刑演示:长时间铐手铐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在家又被“六一零”曹凤志、李景连、国保大队、汤道河派出所所长思福利、张卫国、村书记郭英、村长裴国信等人劫持到洗脑班迫害,乡恶党参与者给曹凤志3000元(曹凤志自己说的),当时在乡她亲眼看到给乡干部郭凤军补助费陪我到承德洗脑班迫害。她和另外两名男同修被“六一零”李泽远、曹凤志、李景连、国保指导员孟宪鹏等恶人劫持到承德洗脑班迫害。在那里遭到强行灌食,十三天被迫害的晕倒,遭到邪悟者的精神迫害。

酷刑演示:灌食
酷刑演示:灌食

回来后,二零零四年五月十一日,因白翠华在洗脑班迫害期间,没钱买生活用品,郭凤军出钱买生活用品,说乡给报销了。白翠华把钱退回,并给乡书记常福林写信说明此事,希望他不要参与迫害。常福林大怒,把捎信的法轮功学员扣押,又叫来公安局国保,说她发真相资料。国保等恶警把她家包围,像土匪一样跳墙,手拿棍棒破门而入,妄图绑架她。家人遭到恐吓。她不在家免遭绑架。

在二零零六年四月二十五日,她被恶人构陷,公安局国保、“六一零”曹凤志、派出所、乡一伙恶人半夜十二点,从邻居家跳墙非法闯入她家,女恶警问她是谁,当时她一人在屋住,一伙恶人到处翻东西,曹凤志把炕底下和她的被褥全翻遍,找到一本大法书被曹凤志抄走,又把她绑架,当时她想告诉她婆婆一声,恶警不允许,又把她抬上车,绑架到看守所。于二零零六年四月二十七日被国保大队长高山和男女恶警三人(刚从警校毕业的),把她和另一名法轮功学员劫持到高阳劳教所迫害,身体不合格,高山把她们劫持到保定医院作非法体检,又打电话给所长必须收下。当时正是强迫转化,她继续绝食抗议,遭到灌食迫害,被女犯人包夹毒打,罚站,因身体虚弱,晕倒,不放弃信仰又被女包夹用褥单撕成布条,把双手绑上,遭到用脚踩大腿肌肉等迫害。大腿青紫,肿痛十多天不能正常行走,连喝水、上厕所都困难。在身体严重失血的情况下劳教所不放人。有一次她晕倒被送进医院,医生说来晚了,怕是不行了。她心里只有师父一念才活了过来。家人、亲戚、和村民要求保外就医被拒绝。一天后,她又被劫持到劳教所继续迫害。在身体没有恢复的情况下被非法关押一年零三个月才被放回家。

二零零九年三月二日,汤道河派出所恶警刘瑞堂和干警李志强伙同乡白小军、宫晓凯到她家骚扰。在奥运期间蹲坑骚扰,进行扣押身份证等种种迫害。她去向他们要身份证时向他们讲迫害事实被刘瑞堂堵在门口,随后打电话又来几个恶警把她绑架到派出所。国保大队长张卫和一名女警非法把白翠华劫持到国保大队非法关押十四天后,又被强加罪名被劳教一年零九个月,她拒绝不签,高山代签,在劳教票上签上白翠华的名字被劳教。

白翠华被非法关押在开平劳教所,由于她不配合邪恶,遭到女恶警闫红丽、王文平等人扒衣服、戴手铐、绑椅子、罚站等迫害。一次因身体遭迫害来例假不停,炼功又被闫红丽用电棍电大腿、电嘴等迫害。

在这种精神和肉体受到极度的折磨使她十多天神志不清,也不放人。女恶警还安排狠毒的犯人看管、打骂法轮功学员。他们讨好恶警,达到给他们减期的目的,利用犯人逼法轮功学员写放弃信仰的保证书等迫害。在反迫害中,白翠华不承认是劳教学员、不穿劳教衣服,被管班恶警贾凤梅指使犯人把她的衣服扒光,只剩内裤。还把所有衣服抢走连解教走的人给的衣服也被抢走,还利用男大夫在羞辱她们,扯法轮功学员围着的被单、扯背心的迫害。四十天只穿一件背心和裤头。犯人在她的指使下加重迫害法轮功学员。如单独上厕所不给开门,遭到辱骂。不给洗头、洗脚水,无奈只好用塑料袋装水借助窗台阳光把水晒热洗头、洗澡。不让法轮功学员下楼买东西,让别人代买有一次少了八十元钱,也无法查找。长时间的迫害身体虚弱,一年多例假不停,而且严重,去医院检查还让自己出钱,检查严重贫血还不放人。

白翠华于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日重获自由,经历了一年零九个月的精神、肉体的残酷迫害,回到家中走几步都走不动。为了不让家人承受精神压力,她坚持做家务,通过修炼法轮功,身体得到了康复。好景不长,过一段时间又遭到乡白小军、宫小凯、“六一零”曹凤志、派出所所长李昌等人的骚扰。全家人生活在痛苦之中,同时又带来了经济的迫害。

三、法轮功学员郭翠莲屡遭迫害

河北省宽城县大石柱子乡西梨园树郭翠莲,六十五岁,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知道如何做好人的道理,按照真善忍做个更好的人,几年的修炼身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几种病都好了,特别是有两种病是需要做手术的病都好了,也明白了大法完全是救人的,这么好的功法谁学谁受益。

九九年迫害发生后,郭翠莲受到多次严重的迫害。

一九九九年十月份,汤道河派出所翟文义和乡干部王春山到西梨园村找法轮功学员上乡里办班,当时去了几名法轮功学员,问是否还炼不炼,我们在场的法轮功学员说炼,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不炼,他们说国家不让炼,他们说一定要炼,派出所所长翟文义叫来国保大队队长崔华把法轮功学员非法送到拘留所,拘留所屋里没有任何东西,连卫生间都没有,他们冻得背对背坐着,非法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六月份汤道河子派出所所长翟文义又一次带着乡干部王春山到西梨园村,在村干部带领下把法轮功学员大法书籍抄走,第二天郭翠莲和几名法轮功学员到乡里要书,警察说让他(她)们到公安局要去,把郭翠莲等人骗到公安局,又把郭翠莲等人送到党校洗脑班,法轮功学员跟警察讲清真相他们不听,又非法拘留十五天,又强行加十五天,一个月才回家。

二零零零年七月份,为了给大法说句公道话上北京上访,郭翠莲被公安局劫持回来,非法拘留四十五天,家人去公安局要人才放回家。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份,一次郭翠莲去北京又被公安局国保大队人员劫持回来送进看守所,正要过新年的夜晚十二点把警察叫醒,把郭翠莲送到高阳劳教所,经狱医检查身体不合格拒收,张荣誉大骂我们,把郭翠莲带到医院检查回来还不收,他们又把郭翠莲带到县医院检查,让医生证明我没有病,他们给劳教所不知说了多少好话,非得把郭翠莲收下,到劳教所用电棍电,干体力劳动一天10几个小时,恶警逼郭翠莲骂师父,硬把郭翠莲劳教一年,才放郭翠莲回家。

二零零九年三月份九点多钟,趁郭翠莲不在家时,大石柱子乡白小军和小凯私自闯入郭翠莲家,郭翠莲回家一看他们要非法绑架其他法轮功学员,同时抄走郭翠莲的家中的大法书和师父的法像,还有其他的东西被抄走,然后他们叫来派出所警察刘玉堂,又给公安局打电话调来张玉申和张卫把郭翠莲抬上警车,到公安局强迫做笔录,照相,按手印,非法逼供让说出其他法轮功学员到郭翠莲家几次。郭翠莲不配合他们,向他们讲清真相,告诉他们不要迫害法轮功学员,迫害法轮功学员是有罪的,法轮功学员都是好人,没违反国家任何法律,郭翠莲真心想为他们好。结果张玉申殴打郭翠莲的脸,一连打了七八掌,非法拘留十五天,几次饭费记不清了。

四、刘淑阁、金守春夫妻被迫害经历

刘淑阁 女、 四十九岁, 是河北省宽城县大石柱子乡,西梨园村人。九六年得法,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明白了人生的真实的意义,并按“真、善、忍”原则做人。邻居们都说她是一个心地善良、乐于助人的好人。

自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江泽民利于手中的权力残酷迫害法轮功。法轮功学员刘淑阁曾多次遭到非法绑架到宽城县洗脑班、拘留所、劳教所,受到了不同程度的迫害。九九年刘淑阁因坚持信仰“真、善、忍”,被宽城县国保大队非法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四月七日,被宽城县公安局局长高学龙、孟宪鹏,国保大队张荣誉,汤道河派出所所长翟文义非法绑架拘留一个月。二零零零年某月因进京上访,说句真心话,又被宽城县国保大队高学龙、张勇军、高山、孟宪鹏非法绑架后送唐山开平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十八日,宽城县国保大队张荣誉、张勇军、孟宪鹏伙同汤道河派出所指导员张卫国,大石柱子乡司法白少民,非法绑架刘淑阁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三年四月二十五日,宽城县国保大队指导员孟宪鹏、高山、汤道河派出所、大石柱子乡政法韩保山、乡妇联非法绑架刘淑阁到县看守所迫害拘留十五天。在黑窝里遭到野蛮灌食、灌盐水、戴自制手铐,手腕都被卡破、红肿、疼痛难忍,被铐了十一天。

二零零五年刘淑阁再次遭绑架。参与者有宽城县国保大队的高山、张、汤道河派出所干警、大石柱子干部(不知姓名)。被送往保定高阳劳教所,劳教三年另四十天放回。

二零零八年,以家里安装电视卫星接收天线为由,又被宽城县国保大队高山、张卫、张荣誉(公安局局长)、大石柱子乡白小军、王景刚绑架,送唐山开平劳教所一年零八个月。

二零零一年法轮功学员金守春进京上访,为法轮功说了一句真话,被非法抓进北京前门派出所。因不报姓名,几个警察用橡皮棒暴打。被打昏死醒后,听出是秦皇岛青龙口音后,青龙驻京办把我接回青龙公安局看守所。在唐山荷花坑劳教所劳教一年。

金守春一九九九年被宽城县拘留所非法拘留一个月。

二零零三年,金守春因传播真相资料被人举报,被宽城县国保大队高山、张勇军(张已被调走)等五名警察非法绑架到宽城县看守所迫害。金守春绝食抗议迫害,要求回家。看守所长张卫命几个警察和普犯野蛮灌食、灌盐水,致使金守春便血,又把金守春绑上死人床强行输药。以后又把他送保定高阳劳教所,检查身体不合格拒收。高山、张勇军等警察当金守春的面说给送三百元的礼,不然非把他收下。当时质问:这是你们警察干的吗?他们无耻的说是为你好。好心的医生拒收黑心钱。金守春被放回家,解除劳教。

二零一一年六月,正是水稻插秧季节,宽城县“六一零”曹凤志伙同大石柱子乡宫小凯、白小军等十来名干部把金守春非法绑架到承德洗脑班进行迫害。在路上金守春向曹凤志等人讲真相,他们不听还轮番的打金守春,他的胸部多天疼痛,不能用劲。在黑窝里他们不让炼功。几个恶警用手铐铐金守春,用手铐狠狠的殴打,没有一点人性,还说什么那里是春风化雨,所谓的什么帮教。十天后回家,错过插秧的好时机。

五、部份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情况介绍

宽城县大石柱子乡双松汀法轮功学员王广山,今年八十岁。于二零零三年十月二十日晚上被宽城县公安局长高学龙、国保大队长张荣誉、孟宪鹏、张永军伙同汤道河派出所非法闯入家中,把录音机和大法书等抢走,劫持到本地看守所迫害七天。

法轮功学员白桂连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因进京上访,为大法说一句真话被宽城县国保大队接回关押在看守所一个月。乡里来人威胁家人,拿了一百元钱,县国保非法勒索四千五百元。过程中威胁、恐吓家人。丈夫被吓心脏病复发至今未完全恢复。

宽城县大石柱子乡孔家沟村法轮功学员郭玉荣在二零零八年六月十八日的下午,由于本村干部和乡司法王景刚的上门骚扰,宽城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长高山等恶警伙同汤道河派出所到她家强行抢走了新唐人锅盖和电视机、两部机子和遥控器,把她强行抬上车,劫持到宽城县公安局进行非法审讯后,送进拘留所迫害。几天后又被高山、张卫和一名女恶警非法送往承德下板城拘留所迫害。在拘留所遭到宽城县恶警张卫的殴打,还遭到承德恶警电棍电击迫害。几天以后她被迫害得出现休克状态后,被承德拘留所恶警送医院继续迫害。恶警往她嘴里一边倒水,一边把刚拍死的苍蝇往她嘴里扔。当天又被县国保大队长高山、强卫等恶警挟持到宽城县拘留所迫害。十五天后,他们又逼迫她的家人写了两份保证书才把她放回家。

宽城县大石柱子乡双松汀法轮功学员石晓梅,在车站遭乘警挟持后非法审讯,被恶警非法绑架到北京办事处,两个人铐在一把椅子上,张荣誉又把她们几名法轮功学员关在一间屋里铐了一夜。她被宽城县公安局看守所迫害一个多月后逼迫缴纳罚金三千元才被放回家。后来家人又要回点钱,具体数字不详。

宽城县大石柱子乡双松汀法轮功学员白秀成,于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七日进京证实法,被北京恶警非法绑架,送往北京西城区看守所迫害。恶警、犯人强行灌食,鼻口出血不止。二十多天后被宽城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长张荣誉、张永军等恶警接回关押在宽城县看守所迫害两个多月后,非法罚款三千五百元。被放回后又被当地邪党人员监视。二零零八年奥运期间,宽城县“六一零”曹凤志、乡司法王景刚、白小军又到板城工地进行骚扰。

宽城县大石柱子乡双松汀法轮功学员孔素阁,于二零零三年十月二十日晚上,在家洗脚时被宽城县公安局局长高学龙、国保大队长张荣玉、孟宪鹏、张永军、余潇潇,伙同汤道河派出所、乡司法白少民,带领十多名恶警非法闯入家中强行抬到村外河边塞进警车,同时抢走三台录音机、手电筒和大法资料、大法书籍,还有一些不是大法的磁带也被抢走,是用被单包走的。把她非法绑架到看守所进行迫害,后来又转到承德看守所继续迫害一个月,交罚金一千三百元,把她放回家,回来后他们又多次到她家进行骚扰。

这些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并没有触犯任何法律,他们无私的让人们了解真相,期盼着善良的人们能明白大法真相后生活的平安幸福,在如今天灾频繁,关心着人们如何能保个平安。这样做对所有人都有百利而无一害,却遭中共警察无端的迫害,是善是恶一目了然。最后,奉劝那为虎作伥、助纣为虐的恶徒们:立即停止迫害法轮功学员,为自己留条后路。

河北省承德市宽城满族自治县大石柱子乡
详细邮编地址:067603 电话区号:0314 手机拨前加“0”
大石柱子乡书记 手机13832460699、宅6631850
大石柱子乡副书记张小利 手机13503147136、宅6861451
乡长:周建福 手机:13932422650
书记:王 宅电:0314—6631805
手机:13832460699
政法委书记:宫小凯 宅电:0314—6879705
副书记:张小利 宅电:0314—6861451
手机:13503147136
河北省承德市宽城县:
邮编:067600 电话区号:0314
“六一零”头子曹凤志 手机13832410318
公安局国保队队长张卫 手机13903247389
公安局副局长张荣誉 手机13613146656
国保大队教导员高山 手机13831498678
国保大队张玉森 手机13932425620
河北省宽城县 邮编:067600 区号:0314
河北省宽城县汤道河子镇派出所
所长:李昌 手机:13731419566
河北省宽城县:
“六一零办公室”
主任:曹凤志 手机:13832410318
国保大队队长:张卫 手机:13903247389
公安局副局长:张荣誉 手机:13613146656
国保大队教导员:高山 手机:13831498678
国保大队:张玉森 手机:13932425620
成员:王艳玲:13653146998
梁仕华:13503342382
张炜:13832440789
杨建立:13663349826
宽城县公安局局长:刘振旺 15803246666
宽城县看守所:0314-6860400
宽城县拘留所:袁晓成 13653249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