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得失不是人的眼见为实的观念所能衡量的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六日】今天午休时学法,读到《转法轮》第二讲“有所求的问题”,我忽然明白了一个理:修炼得失不是人的眼见为实的观念所能衡量的。正如师父在书中借用治病这个问题,论述了更高深的法理。不是有人给人治好了病,或做成了什么事,就修的如何如何好了。

对照大法,看到自己那肮脏的低能的人心,执著于做成什么事情,反而把事情弄砸了。比如,当被迫害非法关押到劳教所或洗脑班时,当时由于执著于出去证实法,执著于出去这种表面形式(虽然这也是一种证实法的体现),在背法,找自己心里哪有漏,发正念,呼喊“法轮大法好”,绝食——都“解决”不了问题的情况下,想依赖一位曾有一面之缘的劳教所警察透露点能早日离开的办法,结果被邪恶钻空子。那警察叫我写模棱两可的“三书”,他说,你意指保证不学邪教——共产党这个邪教,悔你被中共邪党欺骗了的过,揭批共匪的罪恶思想对你造成的毒害。表面看来警察能这样说也没有恶意(其实是大多数中国大陆人都或多或少有的党文化的污染和毒害所致),甚至他还善意的告诉过我一次(他当时看劳教所黑窝强制的手法对我无用时,佩服的告诉了我一次:好样的,你只要坚持到明年的5.13都不写三书的话,那就是你走出劳教所的日子,还会有你认识的社会阶层较高的同修来接你……)

不论自己有多少当时自以为是的理由,写了模棱两可的“三书”,旧势力就死死抓住“两可”的这一让步,尽管当时想的是回避邪恶,暂敛锋芒(其实大法弟子做好三件事,堂堂正正证实大法都是平和理性的做的,这本身就是遵照师父教导的真善忍的修炼原则,用善的一面维护大法证实大法。)——然而当时没有意识到这种“两可”实际上是一种符合邪恶,实际上是对邪恶对大法弟子迫害的一种默认与承认啊!邪恶就抓住这一点,一步步的把我往悬崖下推。为什么会这样啊?不就是我有求于早点出去吗?古人还讲“勿以成败论英雄”,这种从狗洞里爬出去的算什么英雄好汉?更何况大法弟子是修炼人啦,要比常人中的英雄纯正、在法中才对呀!

师父不是要我们成为常人中的英雄,我个人悟到:那只是现代人类道德一日千里下滑后的所谓英雄。就象治病,不是看这病一时好了,就认为对。要看是怎么治好的:是损了自己的根基去换来的呢;还是招来的附体治好的;还是在高层次上出功了,这种高能量物质对病产生的制约作用;还是有这种强大的功能给人消除这个业力。

师父讲:“我最珍惜的是过程。生命的一切过程才是这个生命的整体。正法的整个过程是最珍贵的,这就是宇宙的一切,是最了不起的事情。正法这个过程就很主要,所以不能任由旧势力参与。特别是作为正法来讲,我要走的路我为什么这么坚持,因为那是在开创未来。我在宇宙中所做的那一切,那是最值得珍惜的,那是我将来要肯定、我承认的。不是我要的,那是不能够承认的、不能被肯定的,那是耻辱。所以在正法中,无论碰到什么样的魔难,碰到什么样的冲击,都改变不了我的意志,都改变不了我要做的。”(《美国首都讲法》)

在正法时期,作为大法弟子,应当有这样的气概——“天性豪气洪”(《洪吟二》〈法正一切〉),因为我们是师父的弟子。大法弟子这是多么神圣的令众神都刮目相看的伟大荣耀啊!

再回过头来看看大法弟子走过的路,就我个人而言,摔摔打打中走到了今天。有的人写了模棱两可的三书后,邪恶便得寸進尺,下一步要挟再写的符合它们的格式一点,再符合某关键字句一点,这样让人回头都很难了。我出了劳教所黑窝后,很长一段时间乃至几年都很难精進,很难有当初第一次被非法劳教后没写三书那种堂堂正正、坦坦荡荡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气势了。而这段低谷,让我看到了自己身上过去自己没有发现的受党文化的毒害,表现在人的一面对邪党的假、恶、斗、抢、邪、骗、煽、间、贪、淫、灭、控的漠视。现在,我终于更清晰的认识到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全盘否定旧势力安排给大法弟子的这个恶魔——共产邪灵。自古修炼不是讲“降魔成道”吗?现阶段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好的三件事的过程,学法修心正念正行救度众生的过程,远远超过古人降魔成道的过程。这是自己返本归真、同时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过程。不能只图眼前看的见的难易,永远要看实质是否真正符合大法和师父的要求。

个人体悟,由于现阶段层次所限,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