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平度市祝沟镇法轮功学员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六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江泽民团伙在嫉妒和权欲的驱使下,悍然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利用电视、报纸、电台等媒体,并下达邪恶指令,对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政策。

山东平度市祝沟镇恶党党委操控派出所、司法所等部门直接参与对当地法轮功学员的血腥迫害,非法抄家、勒索罚款、明目张胆的抢东西、拿粮食、砸家、把锅都拿走。下面是当地法轮功学员遭受的迫害简单介绍。

(一)张月梅、女、五十七岁、平度祝沟镇且格庄,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江氏集团开始铺天盖地打压法轮功,几次被党委、派出所绑架、关押政府、拘留、劳教、罚款。二零零三年春在集上讲真相,被派出所矫恒雨等人抓到派出所揪着头发从办公室到走廊来回拖,把右脚跺的穿不上鞋、勒索三千元现金。零四年夏天镇党委、派出所七、八个人闯入她家,强行把她抬上警车送往平度洗脑班迫害半年,六一零勒索她丈夫六千多元才让回家。

零七年农历五月十六日张月梅和同修在郭家集讲真相,被赵洪武派人跟踪,二十一日集又去讲真相,赵洪武设了圈套,恶警栽赃她们偷了他们一千元钱,恶警拿着很粗的棍子,当场把三人毒打一顿,在场的人都不忍心看下去,求他们别打了。刘杰(六一零专迫害法轮功的打手)赶到云山派出所,揪着张月梅头发往墙上撞,用手打她脸,劫持到平度非法拘留半月后又送王村非法劳教一年。

零九年七月二十一日张月梅在祝沟集上讲真相,被祝沟派出所恶警绑架,刘杰从平度赶到合同派出所所长刘伟又勒索她丈夫五千元现金,她兜里一百二十元钱也被翻去。

(二)张金敏,女、五十九岁、平变祝沟镇东连格庄人,因修炼法轮大法,从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开始,遭到中共党委、派出所、农机站、信访办迫害,(参与迫害的有牟春阳、王永瑞、张军强、王显英、村文书、张丕丛等其他不认识的)。九九年进京上访被平度公安局拉回,李林志用脚踹前胸后背,另一个恶警揪头发,按到地上打头,当时她的头象裂开似的,被拉到祝沟党委关押在一间小屋,白天干活,晚上站在雪地挨冻,强迫蹲马桩,蹲不好挨打,把家人带去,让孩子下跪,逼迫老人打她。十二月二十五日张金敏第二次进京上访,被江西驻京办拉到江西新余看守所一个多月,被绑到死人床上打不明药物针,用开水烫,整个头、脸、耳朵、眼睛都被烫起泡,脸上流黄水,所有的迫害费用全是自己的工资,这样非法劳教两年半,在劳教期间,被恶警付军用警棍打的到现在腰还痛。

零七年六月五日晚十一点三十分,祝沟派出所矫恒雨竽十几人翻墙进入张金敏家,抢走大法书、卫星锅全套设备、还砸坏洗衣机,刘杰拿书打脸,揪头发按在地上两手扳脚。后送往平度非法拘留半月。零八年七月矫恒雨、王恒成一伙下午两三点钟又闯入张金敏家,把她和郭秀花绑架到祝沟派出所,王恒成扭张金敏胳膊,用拳头狠心打脸,后送平度非法拘留半月。

(三)齐新山,男、四十四岁、沂水县黄山镇西黄村人,在二零零一年九月三日晚十点左右,被沂水六一零和当地派出所翻墙进入家中半夜绑架到派出所,被姓刘和姓张一个在前脱下皮鞋打头,一个在后用脚踢,连续打了两个多小时。第二天被送往看守所,看守所不收,下午又拉回乡政府继续关押四十多天,后走脱流离失所。

零七年一月十日去云山镇钓鱼台村给人安卫星锅被人构陷,被云山派出所绑架,平度六一零打手刘杰用苍蝇拍打头,用书打脸,打累了才停下。第二天早晨被送到平度拘留十七天后又送到章丘二所劳教一年。家中被抢劫走器材十二套、发射器、接收器、大锅外加接收机、高频头、电视机等还有很多东西,一万五、六千元的现金,身上带的一千七百二十元现金也被抢走,后又敲诈勒索家人六千元。

(四)王友忠,男、四十九岁、平度祝沟镇清水村人,因坚修真、善、忍,几次被祝沟政府、派出所绑架,司法所打手穆春阳强逼把手插进雪中拳打脚踢(参与迫害的有王永森、李尧国、穆春阳、田珍松),抢走家电焊、电钻、电动框、耕地机、万能表、还有现金两千元。二零零六年在来西地区安卫星锅被来西公安局、平度公安局、六一零、祝沟派出所一直上门骚扰。二零一零年王友忠在莱州打工,晚上喷写大法真相标语被当地派出所绑架关押四十多天后,被莱州公安局非法劳教两年。

(五)张清连,男、五十三岁、平度祝沟镇清水村人,因修炼法轮大法,被祝沟党委、派出所非法关押,晚上坐在水泥地上,双腿伸直,双手握着脚尖,让看诬蔑大法电视,抢走家中三轮车、花生米八袋、电话、电视、现金两千元现金。

(六)王太永,男、四十七岁、平度祝沟镇清水村人,九九年七二零讲真话,被中共党委书记李书亭、镇长王永瑞、司法所穆春阳等关在一间小屋坐在水泥地上不让睡觉,长时间蹲马步用雪把脚培起来,叫写保证书不写就打,还抢走家里的拖拉机,敲诈勒索了两千元现金才给车。

(七)盛松刚,男、六十七岁、平度祝沟镇祝西村人,两次进京上访被平度恶党人员绑架回在党校迫害五天,被祝沟党委罚款五千二百元现金,第二次被抓回来的半路上出现车祸,车撞坏了,晚上遭到牟春样、张发仁两个恶警轮班打脸,还说今晚非叫他喝面条不可(就是叫他哭),打的手痛了就用竹板子打,脸都被打成紫色的,派出所恶警小宋用啤酒瓶拼命的打他的头,恶人一看怕出人命第二天放他回家。二零零一年被派出所绑架到党委绑在树上。二零零三年正月十九日被平度六一零绑架到平度洗脑班迫害三十八天。

(八)张淑芳,女、六十岁、平度旧店镇东刘家庄人,因为坚持修炼真、善、忍,几次被中共邪党绑架、拘留、关押政府、洗脑班、党校(在党校罚款三千元);一次到同修家被绑架到村委大院,祝沟派出所指导员于涛抓着她的头发摁在地上,三、四个恶警拳打脚踢。又拉到祝沟派出所绑在电线杆上,两只手来回打了十多分钟。二零零一年在开法会被旧店派出所刘滨等人抓去用手铐铐在排椅上三天,第二天刘滨从平度找了两个恶警用狼牙棒打她一个多小时,全身多处发青,不能走路。二零零九年六月十三日平度六一零、旧店政府、派出所、东刘家桩村委书记刘喜辉上午九点钟左右打她家门,邻居打开门,一开门他们就把张淑芳拉上车,平度专管法轮功刘杰等人非法抄家,拿走电脑、打印机、大法书、现金三千多元,还有许多东西,她大儿子去要人又被他们勒索两万元,又花一千多元请客。

(九)王春平,女、四十七岁、平度祝沟镇清水村人,因修炼法轮功被祝沟党委绑架迫害。

(十)王菊香,女、五十岁、平度祝沟镇清水村人,因进京上访被莱西恶警绑在电线杆踢腰,被祝沟派出所接回关在党委迫害三、四天,又送平度非法拘留十二天。

(十一)林广玉,女、四十九岁、平度祝沟镇清水村人,到政府讲真相,被党委书记李书亭等人绑架,晚上让坐在水泥地上双腿伸直,双手握着脚尖,还逼迫她双胳膊伸直双手端着一盆水,用电棍电她胳膊,用脚踢。二零零三年四月初的一天早晨,祝沟派出所矫恒雨等四、五个人把她强行拉上车绑架到派出所等到晚上十点送平度洗脑班迫害。

(十二)丁莉,女、四十六岁、平度祝沟镇人,二零零一年发真相被李家庄恶党书记非法劫持,被祝沟派出所拉回,两天后送往平度公安局,近接送往青岛大山看守所迫害一个月后,送往淄博王村非法劳教二年,祝沟派出所勒索她丈夫一千块钱,家里没有钱就把她丈夫绑架到派出所,只剩下七岁的孩子在家;她丈夫担心孩子,把家中的一百五十元钱给他们,他们才让回家。

(十三)隋广花,女、六十多岁、平度祝沟镇祝沟村人。二零零七年农历五月二十一日在郭家寨集讲真相,被赵洪武派人跟踪,栽赃说偷了别人一千元钱,当场被几个便衣恶警拿很粗的棍子毒打一顿,送平度非法拘留半月,又被劫持到王村劳教迫害一年。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九日在祝沟集讲真相,又被祝沟派出所绑架,被拘留半月后,又送王村劳教一年。

(十四)盛淑丽,女、平度祝沟镇祝沟村人,二零零七年阴历十一月初三和同修一起去旧店镇郑家村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被绑架到旧店派出所,当晚送平度拘留半月,又被非法劳教一年。

(十五)李吉花,女、六十六岁、平度祝沟镇祝沟村人,二零零四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二零零七年农历五月二十一日在郭家寨集讲真相,被赵洪武派人跟踪,栽赃说偷了别人的钱,被几个便衣恶警当场毒打一顿,送平度非法拘留半月,又被非法劳教一年。

(十六)张兰英,女、平度祝沟镇于家屯人,二零零八年正日二十一日上午十点左右,遭到刘杰、李尧国和祝沟派出所非法抄家,刘杰爬墙进了她家,逼迫她打开门,抢走录音机,勒索三千元现金。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一日在祝沟集被矫恒雨等恶警绑架,书包里、口袋里大约一千元左右现金被抢去,又勒索家人两千元现金。

(十七)郭秀花,女、五十岁、平度祝沟镇山头村人,二零零八年七月在同修家,被矫恒雨、王恒成等人,绑架到祝沟派出所后,又送平度拘留半月,还勒索家人五千元现金。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一日,在祝沟集被派出所绑架,刘杰、刘伟勒索家人五千元现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