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师父安排的路 越修路越宽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六日】我是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我一接触大法就知道,这部大法就是我一生中最想得的东西,大法能指导修炼的人返本归真,能指导人如何做个好人,能在这部大法开传的时候有幸走進来的人,真是有天大的福份。我一定要珍惜他。

我刚得法不久,一场铺天盖地的邪恶迫害就开始了。大法弟子集体学法炼功的修炼环境被破坏了。我本着对师父对大法的坚信,告诉自己: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要一修到底。我在学《精進要旨》时,无意中一下翻开了《大曝光》这篇经文。危难中师父的法给我指明了方向:“我们把常人社会的形势改变一下,大气候反过来的形势下,看谁还说大法好,看谁的心态在变化,这一下子不就表现的淋漓尽致了吗?”(《精進要旨》〈大曝光〉)原来这一切都在师父的掌握之中。我更坚定的认清了这场迫害。这场迫害师父是不承认的。只是每个修炼人必需面对的一场严峻考验。只要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邪恶是不敢对大法弟子怎么样的。

有师在、有法在,面对一切迫害,我的心很稳。那时当地派出所人员经常到我家屋脚下监听,单位派人暗中看管我,我每天照常学法炼功。我想别的同修也不能落下,我就与我丈夫(未修炼法轮功)商量,把我家原有两层楼房再加一层,让那些被邪党操控监视大法弟子的人不那么方便。师父看到我的这颗心,就一直在帮我。我的第三层楼房很顺利地盖好了,没有碰上一天雨,天气也不那么热。在当时那样的形势下,有时外地同修来与我们交流,就有了一个恰当的地方。

在师父的安排和外地同修的帮助下,我家首先安装了新唐人,参与了全球大法弟子统一时间的晨炼。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二零零五年在师父的加持下,我家又开了万花丛中的一朵小花。有明慧网同修的介绍,我地同修开始由面对面讲真相又增加了用手机的语音讲真相救人项目。按师父安排的路走,真有一种越到最后越想精進,越修路越宽的感觉。当关、难来的时候,只要把自己当修炼人,就什么困难也挡不住。

信师信法要坚定

师父在《转法轮》中告诉我们,修炼人是没有病的。我就相信师父所说,不管我以前有过多少种病,只要我们提高心性,师父就会给我们清理。从得法那天起,我的心底深处就没有了“病”的概念。

五年前的一天,我到外面讲真相刚回到家里,突然感觉很难受,小腹部位有一种象用刀旋一样那种疼痛的感觉,小便到最后滴出一滴滴的鲜血。刚才在外面讲真相时还好好的,来的太奇怪,太突然了,我生出一念:这不是病。如果是师父给我调整身体,一切都能过得去,而且时间不会太长,不会影响我做三件事,如果没完没了的来,那就是邪恶的干扰与破坏,我马上发正念解体它,销毁它。心里根本没有任何病的观念。第二天我出远门做正事,心想,如果在路上要小便怎么办,我一下意识到,这个想法不是我,我是修炼人没有病。我是去做正事,如果它要干扰我,那正好解体它。一路上我根本不去想它,尽管还有点难受。结果,一个星期就过去了。

我的体会是,还在所谓“病业”的假相中受魔难的同修,在过关中信师信法一定要坚定,不要徘徊,要牢牢记住自己是个修炼人,我们走的是超常的路,只要我们能做到,什么关难都会过去。

对这场迫害的认识基点要正

在十年正法修炼中,每当邪恶猖狂的时候,师父的法给我增加了强大的正念和能量。

二零零八年奥运期间,邪党人员到处绑架大法弟子。“奥运”前夕,我地也有两位同修遭恶党人员非法搜查。其中一位同修当天晚上十点多钟非常害怕的跑到我家说,不好了,十几个邪党人员闯到他家,搜走了各种真相资料,并扬言还要到每个同修家去搜查。我家离这位同修家只有几十米远,可能同修也替我担心。在这关键时刻,师父的法在我脑中出现:“人类的历史不是为了当人为最终目地的,人类的历史也不是给邪恶逞凶的乐园。人类的历史是为正法而建造的,大法弟子才配在这里展现辉煌。”(《致二零零五年欧洲法会》)我发出坚定一念:邪恶不敢也不准对大法弟子怎么样,因为我们是修炼人,这里不是邪恶逞凶的乐园,是给大法弟子修炼的场所。如果说是针对我们不符合法的哪颗心来的,我们立即向内找,发正念解体它。同修找到了自己的怕心,我也找到这段时间放松了学法,忙到一些具体事中去了。我们马上调整心态,归正自己。

第二天晨炼时,我与其他同修交流,今天邪党奥运搞开幕式,这种假相出现是针对我们的怕心来的,我们彻底否定它,就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同修们在我家整天整点集体发正念的事照常進行。最后邪恶什么动静也没有。

象这一类的假相碰到好几次,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们都是有惊无险的走过来了,随之我们也成熟了好多。

写出我们的亲身经历,只想提醒还在怕中的同修赶快认清这场迫害的性质,摆正修炼基点,你就不会在这个时候还有怕受迫害的心。去掉怕心,才能做好大法弟子该做好的三件事,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

这是我个人的粗浅认识,也是我第一次写稿,有不符合法的地方希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