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修炼的荣幸和自豪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七日】我是二零零四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有机会能在网上和全世界大法弟子交流,我感到非常荣幸。在得法前,我是个大药篓子,医生说我的器官没有一个是正常的,我那时是抱着治病的目地走入大法修炼的。当同修给我讲真相说,法轮功是修真、善、忍的,祛病健身,还能做个好人。我当时就说:什么功啊,这么神哪,让我病好干什么都行。说起来真神了,从打那天开始,我学法炼功一天不落,炼静功时,周围都是小法轮围着我转。我一身病不见了,走路真是一身轻。七年了我一片药都不用吃,让我尝到了没有病的人生快乐。当然,修炼一段时间后,我明白了修大法能祛病,然而大法有更高的内涵,大法是真正度人的,能让人走上一条返本归真的路。

在这七年修炼中,我是多么的荣幸和自豪,用人间的语言表达不了对师尊的感恩。我只有做好三件事,才能对得起师尊。二零零五年师尊讲:“资料点基本上都是属于家庭式的,遍地开花”(《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我看同修做真相资料很辛苦,就和老伴商量,因老伴也修炼,在同修帮助下,也建立了资料点,我是50多岁的家庭妇女,老伴岁数很大,我们就是信师信法,同修需要什么我们就做什么,一天做多少也不累,真是乐在其中。

我背着东西讲真相,同修说你也得注意安全,我知道同修是为了我好,可我想,我修大法做好人,我没有错,我拿的东西都是救人的,我又没犯法,怕什么。所以我在这几年讲真相中,不管是亲朋好友、生人熟人我都讲。讲真相中,什么样的人都遇到过,有不听的、有骂的、有打的、还有举报的、有感激的、有要请我下饭店的,还有的说我能为你们法轮功做点什么。我真为人能够明白真相高兴。

一次我出去送资料,進了三个楼,下来时,一个人就在楼底下打电话,我没注意,刚要回家,一下围上三、四个警察把我围在中间,把我的背包抢过去就翻,我当时一点没怕,我一把把背包抢过来,质问他:“你干什么抢我的背包?”他说是警察,我说:“警察就随便抢东西啊?”他说,“有人举报你,说你是法轮功。”我说:“谁举报的,人在哪?”他四周一看,人没了,早吓跑了。他就打手机,怎么打也不通,他让我上派出所,我说凭什么让我上派出所。他还要搜我身,我说:“你敢!”他说你是法轮功。这时人都围过来了,我说:“你们大家看看,现在警察就这么抓法轮功,半道劫个老太太,抢人家包,还说是法轮功,你这不是在劫道吗?警察是维护老百姓的,怎么干这缺德事啊。”人越来越多,他忙说:大娘你别说了,快回家吧。

还有一次,我上楼送《九评共产党》,刚放好,门一下开了,出来一个男子指着我说:这是你放的,你胆子不小啊,大白天你敢送这东西,我打一个电话就把你送進监狱。我说:“我知道,那你说我冒着这么大的危险给你送这东西,你说珍不珍贵呀?你说反党,你还没看你怎么就说是反党,这本书是难得的一本惊世之作,有极高的收藏价值,是历史记载,你得到了,你是有福气的人。”他看看书说:“大姐,那你走吧。你可要千万注意着点啊。”我说谢谢你。我为这个生命高兴,他选择了善。

通过学了《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让我更深一层明白:救一个人,不只是表面一个人,他背后连系着庞大的生命群。在最后师尊给我们留下这一点点的时间里,一定做好三件事,多救人,修好自己。现在我也学会向内找,配合整体,默默在做着我应该负起责任的事。要对的起自己,对的起众生,对的起史前的誓约,兑现我们下世前的洪誓大愿,把心用在救人上。

层次有限,敬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