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化险为夷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七日】我今年四十六岁,一九九七年元旦开始修炼法轮功。得法前体弱多病,经常打针吃药也不管用,反而又增加了几种病。修炼后,我身上那几种疑难病全都好了。

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后,我尽自己的力量讲真相,发资料。我想说的是这几年来发生在我身上的许多故事以及当我没做好时被邪恶钻空子发生的一场夺命魔难,及怎样化险为夷的故事。

大约是二零零零年,我跟一个同修商量去农村老家发真相资料,大约五十里的路程,骑自行车特别顺利,到村边时,天已经黑了,农村街道不平整,又没有路灯,我一不小心,右腿被一块大石头狠狠的碰了一下。当时一门心思想着回老家救人,根本没有想到腿会不会有事,结果什么事也没有。把车子放到家里后就出去发资料,一直发到后半夜。村子很大,我也不常回家,我们转迷糊了,怎么也找不到回家的路,看看哪儿也不熟悉,找着找着突然又摔了一跤,爬起来抬头一看,这不是到了家门口了吗?第二天一大早我俩就返回城里。到家看了一下被碰的脚,才发现碰的很厉害,在屋里走路都很艰难。

一天下半夜二、三点钟,我起来准备出去挂条幅,一出小区大门没有走几步就被一巡逻警车发现,几个警察下车迫害我,他们把我身上的条幅夺走扔到车上,又有两三个人拽着我要把我抬到车上。当时我心生一念:我就不上车。还求师父加持我,让他们拽不动我。结果他们不但没有把我抬上去,态度也变好了,更令我想不到的是,他们竟然说:“快回家炼功去吧,以后半夜别出来了。”当时师父还没有教我们发正念,可能是我那一念符合了大法的法理,恩师帮我解除了这一场魔难。

二零零二年八月底的一天晚上,我和几个同修去郊外农村发真相资料,又遇到巡逻民兵被他们强行送到派出所。我不配合邪恶的一切要求,只是给他们讲真相。我发现我语气温和时他们也温和,我发脾气时他们也发怒,我用手指着他们鼻子说话时,有一恶警用拳头对着我胸口打了一拳,我只感觉象打在棉花套上一样,一点不疼。他们半天也没有把我名字问出来。我除给他们讲真相别的什么也没有说,也不知道那个所长在纸上写了几句什么话,他让我按手印我不按,那个所长着急了,命令四个恶警拽我的手强迫去按,将要挨着印泥时,我急了,喊了一句:你们这样对我无理的话我立即碰死在你们这里(当时只是吓唬吓唬他们)。话音刚落,他们四个齐刷刷的都松手了,沉默了一会,所长说:咱们也该下班了,先把她铐起来,耗她几天再说,我不信治不服她。

他们给我戴上手铐走了,留下两个女的看着我们。我当时脑子里没有一点私心杂念,也没有怕心,不是背《洪吟》就是发正念。我心里想:师父,我不能在这里啊,还有许多大法的事情要我去做呢。这时我的手轻轻动了一下,手就从手铐里脱出来了,接着我就发正念,让看我们的两个女的离开一个,剩下那一个让她上床睡觉。果然如此,其中一个说出去办点事就走了,剩下那一个就上床了,开始在床上看画报也不睡,我又发正念让她糊涂。后来我就准备出去,她看我往外走就说你要干啥,我说上厕所,她又问我你怎么没有戴手铐,我说没有人给我戴,她也相信了(那三个同修都戴着,她就相信我没有戴,真是糊涂了)。这样我顺利的离开了魔窟,后来听同修说,她糊涂的还不轻呢,我走,她也不跟着,甚至连床也没下来,很长时间才清醒过来,那时我早已走远了。我知道这是我的正念出来了,师尊又一次帮助了我。

后来,我随家人来到了南方的大城市,这是邪恶比较聚集的地方。由于语言不同,环境陌生,上班又忙,我放松了要做的三件事,由于怕心不敢暴露自己是个炼功人,根本不敢大大方方的对人讲真相,有时仅用第三者的身份给很熟的人讲一讲。由于长时间不能做好三件事,被邪恶钻了空子,遭到了邪恶的疯狂迫害。

今年五月五日那天早晨,我只记得起了床,穿上衣服,然后就什么都想不起来了,记不得怎么出的门。待我醒来时已经是七、八天过去了,发现自己躺在医院里,医生正在我头上拆伤口的缝线。我忙问怎么了,旁边的亲人告诉我,五月五日那天我在上班的路上出了车祸,头上撞了一个大口子,流了一滩血,旁边的人打电话叫来了救护车。

我被撞倒在地,当时什么都不知道,他们在我随身带的包里找手机给家人联系时,看见我包里有大法书和一些真相资料,还有我常用的mp3等。邪恶发现后全部拿走了。用我的手机找到了我的家人后,打电话说我出车祸了,让他们全部去医院。当时家人也想到了这一点,知道我包里的东西可能会被发现,就安排一个人在家里整理东西。我当时还昏迷不醒,家人一到医院,邪恶就要求家人带路去我家非法抄家,丝毫不顾及我的死活。有一本《转法轮》落在家里被抢走了,这都是我没有做好造成的,给大法抹了黑。

其实我当时什么都不知道,可能邪恶操纵我的身体想夺走我的生命。被送進医院后,经检查头部撞了一个大口子,流了很多血,右胸四根肋骨被撞断,右肩锁骨被撞断,需要做两次大手术才可全恢复。医生劝我立即手术,家人也催我快做手术。我要求马上出院。医生说不行,家人也不让,我求师父帮助,后来医生不由自主的说了一句:“可做可不做。”这样家人才同意我回家。后来医生又说其实做手术也得冒着生命危险。

回家后我每天用mp3听法,身体一天比一天好,常人看到都说是奇迹,同时也了解了大法的超常,一个多月后我就能跟着父母回老家了。回家后那么多同修来看我,同修让我炼功,说别等着,有什么不能炼的,那是常人的观念。在同修的帮助下,第二天就开始炼功了,五套功法全部炼,就是有几个动作没有做到位,仅几天工夫也就全部炼到位了,不到三个月身体全部恢复正常,整个这场劫难我没有感到痛苦,因为醒来时头上的口子已经长好了,几根骨折的地方也从没感觉到疼。

我知道这场巨大的魔难是我到南方后长期没做好三件事不才招来的旧势力的迫害。师父又一次的为我承受了很多痛苦,化解了这场夺命的魔难。我对不起师父,今后我要听师父的话,精進实修,做好三件事。我拒绝了保险公司的对我的一切赔偿费用,并利用此事向我周围的人讲真相。

同修们,正法已到最后,只要心系众生,信师信法,就没有过不去的关难。在此与同修交流,愿同修吸取我的教训,谨遵师父教诲,做好三件事,兑现誓约不负众生的期盼。

层次有限,望慈悲指正!
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