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市开平区法轮功学员遭受的绑架和经济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七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下面是唐山市开平区法轮功学员早期被唐山市开平区警察绑架和经济迫害的部份案例。

1.孙建民,男,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被抓二十多天。二零零零年三月去开平镇政府上访被拘留二十多天。二零零一年五月份因在外公开集体炼功被绑架,在唐山市第一看守所被非法拘禁十个多月,后又转到开平洗脑班十个月。二零零四年十月十九日被开平分局绑架,非法劳教三年,二零零五年十月十九日被保外就医,家属先后被勒索三千元。(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七日被迫害致死。)

2.刘素艳,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九日被非法关押在屈庄小学三天。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一日刘素艳、刘国利夫妇被丰南派出所绑架,抄走自家打印机一台,大法书籍、纸张、电动车(后要回)等,刘国利身上带的一百五十元现金被翻走。在丰南拘留所被拘留十五天,交生活费二百元,家属被勒索五百元。

3.韩素云,女,七十一岁,二零零零年被开平公安分局绑架到开平洗脑班迫害八十余天,回家时家属被勒索五千元。

4.王化兰,女,七十一岁,二零零零年被开平公安分局绑架到开平洗脑班迫害八十余天,回家时家属被勒索四千元。

5.高伯兰,女,七十一岁,二零零零年被开平公安分局绑架到开平洗脑班迫害八十余天,回家时家属被勒索五千元。

6.杨仁敏,男,五十岁,二零零零年十一月被开滦马矿公安分处送唐山第一看守所迫害一个月。被工作单位开滦马矿开除矿籍,留矿查看二年处分。单位扣工资一万七千多元。

7.郑春友,男,二零零零年三月初到开平镇政府反映情况,被镇政府和公安局以所谓的“妨碍社会管理秩序”为由拘留十五天,伙食费三百元。二零零四年三月三日晚到开平镇西八里村张贴大法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四月一日岔道派出所以取回五千元押金为名把他骗到派出所之后,直接送到唐山荷花坑劳教所劳教二年。回家时个人现金账目中还有三百五十元劳教所没有退还。

8.陈彩玉,二零零零年十月十日因去北京上访,被开平分局接回,送到唐山市第一看守所,家属被勒索三千元。二零零一年十月十五日开平分局又跟家属勒索四千元保证金(盖着开平分局法制科的章),至今未予返还。二零零一年十一月被非法劳教,家属请客送礼又花了四千元才回家。二零零三年三月在开平洗脑班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家属被勒索二千元,同时开平镇政府也跟家属勒索二千元,打了个白条。

9.陈彩玲,二零零零年十月十日因去北京上访,被开平分局接回,送到唐山市第一看守所,家属被勒索三千元。二零零二年在开平洗脑班被非法关押九个月被勒索二千元。

10.穆桂秋,二零零零年十月二十三日因去北京上访,晚上被开平岔道派出所接回送到了唐山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九个月后于二零零一年七月三十日被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九日岔道派出所因四二五敏感日到她家骚扰,问她还炼不炼,她说炼就又被送到开平洗脑班,九个月后因身体原因回家,家属被开平分局勒索五千元、开平镇政府勒索四千元。

11.王翠芬,二零零一年在开平洗脑班被勒索五千元。(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含冤离世。)

12.付淑英,女,六十五岁,二零零一年被开平分局非法劳教二年,从开平劳教所回来后被马路派出所勒索二千元。

13.冯树贺,男,七十三岁,二零零一年一月被开平公安分局从家中绑架,非法关押在唐山第一看守所一个月后,又转到开平洗脑班继续迫害,回家时被洗脑班勒索四千元。

14.冯国利,男,四十三岁,二零零一年与其父冯树贺同时被开平公安分局绑架,送唐山市第一看守所迫害一个月,又转到开平洗脑班迫害,回家时被洗脑班勒索三千九百元。

15.白连英,男,七十五岁,二零零一年五月被开平公安分局绑架,送唐山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八个月,后转到开平洗脑班继续迫害,回家时被洗脑班勒索一千元。在看守所期间被工作单位开滦马矿扣三千元工资,共被勒索四千元。

16.付卫军,男,七十二岁,二零零一年五月被开平公安分局绑架,送唐山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八个月,后转到开平洗脑班继续迫害,回家时被洗脑班勒索二千元,在看守所期间被工作单位开滦马矿扣三千元工资,共被勒索五千元。

17.张翠玲,二零零一年被开平派出所片警韩智敏从家中绑架,非法关押在开平洗脑班,家属被勒索三千元。

18.张利民,二零零二年七月二十五日被开平公安分局绑架,先是非法关押在开平分局地下室五个月,身上带的几百元钱被抢走,后转到开平洗脑班四个月,家属被勒索四千元,调离开平法院。二零零四年九月十九日晚被开平分局绑架,抄走电脑、打印机等价值六千五百多元的私人财物,被非法劳教三年,期间只发四百多元的生活费。回来工作后恶党政府不给其上调工资,继续对她进行经济迫害。

19.刘荣霞、宋来和于二零零三年八月八日晚讲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开平岔道派出所的警车突然从他们后面超过,把他们挤到路边,从车里跳出几个恶警把宋来和自行车拽倒,把刘荣霞的自行车撞倒摔在马路,胳膊、腿都跌破了,强行把他们拽上车送到了派出所,在长板凳上铐了一夜,第二天送到唐山市第一看守所,给一床被就要二百元。九月五日出来时,在派出所办手续要了一百元,村书记易文苍、村长韩国林与派出所合谋恐吓家人,说不交钱就劳教,结果刘荣霞家属被勒索三千元,宋来和家属被勒索一千元,还扣了一个月的工资(七百元)。

20.郑春兰,二零零三年在开平洗脑班被勒索五千元。

21.张小利,二零零四年三月三日晚到开平镇西八里村张贴大法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四月一日被岔道派出所送荷花坑劳教所劳教一年。

22.霍玉兰,二零零四年九月十九日被开平分局非法抄走大法书、法像、录音机、录音带等物,被迫流离失所五个月,二零零五年二月十九日被绑架非法关押在唐山市第一看守所一个月,家属被开平派出所勒索三千元,开平六一零勒索二千元。

这只是唐山市开平地区早期一部份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和经济迫害情况,没了解到的情况还有许多。当时的区长是陈学军(现任唐山市副市长),开平区公安分局局长项中元(现任唐山市第一看守所所长),副局长李国军(二零零五年被开除工职),政保科长陈永文(现任开平区公安分局副局长),洗脑班头目是郭桂兰、刘立英。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