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看守所反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七日】二零零一年底,当我第七次被非法抓捕,被关押在女子看守所时,由于对师父和大法的坚信,大法的威力就展现出来了。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由于自己的显示心和欢喜心还有求安逸的心很重,再加上没有认真发正念,发正念走过场等等原因,被邪恶钻了空子,我和同修正在做资料,突然恶警把房门一脚踹开,一下子闯進十几个恶警把我们包围起来,然后这些恶徒抄的抄家,拍的拍照,把大法书和资料及所有值钱的东西抄个精光,二个恶警一边一个,绑架我们到了派出所。

派出所的所长用了各种方式逼问我和谁交往,资料都给谁了等等。我没说话,就是不停的发正念想定住恶徒,我知道如果自己不赶快走脱就会有被关進看守所的危险,那时再想闯出来就要付出和承受很大。可是由于自己人的观念太重,明知恶徒在我发正念时睡着了也不敢走出去,害怕抓回来会遭更大的迫害而错失走脱的良机。

当晚恶警就把我和同修非法关進了女子看守所。一進看守所恶警就叫自己脱衣服,全部脱光,一件不准留下,否则她们亲自动手。我没动手就想,千万不能让她们抄到我身上还有七千块钱现金,那是我最后剩下来的仅有的做资料的钱了,出去我还得买电脑自己做资料呢!我得用智慧把邪恶的注意力引开;同时发正念保护这些钱决不能被恶徒抄走,否则钱是有去无回的,心里坚信师父讲的法:“你们已经知道相生相克的法理,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我心中没有一丝一毫的怀疑师父讲的法。我就大声说:“我不会配合你们的,放我出去,我没罪!”恶警气的叫一群外劳的把我的衣服给扒光,还不解气把我新织的毛衣也剪成几片,然后逼着我蹲下要象蛤蟆一样的跳,我当然不会听她们的,拼命的抵制就是不蹲下。

我用眼角看到她们把我装钱的外套扔一边没人查,所有的人都来对付我了,恶警还一边叫着指挥着外劳:“这个法轮功比较难搞,打進来就闹,你们给我看清楚点,把她的耳朵给我看看,还有头发,鼻子,按着她蹲下……”最后一看没查到什么,恶警就让我把内衣穿上,把外套拿着跟着她走,嘴里还说:“一定得给你点颜色看看,把你分到我们这儿打人最狠的号子里去,某某会武功,看你还老实不老实。”我心想没什么好怕的。

后来管这号子的恶警跳起一人高的打我,把嘴打得血流,手被铁铐子铐得肿起来象熊掌一样,我也没觉得痛,那一正念真起了作用。连犯人都说:“某某是柔道二段还获奖了,打人最没人性,很多人都被她整怕了,就你不怕呀!”我就说:“我有大法保护,她动不了。”

我认为我们大法弟子坚定是一方面,而更重要的是法理得清晰,当时我没有个人修炼时期的消业观念,不认为被打被骂是在消业还债,一个在法上修的法徒是邪恶动不了的。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有一天我嘴馋动了人心,就拿出100元钱叫狱警给我上一百元钱买菜吃。狱警就感到奇怪,问我:“哪来的钱?”马上派人来搜身。我知道被邪恶钻空子了,什么也不说也不理她们,在心里对师父说:“弟子嘴馋,知道错了,请师父帮助,弟子坚信师父讲的法‘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同时对师父讲的法坚信不移,也不去转移钱和去藏钱,同关在一起的同修要我把钱赶快放她那儿,暂时保管一下好对付过去,我的心动也没动。最后此事不了了之,提都没人再提,就象没这事情发生一样。

再后来看守所里的武警每个号子来查房,大家都知道中共的武警在监狱里对待犯人就象土匪進村一样的大扫荡,所有的人都站到外面的放风场里一个个靠墙站着,不准说话,把身上穿的衣服口袋都自己翻出来等着他们来检查。武警在监狱把所有的翻了一遍,然后与女警一起到放风场里一个个身上去摸。我就站在所有的犯人的中间,他(她)们摸到我这儿就自然的跳过去,把所有的人都查了一遍,就象我不存在,忘了我一样,身边的犯人都在嘀咕:“奇怪,怎么不查她呀!”就这样我身上的七千元现金(除了嘴馋被恶警贪去的一百元之外),到我平安回家一分钱没少的都用在做资料点讲真相救人上去了,谢谢师父的慈悲看护!使我见证了大法的威德。

体会最深的就是:当我们真的把自己作为大法徒,没有任何个人的执著和自我时,按师父讲的法去做,坚定不移,证实的是大法,那么大法的威力就会在人间真实的展现出来,就会让世人发自内心敬重大法从而得以救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