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自我 师父安排的路就是最好的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七日】我是九七年有幸得到大法的,我的生命从此有了光明,师父的法打开了我的心结,我明白了来在人世的真正目地。在学法修心过程中,走过了许多的大关大难。经历了生死离别,我明白人的一切都是过眼烟云,在佛恩浩荡下,沐浴在法光中,我坚定的走在返本归真的大道上。

建立家庭资料点

在二零零五年我有心做资料,解决本地资料来源问题。在师父的安排下有能力的同修帮助我建立了家庭资料点。由我和另一个同修合作制作资料。为了让资料点发挥更大作用,我去外地学习技术,从明慧网上学知识。我们学会了制作大法书籍,PVC护身符,编辑稿件,发“三退”名单,安装系统和软件,排版,制作本地真相资料以及简单的打印机维修等等。

我们做资料的小屋,除了一个炕外,剩下的空间刚好放电脑桌,我们选择的激光打印机,是带前進纸的,刚好可以打印大法书皮,电脑桌面是钢化玻璃,摆放打印出来的资料是最好的地方。我做些基础工作,很多细致的活由同修完成。我忙完自己的工作后,可以在休息室学法、发正念,保证了学法时间。上学时我的语文和英语最好,对我学电脑、编辑文件有利。感谢师父的精心安排。

向内找修心性

与同修的共同配合救度众生的过程中,也有矛盾出现,这时能向内找,就会修去执著,就提高了。师父在《新加坡法会讲法》中说到:“我们遇到任何事情都能够在我们自己这方面衡量一下,我说这个人真了不起,在圆满的这条路上就没有任何障碍能挡住你。”

一次几个同修在一起,我反映某同修讲真相没到位,建议“三退”名单不给发,同他交流后再说。另一同修说你会上网,你说不发就不发。我当时就与其争执起来,有同修看到我俩这样,就说:“你的对,你的对,就是你的对。”我听到后一下就警醒,争强不就是人心吗?自己再没说什么,但心里没放下。回家后,心里这个不平,就想这个同修,你不是不了解我,我是个不理智的人吗?我怎么能会点东西就以大法来压制别人呢,这问题还小吗?我接受不了。这是修炼,修炼是严肃的,大法是严肃的。当时就光想同修的不对,觉得这样看待我太不公平。慢慢冷静下来,问自己:这么忿忿不平,是修炼人的状态吗?心里难受到底哪里不对呢?从师父的法中明白,遇到矛盾要向内找,对不对都找自己,肯定有自己要修去的东西,修炼人看见俩个人发生矛盾都得找自己,何况我是当事人呢?

我发现自己有不让人说的执着,没站在修炼人的状态上,慈悲的平和的指出问题,而是指责性的,带有怨气的使别人接受不了,不是真正的为同修好。大法要求我们慈悲的对待众生,当然也要慈悲的对待同修。在人的基点上争对错,这不就是人吗?修炼人修的是心性,是境界的提高。师父在《曼哈顿讲法》中针对学员间争辩的问题告诉我们:“但是养成的习惯你们一定得去,一定得去,一定得去。”对照师父的讲法,找到了问题,正视它,修去它。在以后的日子里,我真的不再争辩,认真听同修的切磋。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而炼功恰恰走偏,走了邪道了,就是指人向外去求。”人是魔性和佛性同在的,修去魔性充实佛性,佛性越来越多,最后修炼圆满。这是我理解师父讲:“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的一层内涵。

在同修的交流中,我发现自己很执着自我,执着于突显自己的做事能力。在做事的过程中,忘记自己是修炼人,忘记了大法。我做资料还参与一些协调工作,又要上班,时间对我来说很有限,我就人为的安排时间,下班后这个时间干啥,那个时间找谁,排的满满的。有一次下班,单位门口有四位同修在等我。在我安排的时间内事情越顺利完成,就越加大我的执着。

我不是修炼人在做证实大法的事,而是常人忙的昏天黑地,谁的机子坏了;谁谁还不会什么,我得去看看,还埋怨同修都找我。实际上是自己走出了修炼状态,忙的不亦乐乎。修炼人是心性的提高,而不是做成事的多少、大小为标准。

修炼人就要改变人的观念。当发现这执著后,一下轻松了,同修不打电话了,单位门口也没人等我了,而是轻松的、心态平稳的、不急不躁的做着应该做的事,不被外部的假相带动,一切顺其自然该干什么还是干什么。同样的事,但是是不一样的心态了。

责任

师父给我安排了非常有利的条件,让我做证实法的事。我开始做资料,从来没有摸过打印机和电脑,但对这些机器不陌生也不畏惧,在学和做的过程中,师父开启了我的智慧。我也有一念:我要和法器合作在助师正法中发挥出最大的作用。

那时在本地能上明慧网的没几个同修,我想我要发挥纽带的作用,让同修及时的得到大法的消息。明慧网是修炼者交流的平台,每天网上的文章都给我很多帮助,也可以说是偏得,在大陆那种条件下,做资料的同修是封闭的,但面对明慧网同全世界大法弟子交流,真是受益良多。

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使命是救度众生,为了配合同修多救人,我们除制作明慧真相资料外,还配合推广新唐人电视的同修,从网上找相关资料;配合讲真相的同修制作护身符,从卡片的到现在的PVC;为贴粘贴的同修制作横版、竖版的粘贴;为新学员制作大法书籍;为同修补齐大法经书,等等,在师父的加持下,为了救度更多的众生,我们只要需要做就会做,就会做好。大法无所不能,大法弟子无所不能。

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本地建了几处家庭资料点,在技术方面需要我。协调同修就带我去教技术,教技术的过程也是修炼的过程。有一位同修见面就喋喋不休的问这问那(不是技术问题),我不直接回答她的问题。后来她同我交流修炼中一些不解的问题,我们交流的很愉快。以后我再去她家,她不谈学技术,还是喋喋不休的说。我发现她思想业很重,我用自己的理解解释完后,她能说出七、八个想法来。我动了人心,被干扰了,我那几天就想,她怎么这个都不明白,怎么那么没主意。随后她只学了一点投稿、刻录的技术,其它就没有学什么,依然是交流的时间多。我在这过程中找自己,发现自己不善,不体谅同修在过关中的难,她想走出这个状态,就得有同修交流,虽然表面上讲的话有时不在法上,又浪费时间,但修炼人以心性提高是根本,而不是我认为教会了技术这事算是做好了。因为这是修炼,从中我也找到不足。后来这位同修再见到我时,合十向我表示感谢,说我对她帮助很大。

因为要上班,只有下班时间是自己的,有时下班同修把我接走,一天没進家,第二天早上上班早,也见不到母亲(同修),也许第二天中午回家,也许不回,就是这样。母亲说:要见你真难呢。我吃不上饭是常有的事。为了教技术,从城北到城南,不管严寒酷暑、冰天雪雨,但我从来没觉的苦,我沐浴在法光中,我知道我做的是最伟大的事,我走的是光明大道,是作为一个生命最幸福的,今生做一个修炼者,做一个大法徒,我无以言表对师父的感恩。

在修炼过程中我体悟到放下执著放下自我,师父安排的路是最好的。

第六届大陆法会征稿期间,协调同修说谁接稿谁修稿件。我们的资料点比较成熟,传过来的稿件就多一些。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五日开始,我和同修配合,在月底就将十篇稿子发给了明慧网。“十一”假期是八天,我就发正念,让哥嫂早来招待完他们我就要工作了。正如我意。这几天都按我的计划完成了的,去了两次农村,拿回来十多篇稿件,还没有影响学法。

有个资料点出了问题,不能发稿,合作的同修说也许就该咱俩做。放下心,师父把咱推到这个位置上别考虑文化高低、能力大小,稳稳当当的修稿子,我们用写字板写,键盘打,累了休息时就交流切磋。同修的话增加了我的正念,不能落在人的思维中,修炼人的文章是纯净的,不需要常人的文采。

修稿过程受益匪浅,看到同修明悟法理,有谈向内找在法理上升华的;有在讲真相中修去怕心的;有为整体不辞辛苦的;为组成学法小组耐心找同修的;有利用自己的能力为同修提供便利条件的,等等。我看着这些稿件,非常感慨,多好的同修啊,面对同修的闪光我找到了自己的不足,看到了差距。自己的心性有很大的提高,非常感谢提供稿件的同修。

九日我上班了,所有投稿都如期发往明慧网。回过头来看,师父给我安排的恰到好处:节日前我丈夫打电话说他十一日才能回家。丈夫虽不反对我做的事,但如果他在家也会造成一定的干扰。那几天,网封得很厉害,我就吃住在那里,随时随地破网发稿。在这半个月的时间里共发送稿件二十六篇。现在回想起都是个奇迹,显示出大法的超常。

在修炼的路上感悟很多,深感大法的博大精深,每每迷失在常人中,为名、利、情苦恼时,都是千百年来形成的观念在做怪。师父为我们铺就了回家的路,往往是人的观念阻碍了自己,不能在大道通途上一路直行。

虽然我现在还有没修去的执著和人心,但我会在法中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放下自我,圆容整体,救度更多众生,圆满随师还!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