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受病业假相干扰的同修交流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八日】我先讲一下自己是怎样排除病业干扰的。我一九九九年三月得法,我在修炼前患双侧股骨头坏死,拄双拐也难行走,不是人背就是爬;另外还有胆囊炎、动脉硬化、结核性胸膜炎、心脏病等十来种病,最主要是腿不能走,疼痛难忍,都不想活了。学大法四天后,我就从此扔掉双拐走了,但走路一瘸一拐的,因那时还有其它病业,加上腿。心性悟不上来,不会修,身体特别难受,功也炼,法也在学,身体却没太大的变化。因当时学法时间短,在外面的人看来,自己变化很大;可对家人,特别是丈夫,我经常发脾气,抱着固有的观念不放,性格不改,“三件事”也没少做,可身体变化不大。

自己不知道差在哪,也常因身体难受而流泪,有时甚至说只有师父知道我有多难受。但对师父、对法从不抱怨和怀疑,知道是差在自己这,甚至越难受越想,我修大法了,师父给我消去那么多业力,自己还这么难受,如不是修炼,自己下地狱都得偿还哪,可师父为自己承担那么多业力,得承受怎样的痛苦啊。每想至此都心痛不已,唯有暗下决心一定精進实修。

二零零零年先后两次進京上访,被非法劳教一年,在万家劳教所遭受非人折磨,在一次统一迫害后,关在男大队迫害九天后,右侧乳房整个烂空,省劳教局的人领我到妇女儿童医院确诊为“乳腺癌”,整个乳房成死肉,必须切除。八个月后保外就医由当地派出所接回。开始回来很高兴,认为用这种形式出来,可过几天就不行了。丈夫接我时看了诊断,对我已彻底绝望,只待我死后去娶邻居的妻子(我被劳教后她丈夫死了,他们经常在一起。)对我不管,任我自生自灭,劳教所非人折磨的阴影,身上的痛苦加上丈夫的冷酷,(后来悟到是自己有情,他才会这样对我,是自己人心招来的迫害。)使自己完全失去了生存的信心,由于心性低落,身体每况愈下,更加严重,每日倒在床上,浑身虚脱无力,说话微弱,眼睛都不愿睁,在劳教所就高烧一个多月,也不吃东西。那时身体承受到极限,我明白病业是有另外空间的因素,医生根本动不了,从法中明白师父只给修炼人净化身体,不给常人治病。我原来以为“常人”是指不修炼的常人,后来悟到炼功人在哪一个问题上降到常人那,用常人的思想看问题,那一瞬间就是个常人,师父就没法管。明白从修炼开始,师父该消的都消了,该做的也都做了,剩下的就得靠自己,只要坚信师父坚信法,没有过不去的关。就看自己的念头怎么动,选择什么。

接我回来的警察因看了诊断,回来到处说我炼功炼出“乳腺癌”了,要炼死了。所以陆续有村里人来看我,有人直接说快打两针吧,好多活两天。我当时只是在脑海里背法,心想:“我是修炼人,不是常人,我没有病,我有师父管。”感觉这一念象线一样牵着自己的生命,如放弃这一念,自己马上就不行了。

那是回来后十来天,我觉的自己不行了,就这一念如果放弃,马上会失去生命。我静下心来开始考虑何去何从,想自己死后什么样,还没死外面都传开了,说我炼功炼成这样了,说法如何。心想人活着真是太苦了,没修大法前病痛的死去活来,修大法后邪恶迫害的死去活来,记得在万家劳教所一男恶警迫害我时说:“我要让你知道死是一种享受,我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回到家里,丈夫在盼我死,这世上真的没有什么值得我留恋的。唯有想到大法,知道大法是度人的,我是大法弟子,有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使命,我就这样走了,有多少人会因我没做好对大法产生误解,不能得救,而且他们背后还对应着庞大的天体,无量的众生因我不能得救,我这哪是助师正法,我这不是在破坏法帮邪恶的忙吗?这个罪我怎么能承担得了啊!还有师父为我做那么多。想到这我趴在床上大哭,心里说师父啊真是太难了,我活活不起,死还死不起,还担着个修大法的名,那么多众生的命系在自己身上。就这样想着哭着,哭够了下定决心为了证实法,为了救度众生,我不能死,必须活,但自己病业这么重,法还能不能使自己好起来了?大法无所不能,只要我想好我就能好,这一点我坚信不疑。没有一丝为自己活,丈夫再怎么对我也动不了我心了。

我在心里和师父说,我自己活也够呛,因我被迫害的太严重了,希望同修帮我,因我当时还一身疥,常人中的亲人帮不了我,明白只有同修能不嫌弃、能帮我。谁知只这样一想,第二天,一个我不认识的同修给我打电话,让我准备东西,第三天就把我接去了。后来我悟到师父就在身边,就看自己的思想念头怎么动,选择什么,你是人心师父不管常人,你如果站在法上师父什么都能做。“你有这个愿望就可以了。而真正做这件事情,是师父给做的,你根本就做不了。”(《转法轮》

到同修家,同修搀着我,我明白同修是把我当修炼人接来的,不是病人。所以尽量坐着,不躺。自己端着右胳膊,乳房烂着的大窟窿流着脓,红肿着,胳膊和腋下都是包,不敢动。晚上老同修问我炼不炼功?我吓一跳,我虚弱的站着都发抖,胳膊疼的不敢动,还能炼功?我心想,我身体这样师父知不知道?肯定知道,法身不在身边吗!我又问自己,炼功能不能把自己抻坏?我在炼师父教的功,师父的功只能调整身体,还能抻坏?我这不是不相信法吗?为修大法早把生死放下,还怕抻着?想到这我说“炼!”“弥勒伸腰”我用尽全身的力量使劲抻,这时真的体会到“头掉了,身子还在打坐的”的正念。脑海里什么疼、生命都不管,只有坚信师父,坚信法。四套功炼完,我当时就好了。乳房的红肿,和胳膊上的包都立即消失,也不疼了,虚脱的身体当时就好了,浑身有劲,说话声也大了,我当时就说,“我好了”。大姨(老同修)一看是真的,当时就喊:“老头子(大姨夫未修炼法轮功)你快看哪,这孩子好了。”我们边说边往东屋走,大姨夫一看是真的,竖起大拇指高兴的直蹦,说:“大法真是太神奇了,若不是亲眼见,说死我也不信哪,你刚来的时候,都说炼功人没有病,我一看这不是要死了吗?这要死在我这,家人来找,我可怎么办哪,我正在这犯愁哪,没想到大法这么神奇,真是太好了。”只三四天,整个乳房长好了,但外皮已成死肉,僵硬,又开始烂外皮,干巴后皮脱掉露出新长出来的肉。整个乳房脱去,长出一个新乳房。共十几天。后来生一女儿照常吃奶。这一大法奇迹在当地传为佳话,洪法力度可想而知。无法用语言表达师尊的浩荡洪恩。也从没有用语言对同修说一个“谢”字,自己知道唯有精進。

因当时自己简直是法中从新生成的生命,但毕竟原来病业太重,虽然外人看不出来,但常常难受。现在走过来后明白,自己当时在证实法上、过关中信师信法上不打折扣,但在家里,脾气秉性不改,心中还常有对丈夫当年的怨恨,导致象开头所写那样难受。“三件事”不少做,但忽视了修。因身体难受的很厉害,总以为有什么大的漏洞,可还找不出来,就无可奈何的用人心去承受。后来碰到一些心性关,如:我在砖厂干活,厂长的小舅媳妇和我一伙,却常把自己的活扔给我干,那是七年前,我就想,炼功人碰到的事情没有偶然的,我不能和她发生矛盾,曾为了让别人知道大法好得救,生死都放下了,吃那么多苦,怎能因小事影响大法形像哪,常人不学法,就看修炼人的表现,你好她就说法好,你做不好他就抵触法。不管常人怎样都不能和他发生矛盾,可能你的一个表现,一句话,就使他对大法没正念,就把他打地狱去了,他背后还有无量众生哪。比方说一个常人打你一顿,回头你看他掉到水里要淹死时,你还是想救他,他再不好也不至于死啊。我碰到常人伤害我时就想象,她背后的无量众生在说,那位大法弟子啊,你千万不要和我的主或王一样的啊,你要和她发生矛盾,她反对法我们就全完了,我们还等着你救度哪。我们往往遇到矛盾时总觉的不公平,别人不该这样对待我。容易讲表面的理。我就想如果把时间倒回去,自己说不定怎样伤害别人的,因为师父帮我们消去那么多业力。这样想心里就平衡了。我就把她当成自己的姐妹,或母亲,把洪法,众生得救放在第一位。后来几乎全厂都知道大法好,并三退。

公公后娶个老伴,后婆婆因与自己的儿媳合不来,才又嫁给公公。七年的时间,我没和她吵过架,红过脸,我知道她能来在我身边,她肯定与大法有缘,我一定让她知道大法好,还有她的儿子、女儿和家人。我有时觉的自己无论对她怎么好,帮她干多少活,她都觉的应该的,不领情,而且总在自己面前恶言恶语的骂公公。我回家向内找,觉的可能是因缘关系,自己可能哪生伤害过她,今生一定做好,善待她。再一点她是针对自己的人心来的,她在帮自己提高,替自己分担业力,有时向内找,觉的自己可能认为对婆婆好,但只是表面,不是真心的,不然拿婆婆与自己的母亲比一下,就知道了。“表面的改变那是给别人看的,你能不能得度是自心的改变与升华,那里不变就提高不了,什么也得不到。”(《精進要旨》)而且一个人要得救还有另外空间的邪恶干扰,不能上邪恶的当。所以遇到问题就在自己这颗心上下功夫,一次次向内找,下次做好真正修出自己的善心来。婆婆和她的家人都三退了,而且还到处说大法好。

还有我的邻居不知为什么就是看不上我,特别反对大法,不许我提,还总在人前挖苦我。我一次次向内找,为了不和她发生矛盾,我给自己规定,不管她说我多难听,都别吱声,也别解释,而且还得笑呵呵的,过后回家找。我想她是我的邻居,与大法的缘份更大,她的本质不想得救吗?肯定想,那她为什么不听真相哪?我想可能自己说不清,就拿资料给她看,谁知她把我拿去的资料扔在地上,还说别在我家整这事,愿呆呆,不愿呆就出去。我捡起扔在地上的资料,心平气和的说,如果不是修大法,你这样赶我,我会生气,可能再不上你家来,但我是修“真善忍”的,我不生气。说完乐呵呵的走了。回家后也生气,但向内找,可能善心不够,师父说要有溶化钢铁的慈悲。同时悟到是另外空间的邪恶操控她,阻碍她得救,她若接受真相,邪恶就得死,所以极力控制邻居对我发火,想让我永远闭嘴别再提大法和三退,我如果真的放弃她不正好上了邪恶的当吗?想到这我对另外空间的邪恶说:“就是你干的,你放心你再控制她对我发火也没用,我不会放弃她,你不在另外空间吗?我的功也在另外空间,我天天发正念解体你直到你死她得救为止。”这样我为邻居发了一个多月的正念,终于有一天她三退了,还把一摞魔头像给我。完全变个人,在我家炕上说:“你说我以前咋看见你就生气呢?”我笑着说:“我哪辈子欠你的,这辈子善解了。”她不但自己退,还帮其家人退,经常洪法,她炼两年功了,治不了的风湿病好了,母亲、妹妹、妹妹的婆婆也都开始修炼。

修心性的事很多,我在做好三件事的同时,在经过实修心性中在不知不觉的,身体发生了奇迹,有一天发现瘸了多年的腿好了,但三个医生给我鉴定,我现在左侧股骨头没有,确诊还是“股骨头坏死”,可我和正常人一样走路、干活。已十二年来。而且浑身难受也都消失。明白是实修这颗心发生的变化,我当时想,所有受病业干扰的同修咋不知道呢,原来就修这颗心,就在自己这颗心上下功夫,不但身体好了,还能利用一些矛盾洪法救人,同时身体好也证实大法。我们嘴上说否定旧势力,但遇到问题向外找,三件事也在做,只看别人的毛病,不修自己的心性,实质上就在抓着旧势力。我悟到我们要利用一切矛盾消业、长功、提高心性、洪法救人。一件事冒出来,马上向内找,把自身空间场符合旧势力为私的人心、执着都修掉,同化大法,修出善来,恶不就是怕善吗?从根本上否定旧势力,多做三件事,把心扎在法上,谁也动不了。从法中明白师父不管常人,只管修炼人。我原以为常人是指不修炼的常人,现悟到我们炼功人在哪一件事上是常人心时,那一瞬间就是常人,师父没法管。法身就在我们身边,就看我们的思想、心怎么动,只要符合法,师父马上给清理。

我悟到修炼人出现重病业干扰的,一是:三件事做的少。二是:“三件事”一直在做,甚至做的很多,但把做事当作修炼,脾气不改,遇事向外看,不让人说,这样长期不实修心性,不是家庭矛盾大,就是业力从身体上硬压出来。心里难受不行,身体难受也不行,那你想让业力从哪出来呢?开始不得劲,很难受,因是修炼人肯定向内找,因平时就忽视从小事上修心性,身体难受大劲也去找一些心,还找不到。这时思想开始动摇,信师信法成度也大打折扣。家人可能要求去医院。这时如果正念强,修炼的人根本没有病,从三件事上找。从心性上找,真正的实修那颗心,无论怎么难受,其实都是假相,很快就过去了。如果心不正想上医院检查一下,不看病,只是去查查,其实已经动人念了,这时去可能一下子查出个假相,或者查说是癌,晚期,一下子就精神负担很重,越疼越象病,越象病就越疼,心里开始发虚,明知药治不了,可还是想采用一些人的办法调养,岂不知越用人的办法越降到人那,身体随着心性变时间拖长,还达不到法的标准,也不知怎样去提高心性了,无可奈何的消极的用人心去承受。这时做三件事也不纯了,好象都是为身体而做。就象书上说的西医拔牙一样,吃了很多苦,遭了不少罪,最后执着的根还折里了;就应象中医拔牙,不需要吃苦,只要心性提高上来,难就消了,我悟到都是师父给做的,就看你这颗心怎么动,你是常人心,就管不了。如果是修炼人的正念,师父什么都能做。

对于病业干扰重的同修,我认为,一、不管历史上与旧势力签什么约,就看你现在的选择,要有一个纯净的强大正念,我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就走师父安排的路,其它安排都不承认,也不要,一定要助师正法到法正人间。从思想上否定它,修炼人没有病,把思想包袱扔掉,别去想它,它会往你脑袋里攻,说你是什么病,千万别上当,别顺着去想,你一想就等于抓住病,想啥就是求啥,师父想往出清都清不出去。

二、放下生死,把生命交给师父,别去管它。痛、难受会有一个高峰、极限,这时思想怎样动念极其重要,别怕,没事,永远别把小魔当回事,别把难看大,自己永远是高大的,因为有最伟大的师父,有大法,没有过不去的关。念一正难受状态马上就过去,或越来越轻,很快好了。如果此时产生怕心,心里没底,发虚,旧势力会加重迫害,使难受状态拖长,直到正念出来。

三、实修心性,从根本上否定旧势力,使身体难受的因素会从心性上冒出来,遇到矛盾千万别生气,别给魔加能量,让业力从心性上转化,别从身体上走,身体难受你受不了,让自己不生气不是自己说了算吗。从日常生活中的小事做起,看住心,无论遇到什么事,只要心里一不高兴,不愿意,有怨气、生气这种物质一冒出来,马上向内找抓住它,去掉它。

四、修出为他的心,用心做好三件事,提高心性,一切尽在其中。形成整体,给同修加正念很重要,说是帮助别人,实际是修自己。

以上是个人的经历和体悟,不对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