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冠县“六一零”十一年罪行录(三)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八日】(接前文:《山东冠县“六一零”十一年罪行录(二)》

“六一零”二零零三年恶行:两人被迫害致死

几年来,“六一零”恶徒拼命勒索法轮功学员的钱财,频繁到法轮功学员家抢劫,它们做贼心虚,二零零三年抛出的三十三号文件《关于涉法轮功问题有关具体政策的意见》就是企图使其搜刮法轮功学员钱物的罪行合法化,这一恶政致使很多法轮功学员家贫如洗,有的因此家庭破裂,妻离子散。这是中共对法轮功“从经济上搞垮”迫害政策的具体落实。

二零零三年二月份,“六一零”给冠县各个乡镇下达了绑架三名法轮功学员的指标,二月二十八日,冠县多名法轮功学员遭抓捕,其中张代玲、李焕成、尹子敬等被直接劫持到劳教所,郭冬启和许继玲被迫害致死。

受害人郭东启,男,曾任店子乡郭张固村党组书记,二零零零年十月被恶警劫持到看守所遭残酷折磨,身体出现病症后释放。郭东启身体稍有好转,“六一零”恶徒欲再次将他绑架,他于二零零一年秋被迫流离失所,零三年四月含冤离世,终年六十四岁。

郭东启去世后,“六一零”恶徒也没放弃对他家人的迫害,指使恶警将其次子绑架到看守所,勒索巨款后释放。

受害人许继玲,女,五十九岁,原冠县妇联党组书记,正直善良,清正廉洁,工作中曾多次获奖。她因进京上访被枉定三年劳教,因身体的原因劳教所拒收而保外就医。县委长期不发给许继玲工资,薛连春等恶警还多次到她家骚扰、抢劫,致使其经济非常紧张,将房子卖掉也仅供生活所需,只得到她妹妹租赁的小吃店里暂住。由于长期生活在恐惧中,许继玲的身体出现了病症,后来症状不断加重又无钱医治,只好天天躺在床上静养。

因许继玲对共产邪党的黑幕知道的较多,所以,邪党视她为在背之芒,不把她控制起来就坐卧不安,但是开着警车去抓捕一个躺在床上的弱女子恐遭众怒,为掩人耳目,二零零三年三月四日,薛连春等带上救护车去绑架许继玲。许继玲的妹妹生怕出现生命危险而上前阻拦,恶警就将她妹妹一块绑架。当时,警车的鸣叫声和恶警的叫骂声异常恐怖,令人颤栗。

本来身体就很虚弱,又受到如此惊吓,看到妹妹为了保护自己也遭绑架,许继玲心里一急昏了过去。即使这样,薛连春还不放手,把许继玲劫持到医院监视起来。不知恶警们等还采用了什么残忍的手段,许继玲在遭受三个月的折磨后含冤离世。

善良正遭受着残酷的戕害,大地为之颤抖,苍天为之垂泪!

“六一零”二零零四年恶行:非法公捕、全县敛财

二零零四年五月初,“六一零”通过冠防处抛出了【二零零四】四号文件,以回访之名绑架法轮功学员。遭严重迫害的有钱书坤、倪汝信、周怀菊、许恒奎、赵凤英、闫太祥等,其中赵凤英、闫太祥二人被迫害致死。

为了维持长期迫害,建立实行“防范处理×教工作基金”制度(注:法轮功教人向善,中共才是害人的邪教),中共冠防处又抛出了【二零零四】八号文件(据鲁“六一零”办发【二零零三】三十三号文件《关于涉法轮功问题有关具体政策的意见》),要求全县给它输血,悬赏举报和奖励积极迫害法轮功的相关人员。

'上图:冠防处【二零零四】四号文件'
冠防处【二零零四】四号文件
'上图:冠防处发【二零零四】八号文件'
冠防处发【二零零四】八号文件

今年三月份,流离失所两年多的城关镇徐三里庄村法轮功学员郭子林回到家后随即被陈月芝等恶徒绑架,三年之前,以薛连春为首的“六一零”恶徒曾将郭子林非法拘留,施以酷刑后索要现金一万元。

四·二五前夕“六一零”绑架法轮功学员董芳云、董芳梅、张凤焕,抢走了董芳云家的电脑和打印机。

冠县实验小学校长申怀坤,为了捞取政治资本,以职务之便给“六一零”提供场地办洗脑班,在今年四·二五前夕,强迫小学生签字诬蔑法轮功,并在电视台上大肆报道。

“六一零”于五月十日纠集有关单位负责人召开紧急会议,由公安局警察担当“督察组”,以“回访”之名,勒令县城一百二十名法轮功学员,到“六一零”办公室写污蔑法轮功的材料,对不服从的进行抄家、绑架。此后,“六一零”恶徒在县实验中学四千多名的师生大会上造谣诬蔑法轮功,利用电视向全县放毒,叫嚣要在二十天内在冠县“彻底铲除”法轮功。

五月十三日前后,冠县县委打着“平安冠县”的口号,把修心向善的法轮功学员视为最不稳定的因素,“六一零”纠集人马成立杠子队,要把城区内法轮功学员集体关押,扬言谁不来报到就抄谁的家,很多法轮功学员被迫流离失所。

九月二十九日,法轮功学员倪汝信被绑架,“六一零”办公室主任马文昌凭借和倪汝信的亲戚关系,以将他释放为幌子骗取了他的口供,十一月十三日上午检察院以此口供宣布将倪汝信正式逮捕,决定于十一月四日上午在冠县一中大操场把倪汝信和刑事犯人一起举行公捕大会。把好人和那些流氓盗窃的罪犯一样看待,令天地为之震怒,三次降雨迫使“六一零”一再拖延会期,可惜“六一零”恶徒总是执迷不悟,他们还是把倪汝信带到了会场,开会期间,“六一零”人员喊话时麦克风多次停止扩音。有人说:古有窦娥冤,天降六月雪,上天一再阻止这次公捕大会的召开,其中必有缘由。

到十二月份“六一零”因经费紧张就向全县下达了收取“人头税”的通知,通知规定:年底前每个乡镇上交三千元给“六一零”,县直机关五十人以上的单位交两千元,不到五十人的交一千元。广大民众对此非常反感,到底谁在敛财这不一目了然了吗?

“六一零”二零零五年恶行:悬赏抓捕、酷刑迫害

邪党知道自己的统治不合法,每到过年时更是胆战心惊,恶党总想把异议人士关进监狱,它自己听不到不同的声音,才好过年。冠县牙医世家张广才医生在河北省沙河市开牙科门诊,二零零五年二月四日,他回冠县和他弟弟张广宝一同过年。沙河市“六一零”不法之徒勾结冠县恶警陈月芝,到冠县跨省绑架张广才时,陈月芝捏造了妨碍公务的罪名将张广宝及其儿子张华飞一并绑架。张广宝在看守所过的年。大年初二,狱警刘书信把他绑在铁椅子上用鞋底毒打,张广宝面部被打的青一块、紫一块。

二零零五年二月七日上午,“六一零”不法之徒窜到耿儿庄村将流离失所两年多的法轮功学员李焕芳绑架到看守所,五天后,恶警陈月芝把她劫持到济南劳教所,劳教所拒收,陈月芝就办了三个月的代管手续,把李焕芳强行留在了那里。

三月九日,政法委书记许兰岭签字,胁迫法轮功学员的工作单位筹资,通过冠防处下发悬赏公告,在电视台公布了冠县十一位流离失所法轮功学员的名单,诱惑财迷心窍的群众举报,赏金从五百到五千元不等。这样,法轮功学员工作单位的领导人就以此为借口克扣法轮功学员的工资。

'上图:许兰岭签字原文(复印件)'
许兰岭签字原文(复印件)
'上图:许兰岭'
许兰岭

这年,在许兰岭的督促下,公安局在“四零八”专案中,绑架了法轮功学员冯学会、张广宝、尹子敬、赵书海、李书凤、邹雪龙。其中冯学会的复印机等私有财产被刑警兰沃中队抢劫,恶警孔维平对冯学会刑讯逼供。不知他用了什么酷刑,冯学会的十个手指都成了焦黄色。他们还把冯学会的母亲劫持到刑警队,逼着老人看自己的儿子受刑,冯学会母子哭作一团。恶警们在一旁则发出了狰狞的笑声。

'上图:恶警孔维平'
恶警孔维平

五月份,法轮功学员董新海第二次被非法劳教。

法轮功学员董新海、赵改真夫妇是店子乡董当铺村养鸡专业户,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六一零”不法之徒多次到他家敲诈勒索,已不知多少次将他二人绑架,二零零零年十月董新海曾被劫持到王村劳教所劳教三年。二零零四年九月十五日,恶警冯书合和董当铺村委头头董学刚等七、八个不法之徒趁董新海和赵改真不在家时,将门锁砸坏,进屋把家具砸了个稀巴烂。

这年春天的一天上午,店子乡不法之徒又到董新海家骚扰,董新海将它们推出门外插上了大门。冯书河带一伙恶警开九辆警车前来增援,把董新海家团团包围,董新海和赵改真蹬着梯子上到房上和它们讲道理。到下午三点钟,僵持了五个多小时,冯书河等无奈的撤去。四月二十四日,一伙恶警用电棒把董新海打昏在地后将他绑架,到五月份董新海第二次被劫入王村劳教所,又被非法劳教三年。

赵改真的母亲赵凤英七十多岁了,老人膝下无子,一直靠女儿、女婿过活,恶警到董新海家骚扰时经常恐吓这位年过古稀的老人,致使赵凤英每当听到警车响就打哆嗦,恶警一进家门就吓晕在地。由于惊吓过度,老人于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七日含冤离世。

斜店乡派出所所长王勇经常骚扰法轮功学员张明霞、宋焕芳等,曾将汤庄村法轮功学员许丽新骗上警车非法劳教一年。七月中旬,他溜到后社庄徐学梅家搜查,徐学梅的儿子许长阳指责他私闯民宅,他竟拿出工作证叫嚣说“我是所长,我担的起”。

'上图:斜店乡派出所所长王勇'
斜店乡派出所所长王勇

九月七日深夜,冠县公安局恶警薛连春、陈月芝、魏汝建等接连三次到法轮功学员王书华家敲门,抢走了她家中的电脑和手机。随后,他们绑架了和王书华同院居住的法轮功学员俊霞并将其劳教。

迫害法轮功的首恶之一曾庆红于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到山东督导迫害,为了给法轮功学员洗脑,山东省向冠县拨款五万元,计划利用半年的时间搞试点。十一月二十七日下午,冠县政法委书记许兰岭、“六一零”办公室主任任广民胁迫全县二十二个乡镇及县直各机关干部参加会议,布置对法轮功学员的新一轮迫害,要求公检法部门、卫生部门配合,把法轮功学员劫往洗脑班。他们怕留下罪证,只准口头传达会议精神,不许与会人员做记录。

拙计如推磨,慧心是定盘。尽管“六一零”用尽了千方百计及种种见不得人的手段,仍旧奈何不了坚信“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