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泸州唐天敏被洗脑班迫害经过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九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二日,四川泸州市法轮功学员唐天敏被便衣警察秘密劫持到了泸州纳溪卫生陶瓷厂建陶山庄洗脑班,在洗脑班唐天敏抵制迫害,绝食抗议八天后回到家中。

七月十二日清早,约六点钟左右,五、六个身穿便衣者闯进四川泸州纳溪法轮功学员唐天敏的家,见到法轮功的书就抢,见法轮功师尊的法像就取,并要将唐天敏带走。一个挂有胸牌的瘦高男子说:“要你去协助调查一个案子。”唐天敏知道这是骗人的鬼话,一大清早强闯民宅,一定不是什么好东西。欺骗老百姓,这是中共恶党惯用的伎俩。唐天敏不跟他们走,她说:大清早的,都在睡觉,你们骚扰四邻。要调查案子也不是这个时候。于是坚决拒绝跟他们走。

这些便衣又叫来几个穿警服的人,他们拖的拖,抬的抬,强行把唐天敏抬上了警车。中共恶警、恶人一大清早就来抓人,企图掩人耳目,于是唐天敏向四周睡梦中的民众高呼求救:抢人了!抢人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参与绑架者有新乐乡乡政府一姓陈的主任。唐天敏抵制迫害,在反抗绑架中遭恶徒殴打,手臂被拧肿。

唐天敏被秘密劫持到了泸州纳溪卫生陶瓷厂建陶山庄洗脑班,这是中共纳溪“六一零”私设的黑监狱,专门对绑架来的法轮功学员实施强制洗脑的精神迫害。

洗脑班的各个房间里,单独关押着被非法绑架、劫持来的法轮功学员,每个法轮功学员由两个人“包夹”,这两个“包夹”一般是司法部门或政府单位的人员。“包夹”一天二十四小时对法轮功学员严管,强迫法轮功学员听、看中共诬蔑诽谤法轮功的那一套套谎言宣传,以恐吓、高压、甚至体罚等各种手段逼迫法轮功学员书面表态放弃“真善忍”信仰,不继续修炼法轮功等等,否则,就不放人回家。

唐天敏的包夹是张、陈二人,姓陈的人称陈主任。陈对她胡说:你看这里多好嘛,环境优美,地上还有瓷砖;弄你来学习,还派两个人整天陪着你。唐天敏义正词严的指出:绑架、非法拘禁是违法的,我要回家。唐天敏往室外走,被洗脑班的恶人强行拦截。

在洗脑班,“包夹”播放诬陷法轮功的谎言宣传,唐天敏坚决抵制,不听,不看,她对“包夹”人员说,你们千万不要为共产党卖命。跟共产党走,共产党会拉你下地狱。我可以从内心深处说出共产党有多邪恶。

“包夹”还不了解中共的邪恶本质,对中国劳教所发生的对法轮功学员残酷、血腥的迫害不相信,唐天敏就从自己的亲身经历给她们讲真相,启迪着她们的良知善念。唐天敏讲述了她修炼法轮功身体恢复健康的神奇事。她曾患十多种的病,无钱就治,有些病无药可医,疾病缠身,活的非常痛苦。炼法轮功很快身体就得到了净化,全身的都病好了。她说:“是法轮功救了我的命,而共产党却要夺我的命,要我死。”

二零零四年十月、二零零八年三月,唐天敏遭非法劳教迫害两次,共计三年半。她坚定信仰拒绝转化,在楠木寺女子劳教所里遭到暴力殴打、坐老虎凳、不准大小便、不准睡觉等等各种酷刑折磨。她向“包夹”揭露共产党利用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种种残酷迫害,讲述了一个叫彭志全的老太太,因为监狱接受检查团检查时她回答了检查团一句真话, 检查团一走,劳教所恶警就把她吊铐在监室铁窗上,吊铐了整整十五个昼夜。她对包夹们说:“六十多岁的人啊!半个月身不着床、脚不沾地。老人吃不下饭,还不准睡觉,这不惨吗?好邪噢!同时被吊铐的还有罗梦、高云仓两名大法弟子。”

唐天敏告诉包夹说,据她所知,在楠木寺劳教所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至少有五名。那些知道实情的、与直接迫害死大法弟子的杂案(吸毒犯)良心不安说出了实情。那些在恶警胁迫下整人、折磨法轮功学员心狠手辣的吸毒犯,在大法弟子讲真相、劝善的慈悲正念感召下,良知觉醒,被泯灭的人性复苏,有的知道自己错了,有的开始暗中保护和帮助大法弟子,有的为维护大法弟子还敢于跟管教(狱警)争吵,直截了当对狱警说:就是你们的那个邪党不好,指使我们打人。

洗脑班里,“包夹”不准法轮功学员炼功,炼功就使劲掰手,唐天敏的手腕都给掰肿了。“包夹”拉她的手逼她写悔过书,唐天敏说,我没有过,也没有罪,写什么悔过书?“包夹”说,丝厂就你一个人炼法轮功,人家都不炼。唐天敏说:炼法轮功的多的很,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都有人在公开炼。

“包夹”被中共的宣传长期蒙骗、毒害,不知道、也不相信大法洪传世界的真相,于是唐天敏就对她说,你听到的那些中共的宣传都是假的,我知道的才是真的。该明白真相、该改变观念的是你们。我们是好人,是在遭受迫害,希望你们不要再参与迫害法轮功,不要再作恶,不要为邪党垫背而死。为共产党干了坏事最终会遭恶报,这不是说起来玩的。

经过唐天敏劝善、讲真相,“包夹”不再强制给她洗脑了,也不再叫她写“三书”了。她们也在善与恶中思考,为自己得到什么样的前途与未来,也在作出人生选择。

在洗脑班唐天敏抵制迫害,绝食八天抗议“六一零”侵犯公民人身自由、强行剥夺公民信仰权利的违法犯罪行为,八天后,奄奄一息的唐天敏回到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