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老人被中共恶人用救护车劫入洗脑班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九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四川泸州老年法轮功学员黎忠明家住高坝泸化厂宿舍。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五日下午五点过,一辆120车停在她楼下二十米远的地方。黎忠明老太太被两名男子夹持着从四楼拖下来,塞进了这辆救护车,又被按倒在车内的担架上。

一、救护车不是送人到医院

这辆救护车不是送人去医院,而是开到了纳溪卫生陶瓷厂建陶山庄。不法之徒把黎忠明劫持到被这个休闲山庄可并不是让她来度假、来疗养的。在这个休闲山庄的三楼上,铁钎子门紧锁,“六一零”犯罪份子将法轮功学员绑架、秘密非法关押于此,进行剥夺信仰、强制洗脑的精神迫害。

七月十五日那天,黎忠明一人在家,一个身穿制服的警察,大约四十岁左右,带领十几名便衣,其中有两、三个是女人,如土匪一般闯进黎忠明的家中,强行要黎忠明跟他们走,说是去“学习”。黎忠明不跟他们走,两个男子便一边一个擒着老太太拖下楼,黎忠明高呼:“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黎忠明被120车劫持到了纳溪这个建陶山庄洗脑班,黎忠明的亲属带着黎忠明的外孙到高坝派出所去要人,高坝派出所的杨建国拒不透露黎忠明的去向。

初步了解,涉嫌绑架黎忠明的违法犯罪份子有高坝派出所警察、龙马潭区国安“六一零”、泸州化工厂及社区的邪党人员等。

二、谩骂侮辱、精神高压

黎忠明被劫持到了纳溪建陶山庄,不法之徒用担架将黎忠明抬上三楼七号房间,交给杨、余二人包夹。杨,四十来岁;余,三十多岁;邪党徒,单位不详。黎忠明将遭遇什么样的迫害呢?

黑窝的不法之徒首先给黎忠明量血压,见她血压高就强令其服药,为洗脑迫害作身体上的准备。在囚禁黎忠明的屋子里,杨、余二包夹每日播放诬蔑诽谤法轮大法的音像材料逼迫黎忠明看,看后又逼迫她写心得体会。黎忠明借机书写法轮大法好,证实大法,给洗脑班的人讲真相。洗脑班的不法之徒一听法轮功真相就怕的要命,歇斯底里的大骂,侮辱之辞如排炮轰炸,在谩骂中给黎忠明扣上了“反党”、“你是反革命”等等大帽子。“反革命”是中共置人于死命的大帽子,听罢此罪名足以使中国小老百姓吓的窒息。因为谁都知道,摊上这个罪名就有被中共下毒手“专政”的危险。

中共迫害法轮功不仅迫害修炼者本人,连法轮功学员的家属、亲朋好友都会遭受到不同程度的迫害,如不准参军、不准考大学、不准提干等等。株连九族历来就是中共迫害中国民众的流氓手法,而为中共卖傻力迫害法轮功的洗脑班“包夹”们至今看不清事实真相,分不清善恶,反倒嫁祸遭受迫害的黎忠明:你害得你的子孙、亲戚朋友当不了兵,当不了官,读不了书。等等。

谩骂是洗脑班恶人恃强凌弱迫害好人的邪恶手段之一,杨、余二包夹无耻的谩骂一个善良的老人,完全没有正常人尊重人、尊重事实的正确理念,更不讲尊老敬老的起码道德,完全是共产邪灵的魔性那一套;谩骂中恣意侮辱他人,贬低他人人格,践踏他人做人的尊严,企图从精神上把被迫害者逼上“被专政”的极端恐怖之中。

三、谎言洗脑、宗教骗子当说客

中共蓄意编造的洗脑材料中,把“门徒会”、“莲花教”、“人民圣殿教”等邪教与教人向善的法轮功相提并论;把天安门自焚、傅怡彬杀人等等这些早已穿帮了的谎言仍然当作诋毁法轮功及对法轮功学员洗脑的王牌;又把篡改过的法轮功书籍断章取义的录制在U盘里放出来。黎忠明当场揭穿这些谎言,在自己遭受精神折磨的强大高压下给迫害她的包夹们讲真相。杨、余二包夹一听真相便恼羞成怒,理智不清的谩骂,胡言乱语的发泄一通。

法轮功学员通过修炼,亲身证实了“法轮大法好”,证悟到“真善忍”是宇宙永恒的真理。中共恶党想不到,用强权强制改变修炼人发自内心的正念是难以做到的。洗脑班恶人见谩骂侮辱、扣帽子威胁、及用中共编造的谎言对法轮功学员洗脑无效,就找来一位学过气功中学教师,企图利用其巧言令色使黎忠明“转化”;又找来泸州佛教协会的一个女人当说客,她说:共产党允许的才可以学,共产党反对的就不准学。其实共产党是反天、反地、反中华传统的绝对无神论,与信奉神的佛教风马牛不相及。一个佛教信徒怎可以出卖佛,向谤神灭佛的中共献媚,伙同中共对民众进行严酷的无神论洗脑呢?真是十分荒唐的事。黎忠明不听她那些歪理邪说,这个佛教协会的假教徒就露出宗教骗子、政客的嘴脸,抛出中共扣帽子、打棍子、定罪名的杀手锏,诬蔑说黎忠明“你精神不正常,有偏执症”。

中共大开监狱之门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非法劳教、判刑数十万人;酷刑折磨致死数千;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倒卖牟取暴利等等,罪恶滔天。全球谴责中共暴行。有良知的中国人对中共的暴行感到愤慨,对揭露中共罪行表示理解,支持。而洗脑班的恶徒们却帮助中共掩盖罪恶,对法轮功学员揭露中共的正义行为破口大骂,二包夹对黎忠明咆哮道:××党拿钱把你喂饱了,你还要反对××党。其实黎忠明下乡当知青十年,工厂苦干几十年,一点微薄的退休金是她几十年辛勤劳动所得,没有一分钱是共产党施舍的。再说共产党不创造一分钱财富,它哪来的钱喂饱别人?它把全社会的财富垄断在手里,想怎么用就怎么用,想花多少花多少,吸着人民的血汗不用登记造册。它掌握着分配的长勺,想给谁吃就给谁吃,给谁多少吃多少。它要想不给你吃随时可以卡住你的脖子。有的法轮功学员退休养老金不是被克扣、被冻结了吗?洗脑班的杨、余二包夹仗中共掌握长勺的恶势,威胁黎忠明:你不转化,把你的退休金给你停了,把你儿女的工作停了。

洗脑班的恶人们受邪党毒害太深,看不清中共的邪教本质,维护恶党,维持着迫害,助纣为虐干着坏事还觉得自己有理,其实他们才是最可怜的。杨、余二包夹每天对着一个老太太大肆谩骂,侵犯一个老人信仰自由的权利,践踏她修炼“真善忍”做好人的人生选择,硬逼着她“转化”写“三书”,邪恶气焰十分嚣张。黎忠明对她们说,你们这是在迫害。包夹说,打了你吗?黎忠明正告她们:你侵犯了我的人权、人身自由。并劝她们说:你们干的不是个好差事,迫害法轮功对你们不好,干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吧,不要参与迫害法轮功。她们说,我们不信那些,领导叫我们干啥就干啥。她们不仅不听劝善反而认为是在诅咒她们。黎忠明老人对她们的执迷不悟感到非常的惋惜。

四、邪党政法委书记“教”写“三书”

洗脑班不法之徒见法轮功学员的正念不可动摇,就变换花样,找些与法轮功无关的故事片、科教片来看,看后写心得体会时要求不提法轮功,签名时不注明是大法弟子。这种格式的“学习”持续了大概四天,让人感到强制改变思想与誓死捍卫信仰那种尖锐而严厉的斗争似乎缓解了,黑窝恶劣的环境似乎宽松了,其实接踵而来迫害更加严酷。

洗脑班的罪恶目的就是要法轮功学员在强制的高压下“转化”,写所谓的“三书”,即“悔过书”、“揭批书”、“保证书”, 以实现中共对全民的精神控制。不放弃信仰坚定修炼不写“三书”者,洗脑班就采用更邪恶的手段:

不准午休,体罚。黎忠明说:七月二十八号就开始叫我坐在椅子写“三书”,我不写,她们(包夹)就不让我睡午觉,从早上七点坐到晚上十点,进行体罚。

政法委主任亲手伪造证据要挟。洗脑班的主要责任人龙马潭区政法委主任严晓强,见十天过去了,一个老太太还没被他们收拾下来,便亲自动手迫害。黎忠明说,我一直不写(三书),她们(包夹)就一天骂几次。到二十九号晚上大约八点左右,洗脑班实施洗脑迫害的责任人严晓强找来一个男子,此人是泸化厂退休的万家彬,家属区化工苑的邪党书记。两人抓着我的手在一张信签纸上写上“保证书”几个字,继而又在信签纸下边签了我的名,盖上我手印,然后对我要挟:你不写“三书”,那我们就把它(刚才严晓强抓着黎忠明的手写的那个东西)复印出来拿到你家楼道和周围楼房、你的同修的住处到处张贴,还发到你们明慧网上,说你是叛徒,让你们的同修骂你。你如果写了,就给你保密。

严晓强“教”写“三书”伪造“既成事实”施压。黎忠明说,到了七月三十号,严晓强一天来几次逼迫我写“三书”,我不写,我说,这是私设公堂。他就说:不管是啥子,你就得写。你不写我就“教”你写。于是他把我弄到靠背椅上,靠拢桌子,他趴在我身后,胸口压的我抬不起头,拽着我的手握起笔,挽着我的手臂又使劲捏着我的手写所谓的“三书”。洗脑班的“三书”有样板,严晓强照样板摘抄,不知他抄写了些什么,一共写了三份,每份写完都抓我的手盖手印。写完后他扬长而去,我大哭一场,那种发自内心的痛苦无以言表。我的手、手背、手指被严晓强使的蛮劲弄得痛了好几天。

强奸民意,用暴力把中共的意志强加给一个与自己母亲年龄相仿的老人,用暴力改变一个老人的思想,剥夺她合法的信仰,虐杀她向善的精神,威逼她做违心的事,给一个善良的老人身心造成了多大的伤害这些人思量过吗?严晓强,为了实现“党”的利益如此霸道的欺负一个善良弱势的老年妇女;一个吃人民俸禄的官员,行中共邪教之理,干红魔灭人伦之事,伤天害理,天谴人道不容。

严晓强“教”写“三书”还不是洗脑迫害的结束,三十一号早上,包夹对黎忠明继续恐吓说,还有半天的机会,今天下午就有人来接替我们,将由楠木寺(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臭名昭著的四川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的人来转化你,再转化不了就送楠木寺劳教。

中共迫害法轮功,黎忠明老人已遭到两次非法劳教迫害,精神上、肉体遭受到残酷的折磨,年迈的身心备受摧残。“楠木寺”已成为残酷、暴力、惨无人道、灭绝人性的代名词,包夹为达到邪党破坏大法,铲除信仰的目的,对黎忠明老人步步紧逼,借“楠木寺”的残暴与恐怖逼黎忠明亲自写“三书”,她们叫嚣:你只有死路一条,对付你,共产党有的是办法……

在遭洗脑迫害的过程中,黎忠明老人绝食抗议,被万家彬等人野蛮灌食,门牙都被撬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