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人的观念 清除旧势力的安排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九日】在十几年的修炼中,从个人修炼时期的学法得法、精進实修,到迫害初期的法理不清、消极承受,再到现在的理智、清醒,走向成熟。这些年摔摔打打中体会很多,今天仅就如何破除所谓“病业”观念,用师父赋予我们的强大正念,破除旧势力的安排,谈谈自己的经历和体会。

我认识一个被汽车撞出二十多米远、被省城专家鉴定为“抢救过来顶多是个植物人”的常人。医院不敢给其做手术了,只做保守治疗(做些点滴之类的)。在昏迷了三十多天后,我去医院的重病监护室看她。我告诉她的家人:在她耳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送给她一个护身符。当天她就恢复了知觉。二十多天后,我再去看她,她已基本恢复正常。

这是大法创造的又一个奇迹。一个不修炼的常人都能这样,那么为什么有大法弟子却长期被所谓“病业”所魔,甚至被夺走人身呢?

我的看法那是因为对大法弟子的要求高,没有破除旧势力的安排,没有归正被旧势力钻空子的地方,以及被迫害中用人心、人念看问题等原因造成的。

我曾经历过这样一件事:一次我给单位一个年轻女同事讲真相,她一边听我讲一边却又有一些暧昧的举动,我当时没察觉到,只想着给她讲真相。在下班骑摩托车回家的路上,我的脑子里不断的翻出这件事,想着想着,一下子撞到了路边的一堆砖头上。我的一只脚被挤在砖头和摩托车之间,很疼。我知道不能动人念,就没管它,又去处理了一些其它事情,回家一看,脚上的血正在不住的往外流,鞋子里都满了,大脚趾的肉被挤成了两半。我从来未遇到过这种事,心有些不稳,就打电话问一个同修怎么办?他说要不就去医院,只是缝住伤口,不打针吃药之类的。我去了医院,医生把伤口缝住,要求我打破伤风针。我坚决不打,结果他要求我签了“后果自负”的协议。

回家后我想这是怎么回事?学法吧。我每天大量学法、发正念,同时听从医生和家人的话——防止伤口感染。那时是炎热的夏天,我怕脚出汗感染伤口就把脚抬高用风扇对着吹,就这样我一边注意着,采取常人的办法,一边好象很精進的学法、发正念。我信心十足一定会很快好的。几天后去医院拆线,医生拆开纱布后大吃一惊,我的伤口上的肉几乎全烂了,发出难闻的恶臭——感染了。医生和护士狠狠的训了我一顿:“你这样下去可能会截肢,甚至会危及生命!”怨我没打破伤风针。医生开了药方,每天打两瓶先锋抗生素点滴,说先打二十多天再说。回去后,妻子将我送到同修家里,以便我静下心来向内找。

我每天在大量学法的同时向内找,想起了师父在《精進要旨》<警言>中讲的:“你们不改变常人那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你们就退不掉人的表面这层壳,就无法圆满。”原来是我抱着人的观念不放,于是我决心放下它,把一直不敢落地的脚放在地上,扔掉包着的纱布。洗澡的时候还是有点怕让脚沾水,我一咬牙用水一冲就不怕了,但是第二天洗澡时又怕让脚沾水,我再一咬牙用水一冲,反复几次才真的不怕了,可见人的观念有多顽固。

我向内找,出事时我动了色欲心等不好的念头,这是直接原因。我回想起在二零零零年时,我曾在色欲方面犯过大错,于是我在同修中将这件事曝光。这样慢慢的脚上的烂肉掉了,长出了新肉,但是脚趾比以前大的多——这是在提醒我接受教训。后来听说,有同修也受过伤,情形比我的要严重的多,但是他们正念很强,该干什么干什么,没有去管伤口,很快就好了,甚至连疤都没留下。我悟到遇到魔难时不能用人心而是用大法中修出的正念对待,人神一念,正念越强好的越快。

为了帮助遇到“病业”魔难的同修,总结学法所悟,自己的实践和同修的经验,我就这样做:首先问一下处于关难中的同修有没有背弃大法的言行?如果有让他发表《严正声明》;有没有找到根本执着?把它挖出来;向内找到被旧势力钻空子的地方,用法来归正;有没有被人的观念、人的理所迷惑使自己不能用大法中悟出的正法理看问题?帮助他从法理上悟上来,从思想深处彻底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坚定的按师父安排的路走,同时要他静下心来大量学法,重点学师父有关讲法,正念正行,发正念铲除迫害自己的一切邪恶,同时用正念善解以前的怨缘。

我们当地有一个同修乙,修炼前有哮喘、气管炎等病,修炼后都好了。她平时都很精進的做师父要求弟子做的三件事。但是有一天,她突然出现严重的哮喘、气管炎症状。从师父讲法中我们悟到这都是假相,考验大法弟子是否坚定正信,我帮她向内找,发现她虽然嘴上说“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但是有很多观念却在承认迫害,比如“我以前就有这方面的业力,现在是在消业”,“我发正念就会好一些,今天症状厉害了是因为忙没顾上发正念”等等,我给她指出后她一下子就明白了,从一思一念中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很快身体恢复了正常。

我自己认为自己总结的以上一套办法很完善,但事实并不如此。我们地区有位同修丙,曾经出现了严重的“病业”状态,一开始她认为是消业,使身体长期处于魔难之中(曾经连续几个月每日24小时不停剧痛),在被折磨了一年多后被旧势力夺走了人身。她在疼痛中还在给去看望她的常人讲真相,去附近发真相资料,在剧烈的疼痛中坚持着不放弃自己的身体,怕给大法造成不好的影响。我们当地许多同修都曾去帮她学法发正念,向内找,我也去用我总结的这套办法帮她,但她身体仍不见明显好转,直到有一天一个同修(不太了解她的情况)去她家看到她晃来晃去的听师父讲法(其实是疼痛造成的),严厉的指责她说:你怎么这么学法,坐好别乱动!没想到那一天她的症状大大减轻了。同修们看到了希望,有几个同修每天去她家跟她一起学法、发正念,并严格要求她,她的身体一天天好起来,就在快好的时候,她突然说:“我好了,你们不用管我了,我要回农村娘家去讲真相救人,让他们看看我学大法身体好了。”她回娘家不几天症状又严重起来,只好又回自己家了。可这时和她一起学法的同修却因很多事情缠身,无法去同她一起学法,很多同修(包括我)都很灰心,觉得这事占用大家太多的精力了,影响做三件事,就不经常去看她了。在我搬家装修房子忙了一段时间后,听说她坚持不住被家人送去了医院;再去看她时,她已经昏迷不醒了,第二天就离开了人世。她的离世给认识她的人,特别是她家里的亲人造成了严重的负面影响,本来同情支持大法的亲人对大法产生了很深的误解和怨恨。同修们都很悲伤,也很无奈。

有的同修说她还有什么什么心没去,我也这么认为。直到有一天,发生在我妻子身上的事情让我对这件事有了新的认识。

妻子曾在梦中真实的看到我俩几世的恩恩怨怨,有一世,她是所谓的第三者,我最终抛弃了她,给她很大的伤害,她在怨恨妒忌中郁郁死去。现在又因为一些常人中的矛盾使她对我的家人和我产生了强烈的妒忌心和怨恨心,从修炼初到最近一直未去,且不向内找,总看别人,而我在她的怨恨中无可奈何的消极承受,我们俩长期处在这种魔难中不能摆脱。我悟到这是旧势力恶毒的安排。最近有一天,我骑摩托车带她回家,她正在数落着婆家和我的不是,不知怎么车在一个坑里颠了一下,她一下子就飞出去了,狠狠的摔在地下。当时没有正念对待。回去后她出现了严重的病业状态。我找来同修帮她向内找,我说我看的很清楚,就是因为她的怨恨心、妒忌心长期不去被旧势力因素抓住空子迫害。于是我们便帮她向内找,甚至指责她,而这时负面思维不断的向她脑子里打,让她放弃修炼离开人世,让我后悔一辈子等。

她对我们的话很排斥,怎么办呢,我和同修们坐下来交流向内找。我向自己内心深处找,我发现原来我也有怨恨心、妒忌心、向外找等执着,只不过表现的很隐蔽不易觉察罢了。妻子经常指责我自私、虚伪等,我从来不承认,自认为自己法学的好、悟性高,现在我发现原来我确实存在这些问题,向外找看别人看的很清楚,向内找却找不到什么。那正是一种旧势力不向内找、极度冷漠的表现,是建立在为私为我的基础上的,我悟到旧宇宙生命和新宇宙生命的根本区别在于,旧宇宙生命本性是建立在为私为我的基础上的,而新宇宙生命是要做到无私无我、先他后我,旧宇宙生命根本上是不向内找,而是向外找的,而新宇宙生命是无条件的向内找,大法弟子和其他众生只有同化真善忍宇宙特性才能進入新宇宙(在我现在层次上悟到的)。

在帮助同修甲时,我遇到了麻烦就顾不上她了,去给自己发正念了;在对待同修丙时,我盯着她的执著心不放,所谓的帮她向内找,没有考虑到同修在魔难中承受时间长了,正念不强,我却和其他同修在给她施加压力,没有真正的体会她在痛苦中的感受,没有真正用善心和她交流。她去世前曾对我说,我回娘家其实是为了回避同修给她施加的压力,我以为我总结的一套帮助在病业魔难中同修的一套办法很完善,却从没向内找过自己,这跟旧势力多象啊!我悟到所有的执着根本上都是来源于私和对自己的执着,我感到我触及到了自己根本上未同化法的部份。我悟到这些后我跟同修交流,同修们也向内找,找到了自己很多执著心,这样我们三个同修在交流中境界得到了升华。同修跟妻子说对不起,从来不愿在妻子面前认错的我诚恳的对妻子说:“对不起,这些年我做的不好让你受苦了。”我看到泪水从妻子的眼里流了出来。

妻子开始向内找,不承认旧势力安排的假相,身体迅速康复。

这事给我很深的教训,让我真正明白:不论什么时候,面对何种问题,向内找永远是法宝。学法向内找就能粉碎旧势力的一切阴谋,才能在师父安排的修炼路上走到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