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难中原的女性法轮功修炼者(六)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九日】(接前文:《蒙难中原的女性法轮功修炼者(五)》

(六)草菅人命 强行解剖遗体 甚至盗取器官

在中共系统性的对数以千万计坚持信仰的中国法轮功学员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政策下,法轮功学员们所承受的苦难是人们意想不到的。

通过明慧网揭露出来的事实,人们发现法轮功学员们不仅承受酷刑,被折磨致残致死,有的甚至在一息尚存的情况下,就被宣布死亡,推入太平间。在一些被折磨致死的法轮功修炼者的身上,发现有不明来历的血洞、刀口;有的未经家属同意,遗体即被非法解剖,甚至盗走器官。

以下举例是中国女性法轮功学员遭中共残忍“灭绝”罪行的一部份个案。

一、郝润娟,二十八岁,河北省张家口人,家住广州市白云区。

郝润娟生前身体十分健康,曾四次赴北京为法轮功上访。二零零二年二月二十五日被非法拘捕,在广州白云看守所警察二十二天残酷折磨下,三月十八日被夺去了年轻的生命。

郝润娟被迫害致死后,邪恶之徒不知出于什么险恶用心,在家属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解剖了尸体(法律上解剖尸体要经家属签字同意)。当家属被通知去认尸时,遗体已面目皆非。内脏全掏空,皮肤被剥光,眼睛被挖掉,只剩下一堆尸骨、肉,还带有鲜红的血迹。由于遗体太不象郝润娟,看过遗体两次后,家属都认为那 不是郝润娟。家属只好把两岁的儿子带来验血,最后证实那面目皆非的遗体就是郝润娟。

二、傅可姝:一九五二年三月生人,一九九八年修炼法轮大法,原工作单位:贵州省开阳县第一小学高级退休教师,原住开阳县城关镇中山街一百一十五号 。

傅可姝
傅可姝

傅可姝因为说明法轮功真相,曾经遭到当地公安局抓捕,被迫流离失所。二零零三年七月十日当地教育局局长石应昌、公安局国安办陶大荣再次去她家,骗说教育局局长李明昌找她有点事,一上车就把她绑架到贵阳烂泥沟洗脑班,监禁了将近半年。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傅可姝和她远房表侄徐根礼在井冈山失踪后,家人多方查找,不见踪影。二零零六年四月底,他们的尸骨惊现井冈山五指峰。

傅可姝的尸体是在瀑布上面的中段发现的。她赤裸着上身,内衣倒扣包裹着头,棉毛裤、袜子还穿着,外裤有些破烂,脚和小腿有些干枯萎缩,两脚尖绷直。她的尸体没有腐烂,也是被剃光了头,双眼凹陷,没有眼球,眼眶周围是烂的,鼻子上也有黑黑的两个洞。

据分析,很可能被人摘取器官迫害致死后抛尸野外。

三、贺秀玲:五十二岁,烟台市芝罘区幸福十村人。

贺秀玲被非法关押在烟台市南郊看守所期间,遭“六一零”人员和看守所警察迫害。二零零四年三月十一日早晨七点多钟,被迫害得奄奄一息的贺秀玲在烟台市毓璜顶医院含冤离开人世。

贺秀玲
贺秀玲

二零零四年三月十日,贺秀玲丈夫突然接到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六一零”头目李某的电话,称妻子患脑膜炎住进了毓璜顶医院。等他赶到医院时,发现妻子一手被铐在床头,下身全裸,当时她已虚弱得说不出话。第二天早上八时贺的丈夫来到医院,但看守所看护不让他进病房,一直在医生办公室等到九时多才被告知,贺秀玲已于早晨七时四十五分离开人世。

徐承本赶紧通知了附近的几个家属,当他们十一时多来到医院太平间时,大家看到贺秀玲的腰间有绷带缠绕包着,她的双眼还在流眼泪!

人们一看她还活着,急忙找医生,可医生置之不理。最后亲戚都去找,医生才带着心电图在十一时三十分左右来到太平间。经测试,贺秀玲的心脏还在跳动,当心电图测试纸跑出十几公分长后,医生急忙撕碎心电图纸逃走了。由于没有任何抢救,贺秀玲不久真的去世了。

四、李宪民: 五十一岁,西师毕业,被迫害前系四川省遂宁市射洪县社会保险局股长。

二零零零年一月三十一日,李宪民进京上访,被非法关押在射洪县看守所九十天;二零零零年六月三十日,李宪民第二次进京,回来后被单位“双规”一个月,停发十个月工资;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五日晚上八点左右,恶警周渊等十几人闯入她家,抢走她家里的电器设备及其它物品。停发工资,每月只发给生活费四百元。

二零零五年二月一日中午十一时,李宪民到县政府招待所参加亲友的团年宴,被四名“六一零”便衣特务强行抬上车,劫持到县看守所关押。历经六十五天的酷刑折磨和非人的迫害,李宪民于二零零五年四月七日半夜一时,在射洪县看守所被酷刑折磨迫害致死。

在迫害过程中,县国保大队长周渊恶狠狠的对李宪民说:“这回不把你整进去,算我手艺瘟。” 四月六日上午李宪民感觉身子发冷,恶警一直不理。拖至下午二点,恶警才叫了一个蒲姓的兽医的人来输液,不久李宪民又拉又吐,晚上七点,看守所所长王某和狱医叫恶警杨秀将李宪民送人民医院,医生要求住院,但恶警杨秀拒绝住院治疗,要将李宪民带回看守所输液。九点过,回到看守所后,又输了不明药物,李宪民就全身发冷,眼睛鼓起,十点左右就被迫害致死。

李宪明死后,未经家属同意,恶人在县火葬场后面水泥台上,强行解剖。等家属赶到时,看见头颅被剖开又缝合好,肠子摆在地上,主刀医生遂宁人民医院病理科主任梁海桥将所有器官带到遂宁去了。

参加解剖的单位及人员还有:市检察院龙处长、县政法委、县“六一零”、县检察院、县看守所。

五、段世琼,三十四岁,一九九六年秋修炼法轮大法,汉族,高中文化,家住重庆市渝铁村四十九号,原重庆铁路分局客运段列车乘务员。

段世琼
段世琼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氏流氓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大法。为了维护大法,她和丈夫一道在北京天安门广场打横幅、讲法轮功真相,受到了当地六一零恐怖组织及恶人、恶警的多次抄家、非法绑架、关押和迫害。

二零零三年六月十九日,段世琼被成都市金牛区法院非法秘密判刑七年,在法庭上,段世琼与其他法轮功学员们在法庭上高唱“法轮大法好”,雄壮的歌声令恶人们恐慌、畏惧。被邪恶之徒强行拖出法庭。

段世琼二零零三年七月二十五日在成都市看守所以绝食方式抵制迫害。二十八日,恶警开始进行强制鼻饲,野蛮摧残,致使段世琼全身多处器官功能衰竭。八月十一日,段世琼被送往成都青羊区人民医院,遭受了恶警、恶医的野蛮摧残、灌食和滥施药物迫害。九月十五日晚上,段世琼痛苦万分,呻吟不止,十六日凌晨三时,含冤离世。九月十七日,段世琼丈夫单位突然通知前去办理后事,王治海突闻噩耗,无法接受沉痛的现实。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当丈夫见到遗体时,根本无法辨认,面目皆非,体重只有四十多斤、年龄看上去象六十多岁的样子。

二零零三年九月二十四日,段世琼追悼会刚要进行时,突然疾驶来一群黑压压的车队,数十个凶悍的“六一零”恐怖组织、国安、公安、政法委的恶人和恶警冲入追悼会破坏现场,开始抓人。

六、徐芝莲: 三十一岁,一九九六年得法修炼,四川省成都市抚琴小学教师,住成都市青羊区文家场张家碾一组。

徐芝莲
徐芝莲

二零零一年二月,徐芝莲在课堂上课时被公安当着学生的面戴上手铐抓走,随即被关押抚琴派出所。徐芝莲趁警察不注意时走出派出所。此后徐芝莲就有家不能回,在外漂泊。

二零零一年六月二十八日,徐芝莲回家看孩子和丈夫,不幸就在当晚遇害。那晚十一时三十分,两辆成都市金牛区抚琴派出所面包公安车停在村民廖松家门口。六个黑影冲下车,徐芝莲顺着自家的楼房爬到了邻居的院子里。徐芝莲见门被撞开,便闪向另一角落,那儿拴着邻居家的狼狗。几支警察的手电筒乱晃了一会儿,他们看到了惊人的一幕:狗在此时不但没有叫,却如此的温顺的紧紧的和徐芝莲靠在一起。一丧失理智的警察举起了枪,对准了徐芝莲,“砰”,枪响了,徐芝莲没有倒下,邻居家的狼狗却被打死了。徐芝莲再跑,又是几声枪响。徐芝莲在那小小的院子里落入恶人手里。暴徒们开始疯狂地毒打徐芝莲。

廖松拨打了110和分局督查办公室的电话。十多分钟后,一辆警车从清水河边开到了邻居家门口,几个人走了进去。此时的徐芝莲已被打得昏迷,四个人分别抓住徐芝莲的双手和双腿,提起来抬到车边粗暴地扔到了车上。

六月二十九日晚上八点。徐芝莲的亲人在安抚院终于见到了她的遗体,此时暴徒已给她穿上了安抚院的衣服,徐芝莲的脸油腻腻的,鼻孔内有血,后脑勺有三个洞,一直在流血。抚琴派出所不准家人将尸体带走进行尸检,并威胁:必须在三天内火化尸体,并拒绝开有关抓人手续和徐芝莲的死亡证明。

七、毕晓叶,四十岁,山东省平度市万家镇徐戈庄人。

二零零一年农历六月初三下午,毕晓叶被突然闯入家中的前夫马延明用小镢劈晕,马延明见事态严重,马上电话告知他的亲哥哥──兰底镇司法所所长马延清,马延清马上带了几个远近闻名的黑社会打手,火速赶到现场。很快经马延清联系的平度市公安局警察也来到现场。

平度市公安局警察来后做了两件事,一是以“防止事态扩大化和保护现场”为由,由公安局、派出所和马延清带来的黑社会打手排成人墙,阻挡毕晓叶娘家的人靠前;二是将还在呼吸的毕晓叶活体解剖,将所有内脏器官全部摘取,并将解剖后的尸体“叠”起来扔上车拉去火化,临走时扔下一句话:等待化验结果。

事后有目击者沉痛地说:“人命关天啊,人还有气,叫谁说都应该先抢救,为什么先摘器官?这不明着杀人吗?本来能救活的人给解剖了,撇下两个小女孩谁管?造孽呀!”

八、杨丽荣,三十四岁, 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功,河北省保定地区定州市北门街人。

二零零二年二月九日凌晨,河北保定定州北门街发生了一起骇人血案,三十四岁的杨丽荣被丈夫杀害,留下年仅十岁的孩子。

杨丽荣一九九九年十月依法到北京上访,向有关部门反映自己修炼大法后身心受益的实际情况,遭绑架关押,在家人被勒索了五千元现金后才获释。之后,警察长期不停地上门骚扰,又三次将她强行送洗脑班,并对其家进行经济勒索。杨的丈夫是计量局司机,在怕受株连砸掉全家饭碗的沉重压力下,原本和谐、温馨的家被搞得无一日安宁。

二零零二年二月八日晚,警察又到杨家非法抄家。丈夫终于无法承受而精神崩溃,用双手死死掐住了杨丽荣的咽喉……杨丽荣就这样凄惨地走了。清醒过来的丈夫后悔莫及,立即投案自首。警察和法医赶来现场,摘走了杨丽荣体温尚存的身体里的很多器官,掏出内脏时还冒着热气,鲜血哗哗地流。连在场的公安都说:“这哪是在解剖死人,简直就是在解剖活人啊!”

九、廖琴英:三十三岁,江苏省常州武进市礼嘉镇新生村人。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十八日上午八点三十分左右,廖琴英正在家中忙农活--轧稻(即人工脱粒稻谷),大队干部张良、乡派出所王华新及两个联防队员(姓名不详)闯进门,命令廖琴英到大队去一趟,说有人找她谈话,并称时间不长就会回来的。琴英不愿无故被人带走,四个大男人不由分说前拽后推逼迫琴英上了车。只一个小时,廖琴英就死在警车里。

据乡派出所王华新等四人讲,九点三十五分,廖琴英已死于车中,后送至常州高士桥殡仪馆。廖琴英丈夫张何良当天下午四时接通知赶到礼嘉乡俱乐部,武进市公安局、前黄公安分局也有人在场,当时有在场村民站出来说:廖琴英之死是你们派出所的全部责任。武进市公安局的副局长刘泽琨、派出所的恽指导员都承认是这样。但是无人为琴英之死负责。

乡里催促立即火化,经济损失好谈。最后乡里赔偿七万五千元,十三日琴英火化了。张何良的妹妹在验尸时发现琴英头后部有一个洞,头发被拉掉一把,前面破皮。

五百多乡亲们为琴英申冤,遭到恶党公安人员调来几卡车警察持冲锋枪进行恐吓。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