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中层管理人员利用有利条件劝三退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一日】由于国人长期处在党文化的洗脑灌输下,劝“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阻力很大。特别是一些知识份子迷信科学,多数都是党员,收入较高,既对共产党不满意又对其存有幻想,还有几分惧怕,在多年的政治运动中养成了明哲保身、少说为佳的处世态度,力图不犯错误,保住自己的既得利益即可。他们对共产党的本来面目认识不清。有些人虽然家庭、亲友或本人挨过整,但是害怕心较重,不愿再卷入政治惹是非,听不進“三退”的劝告,只求眼前平安无事。但是,我们只要耐心讲真相,这些人中有的还是可以被救度的。

我退休后在一家工厂做中层管理工作。每天接触的是从全国各地来的打工人员。他们多数文化不高,比较愿意听从我的劝告,劝三退效果比较好。我充份利用这个有利条件劝三退。一般新進厂的员工都要在我的办公室登记。在登记时就问是否是党员、团员或少先队员,并劝其退掉。多数都能同意退,也有少数人不同意退。当三退人数比较多时,后面的人听说要“三退”,就不敢承认加入过这些组织。为此,我也针对性的做一些调整。首先只问是否加入过这几种组织,并不急于劝“三退”。让所有的人员都登记完成后再一起劝退。这样效果好一些。

除了進厂登记这个环节外,还要抓住任何与员工接触的机会面对面劝“三退”。例如当有员工请假、辞工、换工作、办事等与我打交道时,也是劝“三退”的良好时机。有的人進厂登记“三退”后,工作一两天就离开公司,好象专门来办“三退”似的。我们的公司在不断发展,经常购买一些机器设备或原材料。供应商都找上门来,希望我能给他们一个销售的机会。其实买东西都是采购部的事,我们只是提出具体要求,在采购环节中也起一点作用。我现在发现利用供应商有求于我的机会劝“三退”也是一个好办法。和他们一起谈话、吃饭,都是劝退的好场合。

我也利用电话劝“三退”。

我经常参加一些展览会,发了很多名片出去。一些有心计的商人常打电话给我,问这问那,原来我很反感这些电话,不接、不谈。后来发现这也是劝“三退”的机会。我对文员讲,以后凡是我的电话我都接。无论座机或手机我都接听,耐心与对方谈话,一有机会就劝退。几位供应商、买废机器的打电话来,我乘机劝其三退,他们同意后为其办了“三退”手续。

我积极参加一些社会活动,利用活动多接触人,讲真相劝“三退”。在一次同学联谊会上,我利用时机讲真相,两人完成了“三退”。其中有一个是从省政府厅级干部退休的,他知道很多真相,很快同意退党。相反,一些普通同学反而坚持党文化的旧观念,不愿意退。可见我们的任务还相当艰巨。我们有时乘长途交通工具出差,来往的路上也是劝“三退”的机会。

我所在的公司有一定规模,职员几千人,管理干部三百多人。对于管理干部,劝退比较困难。我平时利用闲暇时间从动态网上下载一些大家比较感兴趣的文章,如党员干部贪腐问题、有毒食物、灾害等等热点问题,通过公司内部的“及时通”邮件发给一些干部,在里面时不时夹一两篇真相文章,如关于优昙婆罗花、神韵、退党等文章,收到一些效果。先后有几个党员做了三退。

劝“三退”要有耐心,多劝几次会有效果。我的岳父是一个老党员,对党有很深的糊涂观念,任凭怎么劝说,多年来不愿退党。有一次他要到外地旅游,有求于我开车。我乘机劝他退党,终于同意以化名退了。几年来,我登记在册的三退名单已有一千一百多人。

我体会到,劝“三退”有时容易有时难,有时效果好,有时不理想,可能与自身的状态有关。学法比较好往往劝退效果要好些。我把劝“三退”作为我修炼的一部份,在劝“三退”中修炼,在修炼中劝“三退”。

我在讲真相救人中还存在很多问题。看到网上同修介绍劝“三退”的经验,与他们比起来,我做的差远了。自己对法理的理解和修炼层次还很有限,以此文对前一阶段做一个小结,并希望得到各位同修的指正和帮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