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法轮功学员夏慧晶险遭恶警骗捕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2011年11月中旬,成都市不法警察将修炼法轮功的夏慧晶女士及其丈夫骗到派出所,企图将夏女士劫持到洗脑班迫害。在夏女士和丈夫的正义抵制下,恶警绑架未遂。

2011年11月15日晚6点左右,成都花牌坊社区一女工作人员按响了法轮功学员夏慧晶家的门铃。当夏女士从门镜中看到是社区人员时,就没有开门。因为这之前,他们已经来骚扰过两三次了。这伙人见不开门,竟恶劣地把她家的电闸拉了。夏女士知道他们的把戏是诱骗她开门,更是不开。

6点一刻,孩子放学回家,用钥匙开门,这伙人堵在家门口,说要查暂住人口,夏女士质问他们:“这层楼家家都是租房户,为什么不查他们?偏偏就找我家,而且三番五次?”他们支支吾吾地说都要查。过一会儿,又要夏女士出示身份证,并要求跟他们去北巷子派出所。夏女士说房子是以丈夫的身份证租的,要查也只能等丈夫在家才行。他们说:“你去就可以了。”夏女士发觉他们有别的企图,坚持要等丈夫回家再说。

6点40分,她丈夫(未修炼)回家问明情况,说他一人去派出所登记就行了。这伙人坚持要夏女士一块去,还说要了解一些别的情况,称“在这里不好说”。她丈夫说:“有什么不好说的?你们是不是冲着她炼法轮功来的?”这伙人不正面回答,只支吾说:“可能是吧,我们也是奉命办事。”那个叫杨俊东的警察威胁说:“如果你们不去,一会儿就会有更多更多的人来!到时候你们就更麻烦了!”然后又伪善地说:“其实也没啥事,就是了解一下情况,一会儿就完了,就可以回家了。”

夏女士正告他们不要参与迫害法轮功,整这些好人是要遭报应的。他们表示今天的事肯定与迫害无关,那女工作人员还附和说有些地方是把人家整得很惨。在他们威胁加欺骗的表演下,夏女士的丈夫说:“好,我看你们也是执法人员,又有证件,就相信你们。我俩一块去。”随后上了他们的警车。在车上,夏女士还半开玩笑地说:“你们兴师动众,四个人加一辆警车,好象我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坏事,要被带去受审似的,太夸张了。”他们只是嘿嘿地笑:“不要介意。”

到了派出所,他们叫夏女士到二楼,说要了解情况,门上挂着“国保”的牌子。一游姓男子打开电脑,叫夏女士随便说。接着,他开始问话,什么时候开始炼的法轮功,为什么要炼以及平时和谁接触,家里有无法轮功书籍和光碟。先夏女士还跟他讲自己如何一身病,修大法都好了,后觉得他问话有企图,就拒绝回答。正在这时,她丈夫在楼道里和人大声争执起来,她就站起来要出去看。那个游姓人员拉住她说:“没事的,你把这个字签了。”拿了一张纸(估计是刚才问话的笔录),夏女士拒绝了,说:“你们搞什么名堂?象在行骗啊!”

这时丈夫进来说:“太不象话了!在家说来问问情况就好了,现在他们说要让你进学习班(强制洗脑、精神迫害)!走,我们回去!”刚走到楼下,被他们拦住,一个矮个警察对她丈夫说:“你可以走,她不能走。”她丈夫吼道:“凭啥子?!”边说边往大门口推夏女士,说:“我们走。”

结果一下围上来七八个警察,把夏慧晶的丈夫打倒在地,眼镜被打坏。通向大门的通道突然被十几二十个便衣及社会小青年堵住了,这些人仿佛突然从地底下钻出来的一样。夏女士大声说:“你们要干什么?!”被两个警察一把抓住,拽到里面办公室,衣服都被撕烂了。夏女士开始大声揭露他们的行骗行为。她对一个便衣男子说:“今下午五点我在电梯里碰到你,还以为是邻居,和你聊天,结果你竟然在偷偷摸摸地跟踪我!你是哪个单位的?”那个男子慌慌张张地边走边说:“哪个认得你哟?我不认得你。”跑出办公室去了。

此时夏女士的丈夫正在另一间屋里和他们据理力争,问他们要把家人带走有什么法律依据,有没有正式的书面文件,成都人民北路街道办一个叫闫明学的主任以保密为由,不出示。其丈夫感到这些人比较害怕提到这些书面的手续,就一再坚持。这些人虽然不能出示拘留或拘捕文件,但一再强调如不与他们配合,则不可能回到家中。

在随后的谈话中,这些人逐渐表露出他们的动机。原来,在2008年夏女士因在街头散发法轮功的真相资料,被共产党的执法人员非法扣留关押,后在其家人等的努力下获释。当时有关人员就想叫夏女士写所谓的保证,被她拒绝。一家人随后迁居。今年9月,中共有关人员通过房屋租赁中介了解其具体住址,并多次以调查流动人口等名义明察暗访。参与此次诱骗绑架人员表示,内部文件要求各级部门一定要在今年底之前提交一定名额的转化目标,夏女士因为未写保证,也成为了该秘密文件中的一员,相关人员还声称凡是没写保证书的法轮功学员都要送去洗脑班。

所谓的“学习班”、“转化班”等非法限制人身自由,是严重侵害员人权和自由的场所,并且对于坚持信仰者执行完全不人道的、残酷的精神和身体损害,有许多法轮功学员甚至惨死在该类场所。这次他们的目的就是要完成上述的“工作任务”,明确要求信仰法轮大法“真善忍”的学员放弃并污蔑法轮功。这种完全剥夺宪法所赋予的公民有个人信仰自由的权利的做法,完全是非法的,实质上就是非法剥夺了公民的宗教信仰和言论。

这次,夏女士与其丈夫大约是晚上七点被迫去的派出所,派出所内聚集的警员、街道办事人员、还有一些没有穿制服,但神情猥琐的人员,约有20多人。可以看得出,诱骗夏女士离家到派出所来,完全是早有预谋的,早有计划,安排了不少人力的。在夏女士和家人的强烈抗争下,他们当晚实施绑架的计划暂时中止。

然而事情并未结束,人民北路街道中共人员闫主任等人每隔几天就给她的丈夫打电话,逼迫他配合做妻子的所谓“转化工作”,不然还是要进洗脑班,同时声称在中国“什么都可以讲法律,只有对法轮功不讲法律。”并且言语中透露出他们早就在监控他们一家人的行踪,比如夏女士的先生在哪个单位什么职务,他们曾经在温江租过房子,住在哪个小区,他们都一清二楚,甚至连夏女士的妹妹都接到过他们打去的骚扰电话。

夏女士的家人也因为她信仰“真善忍”也承受着中共邪党各级人员精神上的压力。历史证明,数十年来,中共这个西来的共产主义邪恶幽灵从来只是把法律当作打人的工具,可以随时随意践踏法律,害死八千万中国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