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辛集市法轮功学员受迫害案例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一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在河北省辛集市,修法轮大法“真、善、忍”的人很多。人们看到了修炼者心性境界的提高和祛病健身的奇效,感受到了法轮大法的神奇、超常,因此有很多人走入修炼,当时已有万人。

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后,辛集市政府、公安等部门开始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疯狂迫害,曾经把二三百法轮功学员非法关押在棉麻公司洗脑迫害,最后敲诈每人二千六百元;二零零一年腊月二十七、二十八两天,把吴花香、何藏等三十五名法轮功学员绑架到看守所残酷迫害。

一、辛集市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的案例

1、陈西卜被迫害离世。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耿占峰、耿超、贾力超、魏朝辉等人对陈西卜多次绑架、关押、抄家、勒索,抢走现金四万五千元、摩托车一辆、自行车两辆、电脑一台、打印机一台、照相机一部、微型采访机一部、手机三部、手表两块、项链一条、戒指一个及小灵通、香烟、凉鞋等物品。 二零零三年,在被非法关押在唐山监狱期间,陈西卜被迫害成重病,被保外就医回到家中。但恶人对他继续迫害,他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零八年奥运会前,恶人逼陈西卜的儿子找回陈西卜,否则就关押陈西卜的儿子,并把陈西卜的儿媳推倒。最终恶人把陈西卜、裴双针夫妇及女儿陈苏押送回辛集,关押在商业城派出所进行非法审问,强迫他们写所谓的保证书。后来回到家中,被恶人轮流监视,直到二零零八年八月三十一日,陈西卜含冤离开人世。但恶人仍不时去骚扰其家人。

2、张印海,男,七十岁,河北省辛集市田家庄彭六左村法轮功学员,被恶人长期迫害,于二零零六年一月十六日含冤离世。

张同义,张印海的大儿子,二零零五年四月十二日被耿超一伙非法抄家,抢走现金一万六千余元、支票一张、电脑一台、电话两部、手机一部、电视一台、录音机一台、花生油五十斤和部份真相资料。非法判张同义监外劳教一年,他的妻子李二改被非法劳教三年,关押在石家庄女子劳教所。

张同建,张印海的二儿子。二零零五年四月十二日被耿超非法抄家,抢走电视一台、电脑一台。夫妻二人被迫流离失所,孩子由老人看管。

张香珍、张婷珍、张月香,张印海的三个女儿。二零零五年九月,三人找耿超要回哥哥的东西,被扣押,张香珍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十五天。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二十日,被晋州国保大队绑架到河北省洗脑班迫害近两个月。张婷珍和张月香被耿超强行勒索一千多元。

3、苏藏欣,女,辛集市位伯乡大冯村人,一九九七年得法后身心受益,被长期迫害,于二零零九年一月四日含冤离世。

苏藏欣的老伴两次被非法关押在派出所共四十多天,期间遭到派出所所长赵根堂的毒打。二零零一年五月二十六日,他被六一零的耿超等恶人绑架到辛集市法院迫害五天五夜。期间被木棍打腿、肋骨,电棍电击,胶锤打后心,木棍压大腿,强行打吊针,注射不明药物……五月三十日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迫害长达十一个半月。

二零零二年年底,国保头目耿超把家中三人非法关押在看守所迫害五个月,并抢走现金几千元和摩托车。期间家中只剩下十几岁的儿子和双目失明的弟弟(因迫害于二零零三年去世)。

二零零八年奥运期间,市六一零、乡派出所伙同本村干部,到家中用威胁恐吓等手段实施迫害。

4、张瑞华,女,七十多岁,多次被恶人迫害。二零零九年二月八日,张瑞华被辛集市建设街派出所的指导员张彦军和贾玉峰为首的七八个人绑架,被抢走电视、卫星天线、DVD影碟机、MP3一个、MP4一个、录音机两个、身份证、两个管子钳等物品。张瑞华因此一病不起,于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含冤离世。

5 马建设,男,五十四岁。马建设修炼大法前,有严重的糖尿病,常年卧床不起。一九九七年修炼后,病症消失了,身体健康。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马建设徒步去北京上访,走了六天后,被非法抓捕,关押在站前派出所。一九九九年十月五日,马建设再次去北京上访,被辛集市恶警押送回来,在途中,恶警多次向他勒索钱财。到辛集后,马建设被关押在棉麻公司一个月,被勒索二千六百元。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和二零零二年两次被非法关押。二零零三年三月十五日,来自辛集市六一零、公安局、兴华办、站前派出所的十二名恶人闯进马建设的家,强行把他绑架到辛集市洗脑班二十多天,期间逼迫他写所谓的“四书”,他不配合。六一零头目谢志远为首的恶人骂他,打他,用脚踹他,不让他睡觉,让他弯腰头顶墙长时间罚站,他绝食抗议。之后国保头目耿占峰为首的一伙仍不断地去家中骚扰、抄家。耿占峰扬言:“下次我还来,一旦找到什么东西,我非让你倾家荡产,不让你过。”

由于长期被非法迫害,马建设的身体越来越差,二零零四年六月一日旧病复发,于六月二十九日含冤离世。

6 、韩根成,男,三十八岁,辛集市位伯镇大冯村人,患重病卧床不起,在生命垂危之际有幸听到了李洪志师父的讲法录音,身体一天天好起来,开始学法修炼。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屡遭邪恶迫害,有次邪恶头子耿超、乡派出所所长赵根堂等人闯进家里非法抓走了韩根成的哥哥、嫂子和侄女。因此,韩根成的身心受到严重伤害,于二零零二年六月含冤去世。

7 、刘香珍,女,六十四岁,辛集市南智邱东陈村人,学法前患有肝炎后转成肝腹水,修炼后身体很快康复。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党开始镇压法轮功,六一零恶警伙同乡镇恶人多次抄家、恐吓,非法抄走拖拉机、摩托车,电视、录音机等,并非法绑架刘香珍的儿子、儿媳、女儿、女婿到看守所关押迫害,勒索钱财。致使刘香珍身体极度虚弱,于二零零三年一月二十五日含冤去世。

8 、杨艳云,四十九岁,辛集市下岗工人,二零零一年六月被建设街派出所非法绑架,恶警用木棍、电棍毒打一天,打的不能走路,眼睁不开,头肿的吓人。被送到看守所关押迫害六个月,又强行送到洗脑班迫害。杨艳云的丈夫修炼大法,多次遭到邪党恶警干扰迫害,勒索钱财三万元。杨艳云夫妻得不到安定的生活,致使杨艳云于二零零四年一月含冤去世。

9 、郝满秀,女,四十二岁,辛集市新城镇人,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党迫害法轮功后,郝满秀上北京证实法,几次都被六一零恶警绑架,非法关押到市党校迫害,遭到恶人毒打,打的臂部溃烂,郝满秀开始绝食,恶人强行灌食,致使她生命垂危,被送到医院,病情恶化仍遭到恶人骚扰,二零零五年七月六日含冤去世。

10 、李志水,男,五十九岁,辛集市和睦井乡双柳树村人。为向政府说一句负责任的话──法轮大法好,他于二零零零年两会期间依法进京上访,被抓回,先遭非法拘留,之后又被辛集市委党校以办“强制转化学习班”为由非法长期关押。在经受了前后长达八十多天的迫害之后,巨大的身心压力使他精神受到极大摧残,造成严重精神刺激,放回家后吃不下饭、睡不着觉,精神高度紧张,两个月左右含冤去世。

11 、富增奇,男,妻子裴俊卿、女儿富冬晓、儿子富晓林,一家四口的工资及一切待遇,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党迫害法轮功后,都被停发,并被非法开除公职。二零零一年六月十七日,辛集市国保、“六一零”头目耿占峰、贾立超等恶警非法抄家,抢走钥匙,抢走复印机、刻录机、电视机、电脑等物品,并霸占了房子。恶警们把富增奇的手铐到背后,进行毒打、谩骂,四个恶警把富增奇抬起来往地上摔,耿占峰打他耳光,折磨了三天两夜,被非法关进看守所两年五个月,后被非法判刑七年。妻子裴俊卿被非法关押看守所四年多。女儿富冬晓几次被非法关押并遭毒打,被非法判刑七年。儿子富晓林也被非法关押。现在全家没有经济来源,艰难度日。

12、杨文良,男,辛集市田庄乡东张口村人。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一日下午四点左右,魏朝辉及三男一女五恶人到杨文良家非法抄家,当时家中只有照看小外孙的亲家母在家,他们不出示任何证件,撬门各屋乱翻,抢走大法书六本,师父法像一张,师父讲法光盘两个,真相台历一个,EVD一个,MP3、MP4各一个,抢走现金一千元。

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六日早晨四点,辛集市国保大队头目魏朝辉为首的十八、九个恶警闯入杨文良的三弟杨文建(法轮功学员)家,抄家并拍照,要把杨文建拉走,杨文建不上车,恶警就掐他的脖子,强行拖到车上。又窜到杨文良的四弟杨文社家抄家,五点左右,魏朝辉领俩恶警从胡同蹬砖垛上到杨文良家北房,因没梯子,一恶警从东房顺木头下到院内,靠上梯子,三人便窜到屋内,对床下及衣柜内找人,杨文良的二闺女责问:没王法了吗?魏朝辉说:没王法。抓不住杨文良你们别想安宁。又窜到杨文良的父亲的房上拍照。遭到乡亲的指责才离去。

13 、蔡增才,蔡满根,蔡生珠,辛集市南智邱镇东陈庄村人,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五日凌晨四点,六一零恶警耿超、李帅等恶人开着四辆警车,对蔡增才,蔡满根、蔡生珠还有一法轮功学员家进行非法抄家,抢走电视机一台、VCD三台、录音机三台,装有现金的保险柜一台、现金两千元。还非法抓人,四个家庭十二口人全部被抓走,在公安局把十几岁的孩子蔡永青扒光衣服搜身,抢走四元钱。亲人探视先交三百元,想让放人,每人交三千。七十多岁的老人蔡生珠和十几岁的外孙蔡永青因交不起六千元的罚款,被送到石家庄洗脑班迫害,最后被勒索五千元。

14 、张博玉,徐亮,张凯,辛集市人,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一日被副市长刘存柱、恶警耿占峰等恶人绑架,受尽酷刑折磨,非法判张博玉三年六个月,徐亮、张凯被非法判刑三年。

15 、李志永,陈平,辛集市和睦井乡人,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十七日上午九点,辛集市六一零恶警十余人翻墙闯入法轮功学员租住的房子里,强行把李志永夫妇铐在床头。九点半,石家庄法轮功学员刘坤建(陈平的爱人)来敲门,恶警们强行拽进屋里,对他一顿毒打,直到打的奄奄一息才住手。还非法抄家,抢走复印机一台,摩托车一辆,自行车四辆,寻呼机四个,手机两部,现金约八千元。中午,他们被非法绑架到公安局,下午又绑架来两个。恶警用二十公分宽一米多长的枪托和铁管子暴打陈平的前胸,然后又给陈平上背铐,按到地上,两个恶警用拿铁管子轧在小腿上,一边一个站在铁管子上用力来回碾,碾一会再踩,直至昏厥。这期间耿占峰毒打陈平的面部,喊着:把你的脸打成紫茄子。陈平的脸被打的变了形,夫妻绝食四天后被带到石家庄迫害,受尽了折磨,刘坤建生命垂危时才被送回家,陈平仍被非法关押迫害。其余的四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辛集迫害。

16、边秀娟,辛集市马庄乡北营村人。二零零六年三月二日,辛集市马庄乡纪检书记孔繁权伙同谢少峰绑架边秀娟,抢走现金七百七十元,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勒索现金五千元。二零零六年三月耿超、孔繁权翻墙到李如森家,抢走五千元存折,又勒索了一万七千元。孔繁权为首的恶人又绑架了辛村的张辛兴,勒索一万多元,孔繁权还把法轮功学员树涛一棍子打昏过去。

17 、邓晓仁,敬兰,小慧,史文芳,运刚,辛集市南智邱人,二零零七年十月,辛集市国保恶人伙同恶警出动七辆警车到南智邱非法抄家,抢走存折、现金三万元、电脑一台、MP3两个、DVD影碟机一台、手表三块等物品。强行把邓晓仁、敬兰、小慧、史文芳、运刚等九名法轮功学员非法绑架到看守所关押迫害。

18 、赵志芳,辛集市人,二零零一年被六一零恶警贾立超、刘光旭等恶人非法抄家,绑架到公安局遭到毒打,后被非法关押到看守所,被勒索九千元,其丈夫迫于压力和她离婚,后来复婚。

19 韩光泽,男,六十岁,辛集市双柳树村人。二零零四年底辛集市国保大队队长耿超、恶警贾立超带人从北京把法轮功学员韩光泽劫持回辛集时,问韩光泽是否有钱,韩光泽说没有。他们就在他身上搜了一遍,说:“没有钱,你是卸掉一支胳膊,还是卸掉一条腿。”由于还没有钱就被非法劳教了两年。

20 、赵淑英,辛集市安古城村人,二零零一年被恶警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勒索七千元。

21、耿顺,王敏,辛集市人,二零零一年被恶警贾立超、刘光旭、李晓峰等恶人非法绑架到公安局遭到贾立超等恶警毒打,受尽折磨,非法抄家抢走现金七千元。亲戚也遭到牵连。

22、陈西健、张哲,辛集市和睦井乡大士庄人。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陈西健、张哲夫妇到北京天安门为大法伸冤,被辛集市恶警绑架到商业城派出所,“六一零恶警耿占峰对张哲打耳光,恶警谢荫明用脚踹张哲的腿,揪着头发用劲往墙上撞,撞的脸都肿了,一只眼睛肿的看不见人。后来被关押在一个车库内,里面还非法关押了其他法轮功学员,不分男女,都在一个车库。放人时,被逼迫交押金一千元。

二零零一年一月份,当地恶警以怕上北京上访为由,把陈西健、张哲绑架到看守所一个月。同年四月二十五日前,“六一零”恶警强行让陈西健、张哲每天早上按时到商业城派出所,一呆就是一天;晚上派人住到陈西健家,搅的一家人不得安宁。 六月,夫妻俩被绑架,恶警贾立超抢走现金五千元。

九月十日,恶警刘光旭一伙给张哲戴上手铐、脚镣,强行从看守所带到康泰小区十六号楼二零二房间,这是陈西健的哥哥、法轮功学员陈西卜的房子,被“六一零”非法私设公堂迫害法轮功学员。恶警用棍子打张哲的脚、膝盖、肩膀,棍子折了好几根,后来恶警用泡过水的棍子打。恶警贾立超就指使刘光旭、陈阔、聂小华、温向辉及一戴眼镜的小平头等恶徒用泡湿的棍子打张哲的双腿,并扬言谁能逼出口供就请谁吃饭。贾立超还拿着棍子在便池里弄脏,欲往张哲嘴里塞,在张哲严厉的目光下没有得逞。

恶警一整天都不让张哲吃饭,不让喝水,不让上厕所,不让坐。而这些恶人酒足饭饱后,下午再次对她用刑:恶警刘光旭打张哲的脸,恶警把她摁在地上,提着铐在背后的手,将一块木板放在小腿肚子上,一边上去一个人用劲往下踩,一直到傍晚才住手。恶警怕人们看到张哲的惨状,看到他们的罪恶,把车开到楼道口,连架带拖的把她塞进车里。看守所人们看到张哲被打的鼻青脸肿,嘴都硌破了,下巴动不动就脱臼,落下了残疾,脊椎、颈椎象棍子一样发挺,腰疼的不能弯。两条腿呈紫黑色,左腿被打残,至今不能长时间站立。脚骨被打的变了形,两脚不能穿同一号鞋,至今无法正常走路。

张哲被非法判刑八年,陈西健被非法判刑七年。

二、遭辛集市公安恶警非法掠夺案例

1 、王永君,男,五十岁左右,家住辛集市八街,化工厂工人。二零零五年初,因给其领导讲真象,被该领导告发。恶警耿超等向王永君要钱,王说没钱。第二天,耿超、贾立超等在王永君家里看见什么拿什么。

2 、张同建,辛集市田家庄乡彭六佐村人。二零零二年,辛集市公安局恶警去张同建家里,抢走电视机、摩托车。后其家人托人,花了八百多元,才把摩托车要了回来,没有任何手续。二零零五年四月十三日,恶警又把张同建的哥哥张同义、嫂子二改非法抓走,抄走现金一万多元,还有电脑、手机,没有任何正当手续。

3 、冯建华、张小会,辛集市田家庄乡木邱村人,在二零零三年四月十日,被辛集市公安局恶警非法抓走,从家里非法抄走电视机、VCD、手机两部、自行车一辆、头盔一个、天线杆一个、茶叶、现金三万八千九百多元(其中包括为买出租车,从亲戚、朋友那里的借来的钱)。还从冯建华的服装店非法抄走部份服装(价值七千多元),也是没有任何正当手续。抄走后两天,才补手续,还把出租车扣了二十多天,并说不交钱就不给车。因车是与别人合伙买的,家人托人花了三千多元,又吃饭、又送礼,才要回车,收了钱也没开证明。冯建华被非法判劳教三年,冯建华家里有老人三个,孩子一个,恶警没给他们留一分钱的生活费用。

4 、孔宽心,辛集市人,二零零六年七月二日,被恶警耿超、李晓峰非法绑架并勒索三千元。

5 、刘桂恋,辛集市支方人,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二十四日遭恶警耿超、李晓峰、二豹等非法抄家,抢走存折和现金共八千六百元、录音机一台,手机两部等物品。

6 、李忍,二零零四年三月,耿超等恶人闯入旧城镇信用社(李忍的工作单位),抢走现金三百,又强行支走七千元,李忍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后被非法劳教三年。

7、王满珍,二零零八年六月十九日中午贾立超等恶警非法抄家,抢走现金五千元。

8 、薛晓武,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日,耿超为首的恶警截住他的汽车,搜身抢走四千元,又勒索五千元。汽车被扣压,抢走电脑等物品。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又遭到耿超抢走随身带的五千元,非法关押二十个小时,耿又强行勒索二千元。

9 、梁淑雪,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三日上午,耿超为首的恶人闯入非法抄家,抢走五千元存折,和两千元现金,后非法绑架到看守所洗脑班。

10、李玉德,农历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恶警闯入李玉德家抢走八千元现金,把夫妻二人非法绑架到看守所,被劳教,妻子曹环病重劳教所不收,被送洗脑班。

11 冯文礼,一九九九年去北京证实法,被耿占峰等恶人搜走八百元,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关押并勒索两万多元。

12 、杜纪英,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三十日上午八点,被恶人魏朝辉、聂晓华非法抄家,抢走电脑和大法书等物品,后被非法关押看守所,勒索两万元。

13 、赵朝,二零一一年下午两点魏朝辉为首的一伙恶警闯入赵朝开的电器店,非法抄走全部电器,并非法绑架到建设街派出所,又被勒索了一大笔钱。

14、蔡月存,二零一零年八月十日,被商业城派出所恶警非法抄家,抢走电脑、打印机、手机等物品,后被非法劳教一年零三个月。

15、朱灵品,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上访,被恶人勒索两千元。

16 、孙美乔,辛集市旧寨村人,二零零九年四月八日被辛集市国保大队恶人出动三辆警车闯入家,抢走电脑、复印机、手机等物品。

17、蔡春棉,二零零八年被南智邱镇派出所恶警非法绑架并勒索现金四千元。

18、曹英彬,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六日下午两点,遭恶警贾立超等抄家,抢走电脑一台,卫星天线一套和大法资料等。

19 、韩瑞娟,二零零八年七月被恶警绑架勒索一万七千元,后退回五千。

20、曹中伏,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二日被田庄乡派出所所长李建华非法绑架,抢走接收锅、三个MP3。

21、张香珍,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日被田庄乡派出所恶警非法绑架并抄家,抢走电脑、卫星天线、存折。

22 、志允,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二日遭八名恶警绑架,抢走了复印机,刻录机、纸张等。

23、张士芳,周佩,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三日,田庄乡派出所所长李建华带恶人非法抄家,抢走张士芳家的遥控器、MP3、勒索一千五百元。七月十四日非法抄周佩的家,勒索五千元钱。

24、魏立华,马庄乡木店村人,二零一一年九月,魏朝辉带一帮恶人非法抄家,抢走笔记本电脑和台式电脑各一台、打印机两台、刻录机一台,并非法关押魏立华。

25、曹勇,二零一一年九月六日被辛集市国保大队魏朝辉、李晓峰、二豹和南智邱镇派出所指导员等突然闯来非法抄家,抢走电脑、打印机、切纸机及耗材等。把曹勇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抄的东西一辆面包车都没装完。

26、郝计锁,辛集市旧城镇军齐村人,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郝计锁夫妇和女儿、女婿到北京证实法,被恶警抓回,被旧城镇恶人毒打,非法抄家,勒索三万元,并非法关押在旧城镇政府和辛集市看守所,后又被勒索四千元、五千五百元。

27、赵彦钗,二零零八年八月六日晚上,辛集市公安局伙同商业城非法绑架,勒索二千元。

三、迫害大法 天理不容

岂止这些,还有许多被中共邪党人员掩盖的,一件件血泪斑斑的事实,诉说着邪党恶警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一桩桩人性无存的罪恶,记录着辛集大地的血雨腥风。即使按照现行的中国法律,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人也犯下了非法拘禁罪、刑讯逼供罪、故意伤害罪、非法剥夺他人言论自由、渎职罪、酷刑罪等多种罪行。

古人云:邪不压正;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迫害大法的恶人已在遭报,如:辛集市政法委书记张国珍疯狂追随恶党主管迫害法轮功,在调离辛集市后,二零零八年奥运前又回辛集市任“迎保”小组长,更是肆无忌惮的强行非法抓人、打人、逼着写保证、填表、按手印;非法关押、判刑、劳教等迫害法轮功学员,招来恶报,得癌症身亡,死时五十三岁。六一零头子耿占峰、耿超父子丧心病狂的迫害法轮功学员,如今父子恶报临头,耿占峰得了尿毒症,耿超年纪轻轻得了糖尿病。

恶警贾立超十几年来紧跟邪党迫害法轮功,在国保大队时,打伤、打残致死大法学员多人,由于贾立超积极迫害法轮功,提升为国保大队副大队长,伙同耿超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后又任南智邱派出所所长,更是大量抓捕大法学员,其罪行罄竹难书,人神共愤。现在也遭了报应,双腿股骨头坏死,在石家庄花了十四万元做了手术,可是得靠拄双拐走路。

奉劝那些还在迫害大法和法轮功学员的人,赶紧悬崖勒马,忏悔自己的罪恶,为自己和家人想想,给自己留条后路。曝光你们的罪行也是在挽救你们被中共恶党的谎言欺骗蒙蔽的生命,希望你们及时惊醒,停止作恶,并将功补过,善待法轮功学员。


辛集市主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员:

公安局局长: 赵树华
副局长: 张梦波
国保头目: 耿占峰 耿超 李晓峰 贾立超
恶警:刘光旭 陈阔 温向辉 二豹 聂小华 四波 杨文月等人

辛集市邮编:052360
耿超 辛集市恒盛小区10号楼2单元201室
耿超的伯父: 耿占军 叔父:耿占营 耿占普
地址:辛集市旧城镇耿庄村
贾立超 辛集市鑫苑小区3号楼2单元
贾立超的父亲:贾占民 亲戚:贾占军 贾占涛 贾计良 贾点子 贾大兵 贾友正
地址:辛集市旧城镇旧城村
张梦波 辛集市鑫苑小区12号楼1单元201室
魏朝辉 辛集市教育局宿舍楼4号楼1单元4102室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