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好法、信师信法是走好修炼路的保证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十日】

师尊好!
全世界大法弟子好!

我是九九年得法的老年弟子。十二年来,我磕磕碰碰,在师尊呵护下一路走了下来。大陆大法弟子网上修炼交流会是我们提高的一个好机会,大家都万分珍惜。虽然和其他同修相比觉得差的太远,自己都感到汗颜,但还是决定向大会投稿。今天我就学好法、信师信法这方面与同修交流自己的心得体会。

一、学好法,修炼路上不迷失

在我得法不久,我校一位老师(同修)告诉我:她已经把《转法轮》背下来了。我觉得很好,问她怎么背?用了多长时间?她告诉我:一个一个自然段的背不复习(实际上是背一遍),用了一个月时间。我说:“这样背,我用三个月也能背下来。”结果我真的用三个月时间把《转法轮》背下来了。没想到,背下《转法轮》,我明显感到整个人都变了。我内心的震撼无法言表。深知学好法对修炼人有多重要!从那以后,在这些年中,我又陆续把《洪吟》、《洪吟二》、《精進要旨》、《精進要旨二》和师父发表的短篇经文全部背下来。为了熟记这些经文,需要经常复习,没那么多时间,我把走路、坐车、做饭凡是能利用的时间都利用上,脑子整天装的都是法。这样遇到问题,脑子就会显现出师父的法来,就知道如何去做了。这里我仅举二例:

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二年,我们这里邪恶大办“洗脑班”,许多学员被“转化”。有些人邪悟了,有不少邪悟者来做我的“思想工作”。这时,师父的许多讲法显现在我脑中,于是我把师父的所有经文和《转法轮》从新仔细通读一遍。明白“转化”是绝对错的,心想我跟随师父一修到底。随着这简单一念的发出,我浑身一震,觉得自己无比高大。第二天打坐四个小时非常舒服。我知道这是师父对我的肯定,在鼓励我呢。

二零零七年,这里有一批邪悟者传说什么有个所谓“法轮圣王”,有十讲,他们认为我是“合格”的(他们的说法是被中共关押八个月以上才“合格”),就动员我把书交出来,去拜“法轮圣王”,進行“高级修炼”。我马上就记起师父讲的法:“目前象我这样真正往高层次上传功的,没有第二个人做。”(《转法轮》)我告诉她们:“我的师父只有一个,那就是李洪志,不会有第二个!也不存在第十讲。你说不用学了,不用炼了,可师父告诉我:‘修炼人在圆满的最后一刻都不能放下修炼。’(《建议》)我是师父的弟子,当然听师父的!”“跟你没法讲。”他们丢下一句话就灰溜溜的走了。

在背法时还出现二件神奇事:一件是我去北京护法,被抓回关在拘留所。一天被叫去听邪悟者报告。我坐在下面一个字也没听,自个在背经文。由于口渴不断喝水,上卫生间。一会,浑身疼痛消失了(在北京被警察双手铐在背后拷打的浑身青紫)我知道师父把我的身体净化了。

还有一件是我市非法办第一期洗脑班时,在被强迫听污辱大法的报告时我不听,自己在底下背经文。还把这办法教给同修,这样听报告的时间成了我们背经文的时间,结果把洗脑班解体了。不但没“转化”一个,连第二期也不办了。正如师父说的:“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所以学法还是最重要、最重要的,那是你要做的一切事情的根本保障。如果学法跟不上,那就什么都完了。”(《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二、站在法上最安全

当面发放神韵光盘和资料

虽然我法学的不少,却不完全知道怎么修。师父早在《洪吟》〈实修〉中说过:“学法得法 比学比修 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可我就是没做到实修。前二年家里开了朵小花,有机会经常上网,阅读大量同修切磋文章,慢慢悟出:师父法中如何讲,我们就按法去做,实实在在的修,时时事事无条件向内找,实修自己,也就是要百分百信师信法,这是走好走正修炼路的根本保证。“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证实法、救度众生是宇宙中最正的事,你就堂堂正正去做吧。

我就开始面对面发放神韵光盘和真相小册子。因为我们是乡村小镇,见面大都相识,光盘和小册子发出去,过几天就收回再发给其他人看。乡下的就到公交车上发并交代他们:自己看过后传给村里其他人看,这也是积德做好事。从反馈情况看,一般都会传看。

向公、检、法和有关人员讲真相

后来我又借为自己被诬判一事,向本市和地区公、检、法人员讲真相。我自己写申诉状(其实是真相信)邮寄给院长、检察长、“610”办主任。第一次用快件把神韵光盘合在一起寄,第二封信主要从法律方面讲我们大法弟子没有罪。把王永航律师的《肃清遗祸》合在一起用回执寄。第一封信我是一封一封单独邮寄,寄信前后我都认真发半小时正念,很安全;第二封信,欢喜心起来了,四、五封信一下子寄出去。二天后我半夜十二点和早上六点都无法醒来发正念,这是从来都没有的现象。七点了才迷迷糊糊坐起来发正念。什么原因呢?我脑子迅速思考,马上意识到:是自己不理智,把这些信件一起邮寄引起的。自己稳下心来发正念并求师父加持,发了七十五分钟正念,用十五分钟草草吃点早饭,接下来又发一小时正念,休息十几分钟,第三次发正念就正常了。我知道是师父帮助我化解了这次魔难,我激动得泪流满面。

给“610”主任讲真相

二零一零年“610”办准备办“洗脑班”,扬言要转化90%以上的学员。单位要出资三万,出一个人作陪,学员家属出一人作陪,为期三年。什么时间转化什么时间放人。第一期名单都拟好,6人都是被非法判刑和非法劳教的学员。大家认为没有我的名字是因为摸底时,知道我不好转化,排在后期。当时“610”主任和镇政法委书记一行五、六人来我家时,我堂堂正正给他们讲了一个半小时真相。我以亲身经历从五七年反右讲到迫害法轮功。“610”主任问我:“你拿共产党工资,怎么尽说共产党坏话?”我说:“我没拿共产党工资。共产党不办工厂、不种田也不经商,哪来钱发工资?”他们说:“你尽说不好的,我们说点好的行吗?”“行!”镇书记说:“你最近看电视吗?”“没有。”“文川最近建的多漂亮!”我说:“豆腐渣工程把一万儿童躯体埋在废墟底下,现在分配人盖几座楼又是‘伟、光、正’!”他们无语。“610”主任说:“盘古开天地至今都没有免农业税的。现在党给农民免税了。”我说:“哎呀,这还敢拿出来炫耀?全世界除了越南与中国外,早都没有收农业税了,有的国家还给农民补贴呢。其实共产党根本没有给农民减税,表面是减了,实际农药、化肥、种子提价远远超过减少的税金。现在农村青壮年都出去打工,已没人种地了。你下去看看就知道了。”又是无语。最后“610”主任不得不承认我说的绝大部份是事实。

要办洗脑班,还要转化90%以上。师父说过“哪里有问题我们就上哪里去讲真相”(《各地讲法三》〈二零零三年美中法会讲法〉)。不行,还得找他讲真相!我到他办公室又给他讲了一个半小时的真相。最后我说:“陈主任,你知道我们是好人,为什么还要迫害我们,不给自己留条后路呢?”他回答:“不好留。错了上面有人负责。”我说:“不会吧,我问你,迫害法轮功上面有给你红头文件吗?(不答)打电话给你,不让记录,对吗?(不答)发给你的绝密文件不编号而且还要收回,对吗?(不答)这些明摆着不认账,他们会对你负责吗?文革后期北京公安局刘局长迫害老干部饮弹自杀;一百八十七名军管干部拉到云南枪毙,给他们家属说是‘因公殉职’,这教训还不够吗?我真心希望你好好想想,为自己和家人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他小声对我说:“说话要注意场合。”后来听说他想辞职不干,但找不到人接替。从那以后环境宽松许多。洗脑班在大家高密度长时间发正念下也解体了。

给县委、县政府、人大、政协及各有关部门人员讲真相

今年六月,我被诬判三缓五刑期到期了,该返还我的退休金了,可是他们却要我写“四书”、“转化”才行。我想平时县委、县政府、人大、政协、人事局、教育局的领导听真相机会少,即使拿到真相资料也不一定会看。何不借此机会给他们讲真相呢?于是我自己写申请报告,从法律角度讲清:炼法轮功并不犯法,相反迫害我们的人才是犯法。应该返还我的退休金。这次是自己亲自送去,站在旁边近距离发正念,让他们看报告。效果还比较好。

只有按照大法、按照师父告诉我们的做谁也动不了,才能救了人,才不会出问题。师父最近说:“但是哪,只要按照大法、按照师父告诉你们的,你们有你们的那条路走,谁也动不了。但是这条路很窄,窄到你走的非常正才行,才能救了人。你走的非常的正,你才不会出问题。”(《什么是大法弟子》)

以上是自己的一点心得体会,有不足之处,请同修批评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