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洗脑班抵制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十一日】

伟大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十多年的修炼历程,使我深刻的认识到,只有严格按照师父的要求学法修心,修好自己,才能正念正行,才能助师正法。下面是我这方面的体会,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一、修去执着,救度世人

二零零九年九月,流离失所的我在异地,因身份证问题被绑架。我静下心来背法,向内找,发现近一段时间忙于转换地点,很少学法,发正念也走形式,主要是因为近一年的流离失所比较苦,让我生起了求安逸心,尤其是想过常人日子的心,也知道有问题,但是想过了这段时间再说,而没有引起重视。这时,我知道了为什么各地搞技术,做资料的同修被非法抓捕,其实就是旧势力安排让你在忙碌中,放松学法,放松发正念,时间一长就出现了问题。我想既然已经知道了自己的漏在哪里,就一定要去掉它,从新做好,走正。到哪里都要维护大法,到哪里都要证实大法。因此,能坦然面对一切。

旧势力对我也加大了迫害力度,并做了周密的安排。就在我绝食近一个月的时候,仍被押往某臭名昭著的“洗脑基地”,说初定半年,然后再延长。社区陪同人员也安排好排班,两月一轮换,她们在谎言的欺骗下也跃跃欲试。我想一切由师父安排。

那几天,我做了一个梦,梦中我進了一个山洞,里面非常的大,也很明亮,就象一个展览厅,而岩洞壁上雕刻了多幅石板壁画,每一幅壁画都是单独的,色彩都会随着光线(看不见光源,我悟到是佛光)的角度、强度发生着变化。因为壁画是变化的,所以内容想不起来,只觉得特别好看,特别美丽。醒来后我悟到,岩洞石板壁画都会随着佛光而变化,其它还有什么不能改变的。师父说:“但是我想,法大,宇宙大法嘛,能够化解一切,只要敞开心扉,只要能够宽容,我想什么都能够改变。”(《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我被抬進了“洗脑基地”,既然到了这里,就是来改变这里的,大法弟子是这台戏的主角。因为我是单独关押,并被固定捆绑在床上。因此我就不停的发正念、背法 ,发正念、背法。由于我要去掉求安逸心的心特别强烈,师父一直在帮我。虽然整日被固定捆绑在床上,屋里没人时,我又大多是闭着眼睛的,但是大脑非常清醒,每天只睡一、二个小时,也一点都不迷糊,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我平安返回。

两天后的晚上,他们强行灌食,根本就灌不進去,警察A气急败坏的狠劲扇我的脸,我平静而坚定的对着他发正念,因为我这方面的法理比较清楚,仅几秒钟,他就停止了暴行。但是米汤几乎全倒進了我的脖子,脸上,头上全是。我心无怨言,只是发正念。

第二天早上,来了一人,我不知是那里的头,我就是告诉他大法的超常,大法的美好,并揭露头天晚上对我的暴行。他无语。过了一会,他说,你这个人应该到国外去。我听出来他的话音,我告诉他,我师父说:“大法弟子的主体是在中国”(《各地讲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师父叫我们要救度中国人。我就是要在这里救度众生,救度中国人。他有点无奈的说,你让我咋办?我说,我从哪里来的,你把我退回哪里。他说,你应该跟送你来的人说。我说已经给他们讲过了。最后他们还是决定给我插鼻饲管。

我不被表象所动,依然是背法。发正念,有人進屋,我就讲大法真相,无论是警察还是保安或是所谓的陪教。很快在师父的安排下,我和那里的同修见面了,而且是在不同时间全部见了面。他们已被关押数月及二、三年不等,我简单的告诉了他们外面的形势,给他们背师父当年讲法的一些内容。同时看到他们因关押太久,而渐渐生出的麻木,提出了自己的想法。事隔二、三天后,情况突变,验血发现我情况不好,被转往医院,我和同修就完全隔离了。

在医院里,警察轮番换班,我就利用这个机会,给他们全面讲清真相,可是三四天下来,无一人“三退”。我不注重结果,仍然是利用一切机会讲。有一次我给一个医护人员讲,警察A从外面進来,闻听此话,对我大骂起来。我静静的看着他,发正念。一会,他就不吱声了。轮到警察A来医院,他和警察B没完没了的东拉西扯,我见插不上话,就一直发正念。后来他吃中午饭走了,我就给警察B讲真相,他很少说话。过了二天,警察B来替别人的班,他对我说,你说的都是对的。我问他怎么回事。他说,我们开会了,(原来他们每周都被洗脑,反面学习明慧网上及一些相关网站上的文章)我说的,他们在会上也说到了,但是是反着说的,所以他相信我说的了。接下来,针对小伙子的心理,当时他正想找对像了,就告诉他夫妻之缘的事以及保持身体纯净才能進入未来的事,后来他心悦诚服的退出了团、队。

在这段时间里,师父安排的非常有序。那里的警察,除一个司机外,其余人全部给他们讲过真相,每个人轮换的顺序都有精心的安排。在我得知将要离开的那天晚上,我心里想,远隔千里,我这一趟绝不能白来,得争取最后的时间。

第二天上午,警察A被临时派来医院,我看着他有些茫然,心想,别看表象,肯定是有原因的,先发正念吧。一会儿,他开口了,你光给别人说军人,我也是军人,我也是党员,我叫××,你为什么不跟我说?我一下明白了,师父安排的,得救他。我说,你不是不让我说吗,我一说你就发脾气吗?他说,我不发脾气了,你说吧,你这一走,可能今生再也见不上面。于是,我就开始给他讲大法的美好,大法的洪传世界,大法弟子的被迫害,大法弟子的反迫害,善恶报应的实例,他专注的听了一会儿,就开始打呵欠,一个劲的打,他就站起来,一边走着,一边听着我讲,真相基本听完了,他说他要下楼去清醒清醒。很快另一警察接替他。我仍按照师父说的“抓紧救度快讲”(《快讲》)。

转天,我该返程了,警察A等数人送我去火车站。到了火车站,当地省“610”的人也来了,他们都下车了,在我坐的车旁边说话。车上只有我和旁边的警察A,我知道又是师父在给他最后的机会。虽然车门是开的,省“610”的及几个警察就站在车旁,必须抓紧机会了,我对他说,真相你也知道了,你退党吧,只需点一下头。他看了看我,转过头去,目视前方,表情非常凝重,之后郑重的点了点头。此时,我的心里在流泪,师父啊!伟大的师父!一个曾经多次在恶人榜上曝光(后从明慧网上查知)的生命有希望得救了!师父的洪恩啊!

到了火车上,继续给来接我的邪党书记及随行人员讲真相,邪党书记说,我们“转化”你,你却来转化我们。我说你错了,不是转化,是我要溶化你们。他们笑了。

第十六天,我平安回家。通过这件事,我悟到,旧势力利用我们的人心進行迫害,师父是利用它们的安排,让我们修去人心,树立威德,救度世人。

二、利用机会 讲清真相

今年因为某事,被人告知要找本市高层领导C某解决。当时我就想利用这个机会讲真相。去找时,几个门卫都围过来说,现在正在开会,不让见,推至下属部门。我又去找下属领导,请他联系,他也再三推脱,当时我就发出强大的正念,(这次家里有一同修也在帮我发正念)我是来救你们的,你们不要错过机会啊!同时彻底清除干扰 他们得救的邪恶生命和邪恶因素。大约等了一个小时,部门领导为我联系了C某。C某来了,并带来了几个部门领导听我述说事情。很快话题转至法轮功,C某说,我们正在准备怎么帮你转化。此时,我才明白别人为什么要让我去找C某。我就开始讲法轮功的真相,有的开始皱眉,有的开始撇嘴,我不为所动,简明扼要,特意从法律角度谈修炼法轮功的合法性;从社会安定角度说法轮功的大善大忍对社会稳定做出的巨大贡献;从对《九评》的不敢评论谈《九评》的真实性;从马克思的墓地和《共产党宣言》谈共产党诞生就是邪恶的幽灵,他们惊呆了,明白我不是来说事,而是来讲真相,想要制止时,我已经讲完了。在这之前,学了师父讲法,再讲时,师父开启了我的智慧,讲哪些内容,哪些多讲,讲到什么程度,自然而然,非常清晰。之后,C某说,我们安排你当高管吧,我淡然一笑。C某又说,他曾经多次去过欧洲。但是可以看的出他并不知道真相,最后他竟然说,你们也不象电视上演的那样嘛。是啊,随师正法十多年他们却一点也不了解真相;是啊,是弟子没有尽到责任。此后我就用心在这方面做,干扰再大我都想尽力去做,到时候,结果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此事目前仍在進行之中。

三、修好自己 才能助师正法

一天我走在路上,心想背一背今天背的法。可是我一路走着,竟然想不起一句完整的。要溶于法中,怎么连法都不知道了呢?必须得找一找自己。这时想起了师父的法,原来是学法时思想不静,思想不在法上。对法都不尊敬,这不和旧势力一样吗?还修啥呀。这已经牵扯到根本问题了,在这上面决不能含糊,开始非常严肃的向内找。发现,看上去自己天天忙大法的事,其实不是。定下心来,首先清除不敬师不敬法的物质,而且是长时间发正念清除。事情很快发生变化,长时间发正念清除敗物,当念力不太集中时,就开始学法背法,二天之后就感觉败物明显减少,背法能记住一些,但是也时有反复,因此还必须要坚持下去,完全达到师父的要求。

与此同时,另外一件事对我触动很大。一同修A经常跟我说,她啥时被跟踪了,啥时被盯梢了,我听了就对她说,那是怕心,你自己得清理掉。当时也在想,是不是自己也有怕心,但是也没有深找,只是想,在监狱和洗脑班那么残酷的迫害,都挺过来了,还怕什么呢。直到一天这个败物突然爆发时,我感到浑身都不对劲了,好端端的,腿开始发软,心发慌,好象很害怕的样子。这时,片警也不断的来骚扰。我知道这是怕心的原因。一段时间以来,不能严格要求自己,对师父安排的点化,全部推开,认为是别人的事,一次又一次的错过机会,积攒了一大关。当时就是非常紧张,楼外随处是协警,回到房间也是随时盯着门,好象警察立刻就会破门而入似的。我到底是怕什么呢?原来是怕师父的法像和经书被抢劫(因为前二次师父的法像和经书被抢劫,直到目前还没有要回来。)。是啊,自己正念不足,有了怕的念头。就是因为不实修,也没有去想师父说的话了,结果被钻了空子,干扰这么大。为什么想不起来法呢?其实是不相信师父,也就没有正念。只有真正的静下心来学法实修才行。师父已经给我们指明了路,如果不学法,怎么知道怎么做呢?怎么助师正法呢?别无选择,就是要达到师父的要求。首先,长时间发正念把积攒的败物清除掉,然后静心学法,归正自己,时时注意自己的思想,不再产生怕心,一切又恢复平静了。当我对照师父的讲法,对炼功这个问题有了新的认识之后(以前我总以一些原因,为借口少炼功,动功很少炼),而且我开始努力去做到五套功法一步到位,全部炼的时候,情况又发生了变化 (我的天目是开的)发正念的威力又恢复到以前的最好状态,我知道是师父在鼓励我。也只有真正的按照师父说的去修炼,才能够助师正法。

近来,通过学法,我还悟到,身为大陆大法弟子,责任特别重大。“它们知道一个人一旦得救还牵扯到他们背后的无量众生的得救,也会牵扯到世上他当过王时的其它民族的众生与世人得救,中国人的得救会使这个世界上各个民族的很多众生得救。”(《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中国大陆的世人能否得救,关系到世界上的各个民族。因为我们有地缘上的优势---在这里和世人就是近距离接触。如果我们大陆同修都按照师父的要求修好自己,我们就不会出问题,同时海外同修讲真相的项目发挥的作用就会更大,效率会更高,这里的世人会更多得救,所牵扯的世界上的其它民族的众生也会更多的能够得救。

修炼十多年了,本人的问题还是不少,人的观念还很多。如果不把人的那些观念去掉,不洗干净自己,怎么助师正法。所以只有按照师父说的去做,不打折扣,才行。

谢谢伟大的师父!谢谢同修!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