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李克明老人被警察带走后再次下落不明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在二零一二年元旦前,湖北武汉市东西湖区老年法轮功学员李克明被东西湖分局新村派出所警察叫谈话后,至今下落不明。

元旦前,李克明被警察叫走后,家人不知其下落。然而,元旦后,大白天,有七、八名穿制服的警察在李克明住处周围转悠。居民问他们干什么?他们告诉居民说:“市公安局和区分局,找一个叫李克明的大个子白发老头,现在是区‘610’(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头目曹斌要我们来找的。”当时有一居民说:“这个老头是个很好的人,你们找好人,搞么事呀?”这样七、八名穿制服的警察才悻悻离去。

在此之前,居委会经常去他儿子那里骚扰,使他儿子们生活也不得安宁。

妻子胡望香现被非法关押在武汉女子监狱

二零一零年七月十三日,李克明的妻子胡望香在径河,被径河派出所绑架后,在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三日下午四时,办案警察打电话给“610”头目曹斌,说胡望香的事很小,到期应该放人。曹斌在电话里说:“搞(迫害)就是了。”紧接着,东西湖法院枉判胡望香三年,现仍被非法关押武汉女子监狱三监区迫害。

修大法健身,十年中屡次遭迫害

李克明老俩口年过半百,早先都是百病缠身,炼了法轮功后,他们身体都非常好,永远的丟掉了药罐子,本应在家中安享晚年,十年来,却遭到了中共恶党和助纣为虐的坏人们无端的迫害。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中旬,新村派出所副所长刘公平带着三个彪形大汉将李克明强行绑架到党校洗脑班迫害。二零零一年五月一日前,当时“610”头目林正兴下令洗脑班不准学员们吃饱,李克明义正辞严地说:不让吃饱是侵犯人权,是违法的。林正兴说:违法又怎样?你告不了我。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李克明被非法劳教二年,在何湾劳教所,李克明曾写过“行政复议”申请,但得不到任何法律帮助。为了反迫害,李克明参加集体绝食。劳教所恶警对法轮功学员们進行野蛮灌食。二大队的分队长高君安故意将灌食的胶管插到李克明的胃中马上又抽出来,如此反复无数次,使李克明的鼻孔到食道全部磨烂,同时还拼命的在他两腋下和两腰处猛打,直至李克明窒息才停手。

几天后,李克明全身不适,到处疼,眼球象快要掉出来一样,眼睛的每一根神经都在疼,睁眼闭眼都疼痛难熬,四肢冰冷,伸展都非常吃力,头上生满疮,之后头上流脓,碰一下头发头都剧痛,上厕所只能扶着墙移动,以至头发慢慢变白并逐渐脱发。

两年后,李克明回到家,夫妻二人被迫流离失所,从一九九九年到二零零六年的七年中,李克明跟家人相聚的时间不到两年。东西湖区“610”罗光占及公安一科的恶人还不放过,还经常到他的孩子及亲戚家骚扰,打听他的下落,利诱家人说出李克明的下落“有重奖”。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特务们在李克明大儿子住处布控,没去之前,消息就已经传出。

东西湖区六一零还多次迫使新沟农场派出所在清明节前后去陵园布控,如李克明去扫墓,就予以绑架。善良的人们告诉了法轮功学员,使特务们徒劳无功。

二零零五年八月中旬,武汉市东西湖区六一零、公安分局到蔡甸区准备迫害流离失所的李克明老俩口,没有得逞,只因李克明的一应用品及衣物全部在那里。六一零和分局一科仍在蔡甸区江堤進城镇的西头原针织厂那里布控,并要求房东一有消息马上举报。

二零零六年三月下旬,武汉市东西湖区六一零和国安又伙同蔡甸区六一零和国安,到李克明二零一零年八月前的房东处(蔡甸区原针织厂附近)進行骚扰和恐吓,企图寻找李克明夫妇下落以便迫害。据知情者说,去年准备绑架李克明之前,国安特务将李克明的几块荒地都搞的一清二楚,绑架计划落空后,他们在那里蹲坑两个多月,当地居民对特务都感到厌恶。

二零零六年五初,武汉蔡甸、东西湖六一零和国安加紧了对流离失所的李克明夫妇的排查,他们对李克明原住处房东(明家嘴原针织厂附近)進行高强度施压和恐吓,拿着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期间偷拍的李克明到省政府上访时跟市民讲真相的录像作为恐吓的依据。张湾街上游村有李克明一家亲戚,邪恶之徒去了多次,進行威逼利诱,但始终未能得逞。在邪恶准备行动时,从上游的余家台一直到五一村的六各台贴遍了大法标语,到处的大法资料。当时恶人们十分惊慌,并极力封锁消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