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中共迫害广东茂名法轮功学员案例综述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广东报道)二零一一年是中共公开迫害法轮功的第十二个年头,在法轮功真相越来越大白于天下、迫害政策越来越不得人心的情况下,中共已无力再挑起大规模的群众性迫害运动。但中共仍不死心,继续以绑架、抄家、洗脑班、劳教、判刑等各种方式继续迫害法轮功学员。

茂名市(地级市)“六一零”仍在做恶,它下辖茂南区、茂港区、信宜市、高州市、化州市、电白县和茂名石化等“六一零”机构(或者维稳、综治、防范、国保等),有的“六一零办公室”电话号码尾数就是610。

茂名是中共迫害法轮功的重灾区,十二年来,已知被非法判刑超过十年的法轮功学员就有十多名,被迫害致死的也有十多名。二零一一年广东茂名地区至少有5人被非法判刑,1人被迫害致死,而被绑架、抄家的案例则难以统计。

中共继续对法轮功学员绑架、抄家和洗脑班迫害

法轮功学员是在修炼“真善忍”做好人,法轮功学员讲真相是在弘扬“真善忍”普世价值和反迫害,完全合理合法,可是却一再受到中共的迫害。中共对于坚持学法、炼功的法轮功学员,特别是对于讲真相的法轮功学员,动辄就予以绑架、抄家,甚至强送洗脑班迫害,兹举几例:

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八日中午,陈秀琼等三人到茂名市云炉镇发送神韵晚会光盘,在回来路上被绑架到新垌派出所。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八日上午十点多,茂名法轮功学员祝方霞在河东菜市场派发《九评》、真相光碟,被茂南区公安分局恶警吴金友(音)绑架到河东派出所。

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一日下午四点钟,刘惠荣女士正在家中炼功(刘惠荣女士先前患有严重肾病,经多方医治近十年无效,修炼法轮功后迅速康复),被高州市邪党“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公安局国保、河西派出所、河西宝光街道办一大帮恶党人员非法闯入家中,野蛮粗暴的绑架到茂名洗脑班。刘惠荣双手多处被扭致紫黑。这是她第七次被绑架迫害。

茂名市茂港区山和中学教师何艳华则被茂名“六一零”强送到佛山市三水区西南街道同福北路28号的广东省洗脑班迫害。

绑架时往往伴随着抄家,法轮功学员的功法资料、打印机、复印机、电脑、新唐人电视接收器和DVD机、现金、存折等都是被抢掠的对象。

一年内中共“六一零”连续制造三宗非法重判的冤案

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五日下午,高州市法轮功学员吴祖强、吴先金父子被绑架,电脑、打印机、摩托车和功法资料及现金二万六千多元被抢走。其后,父子俩被非法关押在茂名市河西所谓的“法制教育学校”(即洗脑班)、高州市看守所,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八日,吴祖强被高州市法院非法判刑八年,吴先金一年。

茂名法轮功学员陶永红,女(四十几岁)、吴明露,女(七十岁),二零一一年六月九日在茂名镇盛讲真相,被镇盛派出所警察绑架。吴明露被非法关押在茂名洗脑班,身体被迫害的很差,血压很高,但邪党人员拒绝放人。陶永红后来被非法判刑三年。

二零一一年八月六日晚,电白县法轮功学员刘绍仔(又名刘庆伟)、麦伟莲、潘桂辉、洪美芳,被电白县“六一零”头目肖雄等恶警绑架到茂名河西机动车中队的洗脑班迫害,后来潘桂辉与洪美芳被放回家,刘绍仔与麦伟莲被转移到电白第一看守所,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二日电白县法院非法开庭后对二人分别非法判刑四年和三年。

期间刘绍仔被迫害致大量便血现象,其家属坚决要求放人,其八岁的小女儿也写了一封信,希望父亲早日回家。

法轮功学员刘绍仔的八岁女儿琪琪给爸爸写的一封信
法轮功学员刘绍仔的八岁女儿琪琪给爸爸写的一封信

“六一零”不但不放人,还上门恐吓。水东镇邪党副书记吴某与街道城管区人员共四人,闯到刘绍仔家中恐吓家属,他们称是电白县“六一零”头目肖雄打电话叫他们过来的,威胁家属不准再到“六一零”上班的地方,不准海外法轮功学员打电话给肖雄,否则就“将你全家抓起来”。

已经证实二零一一年黄伟被迫害致死

化州市国营和平农场黄伟坚持信仰“真、善、忍”,多次被非法抓捕、关押,三次被非法劳教,二零一一年四月十七日出劳教所时骨瘦如柴,精神失常,于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九日凌晨离世,年仅四十四岁。

二零零四年八月二十四日,黄伟在自己小书店卖书时,化州市国保大队的恶人与和平场派出所的恶人亚胜、亚秀、亚海、吴桂华闯进黄伟屋里,将黄伟绑架到派出所,然后关进茂名市法制学校(洗脑班)二十几天后非法关押在化州市看守二所。

中共非法劳教黄伟,劫持在臭名昭著的三水劳教所“专管队”里,严管迫害十五天后,十月二十八日又关押在“攻坚基地”迫害。二个多月后、迫害加重,黄伟以绝食抗议,二零零五年初恶人将黄伟关在劳教医院野蛮灌食。黄伟恢复进食不久,又被关在二分所四大队,由于该大队邱恶人殴打黄伟,黄伟又绝食抗议。黄伟恢复进食后,恶人又将黄伟禁闭,期间恶人对他实施电刑二次,黄伟又以绝食抗议。第二天下午恶人又将黄伟关在干部室里电刑,电刑后禁闭,禁闭期间黄伟被电刑三次。黄伟严重缺水,恶人就灌食。灌食后黄伟唾液呈白沫状,似中毒现象。抽血化验后,恶人就不敢再灌食禁闭了,关进留医部。

二零零六年六月十七日黄伟再次被关押在“专管队”。黄伟以绝食抗议,这一次一个月后被恶人关进留医部灌食。黄伟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日才从留医部回家,回家后,当地派出所经常到他家骚扰恐吓他。

二零零八年五月八日,黄伟再次被化州六一零、政法委等部门的恶人、恶警绑架到茂名市洗脑班迫害。

二零零九年四月六日上午八点三十分左右,黄伟学法时,被化州六一零恶人劫持。

黄伟再次被绑架到三水劳教所迫害,他因抵制写所谓的“转化书”,受尽了各种酷刑折磨,被长期强制坐到塑料凳上不准动。凡是不放弃信仰的,都被强制单独关在一个小房间,有两个包夹(真正的坏人)看管。特别是在黄伟被迫害期满将回的一个月内,恶警在他的饭中下毒,每餐吃饭后他都十分难受,身体逐日消瘦。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在被释放回的前十天左右,黄伟被恶警郭忠强行打了一支不明药物的针水。此后,他精神时有失常,头脑昏乱,记忆大减,呼吸,走路艰难。

二零一一年四月十七日黄伟回到家时身体十分虚弱,精神失常等等,身体一天比一天差,家人见状于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八日将他送往医院医治无效,二十九日凌晨离世。

请参与迫害者正视恶有恶报的事实,不再害人害己

报载:二零一一年二月十日中共茂名前市委书记罗荫国被检察机关以“涉嫌职务犯罪”刑拘之后,茂名市及市属区县陆续有涉案官员和企业老板被专案组带走。据悉,短短一个月时间之内,已经全面崩溃的罗荫国交待出来了100多名处级以上官员。

迄今为止,茂名地区参与迫害法轮功的有关人员(无论是在幕后下令的官员或在第一线参与的警察)均相继出现不同形式的报应,上至市委书记、市长、检察长、公安局长,下至科长、镇长、派出所长和一般警察等,相继出事,有的因绝症、或事故、或自杀失去生命,有的因某事件的触发,被双规审查、或被抄家撤职坐牢,有的是升官调动后异地报应,这些事在中共茂名官场内部是最清楚的。 有民间高人指出,这些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如果不珍惜机会忏悔赎罪、将功补过,一旦报应上身,后悔就晚了。

(作者注:本文使用的资料均来自二零一一年“明慧网”相关报道)

附:二零一一年茂名地区依然在监狱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名单:

男学员在阳江监狱,女学员在广州从化的广东女子监狱。

李坤,非法刑期14年
梁少琳,非法刑期9年
李凤娣,非法刑期10年
梁锦春,二次被非法判刑,非法刑期共11年
卢洪飞,非法刑期15年
李建,非法刑期12年
张伟容,非法刑期6年
成丽,非法刑期11年
贺敬,非法刑期5年
邓少松,非法刑期6年
潘名胜(或德胜),非法刑期5年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