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做那颗最成熟的“杏”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十二日】

一、缘结大法

我从小身体很差,自会吃饭起就会吃药,经常住医院;长大后全身是病,内脏衰弱,体质很差,我从不逛街,因为我没有力气,每天下班回家,要先在床上躺很久,才有一点力气做些家务。

我从小跟随祖母、母亲信佛,后来又一直对气功感兴趣。一九九四年,有缘知道了法轮功。当时认为法轮功也是一个祛病健身的功法,只是祛病健身的效果特别好,同时感到法轮功的师父来自宇宙中很高层次。由于当时的认识仅局限在佛教中,认为释迦牟尼是最高的佛,所以,九五年开始学炼法轮功后,却一直不放弃佛教。

一九九六年六月在本地一个大型法会上,我终于明白了法轮功是宇宙大法,是真正的修炼,而不仅仅是祛病健身,也明白了不二法门的法理。从此,我确定一心修炼法轮功,与佛教彻底了断。这之前,师父曾经多次点化我,比如,我一走進别人家的佛堂,唱佛机就不响,我一离开就响,几次都是如此。

我修炼法轮功后,感到在法轮功中修炼一个月比在佛教中修炼十年还见效,身体好了,心性得到了真正的提高。我原来颈椎压迫神经,右手已经不能动弹、不知冷热,我一看《转法轮》后,右手就知道了冷热,随着修炼,不但右手完全好了,能动了,身体很多病都好了,人也一身轻,从此有精神了。我的同事、朋友、家人看到我的变化,也都纷纷走入了大法修炼。

我虽然修的还不好,也不够精進,但我信师信法、敬师敬法的心从来没有动摇过。我总是买最好的盘香,常年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在我住的小房间给师父敬香,表达我对师父无以言表的敬意和一份感恩之心。我住的房间在北边,为了使烟能够散出去,我将北边的窗户常年开着,即使在大冬天,我晚上都不觉的冷,也从没受过凉。近年,我发现给师父敬香的供品上开满了优昙婆罗花,我数了数,大约有两百多朵。我知道这是师父在鼓励我。

二、信师信法是我闯过魔难的保障

中共迫害法轮功后,派出所的人叫我去交书,我不交,问我还炼不炼,我说炼,法轮功教我们修心性、做好人,讲真、善、忍,这功法多么好啊。我坚持在公园炼功直到我被绑架。

那段时间,我一直记着和背诵师父在《精進要旨》〈大曝光〉中的话:“我们把常人社会的形势改变一下,大气候反过来的形势下,看谁还说大法好,看谁的心态在变化,这一下子不就表现的淋漓尽致了吗?”“就是要在关键时刻看人心怎么样,有些心不去连佛都敢出卖的,这是小问题吗?”“有的弟子讲‘怕什么,头掉了身子还在打坐的’,相比之下,修的怎样一目了然。”

算起来,我一共经历过了“三進洗脑班、三進看守所、三進劳教所”这些魔难。每次,我都是靠着对师对法的坚信、背师父的法、持续不断的发正念,靠着师父的慈悲呵护闯过魔难,从来没有向邪恶低过头。不论是在看守所还是在劳教所,我天天不是背法,就是持续不断的发正念,我背的最多的是《论语》、《道法》,此外,我还背《位置》、《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等师父的经文和《洪吟》。一般我每天将《论语》、《道法》背九遍,余下的时间背其他经文或《道法》中的片段,我感到不论多么艰难,始终信师信法,从不迷失,与我背法有很大关系,背法使我头脑清醒、正念坚定,每当邪恶拿来邪悟的东西,我一看就知道是邪的,不能接受。

二零零零年,公安分局、派出所、单位来了一大堆人,开着小车想将我骗進精神病院,说给我检查检查身体,还骗我说很多功友都在那里,正好让我们见见面,我态度非常坚决,说:你们问问左邻右舍、单位同事我有没有精神病,我们家也没有精神病史,我没有精神病,为什么要让我去检查?公安从早上七点一直磨到晚上九点,最后,让我写一个不去北京的保证。原来是为了这个目地呀,我告诉他们,这个保证我更不会写。晚上十点,他们把我交给单位保卫科,才彻底离开。过了几天,公安说市局要来人跟我谈谈,我本着救度世人、讲清真相的慈悲,谈的非常好非常有智慧,包括开天目、功能等方面的问题。也许是心正,师父开启了我的智慧。事后有人私下悄悄的告诉我,他们是骗我的,那天来的并不是市局的人,而是精神病院的医生来给我做鉴定,医生说我思维非常清楚,鉴定结果非常好。

二零零零年,我由于印刷真相资料被非法劳教,在看守所,我绝食争取到了炼功学法的自由,环境正的很好,我炼功,号房里的人都围在身边跟着学,谁哪天不舒服了,就躺在我脚下,觉的很舒服,一会儿就会好。那时,师父经文《排除干扰》刚出来,我常常默念里面师父的一句话:“我要的是堂堂正正修炼的弟子、金刚不破的伟大的神。”(《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我要做师父堂堂正正的弟子,坚定的信师信法。

在劳教所,同修告诉我师父出了新经文《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我记的师父说:“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我一切不配合,绝食抗议非法关押,不穿牢服、不挂牢牌、不报数等,多次被非法延期,长期关禁闭室。我和另一同修一起绝食,绝食到五个多月时,快坚持不下去了,一天,我梦见两棵笔直的松树手挽手,这是师父在鼓励我们!那几天,我真的不感觉到饿了,心中充满了信心。后来,这名同修保外就医,剩我一人。“七一”邪党的节日,劳教所所有的人都在操场上“联欢”,看节目、演节目,就我一个人被关在禁闭室。当晚,我做了个梦,梦见一颗好大的杏树,上面结满了杏子,有青的、 有黄的、有小的、有大的,其中有一颗最大的橙黄色的杏,在梦里师父点化我,那就是我,是师父鼓励我信师信法。我那时被关在禁闭室,正好是梅雨天,水泥地上都渗水,劳教所不给我床睡,就让我睡在地上铺的一张木板上,木板和被子都是潮湿的,“包夹”都喊腰、腿疼,我修炼前就有严重的关节炎,却哪里都不疼,是慈悲的师父在呵护和加持我。

二零零三年“两会”前,我被绑架到洗脑班。我绝食抗议迫害,“六一零”人员用心险恶的安排电视台记者采访,说要让社会上的人看看炼法轮功的人怎么“自残生命”。我躺在床上对记者讲真相,讲我们怎么做好人,讲辽宁省沈阳马三家劳教所对女大法弟子的迫害,难道她们也是自残生命吗?她们不是被迫害吗?渐渐记者的话筒不再对着我。洗脑班结束,我没“转化”,“六一零”要将我送看守所,检查身体时量不到血压。我被送到医院,在医院,我向医生讲真相,医生问我为何去北京,我说是因为相信政府才去的,去反映自己修炼法轮功的真实体会,请医生帮助。医生点点头,从来没有为难过我。在医院呆了大约一星期,我被家人接回,正念闯出了洗脑班。

二零零四年,我由于做真相资料再次被绑架,非法劳教三年,那时候,我念很正,连做梦都在想着怎样救人,坐在公交车上就想到,这一车人有几个知道真相的?我心里很难过,眼泪一下子就流下来。在看守所,师父点化我绝食,通过保外就医的形式出来,我怕苦,没有绝食,吃饭时,喉咙却堵着难以下咽;送我去劳教所,检查身体一切正常。到劳教所当天,师父点化:是你自己要来的呀。我明白后哭的不得了,第二天就开始绝食。由于心正,一心想的是尽快出来救度更多的众生,绝食近两个月时,我被保外就医。在这期间,师父经常点化和鼓励我,我记的我在梦中看到过一棵苹果树,上面有一颗又红又大的大苹果,我知道是师父在鼓励我。

是慈悲的师父一路呵护着我走过来,没有师父经常的点化和鼓励,我不可能顺利闯过这些魔难。

三、讲清真相,救度众生

1、邮寄、赠送真相贺年卡、真相信

为了让单位下岗、退休的更多职工明真相,我买了一千多张贺年卡,手写一千多份真相和祝福,在一次单位集体活动时赠送给每个同事。因为是贺年卡,大家都很高兴的接受。

我还和同修配合,将几百份夹带真相信的贺年卡同时发往本地区所有公、检、法、司、部队、社区等单位。此外,我们还再次针对公、检、法、司部门成功发放了真相信。

我在小区坚持讲真相,小区环境越来越好,没有出现过污蔑大法的海报或板报。通过讲真相,社区主任、书记都作了三退,大法护身符随身带,街道综治办主任全家三退,再也没来找过我,还叫我要“保护好自己”,邻居们叮嘱我注意安全,有异常情况及时跟我通风报信。过年,我买了几百份新年“福”字帖逐家赠送、逐家讲真相。

2、堂堂正正使用真相币

自二零零六年二月师父在《洛杉矶市法会讲法》中,肯定了用真相币讲真相后,我就开始使用真相币,开始是自己手写真相短语出去买东西,一开始不太敢用,几张纸币里夹带一、两张真相币,后来正念越来越强,开始全面使用真相币,同时,刻了几十枚真相印章,带动我周围的同修都使用真相币。现在我又学会了打印真相币,可以打印更多的真相信息。

前段时间,我有事回老家,身上照常带满了打印好的真相币。一上出租车,我就对司机讲真相,将他劝退,同时付给他真相币,看到他边念边很珍惜的另外收好,我心里很高兴,又一个生命明白了真相,得救了。

到车站,我拿出真相币买车票,售票员拿着我付的真相币看了一会儿,说:“怎么全是带字的?”我点点头,她一声不吭的拿着真相币去请示领导,我非常坦然,一直发着正念,同时请师父加持,我是在救度众生,清除阻挡我救度众生的一切邪恶。不一会儿,她拿着真相币又回到座位上,就象什么事都没发生,说:“现在涨价了,再补二十元。”我又给她两张真相币,她看了看,照收不误。

在老家,我用真相币买水果,跟卖水果的人讲真相,讲使用真相币得福报的故事,他以前也听过真相,不但接受了真相币,还把我带的真相币全部换给了他。打印的真相币用完后,我就跟同修换盖好章的真相币。由于心怀救度众生的正念,我用真相币从来都是堂堂正正,从来没有出过问题。

3、到哪儿都讲真相

除了使用真相币,我更多的是利用各种条件面对面讲真相,我跟同事、邻居、朋友、亲人讲,跟接触到的每一个有缘人讲,通过讲真相,许多人三退、念九字吉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有很多三退得福报的例子。

我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时,也堂堂正正讲真相,跟我接触的每一个人,我都让她们明白了真相、得到了福报。每天早上背监规半小时,她们都大声念“大法好,师父好,真善忍好”。由于每天念,她们的福报都很明显,大部份都以各种形式被释放回家,有的表示回家就要炼法轮功。

我在劳教所里一直按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对“包夹”和警察都充满善意的讲真相,开创的环境比较好,警察和“包夹”都对我比较好,都很认可我的为人。一天,另外一个组的一名“包夹”犯了错误,一位明真相的警察把她领到禁闭室,指着我对她说:“好好跟人家法轮功学一学,人家法轮功什么都比你们做的好。”我和颜悦色的跟她讲做人的道理,她后来呆在“我的”禁闭室都不想走。

我在禁闭室坚持炼功,警察叫同修来劝我别炼功,同修说:她绝食这么长时间,要不炼功,早就死了,我不去劝,你们也别管了。警察们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一名“包夹”怕受牵连,不准我炼功,见我照炼,便大声喊:“报告干部!报告干部!”警察带着一名医生匆匆赶来,以为我绝食身体出了状况,一看原来是我在炼功,说:“啊呀,我当出了什么大事,我刚上上下下查完房,我都累死了,坐下来还没有两分钟。”再象征性的对我说:“某某,不要炼功了啊。”说完,带着医生又匆匆走了。第二天,换了一个“包夹”,据说警察挑了一个聪明一点、活络一点、不会给她们多事的,也就是挑了一个对我炼功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包夹”。

二零零三年五月十三日,邪恶事先来我家所谓的“关照”我,这几天不要出去活动。我不理这一套,我想一定不能呆在家里,我要出去多讲真相多救人纪念这个特殊的日子,庆祝师父的生日。我求师父加持,让我碰到有缘人。果然,我一出门就接二连三的碰到有缘人,我心里很高兴,只要我有这一念,一切都是师父在帮我。

二零零八年,恶警以保“奥运”为名将我绑架到派出所,我跟派出所警察讲真相、劝三退,两名警察全家共五人做了三退。

4、制作、发放真相资料

为了更好的讲清真相、清除邪恶,我还收集、整理了几千条电话信息,发给明慧网、海外同修、或提供给本地区同修拨打真相电话,并组织、协调同修到邪恶的黑窝发正念等。

此外,我经常与技术同修联系,学习电脑技术,帮助其他同修做一些购买设备、耗材、联系装电脑、下载资料等力所能及的事情。我与技术同修协调、合作制作真相传单、真相小册子、护身符、护身符的故事、破网卡、年历等,还自己学会了刻光盘、做护身符等。有空我就出去发放神韵光盘和其它真相资料,并将真相资料协调、分配给周围其他的同修。

一天,我从同修那里取了满满一大包真相资料,放在自行车前面的篓子里,走到小区门口,正好看到派出所警车从小区开出来,这些警察会随便翻我的东西。我跳下来,推着车往前走,开始发正念,同时求师父保护。接着出现了神奇的一幕,我走近时,车上的几名警察突然头齐刷刷的转向另一边,都没有看见我。正当我不得不从他们车前绕过时,绿灯亮了,警车一溜烟跑了。我平安到家,有惊无险。

四、向内找,实修自己

我在邪恶的劳教所、看守所、洗脑班中能够时刻在法上清醒,通过坚持背法、发正念,我基本上做到了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信师信法、正念正行、讲清真相,不被旧势力钻空子。在师父慈悲的呵护下,正念闯过魔难,最终走了过来。

从黑窝出来,三件事都在做,却不知不觉放松了实修。我想这是由于自己长期被关押学法不够,回来后学法不够入心,没有把学法和修心联系在一起,造成长期以来不去的人心和执著被旧势力钻空子,造成了个人修炼的困难。

比如,有段时间出现较重的病业;还有,同修被绑架,我一心急,就出现常人式的责备心理;与同修配合产生矛盾,哪句话突然冲了我,我就忘了向内找,忘记修炼人的善,与同修争辩;对自己的一思一念要求不严,常常偏离法的要求等。“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转法轮》)通过师父慈悲点化和自己不断学法,特别是学习师父最新讲法,我越来越意识到向内找、实修的重要。

在与同修的配合中,我开始注意向内找,无条件的修自己、圆容整体配合的需要,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心性也在这个过程中得到魔炼和提高。我一定要多学法、用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出了问题,在自己这方面找原因,圆容好整体,扎扎实实修好自己。

师父说:“作为你们来讲,大法弟子啊,越到最后越应该走好自己的路,抓紧时间修好自己。”(《大法弟子必须学法》)虽然我还有很多不足,但我有决心按照师尊的话做好,认真学法,踏踏实实做好三件事,虚心听取同修意见,遇到矛盾向内找,修出大慈悲心,修去一切执著,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真正助师正法!

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谢谢慈悲伟大的师父!
谢谢各位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