剥夺睡眠——北京劳教所、监狱迫害手段之一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大陆报道)不让睡觉,是一种叫做“宿囚”的酷刑。其实就是一种非常残忍的刑罚,这种酷刑有伪装性,即看不到暴力性伤害下眼见的伤痕,但却能使受刑者极端痛苦,甚至可以直接造成死亡,连天使用可致人尤其上了年纪的人“劳累死”。那么北京劳教所、监狱是怎么使用这一手段剥夺睡眠和变相剥夺睡眠的呢?

其一:包夹。是劳教所、监狱特有名词,即以多数犯人每天围攻一名不放弃法轮功修炼人,对他们大喊大叫,不择手段强迫放弃,之后到了晚间就开始不让睡觉了,熬到12点,1点,2点,3点……早晨这些学员还要比别人早起一小时,五点起床,每天只睡几个小时。这种包夹不分男女,不分老少,年近七旬的也如此受其煎熬。不放弃信仰。不放弃天天如此。

其二:车轮战术。上面那种是部份剥夺睡眠,这一种是完全剥夺睡眠,也叫“熬鹰”。是指执法人员亲自参与指挥,与犯人一起合作下完全用强制手段剥夺法轮功学员,或者执法者指挥安排好犯人操作的。执法者与犯人分成三组,轮流值班看住学员日夜不让其睡觉,只许站着,一般不让坐着。这种完全剥夺睡眠的时间长达半个月,有的达到四十天不让睡眠。许许多多法轮功学员饱尝其苦,身心受到极大伤害,而那帮邪恶们为此方法的反复实施变本加厉,直到今天仍为采用的方法洋洋得意,美其名曰它们工作是“敬业”精神。

其三:深夜谈话,又是一种剥夺睡眠时间的方法。为树立所谓执法者形象而使用的一种变相剥夺睡眠时间的方法。白天让学员劳动或包夹,专到晚上“夜谈”,那谈起来时间就管不了了。下面是2010年5月21日——5月31日监狱执法人员以谈话为名剥夺法轮功学员睡眠的时间的真实而详细的记录:2:00;1:40;3:00;1:20;12:30;2:00;12:00;4:10;12:20;1:20(即都是半夜或凌晨谈话)

下面是2010年6月1日——6月22日剥夺睡眠时间记载:3:10;2:00;1:10;12:20;2:00;1:40;2:00;2:50;2:10;11:00;12:10;2:00;9:30;2:00;3:00;1:00;12:00;2:00;12:20;2:00;2:10;2:50。

剥夺睡眠可以把人折磨得死去活来,而用其它方式剥夺睡眠时间也可以在十几天至二十几天内使体重骤降20斤。中共监狱、劳教所仍继续推崇此酷刑,直至今日仍乐此不疲。残酷的刑罚,使许许多多学员惨遭伤害,头痛也剧烈。

此外,监狱、劳教所还使用如下种种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

1、孤立不放弃信仰学员,不让与别人接触,不许和别人说话,让犯人监视或安插眼线暗中监视学员的一举一动,并随时汇报恶警。

2、不让学员洗漱,停止学员采买,女学员连卫生纸,卫生巾都不让用。监狱。劳教中以此限制学员。

3、恶警经常唆使一些吸毒犯人毒打法轮功学员。拳脚相加,学员的反抗它们更是暴力相待,警棍、手铐、脚镣、集训都会全面使用。

4、监所中对学员大搞体罚,站罚、罚坐板,用株连方式罚全号人坐板几天。监狱。劳教所中则罚其抄监狱人员行为规范。监所规则若干遍。罚站时面壁而站,从二小时到一天。罚坐有两种情况:一种在大厅或筒道坐,让所有进进出出的人看到你。一种体罚加羞辱的方式;一种是像军人一样坐军姿,挺胸。抬头两腿并拢,有专人看着,这是比较重的体罚,只因为你不放弃修炼就会让你坐几天几夜。

5、当法轮功学员不接受它们的各种强制后,它们便以不服从管理、扰乱监所秩序或破坏监所规定为名,对学员进行集训,集训有监区集训和大集训两种。即劳教所的集训和监狱的集训。大集训要蹲小号,戴镣铐,在一个很小的半露天的空间里,被铐在地上,睡在没有任何铺盖的水泥台上。每顿饭是少量窝头和咸菜。许多学员被扣罪名又被集训,遭受非人待遇与折磨。

6、恶警们会对那些认为顽固坚持自己信仰的学员下更狠的招数,把学员带出远离监区的一个地方,没有监控器的监控,没人看见,没人听见,那么它们就可以对学员随心所欲了,干什么都行,打骂,侮辱,人身攻击,给很少的饭吃,不让睡觉,等等。有的法轮功学员就是被带到“那么一个地方”被施暴的恶警与犯人打死的。现在当人们在这些场所(监所。关押法轮功学员的一切地方)一提到法轮功学员被打死的消息时,都知道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不是个例,而是很多了。许许多多人都知道这些草菅人命的事。

7、对不放弃信仰的学员给予文革式的对待。扒光法轮功学员衣服,往法轮功学员身上写污蔑大法的字,用报纸糊纸高帽往学员头上硬戴。屋子中。地上写满了攻击师父与谩骂法轮功学员的话,拖学员在师父名字上踩过去。

8、利用劳教所、监狱中的人渣,它们信得过的多数是那些刑事犯罪分子和吸毒贩毒人员包夹学员,用极其恶劣的语言。栽赃陷害,不让上厕所,进行人身攻击,这都是恶警操纵的,如果看到一些花样翻新的做法,恶警们也装作视而不见。

9、不让法轮功学员往信箱投信,如果投信必须得经过它们同意并且要知道所投信的内容,否则它们是不允许的。如果一旦投信成功,涉及到了它们自身,它们与监狱、检察院联手打击投信的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更会受到变本加厉的残酷迫害。

10、从舆论上,环境上长期实施高压政策,鼓动全体都参与“帮教”,实则让更多人与你为敌。利于不明实情的弟子家属联合“攻击,突然袭击式的让全体半夜起床看亲情录像片,安排好亲信心腹作为大会发言人,授意攻击大法,以此说明不放弃信仰是没有市场的,不得民心的。

11、逼迫不放弃信仰学员抄写作业。回答问题,作业的量(即抄书)是非常大的。许许多多学员都经历了白天抄写一天,晚间要抄写三点,抄不好换罚重抄到一夜的情况,每天都如此,学员只睡很少的觉。不论年纪大小,很多人眼睛变坏了,胳膊、手都肿了。不回答问题或回答问题不合格都不让睡觉。有的学员抄了一年的作业。

12、强迫天天看佛教讲座、抄佛教书籍,听它们所谓的讲解。利用东摘西抄、东拼西凑的佛教知识,打着释迦牟尼是正法的旗号,歪曲释迦牟尼的法和破坏着大法,目的是让学员走入佛教,而以此反对大法,攻击法轮大法。


北京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恶人:

恶警:田凤清(原分监区长)
恶人:李小妹、武丹、郑彦平(原法轮功学员)
恶行:殴打法轮功学员,致伤年迈七十的学员。用绳子捆绑法轮功学员,强行打坐一天一夜。让弟子睡地铺,不让睡床上,夜里每天都只能在十二点以后睡觉。强迫抄监规二十遍。

恶警:黄清华(调离)张海娜(分监区长)
恶人:姚杰、姚悦、沈俊兰(原法轮功学员)
恶行:多采用伪善方式哄骗、利诱、亲情方式让学员放弃大法。强迫学员打太极拳。用一些邪悟的乱理强迫学员接受,当不接受时,仍用体罚、不让睡觉、生活上等多方面更加严厉的限制,围攻、侮辱、逼迫学员,折磨学员。

恶警:郑玉梅(原分监区长)牛娜、董小庆、杜丽薇
恶人:李小妹(原法轮功学员)王艳芳、吴佳平、郑凤莲、连九菊
恶行:把学员拉到某个地方打骂,不让学员睡觉。李小妹主要写谩骂师父和弟子的大字报到处贴,强行拉弟子踩,其余人是不让弟子睡觉的包夹人。受郑玉梅的指挥,三个恶警三班倒休。

恶警:刘迎春(分监区长)刘丽新、王翠华、魏杰
恶人:李小兵、覃欢、刘文艳、李月、梁研
恶行:主要两方面。一方面体罚、重罚、酷刑,或找借口戴刑具。对不放弃大法的学员几天几夜坐军姿,叫静思。一直采用不让学员睡觉的刑罚,少则几天,十几天,多则几十天不让睡觉。恶人中都是包夹人,另一方面恶警与覃欢联合用它们自己编造出来的“佛教”知识强迫学员接受,以此来否定大法,它们篡改佛教、破坏大法,分监区如同宗教场所(变了形的),要听覃欢讲课,看佛教电视片,恶警还安排写佛教方面(她们自己编的)作业,强制听、看、读、写,必须接受,不接受者不让睡觉。

北京女子监狱监狱长:李瑞华 邮编:102609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