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清除思想和身体上的干扰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十二日】我走入修炼时,才二十出头,可已经是一个老病号了。但因为我在修炼大法前就已经对修炼有一个大概的认识,所以当我走入修炼后,即对人体、病业、提高心性之间的关系有了一个较为正确的认识。知道了一个修炼人在修炼过程中,不同时期出现的不同的病业状态都是为了不同时期提高心性用的,所以,虽然自己修炼前满身病,但修炼后很快无病一身轻。即使在正法修炼时期,旧势力也很少能从这方面来干扰我。

下面就几个自己在这方面如何否定旧势力,来举几个例子,希望对至今还在身体上被旧势力干扰的同修能有帮助。

一、正念对待正法时期身体出现的干扰状态

从师父的法中我明白了病业与修炼的关系。师父说:“真修的人没有病”(《法轮大法义解》〈为长春法轮大法辅导员解法 〉),“除了新学员外,师父从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就没有给你们制造过任何个人修炼的关,因为你们的个人修炼全面转向到救度众生、证实大法上来了。”(《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从法中我们知道,真正修炼是没有病的,那么在这个正法时期出现的人所说的所谓病,其实都是另外空间的干扰。那么怎么破除这些干扰呢?这就要我们大法弟子实实在在的修自己,从根子上破除旧势力的干扰。

有一回,我在修炼前患的痔疮又长出来了,将近一年的时间。我开始向内找,争斗心、妒嫉心、求安逸心……,找了一大堆心,发正念好象也不起作用,甚至越来越厉害,后来那痔疮就象蛋黄大小,我甚至不敢动一下身体,动一下都揪的全身的筋都跟着疼。上厕所,只要一蹲下来,血也下来了,甚至是打个喷嚏,内裤上都会溅上血迹。我与母亲在一起睡,母亲在九九年七二零前修炼过,但迫害开始后,就放弃了(现已从新修炼)。我不敢让她知道,有时疼的紧了,就咬着牙。在这期间,求痔疮没了的心也越来越重。当我告诉一个同修时,同修说既然过不去,干脆去医院把它割了。我知道不对,因为它不是人的病。在个人修炼时期,它也不是病啊,那是业力在往出返,不让它往出返,那块业力还在那里,还得出来,再说,在正法修炼时期,是旧势力在钻我的空子对我从肉体上的迫害,那是人的所谓割了能起作用的吗?肯定不行啊。

话是这样说,心还是动了,嗯,家里有痔疮膏,我先用一点,缓解缓解,再找心性上的问题吧。心里明知这样不对,但还是做了。结果抹了以后反而更疼,可以说从来没有象那样疼过,我一边堵住嘴不让自己叫出声,一边在心里哭着说:师父,对不起,我错了!从那以后,再不敢出什么先用常人的办法缓解缓解的念头了。

一天,我在路上走着,想到《洪吟二》〈去执〉,我心中一惊,停住了脚步。是啊,“割舍非自己”,而我不是把那个痔疮当作自己身上的痛了吗?把那个疼当作自己了吗?那原本就不是我啊,那疼的也根本就不是我。我又向前走着,发现,好象不疼了。我没有动心,因为那本来就不是我嘛!从那开始,我不再疼了,那个蛋黄般大小的痔疮也渐渐消失了。

二、正念起,败物灭

一次,我在中午时分在外面走着时,感觉到头有些发沉。以往如果出现这样的现象,接下来就会出现发烧的表现。我当时动了一念:哦,又要发烧了。当这一念出来时就已经知道不对了,我怎么会发烧呢?这是不正的念头,应该立刻清除它。虽然这样想,但并没有立即很坚定的清除这一念以及旧势力的安排。

午饭后,我感到头越来越沉,并伴有疼痛。我没精打采的躺在床上,想要坐起来发正念,但似乎没有力气坐起。这时,突然想起了前一段时间《明慧周刊》中一位同修在心里默念自己是大法弟子从而破除病业迫害的体会。于是我也在心里默念:我是大法弟子,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谁也不配迫害我。开始在心里念第一遍时,感到那个默念的声音都是有气无力的。我继续默念,第二遍开始有了点力度。到第三遍时,我在心中感受到了真我的那份坚定。那份坚定使我“呼”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开始立掌发正念。而就在我坐起来的一瞬间,身体上的不正确状态已无影无踪。

三、消失了的“手足口病”

这个症状的出现是在有“手足口病”这个词出现的几年前出现的。当时表现为手背上,脚背上,口腔里(包括舌头上)都长满了红色的痘痘,又痒又痛。为了不让家人发现,我甚至吃饭时故意拖到他们都吃完才去吃,因为嘴里痛,吃的很慢,而且只敢吃一些汤之类的,以至于几天都饿着肚子。后来它的表现越来越重,而我又找不到它的根,发正念似乎也不好使。

我出门去找同修。同修阿姨和我约好了地方,我告诉她发生的事。她和我开始切磋,但好象找不到实质的问题所在。最后她只好说,你回去多学法、发正念吧!中午了,她说去随便吃点东西吧!我说吃米线。阿姨问吃米线我的嘴能不能受的了。我说不碍事,不过吃的慢一点而已,米线便宜又快。

我们来到米线摊前,点了两份米线。阿姨考虑到我满嘴的疮,特意告诉老板一碗不要辣椒。结果端上来两碗都有辣椒,老板说对不起,要不给你换一碗。我当时想,算了,既然人家已经做出来了,再退掉就给老板找麻烦了。再说,怕吃辣椒,就是怕自己的嘴疼了。老板忘了,也许就是要我吃这碗带辣椒的。我开始吃,不知不觉中,嘴不疼了。阿姨说是我为别人着想,又放下了那个怕疼的心,自然也就不疼了。手上的痘痘也在慢慢消失。等我晚上回到家,嘴里的疮已经没了,而手上和脚上的痘痘第二天也没了。

最后让我们重温一段师父《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

“有些人有病了,一修大法好了,真的好了,可是旧势力为了去你的心、要考验你行不行的时候,它还让你在你原来那个病灶的部位上有病痛的感觉,或者是有病的反应,连症状都一样,看你相不相信大法。那个时候怎么办?人神一念哪。你动的是正念,你说这都是假相、旧势力干扰,我修了这么多年大法,不可能出现这个情况。你真的发自内心的一念,马上什么都没有。可是这不是人说一说就能做的到的,那个坚定的正念发自于你的内在,不是形式,也不是嘴说的。”

人神在一念之间,让我们更加坚定自己的正念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