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载顽疾数日消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十三日】我修炼大法十多年了,这中间中有很多故事。我把它写出来,希望人们能从我的故事中看到大法的美好。

廿载顽疾数日消

我十九岁那年夏季的一天上午,我到大队商店买卫生纸,被大雨截在了商店里。我母亲知道我正带着例假,怕我着凉生病,中午没让我回家,给我送来了午饭。中午,人们都吃饭去了,小商店外,只剩下我和一个十几岁的男青年。忽然传来很大的“哗哗”的流水声。原来是雨太大,大水冲毁了河道,快速的冲了出来。发大水了!那时生产队在整个河沟岸边养的都是大肥猪,有十来个猪圈,每圈三、四头猪。大水把猪圈都冲走了,只剩下猪圈门。眼看这几十头猪就快要被大水冲走了。于是,我们两个人蹚着齐腰深的水,把猪圈门打开,所有的猪都被我们两个人救了出来。

因带着例假在大水中泡的时间太长,那次的例假一连带了二十多天。从那以后,每次来例假,腰、肚子都疼痛难忍,只能靠吃药顶着。而且每次例假多的不敢动,有时稍微一动就顺着腿往下流,持续时间也特别长,这次还没养好下次又来了,每月没有几天干净的时候。

上初中时,学校经常安排学生参加义务劳动。我因身体原因,每次都不得不请假。老师、同学不知道我的身体状况,对我有意见:当着学生干部,却逃避劳动!有一次劳动时,我又请假了。老师专门到家里来看望我,是不是真的病的不能参加劳动,我只好把真实情况跟老师说了。这样,后来劳动时老师才不再安排我参加。

上高中时住校,星期日同学们都回家,我就一个人在学校待着。因为从学校到家必须过一条河,河上没桥,需要蹚水过河,我不敢。所以每到星期日,经常是一个人在学校里。偶尔回一次家,也得同学背过河。我是学校里出了名的“药罐子”,和我同一宿舍的同学都给我煎过药。那时来例假了,就请假在宿舍待着,也不好意思说来例假,就跟老师说是头疼。

为了治病,用过各种治疗的方法,扎银针、拔罐子,民间的偏方等都用过。听说哪里有好大夫,立刻就去找。为此也跑了很多地方,不仅县里的所有的医院里的医生都找过,甚至到市里、邻县的地方也去了。家里为了治我的病,花了很多钱,后来把母亲的银耳环、银元也都卖了。每次来例假时,小腹梆梆硬,按都按不动。每次扎针时,最粗的银针扎進去,都能听到“咯吱咯吱”的响声。

工作后有一段时间,每天早上都要先到我工作单位斜对面的公社医院里输液,然后再去上班。期间我还练了好几种乱七八糟的功法,花了不少钱,不但不见效,身体还变得越来越糟。

四十多岁时,为了治自己这一身病,我还跟一位有名的中医大夫学起了中医。他把祖传的把脉、药谱都教给我。学一年多以后,这个大夫却突然去世。当时我的病情已经很严重了,贫血、肝部缺血、血小板减少,肝硬化晚期。血小板已经达到了最低值。牙龈出血是经常性的。每天早上起床后,满嘴都是血块,满身都是小红点(出血点),一不小心身上哪个地方弄破一点儿,就会出血不止。我深深的陷入了绝望之中,亲人们也常常为我在背地里哭。

正在痛苦绝望之时,我同学的父亲跟我说:“现在出来一本好书《转法轮》,你看看吧。”我听到“转法轮”这三个字,心里猛的一震,迫不急待的想立刻看到这本书,真是一刻也不想等,立刻就想看。我说:“您有吗?”他说:“有。”我说:“您给我看看吧。”他说:“我也离不了,你去邮局书亭子那里请一本吧。”那天也是下着大雨,我打着伞挽着裤腿就去了。因邮局那地方地势低,水深绕不过去,索性我脱掉鞋,蹚着水就过去了。二十几年再没敢蹚过水,可这次连想都没想,蹚着水就过去了,而且这次蹚水后脚却是热乎乎的。

把书请回来后,翻开第一页,看到师父慈悲的面容,好象在哪见过,感到无比亲切。从下午请回书后就迫不及待的看,一会也舍不得放下,夜间也没睡觉,一直看到第二天上午,看完一遍。看完后心情无比激动,感觉这就是我要找的。正象师父在《转法轮》中说:“人从此精神起来了,两天不睡觉也不困。”

看了几天之后,身体什么不好的感觉也没有了,几乎忘记了自己是个病人。而且感到小腹、腰部、肩部,到处都转,非常舒服,身心那种喜悦,真是无法形容。但由于自己悟性低,也不敢相信这是师父在用法轮给我调整身体。尤其小腹部动的特别厉害。其实我当时停经已经一年多了,但我还是怀疑:是不是又怀孕了,甚至真的到医院去做了检查,医生说什么事也没有。

从此后一身的病全都没影了。家人及很多认识我的人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并开始学炼法轮功。我感激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用什么语言、什么形式都无法表达师尊的救命之恩,只有听师父的话,照师父说的去做,多洪法,叫更多的人受益、得救。

一九九九年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后,我曾几次被关押到看守所、劳教所遭受迫害。每次我回家后,儿子都告诉全家人,“谁也不要说我妈一个‘不’字。”晚上,儿子跟我说:“妈,你跟我在一屋里住吧。”把我领到他的屋里后,他就和妹妹一起拉着他父亲打牌,为的是给我提供机会学法。他还反复跟我说:“妈,你可得炼哪,你要不炼我就没妈了。你要不炼功,有病了再不告诉家人,我没妈了可不行!你可一定要炼呀!”

师父给我修相机

我刚得法后不久,一次给挂车司机照相,司机非要看一看构图,我就把相机给了他。他不小心碰了镜头卡口,长焦镜头“啪”一下掉在地上,声音很大。那人吓坏了。当时我心里也没底,镜头最怕震,不知还能不能用,但自己是个炼功人,即使不能用,也不能让人家赔钱。我说:“你不用怕,我不会讹你钱。因为我是炼法轮功的,我师父让我们做好人,我要不是炼法轮功的,今天我得先让你准备两千块钱,试试能用再把钱还给你,不能用的话,批发价也得两千来块。”最后我说:“你走吧。”然后,我回屋对着桌子棱照了两张相,马上冲洗后,发现胶片模糊不清。这个镜头不能用了。当时照一张相,只有几毛钱。一天也就赚几块、十几块钱。如果再买个新镜头,到哪里弄那么多钱?我躺在床上发愁:怎么办呢?这时看见师父穿着和《转法轮》书中一样的衣服,坐在椅子上,在帮我修理放在桌子上的镜头。然后师父说:“修好了,能用了。”当时我躺的方向并没对着师父所坐的位置,也没睡着,没做梦,不知怎么就看到师父了。我猛的从床上起来,拿起相机,又对着原来那个桌子棱照了两张,马上冲洗,一看底片的效果非常好!果然是师父给修好了!我当时感到无比幸福和激动,眼里满是热泪。

神奇的护身符

二零零七年的一天,一个顾客来我店里,我给他讲了大法真相,他很认可。他说:“我堂兄弟也是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我给了他一个护身符。他说:“我媳妇有附体,能说几种话,夜里不睡觉,胡乱说,身体非常虚弱。护身符对她管用吗?”我说:“你把护身符给她放枕头底下就管用。”过几天他来了,他说:“那天晚上睡觉时,我把护身符放到她枕头底下,她的附体说:‘你给我使了什么法了?’我说:‘没事,睡觉吧。’没过五分钟,她一切正常了。可是我难受起来了,那东西到我身上了。怎么办呢?”当时我手里也没有护身符了,就说:“那你就把护身符压在你俩枕头中间。”过些日子,他又来了。他说:“太神奇了,我俩都好了。我媳妇家里活儿啥都能干了,没用花钱身体却好了,我可得感谢你。”我说:“你别感谢我,是我师父救了你们,感谢我师父吧。”他说:“法轮功这么好,中共迫害是不对的,以后我也炼法轮功。”后来他真的走進了大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