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梅州法轮功学员2011年被迫害事实综述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广东报道)二零一一年,广东梅州法轮功学员坚持不懈的顶着压力,冒着被抓被打被非法关押、劳教、判刑的危险向身边的世人讲清法轮功真相,说明法轮功是教人向善的,法轮功学员都是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不断提升自己道德的一群好人。

经过海内外学员们十多年坚忍不拔的默默付出,唤醒了很多世人的善念和良知,越来越多的梅州人明白了真相,认清了中共的残暴和邪恶,做了“三退”(退出中共恶党、团、队组织),选择了光明的未来。

随着世人良知、善念的觉醒,以及对迫害负有责任的黄细博车祸死、黄开龙病死、谢强华得重病等各级官员先后遭到报应的警示效应,很多明白真相的警察等都不愿参与迫害,迫害案件相比以往有所减少,恶人恶警无端上门绑架的恶性案件也减少了。

然而,中共邪党的迫害仍在梅州延续,偶尔还有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案件在梅州境内发生。一月份接连发生了三宗梅州学员被绑架案件;二零一零年十一月被绑架的涂晴光、何清香夫妇和刘彤老师在二零一一年四月份被大埔县邪党法院非法判刑后劫持入监;兴宁市还发生了有预谋的对杨美云和袁径明母子俩的绑架案;原籍大埔县的杨励军在深圳被以“大运会”安保为借口绑架;谢汉柱屡遭梅州监狱残酷迫害;蕉岭县发生了汤松芬两年内连续被骚扰、绑架的案件,甚至发生了蕉岭大法学员李松芳被广东省女子监狱迫害致死的惨案。

据不完全统计,至今仍有郭雅芬、丘春梅、曾小莉、张小云、廖丽新、袁新英、何清香、谢汉柱、徐锋、朱贤生、谢育军、温春如、刘立平、涂晴光、刘彤、张丽霞、梁瑞英、张洁珍、黄宗朋、谢新凤、谢国芬、朱志强、李新辉、罗继传、杨美云、袁径明、汤松芬等近三十名梅州大法学员(其中一名为在梅州被绑架的汕尾市海丰县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各地监狱、劳教所、洗脑班、看守所等中共的黑窝内(见附录,可能有的已回家未了解到)。

借此新年来临之际,我们奉劝那些至今仍在死心塌地跟着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功的各级官员和恶人、恶警,不要因为报应暂时还未降临到自己头上而心存侥幸!前车之覆,后车之鉴!要知道,“善恶有报”是天理,只是迟早到来的问题。在新的一年,真心希望你们悬崖勒马,回头是岸,为自己和家人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不要等到报应来了才痛悔不及!

迫害案例详情及被非法关押学员简况

一、二零一一年梅州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案例详情

(一)一月份接连发生三起绑架梅州法轮功学员的案件

一月六日晚,暂住在广东省东莞市塘厦镇的儿子家的梅州籍法轮功老年女学员黄金英,被当地派出所警察绑架关押,之后据说在过年前已回家。

一月十四日,梅县丙村镇法轮功女学员谢新凤、钟秋英(老年人),在去该镇三沙村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讲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邪党村书记打“一一零”电话,随后被中共恶警绑架,非法关押在扶大看守所。谢新凤于一月二十七日左右被劫持到广东三水劳教所,据说被非法劳教一年六个月。一同被绑架的钟秋英于二月七日左右正念回家。

一月二十日下午,家住梅州城区江北月梅的法轮功学员罗东升(约四十岁,学校老师),到梅城江南鸿都花园小区做真相时被恶警绑架非法关押在梅州市芹黄看守所。当时罗东升不配合恶人,不报自己姓名等。后来家人因他长时间未归,到当地派出所报案,警察得知其住址,到他家抢劫,抢走一部份大法资料。二月十八日,罗东升被劫持到三水“洗脑班”。八月份左右正念回到家中。

(二)涂晴光等被大埔县邪党法院非法判刑后劫持入监

四月十五日上午九点到十二点多,梅州市大埔县法院非法开庭,企图诬判去年底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涂晴光、何清香、刘彤。刘彤委托其父请到了当地的律师为刘彤辩护。

大埔县城湖寮镇虎山中学附近的法院审判庭,上演了一出貌似冠冕堂皇实则无比荒唐的非法庭审。现场约三十多人(其中“法官”等工作人员约十八人左右)见证了这场闹剧。“法官”粗暴打断当事人和辩护人的辩护,“公诉人”在“公诉意见”里极力抹黑涂晴光、刘彤,为他们迫害的企图造势,被涂晴光和刘彤的父亲当场揭穿。

涂晴光表示自己是去救人、做好事,他妻子希望在场的人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据说“法官”都去换衣服了,书记员才拿着材料让刘彤的父亲签字。

据悉,所谓的主审“法官”李照阔(该县法院刑庭庭长)、赵敏如(刑庭副庭长)就是二零零四年底非法审判法轮功学员钟昔岭、李美萍的“法官”,还有一个陪审员、书记员;检察院“公诉人”有两个,以孙端明为主。

无论是在非法庭审的“法庭调查阶段”,还是“法庭辩论”阶段,每当法轮功学员涂晴光、何清香、刘彤欲说明修炼法轮大法无罪,欲进一步解释时,“法官”都粗暴地打断,以定性问题法庭上不讨论为借口,不让辩护,提到就打断。“法官”面对刘彤对所谓的“证据”做的辩解也不予理睬,只是一味要求他回答是不是之类的问题。

刘彤也写了两页辩护词,提到被“提审”时,不给戴眼镜(开庭时也不给戴眼镜),看不清内容,“笔录”被加了很多内容,使得高度近视的他没眼镜看不到而被迫签名,所以“起诉书”关于他的内容很多都不是事实。

刘彤年近七十岁的老父亲表示,刘彤读书时,是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他从不惹是生非,从不打架斗殴,忠厚诚实。一位教他高中三年课的班主任说,不论什么考试,你把答案放到他桌面上,他绝对不看一眼。参加工作后,他没有什么不良嗜好,他与黄、赌、毒绝缘。从不做伤天害理的事,也没有害过任何人。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善良忠厚老实的人,却遭非法拘捕。

老人家提醒各位法官和有关办案人员,从历史教训看也好,从现实的责任追究制度上考虑也好,你们今天所办的案件,若未能真正依法秉公办理,你们也终将受到追究!并重申:刘彤等践行宪法权利无罪,坚持信仰无罪,传播信仰无罪。请各位法官尊重公民的宪法权利,也正确地面对自己的历史责任,敢于直面真相和自己的良知,做出本案被告无罪的公正判决,依法宣告刘彤无罪,释放刘彤,让其早日返回家园,同亲人团聚,回到他的学生们身边。

后来,法院还是诬判涂晴光和何清香三年半、刘彤三年。五月六日左右,刘彤的亲人接到所谓的一审判决书后,提起了上诉,但梅州市中级法院未经开庭审理,即极不负责的做出维持原判的裁定,并将刘彤劫持到了梅州监狱。涂晴光估计也在梅州监狱被迫害,他的妻子何清香则有可能被非法关押在广东省女子监狱(有待确认)。

涂晴光原籍大埔县,与妻子何清香在梅州城区岗子上高级中学附近市场卖粉、面维生。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回老家大埔县青溪镇讲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村民恶告遭绑架、非法抄家。

刘彤原为广东梅县东山中学高中部物理老师,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劳教后,学校将其安排到与私人老板合办的初中部(梅雁东山学校)上课。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在去涂晴光家时,遇见劫持涂晴光、何清香夫妇回住家的大埔县和梅江区公安国保恶警,一同被绑架并非法抄家。

(三)李松芳经三年监狱迫害含冤离世

蕉岭县五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李松芳,在广东从化女子监狱经受了三年残酷迫害后,被迫害到子宫癌晚期、肾坏死(尿毒症透析)、胃出血,只剩下一口气。二零一一年三月十八日狱方通知家属接回家中,生命垂危的她曾被家人送到梅州市人民医院急救(据说已做手术),于五月三日中午含冤离世。

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日元宵节前夕,李松芳遭中共公安绑架,并被非法抄家,被抢走一些大法真相资料和二百多元现金等财物,使她的家属受到严重的骚扰。二零零八年三月,她的家翁(她丈夫的父亲)病重,很想见她一面,但未能实现,老人家就去世了。为满足老人生前的心愿,家人曾四处奔走,请求中共相关部门给她请假二天,向老人遗体告别及送葬,都被无情的拒绝。为此,当地群众极为不满,他们认为李松芳是非常善良,又能帮助别人的好人,不应该受到如此严酷的迫害。

李松芳在修炼大法前身体患有多种疾病,修炼后不到一个月时间,所有疾病全部消失,从此未吃过一粒药,身心健康。为感激法轮大法的救度,对中共邪恶镇压法轮功极为伤心,曾主动到处讲清真相,反对邪恶的迫害。

二零零八年六月,李松芳被秘密非法审讯(未通知家属参加,未当堂宣判),后来才通知家属非法判处四年徒刑。她的丈夫接到判决书后,受打击很大,精神有些失常,有一天跌倒在自己家门外,全身疼痛,在床上躺了三天,不能翻身坐立,后被家人送到医院抢救,住了十多天,花去上万元才有所好转。

李松芳在生前托法轮功学员帮她在明慧网声明她在监狱高压迫害下一切违背大法和师父的言行全部作废。据悉,法轮功学员知道李松芳出狱后送她一部手机,被其大伯(她丈夫的大哥)送到县“六一零”办(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

(四)杨美云和袁径明母子俩遭兴宁市恶警绑架

七月十四日上午,梅州市恶警伙同兴宁市恶警共二十多个恶人从杨美云在兴城的大儿子处劫持杨美云到袁径明家进行抄家(恶警已知道袁径明在家),并用抢到的钥匙强行打开袁径明的家门,抄了四个小时,抢走电脑和打印机等一大批私人财产,同时绑架了在家的袁径明。期间,母子俩一直给参与绑架的人讲真相,恶警不断的进行拍照、录像。

据悉,杨美云在给世人讲真相过程中被不明真相的人恶告,恶警便衣进行了一段时间的跟踪、监控。

杨美云和袁径明后被非法关押在兴宁看守所。有无被劫持转移到别的黑窝暂时不明。

另外,此次绑架事件发生后,邪党接连开会,要求各街道、各乡镇,对法轮功学员重新造册、登记,实行“包夹”监控。

(五)杨励军在深圳被绑架

七月二十二 日,在深圳的法轮功学员杨励军(原籍大埔县)被绑架到罗湖看守所,七月二十七日放回。七月二十九日,其原籍大埔县国保副大队长连国胜(手机:13802369532)、大埔县六一零办负责 人王进发(手机:13138005065)、大埔湖寮镇政府 林秀红(手机:13825918881)、大埔司法部门童永兴、大埔公安局江柏启到深圳把杨励军带回大埔,告诉他因为要开大运会,所以一个月不允许回深圳。

(六)赖利芬、罗东升堂堂正正回家

被绑架到臭名昭著的广东三水劳教所和洗脑班的梅州法轮功学员赖利芬、罗东升于二零一一年七、八月间堂堂正正回到家中。

赖利芬,住梅州城区月梅的区林业局宿舍,梅州市梅江区林业局干部,年约五十多岁。二零零九年八月被绑架后非法劳教一年九个月。在臭名昭著的广东三水劳教所,赖利芬坚持信仰不动摇,被非法加期迫害。在遭受了近两年的非人迫害后,于七月二十日左右堂堂正正回到了家中。

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日下午,家住广东梅州城区江北月梅的法轮功学员罗东升(现年四十岁,学校老师),到梅城江南鸿都花园小区做真相时被恶警绑架,非法关押在梅州市芹黄看守所。当时罗东升不配合邪恶,不报自己姓名等。后来家人因他长时间未归,到当地派出所报案,警察得知其住址,到他家抢劫,抢走一部份大法资料。

二月十八日,罗东升被劫持到三水洗脑班。在那里,他断断续续的坚持绝食抵制迫害。梅州市梅江区邪恶的“六一零”(中共邪党为迫害法轮功而成立的非法组织)恶人曾胁迫其家人前往洗脑班,迫使罗东升的家人配合恶人做他的“转化”工作。罗东升不迷不惑,坚定信仰“真、善、忍”,于八月十日左右堂堂正正的回到了家中。在经受了近七个月的邪恶迫害后,罗东升这个四十岁的大小伙子被折磨到体重只有七十多斤。

(七)谢国芬被梅县恶警绑架迫害

九月二十一日,家住梅州城区梅县新城华侨城鸿禧花园的法轮功女学员谢国芬(现年四十八岁),在一小区做真相时,遭遇抓赌的警察盘问,后被恶警绑架至梅县扶大看守所。次日恶警非法抄家,抢走电脑等私人物品(具体暂时不详,但大法书籍、法像等已先行撤离),其亲人获悉后,从深圳回来探望遭无理拒绝。十月五日被专事迫害法轮功的梅县国保大队头目罗展雄宣布非法劳教,后劫持到广东三水劳教所。

(八)蕉岭县法轮功女学员汤松芬再遭绑架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三日上午七时左右,汤松芬在家被蕉岭县“六一零”、公安国保大队、蕉城派出所十几个邪恶之徒绑架、非法抄家关押在蕉岭县看守所迫害。之后不知被非法关押了多久才回到家中。

广东省梅州市蕉岭县法轮功学员汤松芬于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四日上午再次遭邪恶“六一零”绑架,汤松芬于当天中午被劫持到三水洗脑班。

(九)坚持信仰 谢汉柱在梅州监狱屡遭“严管”迫害

被非法关押在广东省第三监狱(梅州监狱)的法轮功学员谢汉柱,于十月中旬再次遭到“严管”迫害。其八十一岁的老父亲和七十六岁的老母亲非常想念儿子,虽近在咫尺,却无法见到自己的孩子。

原来是因为一天清晨六点时分,为了让劳改犯和恶警明白真相被非法关押在十二监区五零九号房的谢汉柱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一声高过一声。在里面监控他的五个劳改犯围着阻止不了,竟然将大便涂满谢汉柱的嘴,还想摁住他的嘴巴禁止他喊口号,却又怕弄脏自己的手,因而望而却步,六神无主。

监控犯头目连忙去叫远处还睡在梦乡的值班恶警张某。张恶警急忙醒来,仓促来到五零九号房呵斥谢汉柱不要再叫了,否则严惩不贷。谢汉柱不为所动,继续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张恶警马上露出狰狞的面孔,对他拳打脚踢,大打出手。谢汉柱依然不为所动,继续高喊。张恶警越打越凶,象条疯狗疯狂地咆哮。谢汉柱的喊声渐渐变小了,一边哭泣,一边继续喊口号。喊了半个多钟头的口号,最后也许太累了才停了下来……

接着监狱“六一零”通过两天的开会讨论,决定把谢汉柱搬到六零三号房实行严管。同时增加了三个劳改犯来夹控,就是总共有八个劳改犯来夹控谢汉柱。恶警把二十多平方米的六零三号房封闭的严严实实,并给谢汉柱戴上了沉重的脚镣。房间里还放了两个很大的音响,只要谢汉柱一喊“法轮大法好”,劳改犯就马上把高音音响打开来盖住谢汉柱的口号声。

恶警为了强迫谢汉柱放弃信仰,对他实行了精神上的严酷折磨。每隔六天只准他睡两个小时,折磨得他身心受到严重的摧残。一位稍有一点同情心的劳改犯说:“这样折磨下去,早晚会被折磨出精神病来……”

四月中旬,谢汉柱曾被“严管”迫害达三个月之久,被停止会见、购物和通信,直到八月份和九月份才被允许见了他的父母、妻女等。老人家见了谢汉柱后,知道他的身体没有异常,刚放下心来没多久,又接到儿子被严管的消息!而且在这样的情况下,老人家还要维持儿子经营的沼气材料生意。

谢汉柱,男,一九六二年生,原为梅县农业局农村能源股副股长,工作兢兢业业,成绩突出,屡受表彰奖励,是个优秀的国家公务员。据了解,他是父母亲的长子、大孝子,很有经营头脑,为人热情大方,而且非常关心晚辈的成长。一九九九年底,只因坚持按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法理修心做好人、公开炼功,在梅县“六一零”办操控下,被开除公职,劫往广东三水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

二零零一年底,被非法劳教期满后,梅县“六一零”和县公安局未通知家属,直接把他从三水强行劫持到梅县扶大拘留所、看守所及市警官学校洗脑班等黑窝非法关押,逼其放弃信仰。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三十一日,经绝食反迫害近二十天,身体非常虚弱的他才回到家。

二零零五年二月初过年前,谢汉柱被梅州市、梅江区“六一零”、公安等机构非法绑架,遭受严重的刑讯逼供构陷,于当年七、八月间被非法判十二年,于九月中被劫持到狱中至今。

被非法关在梅州监狱后,谢汉柱一直坚持自己的信仰,并于二零一零年开始要求亲人为其申诉。而各级检察、法院、公安互相推诿,置之不理。

二、在各地黑窝被非法关押的梅州法轮功学员简况

据不完全统计,广东省梅州市被非法关押在各地监狱、劳教所、洗脑班、看守所等中共黑窝的法轮功学员不下二十七人,他们的姓名、原籍和非法关押地点等大致情况如下:

(一)广东省女子监狱,即从化太和监狱,有的误作广州女子监狱(7人)

郭雅芬,梅江区,二零零五年二月被绑架后诬判十一年刑。

丘春梅,蕉岭县,二零零八年十一月被绑架后诬判六年刑。

曾小莉,蕉岭县,二零零八年十一月被绑架后诬判五年刑。

张小云,梅县,二零零九年四月被绑架后诬判四年刑。

廖丽新,兴宁市,二零零九年十月被绑架后诬判四年刑。

袁新英,兴宁市,二零零九年七月十四日,刚从洗脑班出来半个月的袁新英在深圳的家里与菅淑真、王阿姨、吴小姐四人齐被绑架。后,袁新英被诬判三年刑,于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二日由深圳宝安九围看守所劫持到广东女子监狱,恶人说要到明年七月份才给她回家;吴小姐被非法劳教一年六个月,八月份劫入广东省女子劳教所迫害。

何清香,原籍梅县,在梅州城区住,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二日与丈夫涂晴光回老家讲真相被绑架后诬判三年半刑(去向待确认,请知情者提供)。

(二)广东第三监狱,即梅州监狱(8人)

谢汉柱,梅县,二零零五年二月被绑架后诬判十二年刑。

徐锋,蕉岭县,二零零六年十月被绑架后诬判九年刑。

朱贤生,梅县,二零零八年五月被绑架后诬判五年半刑。

谢育军,兴宁市,二零零九年十月被绑架后诬判五年刑。

温春如,兴宁市,二零零九年十月被绑架后诬判四年半刑。

刘立平,汕尾海丰,二零零五年二月与谢汉柱等一起被绑架后诬判十二年刑。

涂晴光,原籍大埔县,在梅州城区住,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二日与妻子回老家讲真相被绑架后诬判三年半刑(去向待确认,请知情者提供)。

刘彤,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去涂晴光家时,遇见劫持涂晴光、何清香夫妇回住家的大埔县和梅江区公安国保恶警,一同被绑架并非法抄家,之后被诬判三年刑。

(三)广东三水劳教所、妇教所、洗脑班(8人)

张丽霞,梅县南口镇荷泗人,与赖利芬一同被绑架。二零零九年八月被绑架后非法劳教一年六个月(待确认有无回家,请知情者报平安)。

梁瑞英,蕉岭县,二零一零年四月被绑架后非法劳教一年六个月(待确认有无回家,请知情者报平安)。

张洁珍,梅州城区东郊,二零一零年七月被绑架后非法劳教一年九个月。

黄宗朋,兴宁市,二零一零年九月被绑架非法劳教期二年半。

谢新凤,梅县丙村镇,二零一一年一月十四日去丙村镇三沙村发真相资料被绑架后非法劳教一年六个月。

谢国芬,梅县,现年四十八岁,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一日讲真相时被绑架后非法劳教(详情暂时不明,请知情者提供)。

朱志强(人称“阿朱”),兴宁市人,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三日晚上,被闯进家中的大坪派出所恶警谢宏奉等九人绑架,抢劫走电脑、打印机、他夫妻俩的手机等私人财产,并被劫持到兴宁看守所非法关押。后于同年十一月底被劫持到广东省三水洗脑班非法关押至今未回(有无回家待确认,请知情者报平安)。

(四)广东省韶关监狱(1人)

李新辉,兴宁市,长期被非法关押六年多后,于二零零六年广州秋交会前出狱,又于二零零六年十月六日中秋节早上被恶徒绑架至广州天河看守所,被非法判刑四年半(有无回家待确认,请知情者报平安)。

(五)各地看守所(4人)

罗继传,六十多岁,退休前是丰顺县某学校校长,喷写救人的真相标语时遭非法监控,于二零一零年八月三十日遭绑架非法抄家,估计被非法关在丰顺县看守所,中共邪恶机构企图进一步实施迫害,现情况不明(去向待确认,请知情者提供)。

杨美云和袁径明母子俩,兴宁市,二零一一年七月十四日上午被梅州市、兴宁市恶警绑架后非法关押在兴宁看守所(去向待确认,请知情者提供)。

汤松芬,蕉岭县,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三日上午在家再遭绑架、非法抄家,关押在蕉岭县看守所(去向待确认,请知情者提供)。

以上情况只是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功在广东梅州地区的冰山一角,相信随着广大民众的日益觉醒和正义的日益昭彰,越来越多的迫害罪恶会继续得到曝光。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