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神路上的修炼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十三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们好!

我是九七年七月得法的,那时还在上班,而我现在已年近七十岁了。在慈悲伟大的师尊苦度及呵护下,走到今天已是十五个年头,在这十多个年头里:有得法修炼的可喜,使我从一个病业满身、性情柔弱的人,变成一个无病一身轻、身心健康、而且现在是越来越年轻的人;同时也有过迷惘、徘徊。

在九九年七二零开始,邪恶铺天盖地的对大法進行造谣迫害,打压不断升级,对师父進行造谣诬陷及恶毒的攻击,在邪党的种种压力下,由于怕心,曾一度有过想放弃修炼。也正如师父在(《转法轮》)中说的:“到一定时期还给你弄的真不真、假不假的,让你感觉这个功存不存在,能不能修,到底能不能修炼上去,有没有佛,真的假的。”由于自己学法不深,那时真的就是那种状态。后来在师父的安排下结识了一个外地流离失所的同修,带来了有关大法的一些信息及她个人被迫害情况,我们一起炼功、学法交流,去掉了很多怕心,增强了修炼的信心。随着正法时间的推移,逐渐的也得到师父的各地讲法经文,也在大量的学法、背法中,心性得到提高,法理也清晰了许多。

作为一个真正的修炼人就必须走出去助师正法、捍卫法、救度被邪党谎言毒害的世人,在做好三件事中,最主要的是多救人。而我与做的好的同修相比差的太远,而我也在努力的在做。也时常感受到师父就在身边呵护。记得有一次在公园里给一个搞卫生的人讲真相,但不接受,并很快的离开了我(后才知道是那人向公园的负责人举报),而我还是继续往前走找有缘可救度的人。

我还遇到一个该公园的管理员,是个年轻人。我先从关心她的角度与她交谈,得知她是学医毕业的,直到讲真相,她也认同大法并同意三退。我刚给她起了三退的名字,就看到有两个男的急匆匆的直朝我们走来,我心里有种预感,觉的来者不善,但我还是微笑着与那年轻人说话,说话间他们就在离我们不远的地方,那个年纪稍大点的停住了脚,另一年轻点的带着满脸凶光直奔我来,那凶样子简直就要把人吃了似的,我仍然微笑着与那人的眼光对视着,当快到我跟前时我说了一句:你想干吗?谁知那人一句话也不说,出乎意料的立即转身扭头就走,其他俩人也跟着走了。这时我才真的感到害怕,真想快步跑出公园,可我不能那样做,而是心里不断的重复着一句话:师父,我不想让他们对大法犯罪,我不想让他们对大法犯罪。这件事真正体验了师父说的:“在众生面前,你的话一出口,你的念一动,就能使不好的因素解体,就能使毒害世人的、在人的思想因素中的不好东西解体,那么人就明白了,你就能救了他。”(《各地讲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从中我也悟到,如果当时见到那人那么凶,心里很害怕,而且是以仇恨的目光相对,那结果就是另一种状况了。法理告诉我:这就是慈悲的力量!也是师父的加持才达到的状态。

下面再谈谈我家的这朵小花。

我们大陆的大法弟子能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不迷失,走到今天与明慧网这个桥梁窗口的信息是分不开的,从明慧网下载大法书籍、师父的新经文、周刊、还有救人用的各种真相资料等,都是靠资料点来运作的,可却成了邪恶的眼中钉、肉中刺;而作为大法修炼的我们得不到师父的经文,看不到《明慧周刊》,好比是在黑暗中航行的一只船。最初有时能得到一份经文,只得互相抄写,如果是内容多点的,那识字不多的同修就更难了。于是我想我也要学做资料,特别是明慧上刊登的《从锄头到鼠标》这篇文章,对我触动太大了,可是从来没接触过电脑的我,谈何容易?也找不到人愿意教我,也许是机缘还没成熟吧,只好还是等、靠、要了。

由于恶党对大法的迫害不断升级,手段更加残忍,资料点屡屡遭到破坏,资料来源更困难了。在一次偶然的机会,其实说是偶然,都是师父的安排。遇到一个被迫害过的同修,当我把想法与他交流后,他表示愿意教我;最初是让我先学会复制、粘贴mp3,然后学会用优盘在电脑上看明慧登的文章;直到现在我学会了上网、下载、简单的排版、打印、刻录光盘、发严正声明和“三退”名单等,这对于我来说是个艰难的过程;师父教导说:“难,体现出威德;难,这才是树立威德的好机会。”(《导航》〈二零零一年加拿大法会讲法〉)我要珍惜这个好机会。

在做资料的过程中也暴露出我很多执着心:急躁心、显示心、欢喜心、自认为比别人强的心、干事心、各种各样的人心都在做资料中以不同的形式;不同的角度,不同的程度反映出来了。都是我必须修去的各种人心,通通都得修去,也一定能修去。其实做资料的过程,是能更多的暴露出自己各种执著心的过程;是魔炼自己的意志、及早修去执著心、更加坚定自己的信师信法、修去为私为我的私心的过程;也是圆容好家庭、摆放他们位置的好机会。

最初打印资料时总担心完不成任务,所以总是急着开机打印,以至于出现很多的干扰,有时搞得你真是焦头烂额,甚至到了都很难处理的地步。师父很早就告诉我们“向内找”,“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我找出了这是干事心、完成任务的人心;后来每次做资料前都先静下心来学法;而且常与电脑和打印机沟通,并给电脑起名叫“小慧”,给打印机起名叫“小乐”,与它们一起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样干扰就少、出差错就更少了。其实一切都是有生命的,都是灵体,都是为法而来的;记的有一次当打印机发出一种给人的感觉:就是很累的样子的那种声音时,我立即对电脑和打印机说:小慧、小乐,你们都是为法而来的,能与大法弟子配合做救人用的资料,是你们的荣幸,也给你们摆放了位置,你们辛苦了,一定要珍惜这万古机缘呀!当我说完这话后那种很累的声音没有了,而是发出一种欢快声。从此以后我更珍惜它们了,也更加深知自己的责任和使命。

这个资料点的一切运作基本上都是我一个人负责,包括购耗材和送机器维修;资金来源主要是同修,但在管理上没人愿意做,怕犯错。没办法呀!只好自己严格管理了,决不能有丝毫的贪心,也决不是谁想给多少就收多少,因有些条件好些的,也总想为大法多付出些,我是按需而收(因在这方面的教训太多了);我常以修炼人的标准告诫自己:在这方面一定要走正。而且师父也在看护着呢!有一次去买菜,自带的钱不够付时,旁边也没有认得的人,便想用公款先垫上,回去再补上;就在我刚把钱拿出来时,突然感到眼睛发黑、头晕目眩,我立即意识到这样做绝对不成,按常人也不允许这样做的,那是挪用公款;我修大法的就更不应该那样做了,修炼是严肃的,我们所做的一切也都是要留给后人参照的。

现在正法已到最后的最后了。回顾这十多年的修炼路,我感慨良多。尤其在这个到处都是充满邪恶、正邪不分的国度里,我们所走过的每一步都溶入了师父太多太多的心血,没有师父的慈悲呵护加持,我们什么也做不了,用尽人类的语言也道不完对师父的感恩,师父给予我们的实在太多了,而我所做的离大法的标准、师父的要求相差甚远,尤其在救人方面做的很差,我要多学法、学好法,修好自己才能有威德、有力度,才能多救人。

我们一定要走好师父给安排的修炼路,跟随师父回家!

谢谢师父!
也谢谢曾帮助过我的同修!有不妥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